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网游之何方神圣》
网游之何方神圣

第十三卷 先天后天,真伪本命 第十九节 名可名,非常名,命名与曰名

胡山雕用他可怜的智商琢磨半天没明白,就将洪荒军师们的一切言论、信息、资料都储入“道珠”,然后,进行运转。道珠虽然不能象“命盘”那样创建命题并进行运算,但它能分析、归纳、总结,并不比“命盘”逊色多少。

“进化时代”,胡山雕弄懂后,发现洪荒会网站标注出这四个字。

即是已经触动“尘封”,胡山雕估计自己有一定时间的“安稳”,赶紧连线“自由极网”进入“先民祭祀学院”,然后接取一个“远程祭祀”任务,先把等级提升到1级再说。但就算是“远程祭祀”,胡山雕发动时仍然会有“命气”波动出现。

正如胡山雕所料,那位已经认出他并知道他就是“太清”的老战友“山胡石生”,对胡山雕藏身的这片街区有所松懈,而这已经计算在之前的“尘封”触动中,胡山雕也因此能够争分夺秒的完成“远程祭祀”。

等级升到1级就是拥有100点命气,这方面的设定是等级=命气乘以100,经验=命气乘以100,1级需要10000经验,获得100命气。

洪荒会“军师联盟”认为胡山雕的“棋局”并不是“苟”那么简单,要知道,如今的“星邦128洲”都是初始化的。

何谓“初始化”,洪荒军师联盟认为即是“起源时期”,但属于另一个更高层次的“起源时期”。

胡山雕背着巷子里的一堵墙喘气,他都没来得及上“自由极网”的“先民祭祀学院”网站,一群红帽子冲进他藏身的酒店,得亏这群红帽子太凶悍引起混乱,让胡山雕可以趁乱逃离酒店。

红帽子是“勇锐”才能担任的“战警”,擅长正面突破不玩战术,也因此,服装显目,红色贝雷帽配上红色装备,简称“红警或红帽子”。但喘气的胡山雕很快就知道,他能逃出来不是凭本事,而是红帽子的队长放了“水”。

无面雕像自然就是胡山雕,有了100点命气,他就能使用“祀像”,不动弹的话,消耗很低,而“雕像”在很多地方都是有的,“无面雕像”混杂在其中,胡山雕认为不会起眼,却没想到还是被人发现。

好在发现的只是几个闲人,也没有引起什么关注,胡山雕暗松一口气,继续躲在“无面祀像”内琢磨,但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琢磨的,“苟”起来才是“王道”。至于阻止“四槛六城”的“命名”进化,胡山雕认为除非他直接128满级,否则,也只能随缘。

“太清,苟起来”第一天夜幕降临,扮雕像的胡山雕并不觉得无聊,但他会饿,会渴,倒是不会一直站着,祀像是“真实”的,只是它类似于“银雾之上”的藏身空。功能肯定没有“银雾之上”那么强大,也容易被发现,但可蹲可躺可藏在里面吃外卖,还是阔以滴。

虽然祀像无面,胡山雕却能看到外面的动静,就在他准备睡一觉时,看到一道身影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无面祀像约有四米高,体形不是很大,周围有六米、十米、体积大的雕像掩护着,但这道身影却直接朝无面祀像跑过来,然后,颇显笨重的往上爬,最后骑在无面祀像肩膀上。

大约过了三分钟左右,六个人影也出现在雕像群中,他们分散搜索,胡山雕听到头顶传来“无面衡民保佑我不要被发现”。胡山雕露出失望的表情,居然不穿裙子就爬雕像,差评,然后好奇这姑娘是怎么知道“无面”的。

无面是“先民祭祀学院”的标志,独此一家,别无分号,而“先名祭祀学院”是由“衡民”诡命星君所化,但它的命名“受命于极,奉祀于人族诡部之无面衡民”。

奉祀与祀奉,区别是很大的,奉祀是被命宙敕封后获得人族某部的供奉,祀奉则就是反过。

“名可名,非常名”,这六个字隐藏着“名”的数个层次。

可名:知其名,言其名,知道也能直接喊出来,绝大多数的人或物都属于可名。

密名:知其名,其名密,知道其名但名到嘴边就是喊不出口。

常名:知其名,忘其名,明明记住了,转头就忘记并难以想起来。

非名:知其名,恐其名,在心中知道其名就会涌现恐惧,一旦述之于口,必降灾劫。

非常名:永恒、难以抹灭、言必知、知必标等等。

洪荒客们如今都是处于“可名”层次,也就是不管他们自称鸿蒙、三清,还是什么,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命名”进化层次。就比如胡山雕如今在进化“太清”之名,而“太清”就进入了“密名”层次。

“无面衡民”也是“密名”,而这位靓女能将其名喊出来,只有一个原因,她是“人族诡部”。无面衡民奉祀于“人族诡部”,人族“诡部”的人都能喊出他的名,这也是便于“无面衡民”保护稀少的部人。

如此也就难怪这个小妞一冲进雕塑群,就直接无面雕像,彼此是有感应的。

胡山雕左腕的繁星表轻微一震,来自“先民祭祀学院”网站的信息出现,不看也知道是化为“学院”的无面衡民发来的。

胡山雕暗骂,你只是智能工具,管这么多做什么?看完信息就“真香”,奖励丰厚啊!先扔一个“地祭问”给那几个人,都是十几级的极修,胡山雕心中也就有了底气。虽然他此时只有1级,但又不是跟这几个人动手,仅是隐藏那个靓女的话,他还是可以做到的。

“地水承德祭祀长铳”直接就朝上开了一枪,虽然是“长铳”形状,但它本质上仍然是“祭祀权杖”,而“祭祀权杖”都是无声无息的施展祀术。也因此,胡山雕不想让长铳发出击发声时,长铳也就无声但有息,命气、祀术等等都必然存在“气息”波动。

长述荷紧张的夹住无面雕塑的脖子,她此时很想尿尿,她的“诡面”能够感知到一股“气息”笼罩住她,“诡面”的反应让她知道这是来自“无面衡民”的庇护气息。长述荷心中欢喜却也更加的紧张,她不知道这股庇护气息能否抵住那几个人。

追捕者很有耐心,一个个雕塑查看过去,由于雕像比较多,也就分散查看,其中一个终于走到“无面雕像”前,但他看到的并非“无面”,而是“胡山雕”的五官。

胡山雕觉得这几个极修不可能无缘无故追捕那个小妞,而那小妞虽然美丽,胡山雕不认为这几个极修是为“色”而来,那就只能是“诡部特性”招惹来的。能够知道“诡部特性”,意味着这六位追捕者,多少知道“无面衡名”,那就不能再保持“无面”雕像。

年青的追捕者扫了一眼“大雕雕像”就离开了,但他很快就退了回来,繁星表照亮雕像的脸,年青追捕者眉头皱了皱,远处有同伴问“发现了吗?”

年青追捕者回答“没有”,随后关掉繁星表的照亮,并单膝跪地行礼。

胡山雕悲伤逆流成河,尼玛,你认出我是“部落族父”也就认出了,你行什么大礼?你的大礼,让你家部落族父又增加了10天啊!如今第一天都没过去,就已经触动两次“尘封”,原本只需住满60天,现在是100天。

长述荷也是满心疑惑,她是认得这个年青人的,北槛十八胡之一的“林胡”杰出子弟,“林胡世家”在“四槛六城”权势很大,此次追捕她的就全是“林胡世家”子弟。

长述荷知道“十八胡”是尊奉“天狩族父”,而“天狩族父”究竟长什么样,没有多少人知道,“十八胡世家”都是只挂“画像”而没有创造雕像。但她此时所骑的明明是“无面雕像”,林胡子弟怎么会行此大礼?

尽管林胡子弟已经离去,长述荷却是不敢离开,她搂着无面雕像的“头”睡了一宵,等天色大亮时才“吱溜”的抱着雕像“滑”下来。仰首望着雕像头部,确实是“无面”,长述荷摇了摇头,自己的危机并没有过去,其它事就别理会了。

长述荷获得“诡面”部性时就知道,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先民祭祀学院”,但她仅是得到学院之名,却没有确切的位置。由于并不是“先天”部性,而是通过一个“面具”获得的“部性”,长述荷也就遭到知情者的追捕,她能逃到“外九环”也是多亏了“诡面”部性的预警。

正彷徨之时,眼前的无面雕像突然消失,一个高中生年纪的男生代替了无面雕像,长述荷眨了眨眼睛,确定不是幻觉后,她略显戒备的望着胡山雕,但并没有尖叫或逃离。

“诡面”部性对眼前这个高中生感到“亲切”,长述荷由于被追捕一个月的锻炼,并不全信“诡面”部性,她连线过“自由极网”,知道自己这种“后天部性”存在很多缺陷。

胡山雕也没理会长述荷,他原本想等这小妞离开后再收回“先民祀像”,但“无面衡民”这个智能工具又给他发信息,已经“真香”了很多次,胡山雕自然不介意再多一次。象这种场面,胡山雕也是轻车熟路,先把这些获得“奇遇”的家伙们晾在一边,等他们主动接触后,再深入浅出。

嗯,好象开车了?

没有证据就不算开车。

思绪飘移之时,听到略显沙哑的声音,也不知是吹了一夜风,还是原本就这腔调,“您是先民祭祀吗?”

“诡面部性还自带传承?”胡山雕冒出这想法时就否定,不可能是传承,只能算是“自带信息”,让这些流落在外的“诡部”人,有一个投奔的方向或目标。而先民祭祀虽然不是诡部成员,但属于天然的盟友,不想当盟友的话,就要象胡山雕那样,对“先民祀像”进行“敕名”。

命名属于命宙,曰名属于洪荒。

胡山雕最多就是令曰或敕名、冠名,但这也是很牛逼了。

说的再多也不如拿出实物,长述荷虽然不会全信“诡面”部性,却也知道“诡面”部性不可能对假的“先民祀像”膜拜。

长述荷的家是在“四槛八城”的外二环,如今自然是有家不能回,而她的银行也被冻结,银行发来信息说帐户出现问题,请本人前往银行协商处理。

繁星表是不会封的,星律规定“星邦”无权查封任何一个星民的“繁星表”,就算这位星民“穷凶极恶”。但“繁星表”不封也有不封的便利,比如定位,发送假信息,等等,长述荷之前就上了一次当,差点落入“林胡世家”手中。

“太清,苟起来”的棋局,规定胡山雕在“四槛八城”住满100天,也就意味着胡山雕不能离开“四槛八城”范围,外环北里飞鱼亭就是四槛八城北边最外沿。

由于这是“林胡世家”的私自行动,长述荷自然也不会被通缉,胡山雕挑选了个交通便捷,利于逃跑的地方,然后让长述荷出面去租了下来。内环或外环都是高大的建筑群,看不到平房或低于100米的楼层,从空中俯瞰的话,整个内外环的建筑如同“城墙”。

有的人喜欢住在高处,有的人喜欢住在低处,胡山雕当然是要选低处,最好就是一层,但大多数的一层都是楼层大厅,对外的则就是店铺,好在二层就算跳下去也无损伤。

房子租好后,床铺被单等等全部搞定,又来了一次大扫除,最后再叫外卖,一男一女总算是有了说话的时间。

人族诸部的部性各有作用,但要修炼的话,不是祭就是极,“诡面”部性即是属于“无面衡民”,那就只能是“祭祀道”。“无面衡民”属于“密名”,但“先民祭祀学院”却是属于“常名”,也就是无关联者,听到后,转头就忘了。

胡山雕跟长述荷都不是无关联者,但长述荷若想记住“先民祭祀学院”的位置,就必须成为学院学生,或者说是拿到“入学通知书”,就跟“千迅瑶”一样。但“千迅瑶”属于特招生,是“先民祭祀学院”主动向她发出邀请的,长述荷就是普招生,爱来不来,来了也没有什么特殊待遇。

胡山雕心想着,这要是“先天诡面部性”,你丫还敢展露“爱来不来”的态度吗?

长述荷紧握着“无面祀像”,她很紧张,未来会如何暂且不知,但此后数年的关键就在此时。

“诡部祭祀仪式,知道了吧?”

长述荷点头,获得那个面具并融合“诡面”部性后,她就接收到一些信息。

胡山雕连线“自由极网”并进入“先民祭祀学院”网站,双方建立“传送链”,先民祭祀学院将一应物品“传送”过来。这些物品就是长述荷要彻底转为“诡民”的所需,先天部民跟后天部民,自然有很大的不同,但不管如何,都是诡部子民,特别是在子民数量稀少的情况下,诡部大佬“无面衡民”也是舍得下本钱的。

“所以,你一个智能工具,想这么多做什么?你肯定是假的智能工具”,胡山雕在心中吐槽道。

之所以会知道,是因为“棋谱”有了变化,“触动尘封,需在四槛六城住满90天”,直接增加了30天,胡山雕倒是松了一口气。相比洪荒会某位大佬触动尘封,原本“大后天”的本命直接退化为“大大后天”,他只增加30天的难度,还是可以接受的。

“尘封”显然是巨坑,如今星洲的统治都基本上都是前麾下,就算背叛也没这么快,而胡山雕所认识的人不可仅仅是他的麾下,成为新权贵的“北槛部落”人,也是有很多认识他的。

红帽子队长是胡山雕在兕角大陆时的战友之一,不是那个“番胡野歌”,是“山胡石生”,北槛十八胡之一。

按照这种设定,他此时就该处于“外环北里上亭或左亭”,但此时却是“飞鱼亭”,再联系洪荒军师们的言论,胡山雕赶紧连线“四槛六城”的“地利厅”网站。

“四槛六城的‘名’已经进化到了亭,再进一步就是里,等进化到环时,就命名完成”。

“咦,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个雕像?”

就算是北槛洲首府也只是叫“北槛总府”,其余的70个城市虽有叫法却不是名称,而整个“北槛洲”大约有60%都是“无名”的。洪荒军师们认为,“名”的获取就是第一阶段的进化,所以,胡山雕要找到“四槛六城”的碑名。

然后,就象吃掉“敕封书”一样,将“四槛六城”的碑名“融炼”,如此,洪荒天地就可对“四槛六城”进行“曰名”。

命宙定名,即命名。

“棋局:太清,苟起来”。

“棋谱:在四槛六城住满60天”。

“棋奖:太清之名进度增加5%。”

洪荒定名,即曰名。

“四槛六城”总人口约在一亿左右,胡山雕如今藏在外环北里飞鱼亭,随即就感觉不对,星邦所有城市都分为“环—里—亭—街—坊”,环分“中、内、外”,里分“东西南北”,亭分“上下左右”,街分“一至九”,坊分“甲乙丙丁”。

“这雕像好奇怪,居然没有五官”。

“好丑”。

阅读网游之何方神圣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