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年华只钟情卿》
年华只钟情卿

第114章 哄着

也没有过多抵触,魏子跃就这么喝了。

“咳咳,你这药,可是烧糊了?”魏子跃喝了一口直接吐了出来,他也是长见识了,竟然有人能将药煮成这种味道。

“魏子跃,方才那位就是你喜欢的女子?”

坐在一旁,昭和到底没有刚进来的活跃了。

“是,你想做什么?”本还不算疼的伤口突然开始泛起了疼,魏子跃倒抽了一口气。

“疼了?”昭和伸出了手去扶魏子跃,心里多少有些愧疚了。

“表哥也真是的,怎么下手这么不知轻重?”昭和端起了药,用勺子盛了一勺子,在嘴边吹了一下送到了魏子跃的嘴边。

“魏子跃。”也是端着药,昭和的脸上带着一些煤灰,身上的衣服也脏了一些,一眼看去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看着眼前的女子,昭和本来还有些期待的心情一下就没了。

昭和不明白那一笑是什么意思,却也真的爱上了那个笑。

晚膳的时候,寒月特意穿了一身罗裙,不能化妆,她就沾了一点点胭脂出了门。

轩辕喻这时候正在批阅奏折,一抬头看到来的人是寒月,多少有些惊讶,片刻却又恢复了。

“皇姐?”将狼毫笔扔在一旁,轩辕喻想要看看寒月要做什么。

“阿喻,你吃晚膳了吗?”

轩辕喻还没吃,却也不想和寒月一块吃,“未曾,不过我今夜不饿。”

“不饿?你要批完奏折就睡觉吗?”寒月表情一眼能看尽的失落。

“皇姐没有用膳的话,回去吃吧。”

重新拿起狼毫笔,继续在奏折上批批画画,可其实,他是半分心思都不在奏折上了。

“那,好吧。”寒月本想开口乞求上一句,却也觉得面上放不出,最主要还是觉得就算是她开口,轩辕喻也不会答应。

轩辕喻未曾回答,直到听见那愈来愈远的脚步声,才将手上的奏折挥开了。

“轩辕寒月,你可真是半分亏都不愿意吃,多说两句能死?”

小平子闻声进来,看着一地的奏折,就知道陛下又和公主闹了脾气,蹲下身子去收拾奏折,头就连抬都不敢抬了。

平日都不怎么出门的寒月,一出门见了风,第二日就发起了高烧。

请了御医来看,说是好好调息着。

寒月躺在床上,人就连动都不想动了,招手叫来月牙儿,“陛下可是知道?”

按理说,御医来过她这里的消息应该很快就能传入轩辕喻耳里。

月牙儿摇了摇头,“奴婢不知,该是知道吧。”

看着公主憔悴下来的一张脸,月牙儿真是心疼不已,昨夜该是拦着的,公主的身子弱不经风的,怎能随便出门呢?

侍女端来了药,月牙儿赶紧接过,快步上前,喂给寒月的时候,却是被寒月直接推开了。

“我不吃,不想吃药,别喂了。”寒月心里恼, 她想要轩辕喻来喂自己。

“月牙儿,你去叫陛下,就说我不肯吃药,让他来。”

寒月拉扯着月牙儿,坐起来的时候浑身都没有力气了。

“公主,你,若是陛下真的关心,他肯定第一时间就过来了。”

月牙儿直接就开了口,她不是不能去叫,只是害怕,上次陛下的态度,这次是不是真的能叫来。

“你去呀,都没去怎么知道她不来?”

寒月才不信,她真的生病了,轩辕喻会不来。

月牙儿还是去了,不过很快就回来了,表情已经很不好了。

“他怎么说?”寒月咽了口水,都有些不想问了。

“陛下说,说……”月牙儿不想说,陛下的话到底无情太多了。

“你说吧,让我胡思乱想还不如直接一些。”寒月坐着都能感觉到冷意了,可屋里的炭火却比平日更旺了。

“陛下说,公主吃不吃药是她的自由,以后这种小事就不必来说了。”

到底是说了,说完月牙儿就一直看着寒月了,她有些后怕,公知会伤心难过。

“他真是这样说的?”寒月看着眼前都凉了的药,整个人说不上来的复杂情绪。

寒月还是喝药了,可那药让她觉得比平日更苦了,喝了没几口,就再不喝了。

不过几日,寒月就憔悴的不成样了,不好好吃药,心情也不好,让她整个人都有些脆弱。

月牙儿整日悉心照料着,可看着寒月日渐消瘦的身子,就知道,这时候若是陛下再不来,就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

去跪在轩辕喻宫殿的门口,等了几个时辰才被请进去。

一见面,月牙儿就把这几日寒月的情况都说了。

本就不是真的不关心寒月,轩辕喻也不过就是想听寒月服个软,她却还是放不下,这时候听见月牙儿的描述,到底是认输了。

可这样,心里多少都是不情愿的,认输多了,轩辕喻自己都瞧不起自己,所以见到寒月的时候,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寒月一睁眼就看到轩辕喻,整个人就精神了,可触及她阴沉的脸色,表情就隐晦了不少。

半低着头,整个人有些委屈,“你怎么这样不情愿?”

本是想要责备上几句,看着寒月瘦尖的下巴,有些发黄的脸色,蜕皮发白的唇,轩辕喻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

“听太医说,皇姐这几日病情越来越严重,可是没有好好吃药?”

伸出手捏了一下寒月的脸颊,触感依旧柔软光滑,不过到底是瘦了,捏着没有以前有肉了。

半抬着头,寒月声音愈发委屈不少,“不见着阿喻,我都不想吃药,那药还那么苦。”

药苦?药苦出门的时候,怎么想不起来?还好意思说,耽误几日,难受的不还是自己?

这话轩辕喻只敢在心里说,太了解寒月,这时候说出来,免不了眼前人梨花带雨一番。

“好,既然我来了,皇姐好好吃药可好?”

这妥协的,轩辕喻自己都想抽自己。

等药来了,轩辕喻偏要细心体贴地吹过喂给寒月。

寒月一口口喝着药 ,也没有跟平日一样去闹了。

难得听话,轩辕喻到底是心情好多了,吃过药,因为是下午,寒月有睡觉的习惯,轩辕喻也不好多呆,让月牙儿弄了一些蜜饯,人也就走了。

可到了晚上,寒月却非要留轩辕喻过夜,这算是头一次两个人什么都不做躺在床上。

不知寒月什么感受,反正他,感觉很不错。

这一晚上,他睡的一点都不安稳,生怕压到寒月的肚子,可这小人儿偏就要往他身上凑。

更有某些压制不住的东西,想要去发泄,却又找不到出口。

所以天亮的时候,轩辕喻头一次因为个人原因上不了早朝了。

原因是,他被寒月弄得一夜没有安睡不说,头也昏昏沉沉着,似是生病了。

他不常生病,身子骨一惯硬朗,从小到大,生病的次数屈指可数。

寒月好不容易醒来的时候,轩辕喻也才入睡,结果好不容易睡了,就被寒月推醒了。

“阿喻,起来吃早膳了。”寒月趴在轩辕喻的脸旁边,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着。

“嗯。”轩辕喻没说什么,虽说没有睡好,可他心里的感受却是好的。

宫外,魏子跃的身子日渐好了,到底对昭和没有一开始的抵触,两个人更是难得一块作画。

作画可是昭和的强项,毕竟从小学到大的,所以昭和很是自信。

“子跃,我们打个赌可好,比一比谁的画工更好,赢了就,就可以给对方提一个要求?”

魏子跃直觉不是好事,却又觉得,单纯比画工,自己是不会输的,也就同意了。

昭和并不知,魏子跃对于这些沾了文学的事有多擅长,作为当朝最年少的尚书大人,该具备的才华自然不缺。

魏子跃还没什么动作的时候,菱儿很快起了身,对着昭和行了礼,退下了。

看着旁边放着的另一碗药,昭和一点劲都提不起来了。

将药放下,昭和本想发火,可眼前魏子跃的模样太可怜了一些,让她的怒火直接就压了下去。

就这个笑,昭和有一下没有听清魏子跃说了什么。

她的心似是被羽毛抚过,痒痒的,让她有些不太舒服了。

“你别笑了,罢了,还是喝她送来的吧。”昭和反应来就避开了身子,躲开了这个笑意。

本就不怕苦,可这碗药的味道他实在承受不住。

“烧糊了?没有吧。”凑在鼻间稳了一口,昭和皱了眉头,赶紧将药碗放下了。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没想到这药会苦成这样,本是一片好意,这样倒像是她故意整人了。

看着握着自己的手,菱儿抽出了自己的手,看着窗台,笑得几分伤害。

“尚书大人在说什么?你本就是含着金汤匙长大,实在没有必要为了菱儿一个卑贱的丫头如此。”

还想要再说什么,刚才张口,昭和就来了。

魏子跃勉强稳住,也没有发火,看着眼前的昭和,不经意却又笑出了声。

“昭和你,到底是个小孩子。”

低着头端起桌子上的药送到魏子跃嘴边,看着他一饮而尽,人就呆不下去了。

魏子跃可真真是个仙人,方才那个笑除却在梦里见过,现实是不曾有的。

阅读年华只钟情卿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