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仨铜钱之茶女当道》
仨铜钱之茶女当道

五十四 景阳秘笈寻踪,神秘之人何处?

“这…这个…”木有结巴着,摸摸自个脑瓜。停顿片刻,又尬笑回道,“师哥功夫也厉害!脑瓜更是灵光!木有的意思是,木有脑瓜也还行…当然,不能跟师哥你,相提并论。”

“此番行程,凶险未知。我若带着你。只怕是,带了个包袱。”范寅未松口,有所顾虑般,他凝神窗外,似自言道,“那日竹林行,盗秘笈者隐身发声,狂言告之我,别痴人做梦,休想拿回景阳秘笈。可见此人,并非等闲之辈。若是真遇上,也难分上下。”

木有大清早来,自是想要随行。景阳山庄多年,范寅与他朝夕,对他了如指掌,故一见他出现,并开门进山而问。

“师哥,你果然了解我。”木有嘻嘻笑着,他一脚跨进门。

范寅望着他,只微微一笑。转身走近桌前,收拾起行囊来。

“师哥,你如今天尊神功在身,孤身前往也无惧。但有木有随行,也可帮你出谋化策。”木有于范寅身后,随之左右晃动,讨好的笑脸道,“木有虽说功夫不行,可脑瓜子还算灵光。”

“呃…”范寅听他言,侧转过身,笑望着他,调侃一句,“你这话,可是影射师哥,徒有满身功夫,没有你脑瓜灵光?”

多年未见青梅竹马莲儿,却于江湖之行又遇宋怜。这是天意之缘,还是劫数难逃?……

宋怜与莲儿,这心中的影,范寅忘不掉,更是抹不去。心之纠结,又于痛楚。他纷扰心乱,只道一声,罢了罢了!这儿女情长,暂留于心间。

“师哥,好不容易来趟京城。不如,在此处多玩耍几日,你看如何?”木有边四处扫视,边对范寅提议道。

范寅听他言,在前未回头,只含笑未语。知他玩性大发,已然不记正事。

木有见范寅未应,只以为是未听见,不由上前并肩行。他望着范寅,又将那话重复一遍。

“想来,也不是三两天的事,留下慢慢寻好了。”范寅凝神前方,敛眉而思片刻,自言一句。片刻之后,才回他道,“顺你心意。”

木有听了,嘿嘿嘿傻笑。他习惯性摸摸脑瓜,视线被前面吃食吸引。

望见卖肉包馒头的,木有闻着香味寻去。兴致勃勃买了几个肉包。

木有手捧热腾腾肉包,不觉闭眼放于鼻前。他摇头晃脑闻香,自语道,“啊哈,美味啊…美…”

美字才刚道出,突然,肩膀被人一撞,肉包子瞬间脱手。木有猛一睁眼,肉包子飞落地面。

他眼睁睁呆望着,一条毛茸茸黑狗,闻着香兴奋上前,叼上那肉包逃之。

“不好意思,不小心撞到了你。”一个男子之声,在木有身后响起。

木有正呆望,那狗逃跑无影。听见这道歉声,不由火冒三丈。

他怒气转身回头,只见身后年轻男子,约二三十岁模样。脸面平常普通,一身朴实无华衣衫,却是掩盖不住,那端正涵养之气。

“你…”木有怒望男子,上下打量一番。欲想诉责想法,却莫名消融掉。

那男子又致歉,并转身买了肉包,递到木有手中。木有望着手上,撇了撇嘴角,不由自主原谅,对男子低低一句,“没事了。”

男子转身离开后,木有这才想起范寅。他于人潮中四处张望,这时才蓦然发现,范寅不知何时,竟然不见了踪影。

木有手捧着肉包,呆立人行往来中,脑中仅剩一片空白。

范寅思绪着,不自觉摇头。收起繁乱心绪,将心思归到正事。现如今,当务之急,还需遵从父命,继续追那《景阳秘笈》。

“咚咚咚”轻微敲门声,在寂静空间响起。范寅转身走至门前,他伸手打开房门。师弟木有出现。范寅无半分惊讶,只问道,“我此去京城,你可是随行?”

前些时日,经过深思熟虑,江湖走南闯北,边边角角己寻过,只京城还未寻查。范寅告之木有,自己要去趟京城。并是于今日起程。

木有一听这话,不由兴奋不已,他蹦哒老高,蹦跳着出门,只丢下一句,“就等师哥这句话!我行囊早已收拾,这就去拿!”

……………………

繁华京城。长长街市,车水马龙。人流密匝,热闹喧嚣。

范寅自言完,低头沉思其中。木有呆望他,半晌之后,见范寅又自言,道,“那日误入断崖幽谷,偶遇那疯颠少女。她手画之人,耳垂肥厚有痣。那耳垂肥厚有痣之人,到底藏身何处?……”

“师哥,那些日子,我帮你江湖打探,也是一无所获啊。这神秘之人,真是个谜啊……”木有寻思着,只无奈叹道。

“起初,我倒不以为然,却不曾想,追寻了如此之久,依然毫无头绪……”范寅苦笑着摇头,不由自我嘲讽道,“是我范寅太过自信。”

景阳山。清晨第一缕风,伴随范寅推窗,迎面吹袭进屋。

窗外清新空气,溢满整个身心。范寅凝望向窗外,远处白纱薄缕,山峦含羞蒙面。

朦朦胧胧视线,宋怜倩影闪现,清秀面容在目。又有些日子未见,不知怜儿可还好?范寅思念心想。还不容他细思,莲儿美颜又浮现…多年未见的她,不知是否也好?……

木有见他凝重,知晓追寻不易。却又放心不下。执念依然,急道,“师哥若真遇上盗贼,要打不过那盗贼,师弟我,定不会成为包袱。可跑个腿回景阳,搬师傅这个救兵。”

“说来说去,师弟你,无非是要随行。师哥答应你并是。”范寅见他着急,不由呵呵笑了。

热闹街市上,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各色人衣着面貌,现出身份的不同。商铺多种多样,让人眼花缭乱。京城不同于他处。总有香榭马车驶过。定是官府或富贵家的。

人潮之中,一袭白衫耀眼,白面俊美更甚。范寅手握折扇,习惯轻抚胸前。身后紧跟木有。木有东张西望着,被繁华街市吸引。此行目的,他好似,忘了个九霄云外。

阅读仨铜钱之茶女当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