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东丘》
东丘

第六百八十一章,魔教攻山

众人齐呼好,翻身冲入云天洞内。

云天洞的守卫没剩下几个,见到苗天来杀人,满心困惑,哪敢抵抗,询问得知,苗成龙成了众矢之的,是非死不可,很多人不想做无谓的挣扎,直接投降了,或者跟着苗天来一起往里面冲杀,陆谦玉、苗牧云、许来风、武痴、林杏等人一起来到了洞内,但见四处臣服,罢了刀兵,众人皆欢喜,毕竟不用打杀,便可以圆满解此事,乃是上上之选,逐步来到洞内伸出,在一个好像是鸡脖子似的狭小的甬道内,忽然出现了一支兵力,约有数百人,带头的是苗成龙手下亲信,叫做草十的人,此人孔武有力,膀大腰圆,看上去威风凛凛,不容靠近,把守要害,颇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魄力,洞外的事情,他已悉数知晓,看见了苗天来便骂道:“苗天来,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的,贪生怕死,居然勾结苗牧云,意图颠覆云天洞,到了此间,给我且住,留下狗头祭天。”

“我是苗公子的手下,苗公子的命令,我自然遵从。”

陆陆续续,差不多有一半的人,放下刀兵,走出阵列,原本的阵列,零零散散,还剩下一半不到,苗牧云给那些回头是岸门徒一条生路,吩咐手下,让开了,他们都下山去了,当然也有留下来,调转枪口,对付苗成龙的开明者,苗成龙的旧部一看事情不好,心想,在这么下去,可如何时候,人都走光了,谁来保护云天洞不受外人侵害,便说道:“大家都停下,这是命令,谁在走,谁就是我云天洞的叛徒,不忠不义之人,死后是要下地狱接受惩罚的。”

许来风突然将手中白纸扇合拢,打出,将此人咽喉打穿,这人摇晃一下,倒在地上,许来风说道:“我看他才是在妖言惑众,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苗成龙失败,已成定局,不怕死的, 只管站出来,怕死的,就给我滚开,休要挡住老子们的去路,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识时务,那就该杀。”

苗牧云一摆手,数千人围了上去,场内还有人要反抗,这些均是苗成龙忠勇的手下,被几个人,上去一剑一个,全给杀了。

苗天来十分痛心,说道:“苗成龙已经不再是我云天洞的洞主了,苗牧云才是我云顶三十六洞的总洞主,现在我正式宣布,苗成龙馨竹难书,勾结魔教,出卖我云顶三十六洞,罪大恶极,其心可诛,我云天洞的人,有清理门户的重任,兄弟们,跟我一起冲杀进去,宰了此人,停止兵戈!”

苗牧云道:“多谢兄弟深明大义,等逮住了苗成龙,我让你剐他两刀,好出出气,只是不能杀了他,他身上背负了太多的血债,岂能让他死的那么轻松?”

云天洞本是苗成龙的根基,洞中很多人都忠心与苗成龙,如今苗天来突然反水,让云天洞的弟子们云里雾里,摸不到头脑,一个带头的人喊道:“苗公子,切莫轻信了苗牧云的胡话,你怎的不是苗洞主的亲身儿子?”

两个女子不知,不再问了,接着,外面有人传来情报,有人在云顶之后的山坡枯草处,看见了一地得尸体,是之前派出去的人,众人赶至此处,但见,草地里十七八个尸体,无一活口,在枯草边上,发现了一个小洞, 不如狗洞大小,一个人可以钻进去,找个人试了一下,那人出来了,就说此洞是与云天洞相互连接的,毫无疑问,苗成龙定然是从这个狗洞之中逃出去了,陆谦玉吩咐下去,拍追踪的好手,四处寻找痕迹。

想那苗成龙逃走的时候,定然是慌不择路,地上留下了极为明显的痕迹,很多杂草歪歪曲曲的,形成了一条模糊的踪迹,一直往山下去了,陆谦玉展开轻功,沿着痕迹寻找,其余人跟在身后,又有几个人能够跟得上他,不到半刻,陆谦玉来到了山下,寻思着在这里等他们一会儿,不一会儿,邱洛洛到了,接着,苗天来,苗牧云,武痴,许来风,林杏都到了,其余的人,还在后面。

等不了大部队了,陆谦玉瞧着帮手够了,便先行寻找起来。

走了不远,出现个岔路口,往左就是云顶城镇,往右就是广袤的天地,陆谦玉陷入思考,心想:“苗成龙,又该逃到了何处去呢!”

许来风建议分头去找,一队人进城,一队人出城!

林杏觉得不可,他们追击苗成龙花了太长时间,好几个时辰过去了,云顶山上无主,只怕事情有变,他说:“牧云兄,我看这里交给我们,你还是回去主持大局为好,现在,大战过后,局势不稳,你不能离山!”

陆谦玉也道:“苗成龙已经成了丧家之犬,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以使用,我看他是去找郭孙雄了,云顶山最近还有魔炎教派,我们不用去找苗成龙,苗成龙自然来找我们,先让他苟活几日,我们先回山去吧。”

苗牧云道:“不报此仇,不诛此贼,我心有不甘,但陆兄说的有道理,我们下山多时,这就回山。”

众人绝无异议,往山上走,此刻,大局已定,苗成龙的旧部尽数归顺,不敢造次,一路平安,可到了半山腰,经过云天洞一段的时候,情况突然生变,好似大雨骤停后,一个晴天霹雳,山道上出现了大量的尸体,有的是中原武林人士打扮,有的是穿着黑衣服和白衣服的人,更多的则是云顶三十六洞的人,一条山路,几乎是血流成河,实体不计其数,众人一见,全都呆住了,林杏上去查看,摇摇头说:“没有一个活口,全都死了。”

许来风道:“这些是魔炎教派黑白两旗的人,难道说,魔炎教派趁着我们不在,攻山了,我们才下山多久,山中有十二门派坐镇,他们岂敢如此大胆?”

陆谦玉看了看邱洛洛,问道:“洛洛,这些人,可是你们教派中,黑白两旗的人吗?”

邱洛洛点点头,说道:“不错,正是如此了,他们穿着我们教派的衣服,手臂上刻着臂章,腰间挂着木牌,就是我教派黑白两旗的人,可我从未听过爹爹说要进攻云顶三十六洞。”

陆谦玉道:“你爹爹知道你我的关系,又怎会把机密的事情让你听了去,我们走吧,上山去,只怕大战还没有结束呢。”死了好多人,陆谦玉心里难受不愿多说。

邱洛洛忽然道:“陆哥哥,你不会怪我吧?”

陆谦玉道:“傻瓜,魔炎教派做的事情,与你何干,其实那种张冠李戴,不分青红皂白之人。”

苗天来道:“别再说了,我又不是傻子,岂能分不清楚,苗成龙这些年来,作恶多端,有多少事情,是我帮着他做的,有多少鲜血是在他的手上流的,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他不择手段,这些我全都看在眼里,相信诸位也都心知肚明,如此,苗成龙设计不成,东窗事发,云天洞已经是强弩之末,为何不降了苗牧云洞主,推举正主上位,避免一场厮杀,保全自己的性命,留下个捍卫云顶三十六洞的好名声,我所说的,你们想想,让开了路,将苗成龙逮出来。”

阵中,有人丢下兵器,说道:“苗公子说的有道理,这事情,我不干了,我是云顶三十六洞的人,云顶三十六洞不内斗,若是给我娘知道了,是要打死我的。”

“我也不干了,我来云顶是为了学武的,苗成龙武功高强,所以才拜在了云天洞的门下,却不料,苗成龙什么都不叫我,还让我给他卖命,如今时局,大势已去,还打什么,不如回家去种田放牧,也快乐逍遥。”

武痴提步而上,草十快步而来,两人一样的体型,往那一站,整个甬道都给阻挡得严严实实了,武痴出拳,草十踢腿,两人各打各的绝技,各用各的杀招,堪堪七八招过去了,武痴是谁啊,功夫不见底,内里比海深,草十一个汉子,不过是体格健硕了一点,那里是武痴的对手,被武痴扼住了喉咙,咔嚓一声,扭断了脖子。

草十一死,他的部下,一起冲上来,双方在狭小的甬道内发生了激战,武痴一人当先,开山劈石一般,慢慢的打过去,一百多条汉子,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全都料理了,苗牧云感叹这些汉子各个忠骨,下令连同之前所有战死的人,全都厚葬了,雕刻石碑,留下名字,他想,云顶之难,无非是苗成龙与其几个重要的党羽密谋而为,与其他人无关,云顶三十六洞弟子,无非是奉命行事,忠勇不失,理应如此。

再往下,没有受到任何抵抗,来到苗成龙的寝殿之中,哪里还有苗成龙的影子,人早就不见了,只剩下遍地的狼藉,这个寝殿是个大点的洞穴,创她的下面有半个露出来的箱子,里面空空如也,苗牧云携来两个婢女打扮的人, 一问之下,其中一个女人哭哭啼啼的说,“你们要找那个死鬼,趁早还是撕了他,他就不是个东西,抛下我们,带着银子跑了。”

苗天来好声好气的说道:“草十兄弟,我们都给苗成龙骗了,他不是个好东西,你又何苦给他卖命,这里都是高手,你若死了,岂不是白白牺牲,若干年后,谁会记着你,反而会背负一身的骂名,看在我们之前交往还不错的份上,我好言相劝,你可不能不听啊,快快带着你退下吧,给我指一条明路,说那苗成龙在什么狗洞窝着,以我们一道,为云顶三十六洞除害,难道不好么?”

草十笑道:“苗洞主对我有知遇之恩,哪怕他是天底下最大的坏蛋,那又如何,他对我草十不错,我草十愿意给他卖命,你们无需说了,有本事的话,就尽管放马过来吧,你们要过去,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如果不能,就给我滚回去。”

武痴见着人长得强壮,便起了比试一场的念头,往前说道:“你这个汉子,好个不识好歹,俺武痴,今天就来领教一下你的高招,你若是把我打败了,我们这就回去,我若是把你打败了,就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苗天来听了苗牧云说的,那是又气又恨,又恨又想,他想:“这些人, 八成说的有道理,父亲自小对我严厉,文学武功,缺一不可,一旦我不努力,轻则嘛,重则打,有时候把我打的是死去活来,哪有半点父爱,我问母亲的时候,他只说是难缠而死,从而来不让我祭拜,当时我只想,他是我的父亲,对我严厉是为了我好,可现在看来,我并非是他真正的儿子,他就是在训练我,利用我,成为他的工具,为他把守云天洞,他成了云顶三十六洞的洞主之后,我原以为我可以继承下一任洞主之位,可现在看来,他不会的,他不会将自己辛辛苦苦争夺而来的权利,让给我这个外人,我的容貌,与他有几分相像,这人不是我的父亲,而是我的杀父仇人,我认贼作父这么多年,天怒人怨,无法为人矣!”

苗牧云看苗天来听进去了,接着说道:“我的朋友,你不是一个无心的木头,你是一个有心的人,有血有肉有思想有头脑,你自己想想吧,苗成龙大局已去,逃回了云天洞,休要助纣为虐,若能及时罢手,还可进我云顶竹帛,成为一段佳话,你以为如何,眼下,我大军压来,云天洞已在翁中,数千人命,全在你的手中。”

苗天来听了,揣摩一会儿,说道:“苗牧云,我信你的话,那老贼欺瞒我太久了,不是人也,他就在云天洞内,等我带你们过去,见他制裁了吧。”

草十哼道:“汉子,你有几分本事,就尽管使出来吧。,我若是技不如人,死在你的手上,又能如何,人生自古谁无死,我草十绝对不会背叛苗洞主。”

苗天来暗暗叹气,说道:“可怜一个铁骨铮铮的好汉子,竟然为了苗成龙死了。”

原来这俩人还是苗成龙的侍女,为苗成龙提供采阴只用,不是一般的婢女,在问询之下,这两女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苗成龙逃了回来之后,站立不安,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从床下翻出大箱子,那是他的全部家当,无数的银票,两个女子欢欢喜喜的寻来,问他怎么如此早的回来,苗成龙打了黄衣服的一巴掌,让他们滚远点,自己拿着银子跑了,后来两个女人才听说,原来是苗成龙战败,苗牧云带着千军万马来拿他了,他吓得逃了,因此,两个女人破口大骂,将之前积攒下来的怒火全都经过口齿报复出来。

苗牧云让她们闭嘴,问:“苗成龙是从什么地方逃出去的。”

阅读东丘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