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总裁的小甜甜妻》
总裁的小甜甜妻

第230章 语无伦次

李昊然微怔了一下,不再疑问,只是眉头不自觉的拧成了一团,过了一会,他终于平复了情绪,才恢复平静的声音,长长叹了口气,最终还是选择面对这个话题。

“没错,苏安安是我们的朋友,可默默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闹翻了,两人只要一见面,默默就会一改常态,对安安横眉竖眼,那时,我只觉得是她小女孩的任性,或者是嫉妒……因为安安很受大伙欢迎,所以才让默默觉得受到了忽视,才那么针对她,我就没少因为这个责怪过她……这也是她一直怨恨我的原因吧。”

唐甜的话才一出口,李昊然就像被猛然触到痛处似的肩膀一阵颤抖,眉毛也跟着跳了一下,眼神中乍然闪过一阵慌乱。

只因她的这话来得太突然,也完全超出了李昊然的意料,他万万没想到这么被大家都当做是忌讳,隐秘的事情,名字,居然会被唐甜就这么突然说出来。

饶是他这已经历练得沉稳八方,反应神速的人,也一时乱了阵脚,没能稳住自己的情绪而导致一开口就露了底。

他这下意识的反应就已经不需要再说答案了,因为唐甜已经知道了答案是肯定的,这一切的问题都和那个传说中的苏安安有关,而看李昊然这么失控的表现,这个苏安安想必也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是听默默说的,当然,她不可能在清醒的状态下和我说这些,我能看得出来,这个苏安安对她来说,想必也是一个忌讳,只是昨晚她发病的时候,有说到过这个名字,所以我才问你。”

“并不是我父母要把她隔离,是因为……刚才你也都看到了,在发病时候的她,完全就把我这个哥哥当成毒蛇猛兽一般,她非常的排斥我,不愿意见我,所以,我爸妈就借着公司事务,在那段时间把我调离国外去处理事情,等我回来,她已经被送到了……那个医院,我去看她,她也从来都是避而不见……”

原来如此,所谓的隔离,只是为了让她安心,那么李昊然这个哥哥,真的是李默默噩梦的源头么?

她有些带着指责意味的看了李昊然一眼:“所以,你其实是爱着那个苏安安吧?她是你女朋友么?”

在这世上,恐怕也只有爱情,才会在某些时候,疯狂到让人失去理智,强大到可以和原本应该最牢固的亲情与之抗衡。

也只有在爱一个迷失了心智之后,才会失去冷静的判断,从而做出那些有失偏颇的一些事情,甚至于让人分不清是非对错。

李昊然又是一阵晃动,没想到唐甜能这么直接的问出来,那是他心头的朱砂痣,是他的不能提及的伤口,就连庄慕轩和李默默,在说到那个女人的时候,都有着种种顾虑。

恐怕也只有唐甜,才会这么毫不顾忌的把这些事情说出来,却让人没办法责怪她的“不懂避讳”,一来这确实也不能怪她,毕竟不知者无罪,再来,他们也都知道,她的性格就是如此,不加掩饰的直率,遮遮掩掩那一套对她来说,确实太难了。

李昊然对她这样直白的问话自然还是有一些不适应,毕竟在这些问题上,他们都下意识的选择了逃避,也是就是所谓的忘记,不去提起,因此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坦白的和人说过话了。

他有些无奈的看了唐甜一眼,不带怒气的假意责备了一句:“你要不要这么直接,好歹也顾忌一下我这个大男人的面子呗。”

唐甜哼了一声,没好气的白眼一翻:“你又不是那些敏感脆弱的小女人,难道还要我小心翼翼轻拿轻放么?害不害臊啊,再说了,我总觉得默默的病就是心结,咱们要帮她首先要找到根源,真要像这样这个不能提,那个不能说,还怎么解决问题?”

“好吧,你说得有道理,”李昊然在她的头头是道下竟然难得的无法反驳,于是最后很是爽快的选择了妥协:“既然如此,我今天就撕一会伤口给你看。”

“咳咳,”唐甜被他的话给呛了一下,咳了几声后使劲抬手拍了他一下:“喂,你要不要说得这么严重啊,搞得我好像是专门揭人伤疤的恶人一样,再说了,你以为所谓的伤口,封存着它就会好么?有的时候,你藏得越深,越是根治不了,小心到时候被憋出内伤。”

“就像中了毒的人,你要是舍不得下刀子放毒血,就只好等着毒发身亡了,长痛不如短痛这句话知道吧?只要舍得下刀子,狠狠的痛一下,说不准很快就好了,你说出来了,保不准转眼就能真的忘了呢。”

“别说,你这人说话虽然有时候听起来不伦不类的,可是细细一想,还真的都挺有道理。”李昊然凝眉思索了一阵,对唐甜的“高见”表示赞同。

得到他这么高度的赞赏,唐甜得意得尾巴都要翘到天上了:“那是当然,我唐甜是什么人!我跟你说啊,要不是当时我和闺蜜报告专业的时候想选同样的在一起学,我说不准是就报了心理学专业呢。”

“哦?难怪你总有这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活像一个活在现代的“包公”。”

“哎,我有那么黑嘛!”唐甜没好气的瞪了李昊然一眼:“好了,不要转移话题,老老实实把问题交代了,也许咱们还能分析出帮助默默的办法来。”

“好了,我告诉你,苏安安……她并不是我的女朋友,不过,你也没说错,我是爱着她,只是那时候,她的心根本不在我身上。”

三掌门

唐甜脑子里闪现出来那晚上李默默发病的状况,她那么痛苦的责怪自己,那么深切的表现出来对那个人的在意,以及对另一个人刻骨的恨意。在”庄景渊”到了之后,唐甜想当然的以为李默默口中所说的事情和人物,都是和他有关的,可现在看来,还未必如此。

她眼神微微一闪,带着一些疑虑一些踌躇,却还是对李昊然问了出来:“你说,她认为你被人蒙蔽,那个人,是不是叫苏安安?”

“你……你怎么知道苏安安?”

那种分明自己的是对的,可是,周围所有人却都仿佛瞎了一般,凡事都只看得到表面被人刻意装饰过的华美假象,却把真正对的人当成矛头相指责。

尤其,如果这当中的人,还是自己至亲的家人好友的话,想必这种无力又痛苦的感觉会加剧几倍,甚至让人不堪承受。

那么,当时的李默默,也是这样的么?所以她才会那么久了都不能释怀,才会在噩梦中都还纠结怨念,才会,一直记恨李昊然到现在。

他这一段解释的话说得断断续续,甚至是语无伦次,从这解释中都能看得出来他自己其实也是对这些他所谓的认为,也是持有怀疑态度的。

唐甜不由皱了皱眉,心里忽然有点心疼起那个时候的李默默来,也或许是有她不认识那个苏安安,却和李默默是朋友的私心,让她下意识的愿意站在李默默那一边,选择相信她。

还记得那晚上,李默默痛哭着的控诉,口口声声都在说为什么都不相信她,为什么要那样怀疑她……

李昊然的眼中不自觉闪过一抹欣赏,只是并未流于表面,他轻叹了一口气,没有回避唐甜的问题:“其实,我知道默默心里对我这个哥哥是有怨恨的,在她得了那场大病醒来后,精神就开始不正常,第一次发现出问题,就是因为我。”

“因为你?”唐甜轻声重复着他的话,这回却没有多大震惊的感觉,因为这个答案冥冥中和她的猜想是相吻合的,只是还需要一个肯定的证明而已。

李昊然点头,嗯了一声,神色迷离的看着不断翻滚着的海浪,仿佛陷入了回忆中:“没错,当时,因为一些事情,我们兄妹之间产生了分歧,默默恨我不相信她,她觉得我是被人蒙蔽,让她感到失望,所以,她一度变得偏激,处处和我作对……之后,就发生了那场意外,她被救回来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唐甜觉得她终于能体会到李默默说这些话时的感觉了,就像她小的时候,母亲刚去世不久,父亲就带了楚小环母女进门,从此之后,她不管做什么仿佛都是错的,而那个楚小环,则装模作样一番,就能把父亲哄得团团转,处处都偏向她。

上了中学之后,她也不止一次的受到过楚小环的陷害,可是那个时候的同学们,却都被那个女人伪善无辜的样子所迷惑,都选择站在她那边,她唐甜就成了一个因为自己母亲去世,就偏激歹毒,处处针对自己妹妹的坏人。

也难怪了,李昊然从小和妹妹一起长大的人,难道还不了解李默默这个高傲公主的秉性么?就连如今认识没多久的唐甜都觉得,女孩子家争风吃醋,因为嫉妒就栽赃陷害人的事,她是绝对不屑于去做的。

可他身为最应该了解妹妹的人,却在当时站在另一个女人那边,还指责妹妹嫉妒人家,难怪要让李默默这么记恨,他果真是被人迷惑了吧,这会儿,就连唐甜都有了这样的感觉。

阅读总裁的小甜甜妻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