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戏精世子寻凰记》
戏精世子寻凰记

第九十章:月梢坊里的闹客

“这位客官,何故与女子动手?”蒋恩施虽然与那酒客身形差了一大截,但站在枫前面却显得无比镇定。

那酒客见蒋恩施,年纪不大的样子,不禁嘲笑起来:“哪里来的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大爷我的事,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想打谁就打谁,你算个什么东西。”

琥珀看他对着月栖谄媚的样子,心底的鄙视更加浓厚了。还未等月栖开口怼她,楼下便传来了争吵声。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一个体型无比硕大,一脸坑坑洼洼的的男子指着自己有部分被酒水弄脏的地方吵枫叫嚷道。

只见枫抱着胳膊不甘示弱的说道:“已经给你赔了不是了,客观要还是不依,今日的酒钱免了就是。”

“你当爷我是为了坑你几个酒钱?你个臭娘们!”话音未落,便抬手想向枫打去,却见枫向后一躲轻松的闪过。正当月栖想要下去,一个长相俊朗的公子站在了枫的身前,定睛一看,来人正是蒋恩施。

“美人儿,你家的女子,都好有趣啊。”苍澜一脸兴致高昂的摇着扇子看着。茫崖则依旧不动声色喝着酒。

苍澜倒是不恼,见到月栖格外开心,忙上前去用折扇打算抬月栖的下巴,却被茫崖在半空中捏住了腕子。

“唉,唉!疼,疼,疼!”苍澜吃痛不禁喊道。月栖不由的坏笑,给茫崖一个眼神,茫崖这才冷冷的将苍澜的手腕甩开。不做理会,与月栖往包房走去。

苍澜一个转身,借力往酒客背后转去,撒开拿扇子的手,朝那酒客脊椎处一拳,那酒客顿觉身子一软,一个踉跄差点跌倒。一把扔掉苍澜的黑扇。又见枫离自己比较静,竟然心生邪念趁苍澜还没反应过来,竟然一把薅起枫来。

枫虽然是精怪有些法术,但毕竟是女子,身姿娇弱冷不丁的被薅住脖子手一松,烟锅竟然掉在了地上,翠玉碎了一地。

蒋恩施见状忙扑了上去奋力厮打着,那酒客甩开蒋恩施,一把撕下了枫的衣衫,顿时,枫的身子,就这样裸露在众人眼前。

月栖愤怒了,用法力抛出蝉翼,将枫包裹起来用力一拉,这才将枫拉倒自己身边。

那酒客还未站稳,苍澜便一跃而起站在了他的肩膀上。那酒客撑不住,咣的一声,跪倒在地上。还未等苍澜拿起扇子,月栖已经从楼梯上跃下,利落的一个翻滚,便站在了那酒客面前。

朝着酒客脑门一掌,那人便昏了过去。霞影和月容这才赶来,忙用铁绳索捆住了酒客。

月容这才将躲在一旁的顾客们,纷纷打发走了。蒋恩施扶着楼梯把手,费力的爬了上去,褪下自己的罩衫,闭着眼,将枫裹了起来,这才睁眼。眼底满是怒火。

苍澜捡起扇子,看到此景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看见月栖愤怒的眼神,心里不由得一颤。心里更是好奇月栖刚才使用的蝉翼是何兵器,月栖的身手看起来也不错的样子。

月容和霞影赶紧上楼去扶起枫回了房间。月栖,这才收回蝉翼。蒋恩施见枫被带走满眼失魂落魄。跌跌撞撞的下了楼,看到碎了一地的翠玉烟锅,眼底满是心疼。于是蹲了下来将碎片一点点捡起来放在手里。

月栖一脚踩在那酒客身上,刚想灭口,茫崖却悠悠从楼上下来对月栖说:“交给我吧。”

月栖看了眼茫崖,知道他向来做事很有分寸。便点点头算是答应了。琥珀拎起那酒客的脖子往外拉去,那酒客的腿擦在地上,划下了重重的血痕。

茫崖皱着眉,对月栖点点头,便走了。苍澜见蒋恩施那凄惨的样子,和月栖不悦的神情,心里也不痛快极了。对月栖说道:“美人,我先回了。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差人来潇湘楼找我。”

月栖第一次,如此郑重的对苍澜俯下身子行礼说道:“今日之事,谢谢公子了。”

“无妨无妨,快去安抚一下刚才那个美人吧。我先撤了。”说罢冲月栖眨了眨眼睛,这才离去。

小厮们将酒肆大门闭了。月梢坊很少这样早早的关门。大家都不做言语,打扫卫生。擦去地上的血迹。抬了新桌子。只有蒋恩施还半跪在地上,捡那些碎片。

月栖见他伤的也重,这才问道:“公子身子可有大碍?”

蒋恩施咧着嘴,笑的比哭还难看说道:“无妨。我没有事。”只是突然又不笑了一脸懊悔的对月栖说道:“我太没用了。”

月栖摇摇头,从袖笼的魇盒里摸出一枚丹药来,递给蒋恩施,示意他吃下。蒋恩施,照意服下丹药,身子立马松快了不少。感激的对月栖说道:“谢谢姑娘的药丸。”

月栖看他如此,便劝解道:“你对枫姐姐的心,我们大家都看得到。你不用懊悔,公子的好,不在这些全脚功夫上。公子能舍自己保枫姐姐,已然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

蒋恩施听到月栖的话,心里好受了许多。也无意再做停留,拜别道:“劳烦姑娘等会去看看她。这烟锅我拿回去修修看。多有打扰了。”

月栖点点头,让他放心离去。这才往枫房中去看。

“唉?这怎么回事吗,你家主子怎么还动手啊!”苍澜气愤不已,忙问身边的琥珀,琥珀不理他给了他一个白眼,跟着世子去了。苍澜无趣只好跟在身后。

见茫崖世子去了包房,月容不等月栖吩咐,便嘱咐小厮将酒菜送了上去,除却之前的几样小菜外,余大厨根据月栖给的菜谱,又做了几个时令小菜。

苍澜也是号称吃遍美食的人,见到这几个小菜,早已经垂涎欲滴,尤其喝过特调的酒饮,更是赞不绝口:“我说美人,你们家的东西,还真别致。把你家厨子卖给我吧,多少钱都行。”

苍澜在半空中接过枫,给月栖一个邀功似的眼神,把鸡腿往枫手里一塞说道:“给我看好了。”说罢撑开折扇,笑着往那酒客处走去。

那酒客见又来一个会写功夫的不禁骂道:“又来一个姘头给你出头,我倒要看看,能拿我怎么样。”说完向地上啐了一口痰,将他手边的桌子竟然一把提起,桌上的酒菜碗碟,碎了一地,月栖看的不禁有些心疼。

那酒客徒手挥力便将那桌子向苍澜甩出。苍澜也不躲,用折扇一划,那桌子竟然碎成了几块。紧接着小跑两步,那酒客还未看清,苍澜的扇子便已经划在了他身上,顿时胳膊处的划痕溢出血来。

说罢抬腿一脚,便向蒋恩施踹去,不偏不倚踹在了他的胸口处,蒋恩施历来是个文弱的人,哪里受得住这一脚,一个趔趄没站稳,向后摔去,随即一口血喷溅而出。

月栖一看不好,蒋恩施那傻小子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忙往下跑去。苍澜的鸡腿吃了半截,见月栖风风火火的走了,都顾不得放下一同赶了上去。

“主子?”琥珀问道。茫崖摆摆手,让他不做理会。转而看着枫不做言语。

晌午正是酒肆上客的时间,茫崖与苍澜的到来,让所有人都八卦着。眼下月梢坊的鸢尾姑娘已经入了宫,只怕这世子是为月栖姑娘而来吧。还有人说前日里子焰世子为了月栖姑娘可是抄了万和钱庄呢,听说还是抱着将月栖姑娘带出来的。

人多嘴杂,皆说这些不靠谱半路听来的留言。月栖在二楼躲清静,见茫崖回来,忙招着手。茫崖冷冷的看了一遍周围嘈杂的酒客,霎时间都闭起了嘴不敢再胡言。

茫崖径直往二楼走去,“你怎么也来了?”月栖看着跟在茫崖身后的苍澜,不满的说道。

枫见那酒客踹了蒋恩施,从背后掏出翠玉烟锅踏着凳子一跃而起,一烟锅重重的砸在了那酒客的脑袋上,那酒客没想到枫还手,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怒骂道:“你个贱货,居然敢动手打老子… …”

还没骂完,枫朝着他的嘴又是一掌。那酒客虽然挨了巴掌,但却抓住了枫的胳膊。枫一时 没躲过,那酒客抓住枫的胳膊用力一甩,往蒋恩施那甩了过去,枫被甩在半空中时,却被人拦腰环住,这才没摔在地上。

看热闹的客人们见如此阵仗,纷纷作鸟兽散躲在一旁。月容连忙去冰窖找霞影。那酒客见自己受了伤,顿时有些发狂,脚踩在地上力道之大,如同猛兽一般。

枫想上前帮忙,却被蒋恩施拽住。枫见他伤的挺重只得作罢。月栖知道,苍澜不是善类,但也不曾见过他亲自动手。索性站在楼梯口观望着。那酒客捉住苍澜的扇子。

阅读戏精世子寻凰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