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饲养病娇小王爷》
饲养病娇小王爷

051章 病娇身中蛊毒

沈纤钥便将手臂放在桌子上,只见清遥青葱般的手指按在他的脉搏上,瞬间便脸色大变,惊讶的看向沈纤钥道:“她给你吃的是红丸?”

沈纤钥想了想,那女人当时确实是给他吃了红色的那粒药丸,“没错,这药吃了会死人么?”

沈纤钥见他喝了那茶水,便也放心下来,端起茶水喝了一小口,道:“我想请你帮我看看,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毒?”

清遥有些惊讶,大夫讲求望闻问切,沈纤钥看上去虽然有些疲惫,但应该只是休息不够所致。

“你为何会这般想?”

沈纤钥缓缓道:“那个疯女人,也就是凤燎,她给我吃了一颗药丸,我想知道她是不是对我下毒了。”

单单是听到凤燎这个名字,那人的神色便黯淡了起来,他喃喃道:“请将手伸过来吧。”

片刻,清遥便来开门,一见是他便道:“公子来找我打架吗?”

沈纤钥摇了摇头,低声道:“我是来道歉的,昨天真是对不起,我还差点伤了你。”

清遥笑道:“没什么,只不过是我发狂的时候曾经咬过她一口,想来你应该听她说过我中毒的事情吧。”

原来是这样,但花凝却没有提起清遥咬过她的事情,大抵也是怕他担心罢。

这般想着,沈纤钥便打算告辞,清遥却道:“公子留步,在下还有一事想问公子。”

沈纤钥顿住脚步,回头道:“何事?”

清遥神色有些不自然,道:“她,还好么?”

她是指谁?沈纤钥有些不解。

那人也看出了他的疑惑,又道:“我是说凤……不,是女皇陛下,她好不好?”

沈纤钥这才想起昨晚花凝说过的,这个清遥曾经爱慕过那个疯女人,她都那般残忍的对他了,他难不成还对她念念不忘吗?

但这话终究是太过失礼,他只好道:“嗯,她很好,身体健康,依旧残忍的可怕。”

清遥苦涩的笑了笑,道:“她是不是喜欢你?”

沈纤钥有些惊讶,难道是花凝对他说的么?可是,花凝明知道这人喜欢凤燎,怎么可能会跟他说,凤燎在追求自己的事情?

清遥察言观色的本领好的出奇,他一眼就看出了沈纤钥的心思,道:“不是花凝跟我说的,只是我自己这么想罢了。既然她对你用了死亡之梦,大抵是为了将你拴在身边吧,这世上又千千万万的毒药,她却单单选了这一种。

况且,你昨日手里拿的那把匕首是她的贴身之物,她将那匕首送给你,自然是对你有意。她曾经说过,我跟她不是一路人,所以才不肯跟我在一处。你昨日发狠的神情跟她真的很像,我想她应该会喜欢你。”

沈纤钥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这个清遥竟然这样了解凤燎,又如此会洞察人心,真是难得。

他没有回答,清遥又问道:“所以,我猜中了是吗?”

沈纤钥觉得没有必要隐瞒他,便点了点头,道:“但我心里只有花凝一个,不可能跟她有什么的。”

清遥垂下眸子,一双漂亮的眼睛变得哀伤起来,道:“难怪,难怪她要将花凝关在这里,大抵是为了叫我侮辱她罢。看来,那匕首也并非送你的礼物,而是她想你用那匕首来杀我的吧。”他笑的有些凄凉,摇着头不敢置信,但却不得不相信。

沈纤钥此时才真真的体会到花凝说清遥可怜,是真的,他很可怜,爱而不得,百般凌辱受尽折磨却求死不能。即便是到了这样的地步,还要被他那所爱之人利用。

这一刻沈纤钥很想安慰他,但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只好道:“你何苦这样为难自己,你明知道那人是个冰块,为何还总是想着将她焐热?她骨子里便是冷的,根本就不可能会懂得情爱。”

清遥惨笑,道:“我知道,我都知道,都明白,可是就是过不去自己心里的那道坎。明明想着只要放下一切都会好的,可是我放不下,甚至我知道她喜欢你,我还在羡慕你,羡慕你能得到她的青睐,而我却不能。”

他说着身子便踉跄了几下,才好容易扶住椅子坐了下来,他颤抖着端起茶水喝了一口,道:“我也好羡慕花凝,你跟凤燎明明是同一类人,那样心思单纯善良的花凝却能得到你的真心。明明我也那样真切的爱她,可是她就是对我视而不见,不,不是视而不见,而是恨之入骨才对。”

沈纤钥叹了口气,道:“我跟她不是一类人,我们虽都心中有恨,但我身边有人护着我。我爱花凝,起初也是因为她救过我的命,我才对她念念不忘,接触了之后,我便不能自拔。

同样,你与花凝也不同的,花凝她爱我却从不曾借此伤害我,但你却对凤燎下了毒。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是你太过心急了,如果你再等等,她有可能会接受你的心意。”

清遥摇了摇头,道:“是啊,你说得对,但为时晚矣,一切都回不去了。”

他那样的悲戚,叫人看了心酸,沈纤钥只好道:“不过,我听花凝说了你还有一个女儿。你放心,只要我们能够逃出去,我一定想方设法将你和你女儿送进大靖,绝不会再让你二人受苦。”

提到这个女儿的时候,清遥灰暗的眼睛中才泛起一丝光亮,他连忙道:“那我先谢过你们了,凤诃她是我唯一的希望了,倘若……倘若有一日,我没有机会逃出去,还请你们能念在相识一场的份上,帮她逃出这座囚笼。”

沈纤钥点点头,但愿他们能活着逃出去吧。

他和花凝来西秦的时候,曾经带了一批暗卫,分布在西秦的各处。他曾命令他们如果三个月后,没有消息给他们,便有可能是落到了凤燎的手里,到时他们会来相救。

如今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只要能熬过三个月,他们便有机会得救,只是这个院子像个铁桶一般,即便是要施救也只能从大门进来。

可是,他过来的时候查看过,这院子所在之处是一条大道,想要不被护卫发现进来救人实在困难。倘若惊动了那两个护卫,他们嗓子一喊,恐怕会招来大批人马,即便是最精良的暗卫,恐怕也得殊死一搏。

忽的,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沈纤钥见清遥还沉浸在悲伤中,便去开门,来人是花凝。

她一脸紧张道:“你没怎么样清遥吧?”

沈纤钥眸子暗了暗,不自觉的咬上下唇,道:“你就这么怕我伤害他?”

花凝这才意识到自己这话说的实在不妥,她刚才只是着急,但面对沈纤钥的质问,她心中泛起一丝难受。

再加上刚才敲门敲得太急了,肩膀上的伤口也被牵动了,顿时便觉得好疼。她不自觉的捂住肩上的伤口。

沈纤钥这才想起她身上还有伤,便一把将人抱起来,道:“他没事,我没有伤害他,我们回去罢。”

说着便往隔壁屋子走去,花凝环着他的脖子,低声道:“纤钥,你是不是生气了?”

沈纤钥摇摇头,脸上尽是悲戚之色。他刚刚怎么还有心情去觉得别人可怜,明明他自己也可怜的很。他真的想告诉花凝昨日的事情,都是那该死的红丸才会叫他性情大变,可是心中怕她担心难受,才勉强忍住了。

他这副表情,明明是心里难受,可是还要假装不在意。这叫花凝更加难受起来,道:“纤钥,都是我不好,我也是一时着急才会,你原谅我好不好?”

沈纤钥怎么舍得怪她,便将她抱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道:“嗯,你没有错,是我昨日做了那样的事,你才会疑心我。”

疑心,这话说的有些重了吧。

花凝更是过意不去了,连忙握住他的手,道:“我不是疑心你,我只是担心你做错事。”

那人低着头不说话了。

花凝思索了片刻,道:“纤钥,我的肩膀好疼,你帮我看看是不是又流血了,好不好?”

这话一说出来,沈纤钥便也顾不上委屈了,连忙担忧的解开她的衣裳,认真的探着身子去瞧那伤口。那人的额头离花凝那么近,她轻轻地低头便吻在他的额头上。

那人身子颤了颤,抬头瞪她,道:“你骗我,你是不是想欺负我?”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这些日子受的委屈全都一股脑的,随着那眼泪涌了出来。

花凝只是想亲亲他,叫他消气罢了,怎么还给惹哭了呢?

她连忙给沈纤钥擦着眼泪,柔声细语,道:“我哪里有骗你,欺负你,只是你的额头就在我嘴边,我怎么可能忍得住?我真的很疼,你看你,这样哭,我心里也疼了。”

那人这才相信她,坐直身子,道:“真的么?”

花凝笑道:“当然了,美色当前,我又不是个正人君子,自然是想一亲芳泽的。”

听她这样说,那人才微微红了面孔,忽而又想到了什么,赌气道:“那你之前日日瞧着隔壁那个美人,你是不是也是这样想的?”

花凝连忙举起手掌,道:“天地良心,我可没有那个心思,我们都成亲了,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有伤风俗的事啊。

更何况,他哪有你生的漂亮啊,人家都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我见了你这样的沧海水、巫山云,怎么可能看得上那些个庸脂俗粉啊?”

沈纤钥忍住心中的欢喜,低声埋怨道:“这些也都是那个江辰教给你的?”

花凝心中顿感压力,这人还真是天南海北的吃醋啊,不过是一句诗罢了,他连这也要吃醋?

清遥淡淡一笑,将他请进屋子里,心不在焉的笑道:“你可不是差点伤了我,你是差点杀了我。”

被他这样一说,沈纤钥心中的愧疚更加浓烈,道:“实在是抱歉,我很对不起。”

清遥摆摆手,给他倒了一杯茶,同样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他先小小的抿了一口,道:“你找我不止是道歉吧,坐下说罢。”

清遥又道:“不过,这蛊也并非无法可解,只要中蛊之人心中没有痛恨的事情,那便不会被困在梦里,毒也就不攻自破了。当然,如若不吃下白丸,顶多也就是脾气暴躁些,如你昨日那般,但若加以控制,平和心态,倒也没有什么的,故而你也不必过于忧心。”

沈纤钥捏紧了拳头,那女人一定是看中了他心中有罪恶才会这么做,如今只能想尽办法不要吃下白丸了。

沈纤钥拱手,道:“多谢你了,只是此时还是不要告诉阿凝的好,我怕她会担心我。”

清遥淡淡的摇头,道:“暂时不会。这是蛊毒,死亡之梦。红丸是魇,白丸是梦。这两枚丸药里面各有一个蛊虫,那一对蛊虫是双生蛊,也就是说任何一只蛊都能感受到另一只的处境和意念。

红丸里的蛊虫会将人心底的仇恨无限放大,并将此人的心中最大的恨意传递给白丸中的蛊虫。那白丸中的蛊虫感知到之后,便会给中蛊之人造出一个噩梦。

若如这人再吃下白丸或者用其他的方式,将白丸中的蛊虫送入那人体内,那人便会陷入沉睡,直到心中的仇恨将那人埋葬为止,永远不会醒来。”

他若是死了,花凝会很难过吧,他若是死了,花凝她一个人该怎么逃出去,倘若逃不出去,在这里早晚也会被凤燎害死的吧。

沈纤钥极端的想,若是以前他或许会做出叫花凝陪他一起死的行为,可是现在他不舍得,他宁愿自己一个人死。

一夜未得好眠,沈纤钥很早便起身了,花凝还没有醒,他便起身下床。他蹑手蹑脚的出了门,便往隔壁去,犹豫再三,他还是敲响了清遥的房门。

那个女人竟然这样恶毒,难怪他会觉得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明明不是那样严重的事情,便能将他逼得做出恶事。

所以那个女人才将他送到花凝身边,这一切都是她做的局。从将花凝跟这个中了情蛊的男人关在一起,便已经开始了这个局,她早就盘算好了要给自己吃下这药。

清遥是个明白事理的,自然懂得他的苦心,便点头道:“我答应你,就当做是报答花凝的恩情吧。”

沈纤钥有些不解,道:“阿凝她对你有何恩情?”

阅读饲养病娇小王爷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