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将军家的下堂妾》
将军家的下堂妾

第二十八章 后山

庵中似乎只有七八位师太,有几位年事已高,庵中大小事务只明法师太一人出面。

转眼间,何绵儿已在此地待了两三日,每日除了算账登记,便是去后山挑水,浇灌菜地。闲余时间,便是自己写写佛经,毕竟免费住在庵内,自是不能再多收费用。

再往后,便是几间清陋的禅房,用来接待来宾。后院则是师太们住的地方。从庵门往后,有一大片竹林,竹林旁边有着一大片菜地,均是庵中师太们所种。

明心自是要看守庵门,替明智师太煎药的活便落在了阿香身上。所幸她一直习惯伺候旁人,倒也得心应手。

何绵儿则是帮忙着处理庵内的账目,本就是不大的地方,只需将每日来人捐赠的香火钱登记了,一些必要的开支写了下来便是。

此地较偏,也只京中大大小小官员的夫人小姐会来,附近偶尔有村民上来求个平安符,倒也还算冷清。

明法师太自是为了避免麻烦,特意嘱咐何绵儿不要到前面大厅去,只在禅房与后山活动。

何绵儿看明法师太的表情,便知此行是有了着落。心中不禁一暖,明法师太看着法相庄严,竟也顾念旧情。

“庵主,近日明智卧病在床,庵中账目往来开支缺少人手,不若先留她几日,帮忙打理也好。”明法师太恭恭敬敬地对庵主说道,毕竟会读书写字的比丘尼,实在是不多。

那人轻轻咦了一声,似乎有些惊讶,不曾想之前相见时,她还是将军府小公子的婶娘,再次相遇,却成了一个尼姑庵后院绣花来谋生的绣娘。

何绵儿自是猜到他在思索什么,也不便解释。若是能早日将这幅画绣成功,卖与那绣庄,她手头也宽裕一些。

“不若,这幅画绣成之后,娘子卖与在下。”那人开口提议道,手中拿着那副画,似乎有些爱不释手。

何绵儿只觉得脸上一羞,不自觉地低下了头。“不妥,我早已与城北绣庄的老板有了约定,这幅画是要卖给他的。”

那人笑了笑,不无可惜道:“看来是我唐突了,也是遗憾。”当下将绣品还与了何绵儿。

何绵儿接过绣品,上面还残留着男子手上的温热。

“夫人可是有什么打算?”那人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何绵儿抬头轻瞥了他一眼,他眼神清澈,倒似在真诚地关心她,而不是为了看什么笑话。当下心头一热,道:“夫子还是不要再叫我夫人为好。”

那人点点头道:“请教姑娘芳名,不然在下不知如何称呼为好。”

何绵儿又是一羞,只道:“夫子叫我何姑娘就好。”心中却是觉得此人有几分唐突,哪里有才见面便问人家女子名字的做法,实在是浪荡。

当下也不再和气,只板起脸道:“此处为尼姑庵,后山更是少有人至。在下先告辞了。”

心中却是不知,此人竟是三番两次出现这尼姑庵,不知所为何事。明法师太竟是也不加以阻拦。

说罢,收拾了绣品,便打算回禅房。

那人自是看出何绵儿有几分愠色,当下也不再追问。

何绵儿走了好久回头看时,那人还停在远处,偌大的后山,看起来有几分孤寂。不知为何,心念一动,此人倒与我颇为相似,茫茫人海,却茕茕孑立。

当下提着绣品回了禅房,心中打定主意,若是明心不知此人的来历,不若再去其他师太那里打听打听。

但转眼一想,若是问了师太,怕是会被当作别有用心,当下也只能作罢。

手中的这幅绣品已快完工,她当下也不停顿,趁着天色尚早,手下不停。

正在屋内绣着画,只听得院子里有走路声,听着声音,似乎是明法师太。

果不其然,明法师太满脸喜色地上前来道:“绵儿,外面禅房有位施主想要见你。”

何绵儿停了手,问道:“莫不是我那表哥?若是他,麻烦师太替我回绝了,就说我暂时不想见他。”

庵主点点头,倒也不是很在意,一副任凭明法师太做主的模样。

就这样,何绵儿与阿香便住进了城外的尼姑庵里,与明心同住一个炕上。

此庵占地面积不大,朴素小巧,一见庵门,正对着大雄宝殿,左右两个矮小的屋子,里面供奉着护法。

何绵儿募地睁开了眼,只见眼前站着一身着青衫、身形瘦削的男子。

何绵儿慌乱地起身,这才发现,绣品不知何时,早已跌落在地,就连线都缠做一团了,当即有些手忙脚乱。

“夫人莫慌,我来帮你。”那男子轻声细语地安慰道,随手捡起了何绵儿绣的那副画,拍了拍上面的尘土道:“万马奔腾,胜在气势,夫人好绣工。”

何绵儿犹记得那日明法师太留她下来时提的条件,“我这尼姑庵,可不养闲人。”故而庵中的事务,她倒也不推脱,只打算再多攒几两银子,便下山去了。

这日,何绵儿趁着太阳高升之前浇灌了菜地,便一人坐在树荫底下,打开好久没有动手的那副万马奔腾图绣了起来。

庵里的后山十分清净,只不时有几只鸟叫声,一阵风吹过,何绵儿只觉十分惬意,不由得靠着树根打了个盹。

只见那明法师太手中还拿着几本账本,已经疾步走了过来,厉声呵斥明心。

见何绵儿在场,明法师太的脸色缓和了些,转身问道:“夫人前来,所为何事?”

听到何绵儿道明了来意,明法师太略一皱眉,沉思半晌,倒也没有像庵主一般,立马便拒绝。

似乎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走路沙沙的声音,何绵儿手中的绣品也拿不稳了,恍惚间,走路声似乎又远了。

何绵儿正半晕半睡之间,一股清风吹来,只嗅的男子身上龙涎香的气味,似乎听到有人轻笑了一声。

何绵儿自是已经认出这人便是那鸿蒙书院教习许少东功课的夫子,似乎是姓陈。

当下回答道:“夫子见笑了,粗略手艺,不过是谋得几个碎银子糊口罢了。”

阅读将军家的下堂妾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