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您又打翻了将军的醋坛》
您又打翻了将军的醋坛

第一卷 初次相遇 第六十章 闯入心扉

容昭点头应下:“知道了。”

在进顾府前,张太医像是想起了什么,偏头朝他说道:“说到顾府,这顾五姑娘得的病也奇怪,想是以前的病气突然被勾了起来,如今只能靠药物吊着,我是想了好多法子都没将人治好,也是惭愧。容公子医术高明,说不定还能有些办法。那小姑娘啊,虽然是正经的嫡女,但是待人极好从不苛待,玲珑剔透的,若真是这么早就香消玉损了,真让人不忍心。”

“容公子,顾候是和旁支的兄弟一起住的,顾府人口众多,此次患病人数更多,怕是这几天都得在顾府耽搁着了,我们可有得忙了。”

容昭点了个头,想象了一下自己的工作量,笑道:“多谢张太医提醒。”

对于来顾府,容昭抗拒又渴望,抗拒见到顾延霍,毕竟是情敌,俗话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但是大概率也只是自己在眼红,人家似乎没有这层意思,可越是这般,就越气啊。他处心积虑都得不到的,人家轻轻松松就拥有了,还不屑一顾,这叫他怎么不气呢。

至于渴望,他有点说不清楚。

“顾府的大房那边,有两个姑娘,顾四姑娘是柳小王爷的准王妃,顾二姑娘脾气有些娇纵,容公子一会儿施针可得注意些。”

容昭将针灸的方法手把手的教给了几个御医,又把药方誊抄了一遍交给几人。几个御医看了眼那药方,觉得不过是舒经活络的方子,问了容昭,容昭也只是扯谎说管用的其实是针灸,最后几个人讨论了一番只当他是不愿意将自己的医术过多透露给别人,也没再强求,只是干活的时候到底多了点不情愿。

容昭被冤枉的想哭,他不是不想说,他也想说啊,但是前提是他得知道啊!!

“那你诊完别耽搁,快去看我妹妹。”一旁伺候的小厮简直听不下去,人家一口水没喝,气都没喘匀,就又要人家去看顾予笙,幸亏这小郎中看上去脾气好,“你一会儿是不是也要给我五妹妹扎针。”

“是。”

“那你轻点扎,她怕疼的。”

容昭点点头,柔声道:“三公子放心,我会的。”

看完了顾予衡,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容昭先去了顾延霍的房里,也是赶巧,上官云阳今日没在顾予笙房里逗留。

两人各自怀了心事,匆匆施完针,容昭就一溜烟跑去了顾予笙房里。

顾予笙是被两个小女使连拉带拽给叫起来的,整个人都是萎靡不振的样子,可怜兮兮的被按在凳子上等那给她治病的小郎中。

容昭见到顾予笙的时候更是一愣,腿立刻像是被灌了铅似的抬不起来,喉咙里更像是塞了什么东西,叫他话都讲不出来。顾予笙比那天见面时瘦的多了,瘦的都快皮包骨了,小脸更是惨白的吓人。

容昭有点心疼她。

听见推门声的顾予笙先是抬头看了一眼,随即便被惊喜抱了个满怀,小姑娘立马荡出了个大大的笑容,朝旁边的一干女使道:“你们不用在这站着了,都下去吧,留喜儿跟乐儿就行了。”

容昭站在门口看她,小姑娘不满,立马自己走过去将人往屋里扯,乐儿见状,也连忙倒水给客人。

“狐狸,怎么是你呀?”顾予笙看到他挎在腰间的药箱,笑的更开心了:“要给我看病的是你么?真好,那这样是不是你又救了我一次!”

容昭喃喃道:“你个傻兔子。”

顾予笙像是没听到,把茶盏子往容昭面前推:“不急着看病,你忙了很久吧,你先喝茶歇一歇。你想不想吃点心,荷香坊的!”

见顾予笙又要蹦跶起来,乐儿连忙将人按下,吩咐了喜儿再去备些茶水果子,她看出来了,这人就是那天姑娘美救英雄,救下来的英雄!

容昭喝了茶,笑道:“伸手吧,傻兔子。”

顾予笙依言将自己过于纤细的小胳膊放在了容昭的药枕上,却仍旧阔噪的和他搭话。

“狐狸,你最近好么?那天掉河你没事吧,有没有得风寒。”

“没事,你不觉得现在有事的是你么?”

顾予笙依旧甜甜的笑:“我觉得我也没事呀。那你腿怎么样了,好些么?”

“我的腿是被人打瘸的,好不了。”

闻言,顾予笙没在说话,容昭也借这安静的环境好好摸脉了,顾予笙的脉已经虚的快要找不到了,就算他是冒牌的,诊了这么几天,也晓得这是不好的,岂止不好,简直是要命的事,想起刚才那太医的一番话...

“你...”“你...”

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同时一愣。

容昭道:“你先说吧。”

顾予笙伸了另一只手附在容昭的膝盖上:“你当时很疼吧,现在还疼么?他们还欺负你么?他们要是再欺负你,我就去帮你欺负回来,打的他们阿娘都认不出来!”

容昭愣住了,眼前的小姑娘摸着自己断过的那条腿,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模样,说出的话,更是宛如千斤重的石头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心里砸出了个坑,他急切的想把那坑补平,可那坑像是有了意识再也填不平了般,以后都只能用来放这扬言为自己欺负回来的小姑娘。

他觉得这金枝玉叶的小姑娘实在好手段,只不过见了两面,就单枪匹马的闯进了自己那许久无人问津的世界,让人至死都不想再将她放出去。

那是连秦舒瑾都尚未涉足的地方,却被这么个小丫头闯了进去...

有了御医的帮忙,容昭便也轻省了点,铺子干脆交给了其中两个年轻的坐诊,自己则在外面跑来跑去。真大夫坐诊就是有好处的,连带着小病小灾的也给一起治了,只是没人记账,实在有些乱。

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思看这些,因为他正走在去顾府的路上。

身边跟着的是上次为顾府看病的张太医,怕容昭不太晓得情况便一路跟他絮叨着顾府的情况。

张太医有些懵,一个腿脚不好的人跟他说走快点?他怎么一下子走的这么快了,间接性腿好了??

来接待的是苏婆子,容昭说一人一边还能快些,二人便分开由小女使引到了几人休养的房里,容昭先是给顾承和温氏施了针,喂了药,便辗转到了顾予衡房里。

顾予衡见到容昭,便开始一个劲的嘱咐起来。

容昭一愣,脑海里回荡的全是,小姑娘,香消玉损,一时便落下了步子。

“容公子?”

回过神来的男人连忙扯了身边人的袖子,郑重的求证道:“你说谁?谁要香消玉损?”

一道圣旨下来,容昭就开启了脚不沾地的‘愉快’生活,上午留在药铺里坐诊,像颗人见人爱的香饽饽,谁见了都恨不得围上来。下午就奔走于几大官员之间,得到的目光不是质疑就是轻视,然后转过天来病情见了好,就一副尊敬热络的样子,转换之快堪比民间的变脸,令人咂舌。

至于秦舒瑾,则因为之前和顾延霍去了长公主的马球会,怕被有心人瞅见拿来说事,也不便跟着容昭一起跑前跑后的,便直接搬回了新宅,算一算,两个人也好几天都没见过一面了,容昭觉得自己累就算了,还要孤家寡人的累。

不过容昭一个人终究是忙不过来的,何况好不容易才从公主府跑路了,总不好意思再光明正大的去人家眼前晃悠,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呀。好在,那负责传旨的小太监是个知情知趣的人儿,被塞了点散钱,回去便和官家说了几句美言。官家思忖一下,觉得在理,大掌一挥便派太医院的几个御医,集体下放学习了。

那张太医似乎没见过容昭这幅快疯魔了似的表情,一下子被吓到了,口齿不大利索的道:“顾…顾五姑娘啊。”

闻言,容昭迈开步子就吭哧吭哧的往前走,一下子就将人甩在了自己身后,留下一句:“望大人能走快点。”

“你去看我妹妹了吗?”

“尚未。”

阅读您又打翻了将军的醋坛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