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
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

第1500章 果断放弃

所以,流年这个女人到底要不要脸到什么时候呢?

越想,羽羡便觉得心里的火越大,怎么浇也浇不灭。

“我自然是看到了,但是这个时候不是冲动的时候,你不要着急。”

并没有无问羽羡,流年刚刚的行为到底意味着什么,连城嫣然便这样直接开口安慰羽羡了。

听到连城嫣然的话,羽羡心里的火球便是越滚越大了。

所以,她刚刚说什么来着,流年这就是勾引,连连城嫣然都能够看的出来。

说明这并不是她在胡思乱想,而是一个既定的事实而已啊。

“羽羡,你怎么了?你要做什么?”

此刻的羽羡,脸上的表情已经是不受控制的了,她也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隐藏自己的表情。

而流年也是出于好心,才会搀扶住连城翊遥。

却没有想到这些东西,看在羽羡的眼里,就变成了勾引。

还因为这样没有脑子的想法,居然想要上去揭穿流年,厮打流年。

如果不是她刚刚的及时拉住羽羡,这会儿战争恐怕已经开始了。

连城嫣然这样直接拉住羽羡,并不是为了帮助流年,让羽羡认清楚,她刚刚真的是冤枉了流年。

笑话,她去陷害流年还来不及,怎么会去帮助流年。

况且,现在有这样一个人,这样的憎恨着,厌恶着流年,这无疑对连城嫣然来说,是最大的好事再不过了。

所以她还怎么会傻傻的为流年说好话。

而她伸出手拉住羽羡,阻止羽羡的行为,也并不是为了帮助流年。

而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

她有自己的计划,不能让羽羡这个没脑子的破坏了她的计划。

所以,此刻她必须拉住羽羡。

“可是......”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够轻易的放掉呢?她怎么甘心放掉这么好的机会呢?

想想都觉得不愿意。

“羽羡,听我的,不然到时候,你真的做出了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怎么办?”

此刻的连城嫣然拉住羽羡,一脸耐心的说着,只是心里却对羽羡是愈发的不屑了。

连城嫣然此刻真的搞不明白,羽羡到底有没有长脑子,这种事情到底要让她说几遍啊?

看到连城嫣然如此严肃的表情,羽羡也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是的,也许连城嫣然说的是对的,她现在不能冲动,到时候如果事情并不是朝着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发展的话,很有可能会真的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亦或者是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所以还是忍忍吧,既然决定要先忍忍,那就暂时忍忍吧。

总有一天,她会让流年付出应有的代价了,流年欠她的,她也要让流年千倍万倍的还回来。

这样想着,羽羡想要起身走向流年的脚步也顿了下来,想要挣脱连城嫣然的束缚的手臂,也渐渐地松了下来。

而此刻的流年、连城翊遥和言亦***时间去关注连城嫣然和羽羡的动态呢。

他们都非常的紧张的看着言亦对凌清的诊治,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最后的诊治结果。

而此刻的言亦更是很是认真的为凌清做着诊治。

看到言亦如此认真的模样,羽羡的心里再次忍不住愤懑。

如果不是因为流年,言亦会这样仔细认真的为凌清诊治吗?

都是为了流年这个小贱人。

好一会儿,言亦的动作才停了下来。

“怎么样,怎么样?”

“怎么样?凌清怎么样了?”

看到言亦的动作总算是停了下来,连城翊遥和流年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道。

而连城翊遥更是上前一步,靠近言亦,紧张的看着言亦。

“你们不用担心,凌清的身体状况很好,没有任何的问题,至于现在还没有醒,那是因为药物的关系,最迟明天上午,凌清就会醒了。”

知道流年他们担心,随即言亦便急忙说道。

听到言亦的话,流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凌清的身体状况没有任何的问题。

相较于流年的放心,此刻的连城翊遥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明天上午才能醒吗?今天不能吗?”

所以意思是,今天不会醒来了吗?是这个意思吧。

“嗯,是,明天上午就会醒,这是最迟的推测。”

知道此刻连城翊遥在担心什么,随即言亦便再次强调了一下自己刚刚所说的话。

闻言,连城翊遥就只是点了点头,便没有再说什么。

随即连城翊遥便再次来到凌清的身旁,坐了下来。

“连城翊遥,你要不要去吃点东西啊,你今天一整天都没有怎么吃东西呢。”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流年急忙对着连城翊遥说道。

“我不饿,等我饿了我自己会去吃的。”

连城翊遥没有说假话,此刻的他不仅不饿,而且还一点胃口都没有。

“多少吃点吧,我让厨房给你做点粥,就算不吃饭,也要喝点东西吧。”

不能让凌清还没有醒来,连城翊遥就先垮掉了,所以还是得吩咐厨房准备点吃的东西。

听到流年的话,连城翊遥正想要拒绝,可是在看到流年关心的眼神的时候,想要拒绝的话也被他吞了回去。

算了,流年也是为了他好啊。

得到肯定答案的流年,笑了笑,随即转身便去吩咐家里的佣人。

将流年的所有的行为都看在眼里的羽羡,嘴角不由得泛起了一抹嘲讽。

还真是明目张胆的勾引呢,看着自己的好朋友还在昏迷不醒,所以不惜在自己的好朋友的面前,直接勾引连城翊遥吗?

而且这次还是当着言亦的面,但是可笑的是,言亦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反应,没有任何的察觉,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呢?

对于这一点,羽羡表示自己真的很是怀疑。

但是怀疑又怎么样,她都不可能现在去揭穿流年的。

因为即使现在去上前揭穿流年,也没有几个人愿意去相信她的。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一个忍字。

而一直站在流年身旁的连城嫣然,却没有再开口说一句话,只是偶尔瞥一眼自己身旁的羽羡。

随即便快速的垂下自己的脑袋,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

没一会儿的时间,流年便回来了。

她已经吩咐了厨房,做一些流食,最好是粥之类的,看连城翊遥现在的样子,其他的东西应该也是吃不下的。

所以,喝粥是最好的。

“你们还有事情吗?”

出奇的,言亦居然转身对着身后的羽羡和连城嫣然说道。

连城嫣然和羽羡均是一愣,随即还是连城嫣然率先反应了过来。

“怎么了?我们没事了,我们就是来看看凌清,想要知道她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连城嫣然笑着说道,每一句话都显得十分的得体。

“既然没事了的话,就请你们先出去吧。凌清还没有醒,人太多的,对这里的空气也不太好。”

听完连城嫣然的话,言亦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随即便这样直接说道。

“你,你说什么?”

听到言亦让她和连城嫣然出去的话,羽羡好不容易已经平息了的怒火,在此刻仿佛得到了升华。

羽羡满脸不可置信,还带着愤怒的看着言亦,她真的想不通,言亦居然会这样说会直接这样赶他们出去。

而且还是当着流年的面,这样赶她和连城嫣然出去。

这让她怎么能够接受得了呢?

“你不要再无缘无故的发火好吗?你也是医生......”

“无缘无故的发火?言亦,怎么着,在你看来,我每次的发火都是无缘无故的吗?”

还不等言亦把话说完,羽羡便怒了,是彻底的怒了。

尤其是在听到‘无缘无故的发火’这七个字的时候,羽羡便更加的发火了。

她这是无缘无故的发火吗?如果言亦不赶她和连城嫣然出去,如果言亦没有说这样的话的话,她会发火吗?

“你冷静点可以吗?你也是医生我刚刚说的话难道不对吗?”

言亦的语气也倏地冷了下来,言亦觉得自己真的是失去了耐心。

言亦甚至觉得此刻的羽羡,说话是一点都不带脑子的。

“言亦,你......”

“能不能不要在这里吵?”

“请你们出去,不要在这里吵架。”

连城翊遥和流年的声音几乎异口同声的响了起来。

连城翊遥的声音极为的不耐烦还带着一些的厌恶。

而流年的声音也是如此,流年在此刻,也是觉得羽羡将无理取闹发挥到了最高的境界了。

言亦的意思很简单,根本没有赶人的意思,只是想让他们先暂时出去这个房间,能够让凌清安安静静的躺在这里。

可是羽羡呢,非要死钻牛角尖,而且还用自己的理解解读言亦的意思,然后再各种的误会。

所以,此刻的流年是真的很是厌恶。

“流年,你到底凭什么,你......”

“凭我是这里的女主人,马上给我出去,再不出去,我不介意让保镖们进来,托你出去。”

羽羡的一句话也让流年彻底的火了,这个女人到底是长没长脑子啊?

每个人说一句话,她总能想出N种意思,而且还是不好的意思的那种。

刚刚客客气气的说让她们出去,不出去,非要让她来强硬的手段。

所以对待这种人,手段必须强硬,不然的话,她还真的是会得寸进尺的。

“流年,你......你难道忘了吗?我救了凌清一命,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凌清的救命恩人呢?”

一时间,因为流年的话,羽羡的大脑有几片的空白,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流年的话了。

但是当羽羡的目光,扫到床上的凌清的时候,大脑瞬间反应了过来。

没错的,现在她可是凌清的救命恩人,就光凭借这一点,流年都没有资格这样对她的。

流年绝对不可以这样对她,绝对不可以。

听到羽羡的话,流年突然笑了。

“我当然知道你是凌清的救命恩人了,这一点,不用你自己来提醒我,而且我只是让你从这个房间里出去,没有做多么过分的事情吧。”

“这难道还不......”

不等羽羡的话说完,流年便再次打断了她。

“而且你自己本身也是个医生啊,应该知道人多的时候,尤其大家都聚集在病人的房间里的时候,是会影响病人的病情的。”

这一点,就算是她不说,也应该是个常识,大家都是知道的。

可是凌清却总是喜欢钻牛角尖。

所以看到她的这些咬牙切齿,愤懑不已的表情,连城嫣然怎么会不知道,将会有事情发生呢,如果不是她及时的拉住羽羡的话。

“嫣然你也看到了,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羽羡刚开口的声音,本来是很大的,但是在听到连城嫣然的一个嘘的声音的时候,羽羡便下意识的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难道我现在揭穿她不好吗?所有的证据都摆在眼前,最重要的是,大家都看见了啊。”

所以这个时候,不去选择拆穿流年的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什么时候揭穿呢?

“羽羡,你冷静一点,你就不怕,让言亦更加的厌恶你吗?你听话,先让言亦好好的为凌清进行诊治,剩下的事情,我们回去再说。”

想要挣脱连城嫣然的束缚,就要跑上前去,可是还没有走一步,自己的胳膊便再次被连城嫣然拉住了。

“嫣然,你放开我,我要去......”

“羽羡,你冷静一点,这里是司律痕的地盘,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不然到时候,就真的很难收场了。”

所有的不甘、愤怒、嫉妒都瞬间涌了上来,更是让羽羡有随时爆炸的可能。

羽羡正要上前一步,准备去拆穿流年这个够引人的把戏的时候,手臂突然被拽住了。

刚准备要甩开,就听到了连城嫣然在她耳边的轻语声。

连城嫣然依旧压低声音,用她和羽羡两个人只能够听到的,这个声音说道。

听到连城嫣然的话,羽羡皱了皱眉。

看着此刻羽羡没脑子就发火的样子,连城嫣然的心里也火大极了。

是个人都能看清楚,连城翊遥,那是坐的时间长了,突然站起来,腿麻了,所以一时之间没有站稳而已。

阅读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