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我只想发财[快穿]》
我只想发财[快穿]

030

屈斐如坐针毡,恨不得拿着支票立刻离开,屈则却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问他现在的状况。

楼下,姜愿正与姜絮坐着喝茶,姜絮眼睛不停四处张望,仿佛在找什么宝藏一般,姜愿突然在她眼前打个响指,姜愿立刻变得神情恍惚,两眼无焦看向前方。

他把屈斐叫到书房:“你以后的打算是什么?就这么捣鼓下去继续给家里丢人?”

屈斐很委屈:“我知道我不如屈则一出生就注定是奇思的继承人,可爸爸你都太偏心,我自己也有做出成绩。”

“你哥哥在你这个年纪已经给我挣回来好几个五千万,而你是找我拿走五千万啊。”屈父忍着不动气,可屈斐满不在乎的样子太让人生气。

恰巧屈则敲门进来,屈斐亲眼看到父亲的眼神在看到大哥那一刻和缓很多,那神情透着骄傲与慈爱,而他从未见到父亲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

“你们一起回来的?”因为姜愿全力策划的游戏大火,屈父对她从小辈的浅薄关爱变成对屈家未来主妇的赞赏。

历敏正和屈父吵架,内容无外乎屈斐和姜絮。

屈父希望屈斐可以回家,毕竟屈斐也是他的亲生儿子,但他对妻子又很尊重,可是之前不让回来就不回来,现在过了一年多总该让孩子回家看看吧?

确实,历敏根本没见屈斐和姜絮,等到吃饭才从楼上下来,见面就拉着姜愿说话,虽然和姜絮打个招呼但是连一丝目光都没分给她。

即使上了餐桌,历敏也将无视他们的行动进行到底,屈家用饭话不多,今天都是历敏在将屈则小时候的趣事。

“其实屈则小时候可调皮啦,长大后倒是老成持重乖巧的不得了,以后你们的孩子千万不能像他现在,否则就是个小老头!”

“他有一年发烧,我都吓死了,他还抱着积木不撒手,非要搭好才去医院,我真是头疼死了。”

“他……”

“还有……”

婆婆没说几句,公公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倒不是生婆婆的气,看屈斐的目光完全是恨铁不成钢,对婆婆和屈则就是后悔歉疚,显然年轻时候值得拿出来说的事不止这么点。

姜絮就坐在姜愿对面,看她和准婆婆相谈甚欢,屈斐好歹还有存在感,她根本就是个透明人,出于阴暗的报复心理她在心里默念命令貔貅玉佩吸取屈家的运道增强灵力,可还没说完的,往日玄妙的感知居然不存在了,她感应不到了貔貅玉佩的存在!

“怎么会这样?!”姜絮猛地站起身,带起她那份餐具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响声。

寂静的餐厅被这声响一惊,另外五人不约而同看向她,屈斐瞟到父母的不悦,还有不动如山的大哥大嫂,立刻对她皱眉:“你怎么回事一惊一乍的?”

姜愿从来没跟人说过貔貅玉佩的存在,因为她本能的不相信任何人值得她说出来这个秘密,所以面对这巨大变故她手足无措还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我,我突然想起来丢了一件重要的东西。”

“丢哪了?”屈斐顾忌着自己颜面还是要维护姜絮。

姜絮又在心里念一遍还是没感受到,慌忙离开餐厅跑到刚才在客厅坐的沙发来回转圈,屈斐跟着她过来:“你转来转去找什么,你说出来也好问问阿姨见没见。”

“没人能看见的……”姜絮带着哭腔,手里攥着貔貅玉佩心慌的厉害,满脑子来回飘的都是如果没有了貔貅玉佩到底该怎么办,她的一切都是貔貅玉佩带来的!

姜絮来来回回把来屈家去过的地方都找个遍还是感觉到貔貅玉佩的存在,她精神恍惚不能接受貔貅玉佩不再存在的事,屈斐也不能接受姜絮这么给他丢人,连拉带拽将人塞到车里然后迅速带着姜絮离开。

屈父看着他们离开,沉默良久对屈则说:“以后还要你多看着他点。”

历敏紧绷的情绪缓缓放松,脸上有了笑模样,屈则注意到她的神情悄悄叹气,离开屈家后在车上对姜愿说:“这段我们有时间就过来多陪陪爸妈吧。”

姜愿明白他的意思,屈父命数将尽,屈家兄弟大战在即,而她已经掌握八成胜算,这回不会让姜愿的人生走入莫名其妙的境地,也不会让屈则客死他乡。

他们回去的路上下起了大雪,京市好久没见这么大的雪,姜愿扒着车窗向外看,屈则干脆停在路边打开一半车窗,两人趴在窗户上看纷纷扬扬的雪花,直到被冷风一吹同时打个寒颤,下一秒相视一笑——

哈啾——

不妙,免得冻着,屈则赶紧关上车窗,一鼓作气将车开进小区。在车库停好车姜愿裹着羽绒服围巾跑到地面看雪,一直仰头看鹅毛大雪从天而降,缓缓将这个世界染成白色。

屈则站在她背后伸出温热双手搓搓她冻通红的脸蛋:“冷不冷傻姑娘?”

姜愿转身抱住他,两个穿着加厚羽绒服的熊抱在一起有些艰难:“生日快乐。”

“谢谢宝贝。”屈则贴着她额头轻吻,冰凉的风中呼出一丝热气。

“不客气。”姜愿把围巾裹到他头上,蹦蹦跳跳往单元门走,屈则跟在身后看她小兔子似的,好像和她在一起之后生日才成了有意思的纪念日。

回到家里换上睡衣两人并肩坐在沙发上泡脚,姜愿捧着手机打游戏,屈则靠在沙发上观战,最后的时候姜愿战死等待复活的时间有点长,她往后一靠倚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睡着,屈则默默拿过来手机替她打,虽然很不熟练,但最后还是拿到艰难的胜利。

关掉手机擦脚,再把姜愿的脚捞出来擦干净、将人抱到床上,窗外寒雪寂静,房间里温暖如春。

姜愿中间醒来一次,发现已经是凌晨三点多这才想起来好像错过了什么,眯着眼睛跑到衣帽间找出藏起来的灰色毛衣塞到屈则怀里:“sorry哦,忘记给你礼物了。”

屈则困倦至极,习惯性吻吻她额头,抱着她和毛衣继续睡过去。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放心,这个故事从头甜到尾,不会插刀。

这两天大雪耶。希望明早起来可以看见雪满地,期待已久。

历敏早年心软接受这个私生子当亲生儿子养,可二十多年看下来她是养个没心没肺的玩意儿,仅存那点子母子情早就不复存在,更何况丈夫现在身体不好,说不定哪天就要立遗嘱,她不愿意让屈斐回来。

屈斐并不知道屈父身体不适,回来没见到历敏就小心翼翼跟屈父提借钱的事,借的金额不少,五千万。

屈父给了却很失望,大儿子屈则从小按部就班学习工作是他的骄傲,自小聪明的小儿子反而任性妄为,对父母没一点感情,创业失败就厚着脸皮回家要钱,屈斐的脾气秉性比屈则差太多。

姜愿再打响指取消姜絮的催眠,见她好无所觉继续到处寻找什么便起身去厨房端来两杯奶茶,一杯给姜絮,她端着自己那一杯坐在单人沙发上慢慢喝,手上翻看一本杂志,轻松惬意引来姜絮嫉妒的目光。

“姜愿,你们为什么突然回来?”

姜愿好笑反问:“这是我公婆的家,我们回家孝敬爸妈还要和你打招呼不成?”

“姜絮,这次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姜愿轻轻说完,捏起挂着貔貅玉佩的红丝线将它从姜絮衣领里拉出来,被外人接触的貔貅玉佩微微泛红,好似在挣扎。

从开始做游戏入职奇思姜愿便已经收八方之财,上涨的些微灵力足够她抹掉禁锢灵骨的姜絮心头血,洗去那抹血色,灵骨化为无形被收入神魂之中,心神安稳的感觉多了一些。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姜愿研究生毕业那年她策划的游戏正式进入运营,由于宣发到位、屈大佬亲自保驾护航再加上奇思广泛的用户群,这款AR实景古风换装游戏迅速风靡,美轮美奂的景色设计精良的汉服瞬间捕获万千少女心,游戏进入正轨后线上同款汉服限量销售火爆,姜愿成功挣得荷包满满。

与此同时姜絮与屈斐一起创办的公司进入低潮期,无奈之下,屈斐决定回家求救。

姜絮和他一起手挽手出现在屈家大门前,姜絮来的目的不单纯,近日她总觉得灵力枯竭,她下意识觉得那貔貅玉佩也是需要吸取能源的,而要给她带来好运貔貅玉佩大概也是需要去吸取别人的运道,那么如日中天的屈家再合适不过。

被抽走灵骨的貔貅玉佩光泽不变,却没了浓郁的灵气。

“啪——”

更重要的是今天是屈则生日,大家约好一起过来吃饭,屈斐会选择这天突然回来也是想屈家二老看在屈则生日的面子上可以心软一点接受他们。不过屈斐大概不知道,当年公公是在婆婆怀孕时出轨,但是小三没怀上孩子,蛰伏五六年才怀上屈斐,可命不好,生完孩子就病死了,一辈子都没能享受屈家的荣光。

所以婆婆别的时候可能会对屈斐心软,这段敏感期绝对神烦看见屈斐。

阅读我只想发财[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