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黎明之剑》
黎明之剑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坠落之后

远方的边境在战火中熊熊燃烧,哨兵高塔毁灭时所发出的呼啸仿佛能跨越整片国土,在白银帝国茂密的丛林间回荡起一阵阵令人不安的气流——前线的消息通过各种渠道返回了精灵王城,其中有真有假,而不论真假,其内容都同样的糟糕,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面前,即便是高傲的古老种族们,也不免会惴惴不安。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庞大的飞行装置划破了夜色,如一道火焰流星般从遥远的北方飞来,在轰鸣声和嗡嗡的魔力共鸣声中抵达了丛林与平原中心的精灵王城,并降落在王庭北部的一片开阔湖面上——它所散发出的光辉全城可见,却没几个普通市民能第一时间辨认出那已经面目全非的飞行物是何来历,他们茫然地在夜色中跑到街头,猜测、讨论着突然降落在王庭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而只有少数见识广博、接触过圣殿的白银精灵在此刻感到了莫大的恐惧与不安。

“他已经去了,不是么?”高文抬起头眼皮,看了弥尔米娜一眼,“他甚至可能已经到了——在主动为之的情况下,你们神明‘降临’的速度一向很快。”

弥尔米娜一时间有点语结,几秒种后才开口:“……这倒也是。”

“他应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更应该知道自己不能干什么,”高文轻轻摇了摇头,阿莫恩的突然行动其实也给他带来了很大的意外,但这时候他必须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做出取舍和判断,以及……付出信任,“我们都知道神明诞生和运行的规则,知道这个过程中有一些漏洞是可以钻的,只不过钻这个漏洞的风险很大,在和平状态下没有人敢去承担——但现在,更重要的是让整个文明世界存活下来。希望阿莫恩能够清晰地认知到这条线的存在,因为如果他认不清楚……”

高文说到这里忍不住停了下来,直到几秒种后,他才发出一声轻叹:“那对于未来的白银精灵和他自己而言,将是一场漫长的灾难。”

……

“……就刚才,但他的速度很快,你们应该是追不上了,”弥尔米娜轻轻咳嗽了一声,在高文这位凡间帝王的注视下,这个昔日之神表情有些异样地说道,“他往白银帝国的方向去了——我拦过的,但我拦不住他……”

“也就是说,他感知到了那些旧信徒的现状,”高文轻轻点头,“白银帝国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你认为陛下为何要让我护送文官团返回王庭?”薇兰妮亚却只是静静地注视着首辅大臣,片刻之后,她才轻轻点头,“重新组织起军团吧,瓦伦迪安,让我们后备的千年战士们武装起来,让他们再次跨过归乡者长桥——群星圣殿坠落了,但白银精灵要把头抬起来。”

她轻轻吸了口气,在她眼底的波光中,似乎还残留着群星圣殿坠落于地平线上时所升腾起的闪光和烈焰,而转瞬间,那烈焰便化作了白银帝国的繁茂丛林,以及再次集结的游侠军团。

“我们已经沉沦太多年了,瓦伦迪安,在群星圣殿的庇护下以及这片森林的哺育中,我们已经当了数千年温和优雅的‘长耳朵’,以至于很多人恐怕已经忘记了,在这片大陆上的诸国还处于荒蛮黑暗年代的时候,白银精灵的拓荒者们是凭什么占据了这片土地上最肥沃富饶的土地——我们可不是依靠能歌善舞与绅士涵养征服的这百万河山。”

在夜幕下的灯火中,瓦伦迪安·金谷听着大星术师低沉的话语,慢慢的,他那在千年岁月中都总是很温和的眼神如钢铁般坚硬冰冷起来。

……

一道寒光划破昏暗的烟尘,寒光中夹杂着雷鸣爆裂所释放出来的强大能量与冲击,下一秒,体型高大如同巨人般的畸变体便被剑刃整齐地切成三段,污浊的血肉裹挟着不断飘散的黑烟从半空坠落,在描绘着诸多精美花纹、拥有漫长历史的华丽地砖上散开一片血污。

伊莲手持双剑,身影在半空中旋转,衣衫和金发如花朵般绽开,又随着她的落地而瞬间收敛,她轻轻呼了口气,随手甩掉剑刃上残留的一点污血,有些厌恶地看着地板上那片令人作呕的、已经开始在黑色浓烟中不断分解的畸形血肉,过了几秒钟才忍不住轻声嘀咕起来:“幸好我再也不用擦这块地板了……”

“你的剑术还是这么厉害,”白银女皇的声音此刻从旁边传了过来,贝尔塞提娅单手提着一柄长法杖,另一只手中拎着一把染血长剑,面带微笑地看着眼前这从小便陪着自己一起长大的侍女,“真不愧是每天都要和皇家侍卫们对练的成果。”

“您过奖了——啊,这里的地面污浊,您还是不要继续往前了,”伊莲转身说道,接着又突然皱皱眉,“要不我还是把这里收拾一下吧,到处都是血污和油污……”

贝尔塞提娅看了伊莲一眼,没忍住笑了起来:“这都什么时候了,我们还要讲究这个么?”

“……好吧,您说不讲究,那就不讲究,”伊莲摇摇头,一边警惕地看着周围倾斜的地面和四处弥漫的烟雾一边小声说道,“那些怪物已经渗透到这上面来了……它们攀爬的速度真快,而且找的也真准……难不成他们还有专门的‘特战部队’?”

“不,这些爬上来的应该只是在冲击中和主力部队失散的散兵游勇,”贝尔塞提娅却摇了摇头,“你注意到了么?它们只是在四处游荡,依靠本能攻击,偶尔结伴行动的也根本不懂得掩护和配合——就像是最普通的怪物,和前线将士们接触到的那种懂得集群作战和基础战术的对手完全不同。”

她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向前方,视线中是倾斜的地面和远处歪斜坍塌的圣殿建筑,曾经宏伟的圣殿核心区已经在冲击中垮塌下来,成为这片人工大地上一片凄凉的残垣断壁,而在那些支离破碎的墙壁和倒下来的支柱之间,还可以看到明亮的电弧时不时击穿空气,在烟尘中制造出闪光与爆鸣。

地面上,巨大而交织的网状裂隙从她脚下一路蔓延到了视线的尽头,整个群星圣殿已经在坠毁过程中分裂成了数个比较大的残骸结构,而即便是在勉强保持着完整的中心区域,到处可见的宽大裂缝也让行走变得危险重重。

至于群星圣殿深处的那些古老系统……更是早在坠落的瞬间就已经全部失去响应,这座已经为白银精灵服役了上万年的古代要塞,今天终于走到了尽头。

“圣殿坠毁过程中产生的能量冲击可能破坏了那些怪物之间的指挥系统——它们本身显然并没有完整的思考能力,之所以能表现出一定的纪律性甚至战斗智慧,很有可能依靠的是有智慧的个体在后方进行指挥,”贝尔塞提娅一边观察四周一边随口对伊莲说道,“那些顺着废墟爬上来的怪物失去了感知后方‘指挥信号’的能力,这是个很重要的情报,这说明它们之间的联系是可以依靠强大的魔力脉冲打断的……”

“是的,我们应该把这个重要情报带出去,等到和其他战线的盟友通讯恢复,我们就有办法瓦解那些怪物的组织度了,”侍女伊莲一脸平静地说道,“请放心,我会一直陪在您身边,直到您安然脱离这处险境。”

贝尔塞提娅停了下来,她看向这位和自己形影不离的贴身侍女,突然露出一丝笑容:“你不觉得我们会死在这里么?”

“我不觉得,”伊莲摇了摇头,“您是白银女皇,这片污浊的土地不配吞噬您的生命。”

“哈,虽然这话没什么用,但听起来还不错,”贝尔塞提娅笑了起来,一声嗡嗡的异响则突然从她身后传来,她回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到的是已经倒塌下来的统御大厅,以及伫立在大厅中央的、仍然保持着完整的统御之座,那座已经失去功能的王座此刻正孤零零地立在一片瓦砾废墟之中,而之前保护了王座区的逃逸护盾则已经随着能源耗尽而彻底关闭,“逃逸系统能源耗尽了。”

“它帮我们抵消了之前坠落时的冲击以及大厅垮塌时的二次破坏,以一个如此古老的系统而言,它已经竭尽全力。”

“是啊……竭尽全力……”

贝尔塞提娅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接着摇了摇头。

她没有欺骗自己的部下,统御之座确实是有一套逃逸系统的,作为群星圣殿的控制中枢,它当然有这个功能。

但在圣殿坠毁的前一刻,她并没有启动逃逸系统的发射程序,而是选择留在大厅中继续控制圣殿的末端航向,并启动了逃逸系统的防护功能。

原因很简单——逃逸系统的飞行航程有其极限,而群星圣殿所坠毁的区域已经彻底沦陷在畸变体大军的潮水中。

哪怕圣殿坠毁时可以杀死巨量的敌人,也没办法把废土方向以及森林屏障深处的怪物们全部肃清——弹射逃生,只能让自己落入敌人更密集的战区深处,甚至直接落在敌人的大本营中。

权衡之下,贝尔塞提娅选择了留在这里,至少在这里,她还可以继续掌控自己的命运。

弥尔米娜稍有些意外,大概是没想到高文会直接把话题引向这边,但很快她便反应过来,点头说道:“他感觉到了短时间内的大量伤亡以及非常剧烈的群体情绪波动,南方的局势并不乐观——但战斗还在继续,防线仍然存在。就这些,他现在只能模模糊糊地感知到那边的情况,再详细的事情就说不好了。”

高文一手抵着下巴,若有所思:“是么……防线仍然存在就是最大的好消息——敌人攻势凶猛,但最大的优势是突然,只要顶住了初期的压力,以白银帝国的底力,应该是可以支撑下来的……”

弥尔米娜看到他这反应,终于忍不住了:“你一点都不慌么?阿莫恩可是直接跑去南方帮助凡人们了,我还以为……”

“你说女皇陛下留在了统御大厅?!”瓦伦迪安瞪着眼睛,千百年来,他从未像今天一样感觉到寒意刺骨,他抬头看向了大星术师身后那些正在皇家卫队帮助下前往休息区域的文官团,在那其中,他并没有看到自己熟悉的那个身影,“大星术师,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统御之座有单独的逃逸系统。”薇兰妮亚平静地说道。

“但在那种局面下,逃逸系统根本救不了命——女皇陛下会随着圣殿一同坠落在大地上,而在坠毁区周围,逃逸系统所能抵达的飞行范围内全都是敌人!”瓦伦迪安努力压低声音,语气急促地说道,“整个屏障区域已经彻底沦陷,你认为……”

这些年老的精灵们辨认了出来——那是从群星圣殿上脱离的分离单元,“静谧花园”。

留守王城的首辅大臣瓦伦迪安·金谷第一时间离开王庭,带领着一支精锐皇家卫队和少数武官来到了湖岸边,他看到了正带领着文官团从严重损坏的静谧花园上撤离下来的首席星术师薇兰妮亚,便第一时间迎上前去:“大星术师,北方发生了什么?我们和前线的联络完全中断了……为什么静谧花园会从圣殿上脱离出来?”

“屏障失控,畸变体蜂拥而出——群星圣殿已经成为历史了,女皇命令圣殿去堵住防线上的缺口。”

弥尔米娜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让整个房间陷入了寂静之中。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帝国的高层,他们很清楚突然出现在房间中的身影是谁,更知道对方口中的“老鹿”代表哪位。

寂静持续了好几秒钟,第一个打破沉默的是高文,他的反应却比弥尔米娜想象的要冷静淡然的多,他只是静静地看了弥尔米娜的化身一眼,问道:“大概什么时候的事?”

薇兰妮亚嗓音低沉地说道,她脸色苍白,眼神疲惫,一袭法师长袍上有多处烧灼、破损的痕迹,原本姣好的面容上也沾染着鲜血,这些是在静谧花园撤离战场的过程中,她数次主动出击去消灭地面上的敌方防空火力而留下的伤,但和如今险恶的局势比起来,她已经完全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些许伤痛了。

首辅大臣的表情瞬间僵硬下来,眼睛在震惊中睁得很大,紧接着,他便从薇兰妮亚的口中听到了更详细的前线战报——从宏伟之墙失控导致前线联络中断,一直到群星圣殿在地平线上坠落,静谧花园穿过战火抵达王城,所有情报终于在他面前清晰起来。

首辅大臣焦急的话语被打断了,大星术师的表情十分平静:“是的,我知道。”

“你知道?”瓦伦迪安一时间有些错愕,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大星术师。

阅读黎明之剑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