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蜀汉之庄稼汉》
蜀汉之庄稼汉

第0463章 梁四

看着吕乂逃也似地离开牢房,冯永试着推了推牢房的门,只见“吱呀”一声,开了……

“喂,喂,吕县令,你的牢房门没关!”

面对大汉这位最会来钱的郎君,吕乂这个锦城父母官没有一点反驳的底气,甚至暗生惭愧。

听到冯永说他自己出了,这才暗松了一口气,点头应下。

同时叹了一口气,这锦城令果然不好当。

若是换个普通的犯人进来,老子不搞得他哭着喊着“大人我错了”,我就不姓吕。

但一想起丞相下令关押冯永时的那种语气和神态,吕乂只能又是叹气一声。

“还成吧。”

冯永点点头,指了指角落说道,“那里给我摆上一张榻,我不喜欢睡地面,怕冷。这冬日里的牢房也太冷了些,你若不想让我冻死在这里,最好给我几张羊毛毯子。”

冯永看到对方衣冠整齐,没有久不洗漱的邋遢模样,于是开口回答道,“没错,我就是冯永。你也是刚进来的?”

对面的人点点头,“比冯郎君早了一日。”

然后又反问道,“如何证明阁下就是冯郎君呢?”

冯永指了指自己,笑道,“以我如今这情况,谁愿意顶着这名声?”

“冯郎君之名,不但大汉众人皆知,就是其文传入北方后,连曹子建都惊叹其文如仙人临空,俯瞰苍茫。这等名声,只怕是谁都想要顶替吧?”

对面的人失声笑道。

“那是你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进到这里来。”

冯永叹气。

“为何?”

“当街闹事,带领一众勋贵子弟打砸女闾,嗯,还是为了一个女子。”

“那可不就成了喜好女色的膏粱子弟?”

对方脸上却是带上了钦佩之色,“冯郎君为了与我见上这一面,竟然不惜自毁名声,当真是费了不少心思。”

“我为了与你见面?”

冯永一头雾水地看向对面自作多情的男人,“此话从何说起?你又是何人?”

对面拱了拱手,“凉州梁四,见过冯郎君。”

“陇右冀县的梁家?”

冯永猛地一惊,下意识地看了看牢房大门,那边寂静无人。

梁四点点头,面带歉然之意,“北方来人,不便透露真名,小人在家中行四,故冯郎君唤小人梁四即可。”

“梁家的人……怎么会在这里?”

冯永觉得当真是意外极了。

梁四叹了一口气,“小人也不明白,前日明明还是座上宾,昨日就成了阶下囚,世事无常啊。”

冯永醒悟过来,哈哈一笑,指了指自己,“我也是一样啊,昨日还是南征有功,今日就是入了牢房。”

同时终于放下心来,原来诸葛老妖把自己关押起来,原因在这里呢。

对面的梁四听到冯永这话,估计也明白过来了,两人不禁相视一笑。

“先生能代表梁家?”

冯永坐到梁四对面,隔着牢房的粗大栏杆问道。

梁四点点头,“毛布事宜,小人皆可作主。”

看来此人在梁家的地位不低,怪不得不敢透露真名。

冯永看着对方,问出一个考虑了很久的问题,“你们北方已经没有在用钱币了,打算用什么买我的毛布?”

梁四淡然一笑,“陛下不但说了不能用钱币,还说了要用谷物和绢布来交易啊。”

冯永倒吸了一口凉气,“粮食?你们也敢?”

梁四点头,“以前还能用钱币的时候,大伙自然是不敢的,但如今没有钱币了,除了粮食还能用什么?想来冯郎君手头里既然已经有了毛布,绢布也就看不上眼了吧?”

“还有,凉州别的不多,但马匹还是可以拿得出手的……”

所以说为什么曹丕废除钱币就是一个脑残操作?

这简直是给地方世家大族加速崛起再添加了一剂猛药。

地方世家大族敢这般疯狂,曹丕功不可没。

“当然,如果冯郎君愿意,我们也可以用大汉的钱币来交易。”

梁家看来是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的,梁四继续解说他们的方案。

“反正大魏现在没有钱币,所以我们梁家可以私下里认可大汉的钱币。若是以后有人拿大汉的钱币去凉州买东西,我们梁家可以卖给他们。”

看看,这特么的就是给地方世家大族放权的后果。

世家的极度自私性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是马大胡子所说的资本贪婪性。

所以说,这就是为什么国家一定要加强对地方上的控制的原因,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尽量减少地方上因为各种各样的利益而产生的离心力。

而掌控铸币权,发行统一货币,则是统治者统治国家最为重要的手段之一。

曹丕与其说是废除了钱币,还不如说是把铸币权让给了地方世家大族。

铸币权不是说一定就要铸造钱币,当粮食成为货币的时候,世家大族手里就相当于掌控了铸币权。

“听说冯郎君所印的毛布票子甚是精美,只要冯郎君愿意延长足够的期限,我们梁家也可以认。”

“咕咚!”

冯永咽了一口口水,心想妈的这家伙要是大汉这边的,老子第一个就操刀砍死他,然后直接带人把这个梁家抄个底朝天!

“你容我缓缓。”

冯永摆了摆手,呆坐在地上,想静静。

过了好一会,他才看了一眼满脸笑意的梁四,心想你们究竟是不知道货币战争的残酷性,还是装作不知道?

于是他试探地问了一句,“你们梁家用大汉的钱币,难道不怕被人知道?”

“怕什么?反正在大魏那里,大汉的钱币又不能向其他人买东西。在别人眼里,梁家就是拿了一堆无用之物。”

梁四说着,又向冯永这边挪动了一下,直勾勾地看着冯永。

“冯郎君,我们梁家这般做,已经算是担了极大的风险了。万一哪天,你们不认这些钱币和票子,我们连找人评理的地方都没有,已经够诚意了吧?”

嗯,看来你们当真是不知道货币战争的残酷性。

冯永笑了。

“先生何必说得如此可怜?我又不是没给那些胡人卖过毛布,知道这其中好处。就算真到了那个时候,只怕你们早就已经从胡人那里赚回了足够的东西。”

梁四干笑一声,“但冯郎君总得承认,真到了那时,我们也有损失吧?唯一没有损失的,还不是就只有大汉和冯郎君?”

果然是见小利而忘大义的世家本性。

冯永终于说道,“既然梁家这么有诚意,我当然也不好做恶人。只是不知这第一回,你们打算怎么交易?”

“冯郎君可知,阴平武都二郡的氐王强端,如今勒令二郡大小胡人部族,不得私自到沮县交易?”

“我当然知道……”冯永猛地反应过来,“难道此事……”

梁四面带着矜持的笑容,微微点头。

“我们梁家与氐王强端有些人情往来。到时强大王会派人带着羊毛、马匹、牛羊等物到沮县交易……”

梁四压低声音道,“当然,若是冯郎君愿意,也会夹带一些粮食。只要冯郎君肯卖,那一切就好说。至于剩下的事,那就是梁家与强大王之间的事,就不劳冯郎君和丞相操心了。”

冯永盯着梁四,缓缓地说道,“价钱呢?”

“强大王总是要分走一些的,所以按理说价钱应该低一些,但小人前面说过,梁家的诚意很足,一切都可以照旧。”

冯永敏锐地感受到了梁四语气里的矜持之意。

看来所谓的诚意十足,亦只不过是梁家没有别的交易对象,所以别无选择。

若是有可能,他们定会不会放过压价的机会。

他明白过来,原来梁家的底气在这里呢。

看来凉州的世家大族是笃定大汉要依赖阴平武都等地的羊毛。

这个判断其实也没什么错。

虽然贮青料技术在这个时代算得上是逆天黑科技,能让草场的单位面积畜牧承载量呈几倍地增长。

但汉中不是专门用来开牧场的,它的主要功能,还是用来种粮食。

而且就算是汉中牧场产毛量能比得过阴平,但武都呢?凉州呢?西海呢?还有北方的大草原呢?

如果仅对于私人来说,汉中牧场确实算得上是一个可以传承下去的基业。

但如果相对于整个大汉来说,最多也就是一块肥肉。

想要吃得满嘴流油,就必然要依赖北方的羊毛。

“胡人素无礼教,又反复无常,你们就不怕有朝一日他们成了气候,会反咬一口?”

“冯郎君且放心就是,凉州地广人稀,我们梁家已经打算圈一些地,准备拿来放羊,到时就冯永就不必担心胡人会有反复。”

梁四又是自信一笑。

冯永跟着意味深长地一笑,点了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心里大是安慰,羊吃人的苗头,终于出现了。

“然后再给我摆一个火炉,还有,炭要用精炭,不然有烟毒,到时候我中毒死在你这里头了,你可就说不明白了。”

吕乂眼角抽搐,“冯郎君,榻倒是可以给你弄来,可是这羊毛毯子、炉子和精炭……却不是下官所能买得起的。”

冯永瞟了他一眼,鄙夷道,“知道你们是穷鬼!放心,只要你去冯庄里说一声,我府上自然就会出了。”

冯永好奇地走出自己的牢房,发现没人来管自己,觉得当真是惊奇。

他看了看周围,发现这个牢房冷清得很。除了他自己,只关押了一个犯人,而且就在他对面的牢房里。

“咦,这锦城的牢房卫生打扫得不错啊。”

冯永在后头大声地喊道。

吕乂气急败坏地回头,额头青筋冒起,低声吼道,“不许喊!我不喜欢关牢房门,可以吗?”

“可以。”

吕乂说得没错,锦城的牢房确实打扫得挺干净的,除了有空气中那股发霉的气味让人觉得有些不太舒服,还有就是房间有些简陋以外,一切都还好。

“冯郎君你看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吕乂站在牢房外,脸上带着些许的苦笑问道。

冯永下意识地点头。

吕乂这才又满意地转身走了——还是没关牢房门。

冯永看到自己的牢房被打扫得干净,还以为是对自己的优待,没想到对面这个犯人的牢房竟然也挺干净的。

对面犯人从冯永进来就一直盯着他看,此时听到他说了这么一句,不禁呵呵一笑,“可是冯郎君当面?”

阅读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