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楚臣》
楚臣

第七百零一章 尾声

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声东击西之计,目的就是要将敌军主力吸引到南线,吸引到陈汴驿道的东侧与南侧,十数万汴京军民,才从陈汴驿道的西侧新修浮栈,成功的金蝉脱壳。

也许到现在,乌素大石、萧衣卿或徐明珍,都还以为十数万汴京妇孺及五万多梁楚联军被他们成功的封堵在陈州以北呢。

两道栈桥加起来长达三四十里,仅这种专用的浮舟,就需要新造三四千艘才够用吧?

李秀猜测最早不会超过五月,韩谦才着手大规模抽调匠师、匠卒,集中到寿州、霍邱的几座造船场里,但短短五个月的时间里,竟然能造出如此巨量的专用浮舟,棠邑的造船能力,强到何等地步?

这些浮舟只要在造船场预先造成,之后经颍水北上,抵达预定位置后,再从中心河道往洪泛区边缘快速铺设,自然不用担心被洪泛区挡在外围的蒙兀斥候会察觉。

当然,十数万妇孺要撤到鄢陵、西华两县境内的浮栈入口附近,也绝非三五个时辰就能做到,在此之前就需要将敌军主力彻底隔绝在浮栈通道之外。

而之前所有人以为陈汴驿道是河淮溪河冰封冻实之前,汴京军民往南、往西撤离的唯一通道,棠邑军以及汴京守军前期作战部署也是围绕陈汴驿道作为核心展开,甚至孔熙荣率六千先遣军正被蒙兀人憋在陈汴驿道的南头,徒有精锐兵力却展不开。

李秀恍然间明白过来,为何这段时间下蔡战事如此紧迫,棠邑往下蔡投入的匠师、匠卒数量却如此苛刻了,竟然在陈汴驿道以西同时搭建两道栈桥通过洪泛区,确保汴京军民快速的撤出。

李秀之前不是没有想过修建浮桥的可能,但洪泛区的地形复杂,即便不用考虑水流的冲击,修建浮桥的难度,也要远远大过水流平缓的溪河。

方案就是利用鄢陵、西华撤下来的专用箱船、栈板,在郸溪河口位置——郸溪河相对较浅,夏秋间洪水泛滥,河道淤积泥沙,在入冬水位下降后已经无法通航——往郸城西侧的鸦头岭搭建栈桥,形成往东援应郸城、往东北援应武亭的支撑点。

倘若敌军不放弃对郸城、武亭的围攻,考虑到泥浆地最多再有一个月就会冻实,到时候蒙兀骑兵将纵横驰聘无碍,那就需要李秀率部在鸦头岭,利用险峻地形坚守到明年开春冰雪融化之后,再作其他打算。

当然,后续也会考虑将鸦头岭作为在颍水西岸直接威胁敌军在亳州中西部立足的前营堡垒,但后期基本上会考虑移交给梁军进驻。

“你无需担忧李氏族人的安全,你率部北上后,我会安排窦荣率一旅精锐进驻其间,庇护下蔡的东翼。”韩谦看得出李秀眼里的一丝担忧,说道。

一旦发现汴京军民成功金蝉脱壳,不甘心受挫的敌军是极可能对下蔡发动更猛烈的攻势,但要是韩谦令窦荣率部拱卫下蔡的东翼,并将李家新寨作为主营,李秀却不怎么担心李家新寨会被敌军攻陷。

毕竟棠邑军旅一级的核心战力,怎么都要比他所率的千余乡兵战力强大不止一点半点;而经过两个月的建设,李家新寨作为东翼的主要支撑点,防御力已经得到极大的加强。

而李秀也明白韩谦如此安排,还是要用主力战营,抵挡敌军对下蔡防线的疯狂反扑,相比较之下,鸦头岭前期的防御作战任务不重,调用乡勇辅兵进驻就够了,后期等到援汴军主力从北面撤下来后,韩谦手里头的兵力就会完全宽裕起来了。

…………

…………

“日,日,日,我就说他姥姥的匠师、匠卒都跑哪里去了呢,这些年跟大人玩阴的,谁他娘都没有玩过啊!”

李秀带李池领着新的作战任务回来,曹霸知晓详情之后只能指天骂地大发感慨。

李秀却深深晓得这一切并非用阴谋诡计所能全部涵盖的。

蒙兀人不可能不防备韩谦另僻蹊径撤离汴京军民,掐准时机在北地河道彻底冰封一个月之前,将战事推到最高潮,计算可谓十分的精准。

而在蒙兀骑兵主力南下参战后,寿州军及徐泗军都表现出相当强的战斗力与士气。

只是,谁能想到韩谦从筹备北援之初到今日才四五个月或者半年稍多一些的时间,就秘密筹备在颍水上游搭设两座横跨洪泛区、总长近四十里的浮栈通道呢。

除了新造近四千艘专用浮箱船外,考虑到浮栈在大规模人马快速通行时需要相对可靠的稳定性,数百组巨型锚碇,耗铁就高达三四百万斤,这差不多金陵官冶铁场一年多的总产量。

军事实力永远都不能简单的用兵马规模进行衡量。

由于棠邑拥有搭建超长浮栈通过洪泛区的能力,颍水两岸的洪泛区,更大程度可以说是对蒙兀从颍水以东往西进兵的障碍,而非棠邑从颍水以西和东进兵的障碍。

这也将直接限制寿州军或蒙兀人后续对颍涡之间这一区域的控制。

甚至蒙兀人这时候察觉到韩谦的图谋,想绕过此时堵在陈汴通道中段偏西位置的援汴军主力,从外围调动兵马进攻鄢陵、西华,也来不及了。

蒙兀人有没有可能反守为攻,从南面不惜代价的进攻援汴军主力?

李秀以为蒙兀人不会这么冲动。

双方在陈汴驿道附近的兵力规模相当,特别是五万多敌军是仓促间进入陈汴通道的南侧,之前更多是考虑切断陈汴通道。

陈汴通道南侧的五万多敌军,特别是南面还有孔熙荣六千多先遣军威胁其背腹的情况下,仓促间要将攻守之势逆转过来,主动进攻以为马步军为主、有几座简寨可倚的援汴军主力,胜算绝对不会超过三成。

李秀、曹霸将十多名队率集起来传达新的作战指战,等到窦荣率亲卫营进驻过来,交接过防务,李秀又将李池、李延兄弟二人留下来,他与曹霸就集结千余乡勇乘船沿淮河上溯入颍水。

六日抵达郸县西侧的郸溪河口。

李秀还是第一次乘船进入颍水,也第一次进入洪泛区的核心。

虽然此时已经入冬,淮水上游乃是长江上游的水位都降了下来,甚至禹水上游的水位都降到去年同期水平,但颍水在汇入禹水上游的来水之后,流量要比往年同期大出七八倍。

即便这一刻两侧大多数洪泛区的水位退了下来,但颍水两岸的残堤,差不多都还淹在水下,顶多冒一个头,大量的屋舍倒塌在泥浆里。

一路过来,沿岸不时能看见已经腐烂不堪人及牲口的尸体,成群的黑色鸦群仿佛气氛压抑的黑云在半空盘旋着,发出呱呱噪耳的叫声。

难以想象夏季水位最盛时,颍水两岸被淹成什么样子!

“李将军、曹旅帅……”

此时已经有一支舟桥水营,先期停驻在郸溪河口,用十几艘大型浮舟用铁索环扣在一起,下巨锚在河心位置搭建出一座六七十步见方的浮坞。

一名舟桥水营的武官等李秀、曹霸等上浮坞后,汇报附近的情况。

鄢陵境内的南撤军民规模要小一半多,已经全部撤出,第一批扁箱船、栈板夜间就能运抵郸溪河口,用于往东侧十七八里外的鸦头岭西麓铺设浮栈通过洪泛区。

这时候天气还没有大寒。

鸦头岭东西延伸不过四里,东麓距离郸县残城约十一二里许,其主峰高仅二十余丈,四周低陷,洪水退去,却满是泥泞的泥浆,仿佛沼泽,除了铺设浮栈,即便是高头大马也无法从裹足深陷的泥浆地里趟过去。

而事实上,敌军此时已经察觉到中了声东击西之计,但大势已成,仓促间不敢贸然进攻北侧援汴京主力及汴京守军,只能将一部分回撤到武亭、郸县之间,意图吃掉留守武亭、郸县的两支棠邑军精锐,以解心头之恨。

敌军显然也看到鸦头岭这个关键节点,意识到棠邑军会铺设浮栈通往鸦头岭援应郸城、武亭,昨日有一支敌骑试图驱马直接趟过洪泛区,进驻鸦头岭。

在泥浆地里行走比想象中要艰难得多,两百多敌军到夜里才吃尽辛苦才趟过鸦头岭东侧四里宽的泥浆地,却被舟桥水营埋伏的辅兵将卒迎头杀了五十多人。

此时还有一百三十多敌军盘据在鸦头岭东麓,。

舟桥水营虽然有两百人马留在鸦头岭西麓,但作为辅兵,兵甲及个人身体素质都要差主力战营一大截,趁敌不备可以杀一波,现在却没有办法将剩下的一百三四十名敌军精锐吃掉。

而更多的敌军,正在洪泛区以东地区驱人收割苇草、砍伐树木,想要在泥浆地里铺出一条简易通道来。

“送我与陷阵队先去鸦头岭!”曹霸说道。

这支舟桥水营,先带过来的十几艘浮箱船,又扁又平,在烂稀的泥浆地里也能勉强撑长篙滑行,花了两个多时辰,才极辛苦的先将曹霸及一支百人陷阵队精锐送上鸦头岭。

李秀带剩下的陷阵队人马第二批进入鸦头岭,曹霸没有等他过来,已经率领第一批陷阵队精锐将鸦头岭东麓攻了下来,敌军摸不透棠邑军在颍水的通行情况,仓促间并没有及时对东麓进行增援。

他赶到东麓山头,就见五六十名残敌仓皇逃入泥浆地里裹足难行,而曹霸这孙子正叫陷阵队里的新卒,拿臂张弩对着才逃出四五十步外的敌卒练习射击。

远处能看到敌军正用采伐而来的草木铺设简易通道,鸦头岭东麓往东约有四里泥浆地,也亏得之前援汴军主力在这里跟寿州军攻守一个多月,将附近的树木砍伐一空,令敌军到这时还没能将这条四里长的简易通道修出来。

随着新寨乡兵分批登上鸦头岭,敌军也只能放弃简易通道的搭建。

简易通道比浮栈还不稳定,又极狭窄,一次通不过多少兵卒,即便能成功修通到鸦头岭,但真要派兵过来,不是给已经进驻鸦头岭的棠邑军精锐送菜吗?

即便千余兵卒两天多时间都分批送上鸦头岭,但李秀犹不敢马虎,而舟桥水营还是照原计划马不停蹄的铺设浮栈。

到十月底,左右的泥浆地大概率就会彻底冻实,到时候成千上万的敌军能从四周八方围过来,主峰仅二十丈的鸦头岭,地形再险也是有限,没有充足的物资、战械,一千两百名兵马不可能守住鸦头岭。

有现成的扁箱船及栈板,调更多专业的舟桥水营将卒过来,浮栈搭建的速度也极快,第五天都修通到鸦头岭西麓,大宗物资则能源源不断从水路运过来,再经浮栈运入鸦头岭;等援汴军主力南撤之时,还会分一批精锐战力过来。

当然,李秀率领先期登上鸦头岭的新寨乡勇,也是抓紧时间,昼夜以继的依照地形开挖战壕、修造土坡护墙,尽可能拓宽内部东西岭头间的通道,后续等到大批军资战械运过来,也是在现有的基础上继续加强鸦头岭的防御。

这几日,虽然敌军对武亭、郸县残城的攻势很猛,但李秀站在鸦头岭东麓,天晴时肉眼都能隐约看到两城攻守的状况,武亭、郸县两城的守卒在温博、谭修群两人的统领下,完全没有身陷敌围的慌乱,很稳定的将敌军压在城下。

这时也体现出他们立足鸦头岭的意义。

他们隔着黄泛区,即便现在还无法威胁东侧的敌军,但他们出现在鸦头岭之上,就能极大振奋守军的志气,也令敌军有芒刺在背之感。

这时候不仅汴京妇孺都撤入颍水西岸,韩元齐、陈昆也率部进入陈州西部地区,只等简单的休整过,随时便能从汝州北部的险僻栈道通过,进入河洛南部地区,与梁帝朱裕所率的梁军主力会合,对洛阳等城叛军展开最后的强攻……

…………

…………

“殿下,这便是韩谦与他的棠邑军!这三四年来我令灌江楼抽出三分之一的人手盯住棠邑,研究韩谦在淮西的一举一动,却也没有想到棠邑军将我军主力吸引到南线,竟然不惜成本的修造浮栈,将汴京军民接出。我们在河淮之间到底还是输了一筹,也好在殿下给田卫业下了死命令,要他不计伤亡的在十一月之前拿下雍州城。要不然的话,形势还真有些难看呢。”

萧衣卿身穿一袭灰袍,与淮南郡王徐明珍站在一个身形魁梧健壮的中年蒙兀人身侧,眺望鸦头岭方向。

中年蒙兀人便是蒙兀太子、南院枢密使乌素大石。

这些年接纳北逃士族,甚至在三十年前就将自己的封地设为州县,全面推行汉制,乌素大石乃是蒙兀南夺燕云、东征渤海,继而南下侵取河朔及晋地的灵魂及核心人物。

看他魁梧健壮以及满脸的络腮胡子,或许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个无敌武将,他这时候却穿着灰扑扑的皮裘御寒,手里拿着一只从战场上缴获来的瞭望铜镜,更清晰的观察鸦头岭的防御情形,跟萧衣卿说道:

“朱裕的身子也扛不住太久了,与棠邑胜负不在一时。”

“这倒是的,朱裕的状况未必能撑得过明年春后,残梁将卒奉朱贞小儿为主,何足畏也?”萧衣卿哂然一笑,说道。

乌素大石指向鸦头岭方向,问道:“对了,韩谦派到鸦头岭的将领是谁,可有查到?其部署防守极有章法,进退有据,叙州及棠邑军崛起满打满算也就十年,韩谦麾下的能吏良将真是不少啊!”

斥候探马无法贴近侦察,借助缴获的瞭望镜,也不可能看清楚四五里之外的人脸,萧衣卿还不清楚此时进入鸦头岭的守将乃是李秀、曹霸,但鸦头岭与郸县残破、武亭形成犄角之势,韩谦作如此军事部署的意图,他心里是清楚的。

武亭守将乃是谭修群,能是潭州投韩谦的降将,与其兄谭育良为韩谦所用,在思州掀起民乱,最终迫使金陵招安为天平都。

武亭城寨较为完整,很难啃,而郸县城池残破,但负责守郸县残城却是以守城名震江淮的温博。

实际上,此间的战事已成鸡肋,而他们拖到这时还没有撤兵,也并非是想着围点打援。

一个主要是田卫业那边还没有传来攻陷雍州城的消息,不管朱裕的身体能不能撑到明年春夏,雍州城的得失,对整个西线太至关重要了,怎么都不要确保年前落入他们手中。

再一个是此时组织寿州军、徐泗军轮番进攻郸城、下蔡,也是有利重朔他们在南线立足的信心,以便朱让、徐明珍等部能真正从东线牵制住棠邑军……

…………

…………

十月十八日,沈鹏、赵慈率领三千兵马进入鸦头岭,与李秀所部会合,加强对郸县、武亭被围兵马的援应。

这时候低浅水泽处,才刚刚结上薄冰。

援汴军主力这时候也从陈州北部的西华县境内,乘船往南陆续撤退。

孔熙荣所率领的先遣军暂时还钉在宛丘,从陈汴驿道南侧窥视北面的敌军,也是牵制敌军的侧翼,令其无法放开手脚进攻撤入西华县境内的援汴军主力。

照十月中旬的天气与南下寒流情况判断,再有半个月颍水就会冰封住,蒙兀骑兵随时有可能会渡过颍水西进,到时候孔熙荣所部也不会急于南撤,而是会暂时先撤到颍水西岸的城寨,协助梁军加强陈州西部的防御。

而随着援汴军主力三万将卒,陆续往南撤到下蔡、临淮一线,最后半个月疯狂反攻下蔡防线的徐泗军及寿州军及蒙兀骑兵,最终于二十一日无功而返,往涡阳以及涡水东岸退去。

而在郸城、武亭外围的敌军,也差不多同一时间解围而去,一部分兵马撤入亳州、鹿邑,一部分兵马往北面的汴京南畿城寨撤去。

涡颍之间的河淮战事,最终以雷声大而雨点小的结局暂告一段落,蒙兀人最终还是没有想以郸县、武亭的守军为诱饵,将棠邑军主力吸引北上,在郸城以南的平川地带发动大会战。

除了温博率领一部人马继续守郸县残城,将鸦头岭交给梁军防守外,伤亡较重的谭修群部以及李秀所部都南撤休整。

南归的途中,曹霸两天多时间都在李秀耳朵不停的唠叨,抱怨这一仗实在是雷声大、雨点小,打得太不过瘾,早知道他就留在下蔡了,下蔡东翼好歹还能捞到几场防御硬仗,总比到鸦头岭纯粹当摆饰强多了……

洪泛区淹水有深有浅,但普遍来说,浅淤处居多。

特别是入秋之后,随着上游来水削减以及河淮地区降雨减少,洪水渐退,很多地方大水都已退去,但黄泛区残留下来的泥浆淤积却深,仿佛沼泽,令骡马陷进去行走都极艰难。

所有架设栈桥的浮舟,都需要专门打造,才能用于在洪泛区搭建浮栈,无法征用现有的民船进行改造。

韩谦没有安抚李秀内心震惊的义务,当下叫他走到铺开地图的长案前,跟介绍接应郸县、武亭守军的作战计划。

再有一天,汴京军民就能完全撤到鄢陵、西华之间,先行的人马正经两座浮栈长桥快速南撤,然后经停留在颍水上游的军民船往宛丘南侧的新堤疏散。

而在鄢陵、西华两座浮栈的北侧、两翼修有几座坚固的小型城寨,可以供韩元齐、陈昆率汴京守军及援汴军撤入后,抵挡敌军的衔尾追击,但北线的兵马在半个月内全部撤出,不是什么大问题。

“所谓的大会战,纯粹是诱敌之饵?”李秀震惊问道。

“也不尽然是,要是蒙兀骑兵主力不南下,我还是想着将寿州军全部赶到涡水东岸去的,那样的话形势更为有利!”韩谦负手身后说道,“现在只能说跟他们打了一个平手!”

以万余人的伤亡,成功将十数万汴京军民撤出,甚至还从郸县、武亭、下蔡、涡阳等地疏导逾三十万民众南下,还叫打一个平手?

面对李秀巨大的惊疑,韩谦只是淡然的说道:

“我们在西华、鄢陵之间,搭建了两座长近二十里的栈桥通过洪泛区,以便在敌军主力被完全吸引到陈汴驿道南侧及东南侧时,汴京军民能以最快的速度撤出!”

两座长近二十里的栈桥!

即便此举远不能说逆转河淮的形势,但也不至于说打一个平手吧?

这样的局面,怎么都要比十数万军民被歼灭汴京城中以及颍水、涡水之间的上百万民众都为朱让控制强多了。

现在比较麻烦的是温博、谭修群两人率部所守的郸县及武亭两寨,完全陷入敌军的重围之中。

由于援汴军主力北上时,留下来足够的战械及粮草,这两座城寨短时间内不畏敌军强攻,但棠邑军还是需要对其进行接应。

阅读楚臣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