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长宁帝军》
长宁帝军

第九百七十一章 下一个

“你怎么知道?”

“他们怕了,所以他们会等。”

其实他知道,他看的清清楚楚,他只是也想让手下人知道,让手下人清清楚楚。

“七个了。”

谈九州点了点头,在那年轻人身上似乎看到了自己。

谁不曾年少?

沈冷抓起一块布擦了擦手上的刀:“黑眼,你回去吧,天亮之前不会再有人来。”

他自然不知,那时沈冷不过队正,手下十余人,李土命力气最小性格最软弱,大家多会笑话他几句,可他是第一个愿为兄弟赴死的兄弟。

那天躺在陈冉怀里死去的李土命看着满天星辰说,我在天上看到了一颗特别特别大的星星,最亮最璀璨,当是咱们队正的将星,我做不得万户侯了,可咱们队正一定可以做万户侯。

后阙王本就厌恶他,立刻一眼瞪过来:“倒是比不得某人脸皮厚,孤身一人在这还装神弄鬼,也不知道脸皮厚的能不能挡住李土命一刀,也许可以呢?世子为什么不去试试以脸来扛李土命一刀。”

弃聂嘁耸了耸肩膀:“与蠢人不语。”

后阙王杀心渐起:“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弃聂嘁笑而不语。

金雀王劝道:“息怒息怒大家都息怒......安息国大军虽然还没有来,可是左贤王世子不是也没说安息大军不会来了吗,大家既然已经结盟,就当一心,宁之强我们大家都清楚,若不能一心更无取胜之机,我们可都是赌上了全部啊。”

后阙王一指弃聂嘁:“他呢?他赌上什么了?他赌上的不过一张嘴而已。”

弃聂嘁又耸了耸肩膀,还是不说话,只是那一脸的讥讽让后阙王如何能忍的了,他一把将腰畔佩刀抽出来:“这种小人,留之何用?”

吐蕃王咳嗽了几声后说道:“安息国距离太远,大军不到情有可原,黑武那边的兵马不是也没来吗?稍安勿躁,既然我们的敌人是宁,就暂时都把脾气收一收,先说说眼前这事吧......你们谁知道这个李土命到底什么来历?事到如今,各位安插进宁国的人也该有些作用了,我刚刚问过,我这边没有人知道李土命是何来历。”

后阙王道:“我也问过了,亦不知。”

一群大人物们都有些发愁。

“这个李土命一人撑起宁军士气,不然我们先攻破铜羊台城吧,把宁人的士气压一压,杀三千宁军,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疼。”

“不可。”

吐蕃王道:“原本还想着尽快攻破铜羊台城给宁军一个下马威,但此时反而急不得了,这三千人被我们围着,就是我们手里的筹码,我仔细思考过,之前我们要的太大了些,所以宁人不会答应,也不会怪罪谈九州不答应,可若我们把筹码摆在那,要价低一些,在谈九州承受范围之内,若谈九州还不答应,那么他手下士兵怎么想?比如我们只要西甲城,或是要些粮草,只要谈九州咬咬牙就能决定偏偏还让他难受,宁军士兵们都觉得可以接受,偏偏谈九州不接受,那他如何取信于边军?”

“妙计!”

后阙王本来就不想打,立刻奉承了几句:“这样一来,宁军士兵就会说谈九州不在乎手下人的性命,若能让宁军内乱,不战而胜。”

吐蕃王颇有几分得意:“所以还是围而不攻,等楼然王百万大军到来,直接猛攻西甲城,铜羊台城不算什么,只要攻破西甲城大军就能长驱直入,那才是我们所谋之远。”

“那就等等。”

金雀王道:“等天快亮的时候再派人去杀那个李土命,总不能丢了这么大的脸面。”

西甲城下。

沈冷看了看面前那两个大铁锤,发现铁锤表面居然还有很多繁复的纹理,刚刚却没有注意到,他俯身,两只手在大铁锤上轻轻摩挲,黑眼打了个哈欠正好看到,忍不住问了一句:“大不大?硬不硬?”

沈冷回头:“后面两句呢。”

黑眼哈哈大笑:“爽不爽?叫爸爸!”

沈冷双手合十,抬起脚在地上跺了几下:“请一道天雷劈死这个王八蛋吧。”

黑眼撇嘴:“雷神是不是男的?是男的就一定问过这几句话,他还不得劈死自己。”

沈冷眯眼:“你问过?”

黑眼:“咳咳......”

沈冷把两个大铁锤摆好做架子:“饿了,烤两个馒头吃。”

黑眼立刻让人去取了些馒头来,沈冷杀一人留下一件兵器,把刚刚夺得的一把弯刀放在两个大铁锤上,在弯刀下边点了火,馒头放在刀上烤着。

“看来你猜对了。”

黑眼往东边看了看:“天亮之前才会来。”

沈冷翻烤着馒头:“你有没有想过,大宁已经强盛了几百年,可自天成元年起,大战最多,大宁疆域已扩大一倍,等到我们也如谈九州大将军一样年老准备归隐的时候,如果能将大宁的敌人全都打完该多好,我们的孩子会安安心心的长大,将士们的孩子也不会如父辈们一样不停的去拼死。”

黑眼想了想:“可能你说的时代永远都不会到来,除非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大宁。”

沈冷想了想,似乎很有道理。

宁之强大非南越可比,可南越为什么要自己找死?

“那些人会想着,我们纵然不打宁人,宁人早晚也是要来打我们的。”

黑眼接过沈冷递给他的馒头啃了一口:“单打独斗又不行,所以联盟以抗大宁的事以后还会出现,我们的孩子将来也会打仗,像我们一样守护大宁。”

提到孩子,沈冷不知道怎么了,忽然之间就想到了孟长安和沁色的那个孩子,算起来孩子应该也有两岁了吧,那个孩子将来会成为大宁的敌人吗?如果有一天,已经年迈的孟长安再次率军和黑武人交战,对面领兵的年轻人是他的儿子,那将如何面对?

想到这沈冷心里就一疼。

“怎么了?”

黑眼看沈冷脸色不对劲连忙问了一句。

“断他们有消息送回来吗?”

“每个月都会送消息回长安,你当初和大当家商量派人去北疆保护孟长安的孩子,断就决定他带人去,他临走之前说过,宁人的孩子宁人来教宁人来守,不能让这个孩子将来仇视大宁。”

沈冷摇了摇头:“未来的事,谁说得准。”

他问:“孩子叫什么?”

“断没说。”

黑眼道:“来往书信已经很多了,可是断一直没有提过那孩子叫什么名字。”

沈冷哦了一声,想着对于沁色来说应该也很难。

就在这时候,又有马蹄声响。

“后阙国大将者别烈前来请教。”

一队骑兵在距离沈冷大概十丈之外停下来,为首的那人看起来极雄壮,身材如王阔海一样,身穿一身战甲,右手提着一根看起来极为沉重的狼牙棒,这狼牙棒比沈冷现在用来做烤火架的大锤还威风,沈冷看到那狼牙棒的时候眼睛就微微眯起来。

“王阔海应该更喜欢这个。”

黑眼一怔,看了看那一对铁锤:“因为那个更长更粗吗?”

沈冷:“......”

此时此刻,东方天空微微发亮。

沈冷活动了一下双臂,看向大步走过来的那个后阙名将:“你之后是谁?”

者别烈一怔:“什么意思?”

沈冷看了看身边的黑线刀:“你已经来了,所以想知道下一个是谁,毕竟永远都只对下一个才有那么一点点期待。”

如今沈冷已为国公,李土命,还是李土命。

“几个了?”

谈九州问。

与此同时,西域联盟大营之中。

吐蕃王脸色有些难看:“那个人叫什么?李土命?从不曾听闻过宁国军中有这样一员勇将,我手下哈迷蚩勇冠三军,本以为可将那狂人一锤震死,哪料到也死于李土命刀下......诸位,谁军中还有勇将可敌李土命?”

“我军中倒是有勇将众多。”

沈冷擦着黑线刀语气平淡的说道:“他们现在已经恨我入骨,恨不得立刻一刀把我砍死,可却没那个本事,所以只能等着,等到天快亮的时候觉得我人已经困顿疲乏,也已经没了多少精力斗志,那时才会有人来。”

黑眼却不肯走。

“你在,我就在。”

大将军谈九州站在城墙上看着城外不远灯火最明处,那年轻人依然端坐,这一夜之后,也许西域诸国将人人皆知,有一黑色铁甲青色铁面的宁国将军名为李土命,大杀四方。

可是,李土命是谁?

谈九州以为那只不过是沈冷随便想出来的一个假名而已,可是沈冷杀一人提及李土命一次,谈九州才明白过来这个名字对于沈冷来说应该很重要。

黑眼回头朝着士兵们喊了一声:“取战旗来!”

不多时,战旗到手,黑眼擎战旗立于沈冷身后:“你为大军涨士气,我为你涨士气。”

后阙王眼神闪烁了一下:“可此时不是最合适时机,待到天快亮时,我遣军中勇将者别烈去取他首级,此时李土命士气正盛,杀心正重,就先让他猖狂着,天亮之前,他力气已疲,士气已落,到时候自可斩之。”

坐在一边的弃聂嘁忍不住笑起来:“宁国一无名之将而已,吓破了诸位的胆子。”

阅读长宁帝军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