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夫君总套路我》
夫君总套路我

壹佰壹拾柒

沈一将话峰一转,压低声音道,“事实上是阿爹走的时候已经把大部分精锐之师带走了,其实府中留下来的都是老弱病残,或是一些中看不中用的,你都用了这么久了,难道没发现府中人员战斗力下降了许多?”

“恩恩……”沈休说完回过神来,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其实………我一直以为是你怕我在外头惹事,怕我干过了别人你还得去赔礼道赚,你低头是为小,损失沈家公共财产是为大。我想了想,还真一直以为是你让府里的人在外头装傻,我万万没想到啊,没想到他们是真傻………”

“我们沈府存在过形象吗,你现在才说这个,早该干嘛去了……”沈休长发被沈一扯住不得动弹,眼神幽怨。

许久,沈一眼神沉淀着浓厚的情感,灼灼的盯着沈休,突然什么话没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这一口气把沈休慌的,以为自己干了了不得的错事,说出了不可告人的秘密,她慌的一匹,退后三步,良久,看清沈一的脸色,她忌讳莫如深的看着沈一,“有话赶紧说,憋着我都替你难受……”

沈一顺杆儿爬,将实情一一说来,“子缘,你心结我是略知一二,但事实上是………”

沈一顿了顿,沈休眼巴巴看他。

萧柔是什么人,萧柔就因为当年阿爹在江陵丢下一句话,便冷着门脸护她护到有些苛刻。

再加上有关江陵的人和事,转眼已过二三载,她依旧不想再看到那些旧人旧物。而江陵,会在未来,彻底淡出她的视线,她的生活,她的脑海。

难不成是谁要造反的,造反也不用这么火急火燎的啊……等等,沈休貌似还真是重点错了,谁要造反?

总归不是她爹,她爹虽然是个举世少见,并且闻名遐迩的大奸臣,但她爹的确是忠心耿耿,断不会干这种缺心眼又缺德的事。

沈休在床下干着急:你们倒是给我说啊,哎,别走。哎,还喝茶。

良久没了声音,沈休叹息:行吧,你喝了这么多的茶水,还不解渴?喝水喝傻了吧。

“什么时候动手。”一道声音落下,“相爷有交代我们要做什么。”

这个问题简直问到了沈休的心坎里去,正挺尸的她忍不住虎躯一震。躺着偷听不够过瘾,还暗搓搓地支起脑袋瞄了一眼,谁想恰好感觉到一只鞋动了动,朝这里走了过来,光线绰约朦胧,沈休很明显愣了一下,生怕偷听被人捉了现行,有点窘迫。

那人脚步一顿,没再走了,沈休呼出一口气,讪讪地朝自己笑了一下。

一道声音轻笑,“隔墙有耳。”

沈休心又被提了起来。

听说四大护卫今夜赶回来,她自己还不等歇息一下,喝一口水,就被好奇心指引下,硬是中午就过来蹲点,还蹲了好几个地方,横竖觉的书房合适,便早早躺好了,准备来个守株待兔。

可见做大事的心得就是能熬夜,还有吃苦耐劳。

此时她耳边听着他们虽然说很重要的事情,但是在断断续续的,声音还小,她就似被摧眠似的,莫名其妙就困了,困得东倒七歪。

沈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发现的,她软软抬起眼皮扫了一眼,勉强被人拖到了一堆人面前。直到她看到萧柔那一张冷若冰霜的面孔,然后她就吓醒了。

沈休是个颜控,虽然名义上担任京都的颜值担当,但是她对长的好看的人天生好感。比如眼前风尘仆仆而来,冷着一张脸,却貌比潘安,惊为天人的萧柔。虽然不喜欢他人品,但是他人沈休是一直看的挺顺眼的。

没毛病……

“子缘,你过来点。”沈一笑着开口。

沈休半梦半醒,脑袋瓜子里瞬间对于谋反之事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依照他的吩咐,从桌案前移步到他的座下,奈何沈一的视力不及零点一,眼瞎的非常可怕,又叫她让过来点。

兄长熬夜精神最佳,怪不得视力差。出于同情,沈休便又挪了挪,他还一个劲说过来点过来点。

此时,沈休同沈一面对面杵着,已经到了一指宽的距离,她忍着怒火道:“你有完没完。”

沈一满满的笑意,表示这样就够了,然后一把提起沈一的耳朵,阴森的露出一口白牙,“长进了不少啊,还学会早早来蹲点偷听了……我说不见你人影,还会躲开我给你使唤的下人了啊,自己想的啊,想了不少时间吧,以你的智商做到这步已经可以了………要不要我夸你一下,给你鼓个掌。”

沈休一慌,看了眼沈一的俊脸,手忙脚乱的抽了他一耳瓜子。

声音大的让一边站着的四大护卫一的七七都捂着脸,替沈一痛。

沈一放下扭沈休耳朵的手,翘着个二郎腿坐在椅上,摸着被打了以后还是俊朗的脸蛋,呼着冷气道:“子缘,我还没把你怎样,你竟然敢打人,仗着我不敢动你,胆肥了是吧。怎么,先来个先下手为强啊,我不下手你也得遭罪。”

沈一顿了顿,语气还有点委屈。“我把你交给别人还不行么。”

沈休讪笑,强行辨解,“这咱家,还分什么你啊我的,我在自个床下睡………滚下去了,这不,正好遇见你。”

“这有床吗………”沈一看着长蹋,“你继续说,怎么,打我也是因为两眼一抹黑,没看清,自我防卫,是吧………”

沈休没机会开口,便被沈一使人拖下去了。

门一关,就是两个世界。

兄长的确不是卑鄙的人啊,他卑鄙起来简直不是人。

沈休扔出去后,看着沈一眼里比漫天星星还在璀璨动人的眼中……盈盈泪花。七七安慰道,“我看得出来,二公子打在你身,痛在她心,她现在心里也是很难接受的,放心,二公子重重地扇你一巴掌,也许因为愧疚,以后对于我们的大计就会放心了。”

沈一内心还补了旁白,“让她放心就不会乱来了吗!”

沈休歉疚沈一相信,但心疼他是真没看出来,别的不说,她要是真心疼打完能窜得比兔子还快。

沈一红着脸蛋,摸着自己的脸,嘶嘶的叫,转头慎重对四大护卫解释道,道:“我二弟喜欢顾家三公子,正如字面上的意思,她好这口男风。今早我提了一下顾三,她以为有什么,特地竖起耳朵来偷听。”

纳尼?

“男风?”万年不变冰山脸没有能控制面部表情,笑了。

七七也摸着鼻子,笑了,解释道,“沈相都同我们说了,二公子是个女子,三月及笄礼都买好了,插簪的人选也早劫过来了。”

沈一不敢相信剧情,亏他还替沈休瞒好,以为个了不得的秘密。“阿爹有给你们说………”

“没有。”七七见沈一不说,果断摇头。

“二公子代替沈三嫁给十六皇子。”沈一开口。

等到上完药弄完,时辰已经不早了,不巧,沈一昨天中箭的伤口又裂开了。他有点懊恼,怎么不把箭抹上毒,把人毒死,然后那毒只有沈家有药………

没想到沈一没忍住说了出去,左右听罢,“我们沈家又不是卖毒又不是卖药的,手头哪有财物去进口高昂的药品毒物……”

沈一,“………”

因为沈休不安分,所以她就被禁足了,其实也没说禁足,但是她门口就是立了个萧柔。

沈一养了一只胖胖的公猫,沈休也不赖,养了一头会送信的母猫,闲着没事干,还给它取了一个既贴切又萌萌的名字叫“一一”。

沈休最毒的地方就是那张一天到晚呼个没完没了的嘴,话多起来停都停不下来,沉默起来谁都不理。爱的狂热起来连呼吸都忘了,冷淡起来对方的存在都可以忽略不计。幼稚起来可以没有智商,深沉起来可以媲美哲学家,疯狂起来可以把天捣塌下来,安静起来可以消失在空气中。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沈一除了知道沈休特地的养了一只猫,成日在房间里撸猫,就像消失在了空气中,再没别的动静。

城南已开春,而沈家在京都的风雪里一等再等。

沈休不知道他们在等什么,而她,等来了顾三。

没错,沈休又入宫了。

她看了一眼在皇帝下边跪得笔挺如一棵松的那个男子。

曾几何时,在屋子顶陪着他熬夜通宵的是她,陪着他聊天的是她,站在他身边陪着他踏过几遍鬼门关的还是她。

可今天跪在他身边,未来将有夫人资格跪的人,却不是她沈休。

可是那人是公主,虽然皇上子女众多,有十七个。其中活下来,并且完好无损的,并不多。

大皇子夭折,二皇子摔马断腿,三公主私奔,四皇子天生失聪…………等等。

晴川公主是七公主,她便是在其母逝去之后,被皇后看中,然后寄养在名下的公主。简而言之,晴川公主因为机缘成为了嫡公主。

沈休越想越控制不住怒气,彭湃的恕气让她扯的手头上的一串珠子散了地。

直到珠子的落了满地,在大殿之上响起了回音,沈休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动气伤身……还伤心………

如果不是为了在今晚的皇宫见到顾三,她指定不会有兴趣特意跑到这跪了半天,凑这一份热闹。

一个公公吊了一嗓子,然后在殿上重复着皇帝的话。

才几日不见,没想到啊,没想到顾三这么快就背着她有人。

晴川公主肖像母亲,长的耐看,性格好,一如以往深得皇上的喜爱。

父皇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直到沈休突然求见,笑容被打断了。

殿下的人看着一脸泪水一脸鼻涕奔进殿中的沈休,都愣住了。沈休对这个效果很满意,一时之间欢快的哭了起来。

“皇上,大事不好了…………”沈休打开袖子,把信封捧在手里,特意朝顾三那个方向展示。

皇上将她招前去问话,沈休拂了拂身上的绿飘带。

为了今天能够力压嫡公主殿下,沈休也是拼了。

她也是前几天才知道人们都喜欢外表华丽的东西,不喜欢朴素的,尤其是男子,所以穿上了许久没穿的华丽套装。嗬,她记得自己上次穿这套装还是两年前回京都那会儿。沈休簪上了花抹上了红艳艳的胭脂,骚气冲天的迈着脚步上前去,路过双双跪着的顾三同公主,她投向了一抹晦涩难懂的目光。

在这个夜晚,她必定都是最惊艳的。

沈休要让晴川明白,她如此动人,民间她同她家先生的传言多么真实,于是她摆出了一个回头看花的婀娜姿势。

沈一在家听的手下人汇报着沈休的最新战况,沈休听到顾三因为公主的关系被宣进宫中后,马不停蹄的将阿爹手书抄走,赶往宫中,美名“救场”。

沈一看到沈休最新登场的模样,当场刚吞下的一口燕窝吐了出来。

可是他没坑声,也不去阻止她入宫,只是笑眯眯的说了句,“很好,走吧,我在家等你早点回来。”

沈休一出门,围观群众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

连平日里最爱夸她的小书一童都撇开了眼,沈一在后面使劲的摆了摆手,让沈休赶紧入宫。

。m.

沈一迎上沈休泪盈盈的目光,装作不知情,又摸摸沈休头,喜笑颜开。“看我多好,将阿爹手下四名猛将都讨来了呢,保准以后你出入相府,连只苍蝇飞过,都得有各种死法。”

沈休抬头望着天空,心里头打着小九九,只等爹爹一回来,她一定要没脸没皮的就一头扑进阿爹怀里泪奔,说尽兄长的坏话。

沈一拽着沈休的头发,完全不理会她的哇哇哇大叫,一把将她扯回来,凉凉的道,“知道你心里头的想法,别喊爹啦,我人就在这,有话当面说就是了,也不用传出去,说沈家风气不好,家中兄弟姐妹打架斗欧,多影响形象啊~”

四大护卫把爹爹送到了目的地之后,就被派到山高皇地远的地方做事情。

四人赶回沈相的府中需要二十年天时间。

勿毋庸置疑的是,萧柔最早回来,只用了七天的路程。红衣七七紧随其后。

沈一来不及上演编排好的戏,沈休已经出戏了。

“看来我一直低估了沈家成员的质量了,也低估了阿爹的魄力。你我现在的人马这可是沈家最落后的一批人啊,竟然能把那批贼人赶跑了,幸运啊,幸运吧。”

……这跟沈一想的完全不一样。沈休完全没有任何缓解的症状,并且坚持的相信阿爹,还生出了凑和着过下去的心态。

因为相府守卫堪忧,沈家的四大护卫连夜从山沟沟被招回来了充当相府的门面了。

沈一心满意足吃光桌上食物,安慰性的拍了拍沈休的肩膀,眼中投射的感情同上级官员有事交代下级干事那一句“好好干。”

想起萧柔身为四大护卫之首,她酝酿着一眼眶的水,可怜巴巴的望着沈一,希望他回心转意,其实沈一不回心转意也行,顶多她搬出去住嘛。

于是,沈一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沈休,表示随缘了。

救不了了,没救了。

他们一回来就聚在一块谈事情。

沈休默默的在床底下躺好,时不时的叹息一下,大老远赶回来,不拥抱一个,不嘘寒问暖一个也就罢了,见面就谈造反是几个意思?

阅读夫君总套路我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