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夫君总套路我》
夫君总套路我

壹佰肆拾叁

月光下长长的背影,徒留萧十六回望相府,在沈休看不到的背后绵绵长长惆怅的叹息。

楼里的小曲咿呀咿呀的刚好告一段落,沈休以肘吃撑着头休息,面冠如玉的脸上显露出了一些疲惫。

两个小书童立在一旁欲言又止,一边心疼他家的主子,一边看着他家主子的脸色又刻薄起来。

“你别讲话了,好好的养伤。”萧十六看着沈休在发呆,他便站起身来,捂着肚子笑一步走一步将沈休落在身后,侍抬头望去,一陈风飘来萧十六的善意的相劝。

“唉,你等等我!”后知后觉的沈休面色古怪的定定的盯着萧十六瞧着,脑壳灵光一闪,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嘴角微扬,脚步一拐一拐的跟了上去。

萧十六听见脚步声,不自觉的将脚步减慢了些。

小书童将萧十六送到宫门的时候,萧十六便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开了。

拉拉扯扯好一段功夫,萧十六实在嫌弃沈休话太多了,又见的她嘴角断断续续的流着血,无奈之下,直接点了沈休的睡穴,又见二个身材娇弱的书童,把她直接抱回相府里去了。

门前挂的灯笼上那星星点点残光的如火风摇摆的中,晕睡中的沈休勉为其难的睁开眼睛,见萧十六还侯在床边,吓的把被子抓紧,眼神警惕的看着他。

沈休捏碎了握在手里已久的一个花生壳,轻轻的动了动脚尖,给自己换了一个躺得更舒服的位置,勉强的扯开唇角,漫不经心的回答道。“哦?你觉得我像是会短了好吃好喝的人吗?”

“那你想要什么?我奉陪到底。”萧十六眼神一顿,气息不稳。

沈休心绪一动,抬眸,直直的望进萧十六的眼里。“那,那钱……”

“我奉上。”萧十六不等说完,连叹了三声好。

沈休低低的笑了,她原本想说的是,钱她不缺,权她也有。

不过居然有一个冤大头,沈休也不用这么不识好歹,于是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看着萧十六转了性子似的大献殷勤的样子,沈休于是扬起一抹恶劣的笑容,好整以暇的开口,“如果我要你的人呢。”

萧十六一愣,然后一动不动好久,心头生出一丝不自在的情绪。

沈休微微撩了下自己鬓边的碎发,她眉目漂亮,在幽幽明灭的灯光下,又衬着夜景,她慢慢靠近萧十六时,两个人的目光都没有躲闪,交缠在一起,看是谁先躲开。

沈休扯开嘴角,悠悠的叹道,“怎么,十六皇子这是想通了和我联手,特地的找上门来的吗?”

“什么?”萧十六一时半会没想起沈休在说什么。

沈休撑着脸看他,长发缭乱地落下随性又灵动,笑意盈盈:“可惜我今日约了人了,你相当熟悉的一个人哦,要见见吗?”

萧十六怎么也不会想到沈休会说这样的话,准确来说,他只是最近看的好了伤疤痕忘了疼的沈休又将自己搞的乌烟障气的,想到如今她已挂名在自己名下,发了魔怔想寻个理由嘲笑她,一来便听的沈休的话,他觉的哪里不对,但是又拉不下面子拒绝。

小书童神色复杂的凑过脑袋去,低声问着萧清珝,“那,那二公子,咱们还看不看呢?”

“看,如何不看!”沈休挑眉冷淡的道。

话题回到三日前,沈休休养生息,难得出门,却在一场民间游戏中,沈休再遇晴川公主,按理来说这种地方的热闹还不至于吸引真正的公主亲自来参观。

偏偏公主就是来了,偏偏沈休同晴川公主同时看上一样物品,沈休是个刚出来没打拼没经验的官二代,平时除了仗势欺人还是仗势欺人,连小书童也是个初出茅庐的弱小伙,

虽然说这位娇千金的比沈休多吃几碗饭,但是一看就是什么都不懂,宫中府中也是被宠着带过来的。但晴川在这种场合向来可以不动声色地四两拨千斤,自己并不出面,却将动西抢了过去。

这在沈休意料之外,她以为依照公主的好名声会先躲开。晴川公主以为沈休的性子会过来的抢,可是沈休面色平静,笑了笑转身走了。

两个人互相试探的结果都没猜对。

三日后的一场大雪,晴川公主打着伞姗姗来迟的,刚到酒楼的门口,便被人恭敬的请了上去。

公主冷淡着眉,便悠然的迈开了脚步,以为是自己预定好的房间。

结果推开房门,便有一些意外的看到了十六弟同沈家二公子正在淡定的大眼瞪小眼,便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阁下何意?”

“你想干什么?”

两个皇族异口同声地开口问道。

沈休用低沉的声音笑了笑,抬起头来,不消一会儿,便换上了柔情似水的眼神直勾勾的望着晴川公主,深情款款的道。“公主才气同相貌端的是举世无双,在下心仰慕之,外头天寒,在下恐公主千金娇驱受了寒气,还请公主进屋叙话。”

萧十六搓着手,搓成内伤,咆哮的声音传出八百里之外。“怎么可能,皇姐岂能是你肖想的,你还真敢打这算盘!”

萧十六没补上的是,父皇宠六姐如命,知道佞臣之子真敢将主意打上,还不得加紧削了沈家,这不是给他们这一群地下工作者增添压力一份吗。

看了眼晴川公主,萧十六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最近可没记得自己得罪过这厮,并且待她可好了。

沈休笑眯眯的看着晴川公主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清了清喉咙,正要发话,便听得晴川公主杨唇反击道。“阁下何人,竟敢大放阙词,风大了,不怕闪着舌头吗?”

沈休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萧十六雷霆怒轰还没有开招,沈休的便携着两个小书童淡定从容的拍了拍身子,走出房门,擦肩而过的时候,轻轻的拍了拍萧十六的肩头。“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缘再会。”

说着,沈休便自顾自的留下在原地分辨不清眼里神色的晴川公主。

十六皇子同沈休往阁子里头深幽处走去的时候,萧十六低垂眸子道。“说实话,子缘,实在让我越来越好奇了。”

“你也让我很意外。”沈休轻声开口,毕竟人在屋檐下,算不得谁握了把柄。

“话说,你是准备半路来劫人?”十六皇子笑得玩世不恭。

沈休的脚步一顿,半恼半怒的低下头来,略带着几分无奈的道。“你知道今日公主是来见谁的吗?”

“你我之间何必这么生份,你多去了几趟茅房我都忍不住要关心一下,何况是如此大事。”十六皇子毫不客气的说。

旁边的两个小书童人听的膛目结舌。

沈休手忽尔一顿睁大了眼睛,眼里清清楚楚的写着两个字,变态。

最后十六皇子还是在那双无辜的眼睛里败下阵来,坦白从宽得道,“我也是他约我来此处,本不欲来,不知怎的翻来覆去,便想着好戏耍一下宫里头那个自命清高。”

“你看,如此情况,我不随你来岂不是更好?”十六皇子亦步亦趋的跟在沈休的后面。

“是吧。”沈休的眼神恍惚。“不过,我似乎又干了一件蠢事。”

当推开房门的时候,里头浓重的熏香扑面而来,悠扬的琴曲还在响着,却无看客一人。

“他该不会耍了你吧?”萧十六开着玩笑了。

“不,他来了,又走了。”沈休眉间落了几分无奈。

“看来你的确对他很了解。”十六皇子低声,意味深长的叹道。

沈休深呼了一口气,没有回话。

看着默默的燃了的半柱的香,一杯半冷的茶水,沈休勾了勾嘴角,百般无聊的又往回走。

顾念珩应是早就来了,不过若他真敢出现,那还真的就是理也理不清了。

可见,到底不是一个糟糕透顶的人。

为了掩饰气氛,不服软也不服输,沈休回到位置上后依旧笑意浅浅:“这是你我今天的一场平局。”

萧十六却笑容满面的说:“是你输了了。”

沈休淡定道:“能随意的钓出公主这样的大人物,我倒不觉得吃亏了。”说完,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一脸奇怪的看着萧十六笑的弯不起腰来。

萧十六转头看着沈休漂亮的侧脸,在漏过窗棂的日光一照,美的人更显得有几分不真实来。

“你别忘了,皇帝含糊其辞间倒有几分意味想把六姐嫁给崔家人。”十六皇子盯着前方,出了神。

“可是崔家公子曾经可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前拒绝过晴川公主。”沈休脚步顿了顿,说道。

十六皇子忧虑的将眉间褶皱压得略深,心里头涌生出一股不安来。“当时六姐反应平静的不正常。”

小书童反而扭过头来,忧思的看着沈休,神色复杂莫辨,心中低叹,“我家主子反应也不正常啊。”

而另一头,晴川公主走到一半,忽尔就折返回去,一转身就发顾念珩远居然在等她。

顾念珩这样的人生来就带着冷淡,却会让人有一种再多看一眼,他就会温柔起来的错觉。

顾念珩将纤长细到的指放在琴弦上,抬眸对上晴川公主的眸子,说:“公主殿下,在下有一事相求。”

.。妙书屋.

“你听到那谁替我求救的时候,那你又是如何料定了我一定会被打的惨不忍睹的,当时你不是明明在宫中吗,你又是如何赶过来的?最重要的是,你为什么要赶过来救场,你知道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沈休是真的百思不得其解,按照以往的见解,不是她怀着恶意去惴摩别人,而是每次她吃了亏,萧十六就带着一群人,捂着嘴在偷笑,不踩她就不错了,还帮她。

“我觉的既然沈相这么信的过我,我能帮的也就帮帮忙了,其实我也是看热闹的观众之一,你知道的我是走气质这一条路线的,没有带小跟班的时候丢在人群中也不算光芒万丈,我当时看着你,特别是你被顾家的那家伙扛起来要往台下人扔的时候,我内心其实是想笑的,但是一想起我们如今尴尬的身份,我又看着你看起来要被打死了,我莫名的恻隐之心就忍不住给了你。”然后看萧十六发现了沈休皱了皱眉,他便似新大陆一般毫不留情的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萧十六一场风寒过后,嗓子刚好,笑着笑着,声音便更加嘶哑了,像黄鸭叫声一样嘎嘎难听,但是还不忘恶毒的嘲笑看着快咽了气的沈休,“真不明白他这样的人哪值得别人喜欢,他都把你打成这样了,你不会还在意他吧?”

萧十六打着油纸伞,肩上依稀可辩几片风雪,他看着摇着色子醉生梦死的沈休,淡淡地出声:“沈二公子的运气很好,也好兴致。”

一个下午她几乎赢遍了每个赌桌,没有输局。

但是很巧,这家酒楼是萧十六名下的财产。

“见好花颜色,争笑东风……”

沈休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思千百转。

在二十天后,沈休在打着养身的名号沉醉腐朽落后的文化二十天之后,突然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

待得沈休跌跌撞撞狼狈的在众人的呼气声中低着头离开擂台的时候,顾念珩一回头,便见的忽有一人飞上台去扯着沈休的的袖子往回拖,只见沈休不悦的睁开眼睛打量着来人,没有反抗,却不乐意的龇了口白牙的唱,“怜香惜玉,怜香惜玉,懂吗,你给我轻点,我都要残废了……”

顾念珩背着双手,立于寒风中,风略过他的瞳孔,他听的耳边风声,眼神忽尔转暗,想来,是他下手不知轻重了。真当下了狠手才是……

萧十六投了萧清珝一个爆栗。

在帝都所视夜景最好的,沈休包下了全场,歌女坐在他对面时因为沈休无理的要求而罢唱,走下台下,在众人投以同情的目光时,歌女才后知后觉自己好像招惹了一个大人物。

小书童流衣刚想斥责几句,便见得一人披风戴月而来。

“除了运气,还不是托你的福。”她对萧十六眨了眨眼,声音也是绵软的。

“哎,我说,你随我回府可好,我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不必来外头丢脸……”门口矗立的那个人忽略了一旁的莺莺啼啼,极为郑重的盯着沈休的眼睛说道。

阅读夫君总套路我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