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舟因细雨迟归路》
舟因细雨迟归路

第二百五十一章 末末的婆婆妈妈

“我知道了,妈,您早点睡吧。”

等裴沐航回房间,就看到两个小女人窝在被子里,两个小脑袋凑在一起,在他开门一瞬间,忽闪着眼睛齐齐看向他。

虽然现代社会开放,但一般人对于未婚先孕还是抱有很深的成见和歧视。

她不想小雨因此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女孩子在这方面很吃亏,当初一听说有了,她就考虑到结婚领证的事情,可是当时大家的心思都在宝宝的健康问题上,根本顾不上其它。

现在好了,可当事人又像完全忘记还需要领证这回事,让她一个人在旁边干着急。

“很晚了,小雨还没睡。”桑母刚才上去看了看,发现两个小孩还在说话,有客人在,她不好催促。

一条信息发出去老半天也不回,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看他那郁闷的样子,就知道是在和小妮子聊天,裴沐航不管他,准备回房,出来的时候正好碰见桑母。

“你……”

桑归雨很想用调皮的语气跟他说家里有三间客房,可以任君挑选,可向来习惯顺从他的性子短时间很难改。

她见不得他不开心,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应答,下意识看向Fa

y。

看我干什么呀?

Fa

y心惊,缩了缩脑袋,极力减小自己的存在感。

刚刚还觉得裴大哥争宠的样子莫名可爱,抱着看戏的心态看他俩说话,怎么一下子矛头就对准了自己?

“喂,怎么办?”桑归雨附在Fa

y耳边,小声说着。

“我怎么知道,那是你老公。”Fa

y可不认为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有本事影响裴沐航。

桑归雨还在为如何劝退裴沐航着急,听她一句你老公,小脸霎时红得不行,Fa

y见了,非常鄙视地看了她一眼。

“拜托,有没有出息啊,就是叫老公而已。”

说完还故意逗她,又喊了一声,“老公。”

她故意掐着嗓子,声音娇柔,嗲声嗲气,还对着桑归雨的耳朵吹气,惹得桑归雨禁不住笑起来。

被两人完全无视的裴沐航将桑归雨的表情神态从头到尾尽收眼底,沉默着,忽而就自行离开了。

裴沐航慢悠悠地走回书房,之前两人相处,他也要求过小雨叫自己老公,可她过于害羞,喊得最多是他的名字,而且还是全名。

平时觉得自己的名字从她嘴里出来,一字一字,或软糯或娇嗔,听起来特别舒服,也就没有强调要她改口,这会儿见她含羞带怯的模样,打心眼里觉得,老公听起来肯定更加舒服。

闻人见他去而复返,还杵在门口,不知在想什么,也没理他,从位置上站起来伸展四肢。

坐了许久有些酸痛,他敲了敲后腰,突然眉心一动,有些心惊,敲腰的手同时僵住不动。

难道真如小妮子所言。

他老了?

一把老骨头所以扛不住了?

裴沐航走了过去,看他神情严肃,两手后摆悬空,姿势奇怪,不明所以。

“要住一晚吗?”

“还有空房间吗?”

两人视线相撞,同时开口,听到对方的问话后,都露出颇具深意的浅笑。

裴沐航把闻人带到楼上,站在一间房门面前,敲了敲,闻人本以为这是无人的客房,见他敲门,还来不及问是谁在里面,他就把门打开了。

桑归雨和Fa

y以为他刚才出去是默认她们两一起睡的意思,高兴地忘记了要锁门,没想到他又回来了,还把闻人也带来了。

桑归雨可以拒绝裴沐航却不知道怎么跟闻人打交道,而Fa

y可以跟闻人撒娇耍赖却没法抵挡得了裴沐航,这下是完全没办法了。

无奈之下,Fa

y乖乖从被褥里出来,回到自己的客房去,闻人自然跟了过去。

桑归雨看着裴沐航把门上锁,转身朝自己走来。

他还没洗澡,仍穿着黑色风衣,黑色裤管包裹着修长有型的双腿,身材颀长,傲然独立,面容精致温润,眉眼却邪肆异常,如神祇般俯视着她。

因他背着光,又在走动,灯光忽隐忽现,有些恍眼,仿若他的周身被洒了一层星光,桑归雨呼吸一窒,捂住嘴巴。

刚刚心脏好像猛地要从口中跳出来一样。

扑通扑通!

方才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裴沐航被她花痴的表情取悦,视线与她痴缠,咬了咬薄唇,满意地听见她倒吸一口气,勾唇一笑。

“等我。”

他转身进了卫生间。

桑归雨全身爆红,知道他已经进去洗澡,一头埋进枕头下面,忍不住闷声大叫。

天哪,Fa

y说得没错,她太没出息了!

这样就受不了了!

不对,不怪她。

都怪这个男人,太勾人。

裴沐航出来的时候,她还没冷静下来,他把枕头拿开,转过她的小脸,仍旧通红一片。

“这么害羞?”

“我这是热的。”桑归雨不承认。

裴沐航倒不在意她的矢口否认,把她圈进怀里,“时间很晚了,快睡吧。”

桑归雨已经想了许多的说辞,却没机会说,正要再解释,他却一直轻轻拍着她的背,规律的动作让她很快就被困意侵袭,进入梦乡。

均匀的呼吸传入耳中,让裴沐航非常不悦。

明明已经很困了,还只顾着聊天说话。

太不乖了!

第二天早上,等桑归雨和Fa

y起来,裴沐航和闻人已经上班去了。

两人计划着什么时候再去看王末末,她的肚子已经七个月大,平时都待在家里,烦闷无聊,总在群里召唤她们。

王末末知道她们两人住在一起,感觉自己像是被抛弃了一样,更是在群里哀嚎不停。

知道宝宝健康,桑归雨最近心情都很好,看着末末可怜,也想出门走走,只是碍于不知如何跟裴沐航开口。

现在有Fa

y陪着她,他应该会放心吧。

桑归雨给裴沐航打电话,磨了很久才征得他的同意,前提是他派司机开车,而且一定要管家跟着。

Fa

y乐得接受,反正她也不相信自己的开车技术,真要是出了什么事,她可没法跟裴大哥交代。

管家和司机在前面,她俩就在后面聊天。

桑归雨这才知道,Fa

y能够回来是因为自己。

“我?”她可不觉得自己有这么大的分量,会影响范老的决定,更何况她什么也没做。

“就是你,裴伯父担心你一个人太闷,知道我们是好朋友,特地让我来陪你。”Fa

y解释道。

“怎么可能?”

就算裴父对自己还算满意也不会特地做这种事情吧,裴沐航说过范老这事很麻烦,闻人都头疼许久也没丝毫进展。

要让范老同意放人肯定不是件简单的事。

光是想找个人给自己解闷,就如此大费周章?

“为什么不可能,你是裴家的儿媳妇,你肚子里可是裴家的金孙,伯父肯定重视啊。”Fa

y说得理所当然。

桑归雨很想问,他重视的是儿媳妇还是金孙,又觉得自己想太多。

不管怎么样,他的关心,她还是很感动。

到了王末末家里,桑归雨才明白她为什么总在群里叫。

因为月份很大,她的婆婆和妈妈都来照顾她,一个来自农村,一个来自城镇,明面上笑脸相迎,实际互相看不惯。

谈不上歧视,就是理念不合,吃辣或不吃辣,用拖把或用毛巾,做饭扫地各种分歧,就连烧开水的方式都要争执。

小夫妻夹在中间不好做,高梧修平时上班比较累,婆婆妈妈体谅他,他在家的时候还算和平,而所有的矛盾冲突都落到王末末面前,等她去评判裁决。

这种事情根本没有谁对谁错,王末末两边劝导,两边不讨好,婆婆妈妈来了不到半个月,说是来照顾她,反倒让她瘦了不少。

为了躲开麻烦,王末末一般是能待在自己房间里就不出来。

“你这情况得跟老高说,一个人撑得住啊?”桑归雨不赞成地说。

两相对比,自己没跟公婆住在一起反倒是好事,桑归雨暗暗庆幸,说来说去还要感谢裴母让她脱身。

“就是,压力太大对宝宝不好。”Fa

y一手摸着桑归雨的肚子,一手摸着王末末的肚子,两个宝宝,感觉好神奇。

“唉,我也知道。”王末末叹了口气,“他不是忙嘛,我也不想他心烦。”

“再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就算告诉修,也没什么用,该吵还是会吵。”

桑归雨心疼她,想邀请王末末去家里住几天,散散心,而且她们三个好久没聚,还可以睡一屋。

“算了,她们总归是为了我好,大老远跑来照顾我,也不容易。”

王末末熬了半个月,也看开了,若是真的烦了就进屋睡觉,来个眼不见为净。

明明是个活泼洒脱的人,变得这么懂事,让桑归雨觉得讶异,转念一想,都是要做妈的人了,会如此转变也是情理之中。

也许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变了。

起码她已经可以理解裴母质疑自己的心情。

意识到这一点,桑归雨的脸上就一直漾着浅笑。

她很少这么晚还没回房间休息,看样子似乎在等自己。

“妈,怎么了?”裴沐航从桑归雨住进来后就这样叫她。

以前他也这样叫过,桑母是拒绝的,可是现在肚子都大了,她就默认了。如果还是叫伯母阿姨什么的,给人听去不就知道他们还没结婚了吗。

“那个,我今晚要和小妮子睡。”

“和她睡?”

某人的眸子微眯,舌头不耐烦地抵了抵腮帮子,看样子非常不满意这个安排。

对于他的打扰感到非常意外和惊讶。

难道她们觉得他应该自动消失?

裴沐航好看的眉毛挑了一下,居高临下,定定看着桑归雨。

一个下午加上晚上工作,手头上的资料都看完了,该商量的也商量好了,裴沐航看了一眼时间,再看向闻人,眼神明确表示。

你怎么还不走?

闻人掀了一下眼皮又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机,手指好似在飞快打字。

Fa

y见到裴沐航气势十足,而身边的人明显有投降的苗头,不动声色地用手肘顶了顶,桑归雨接收到她的信号,收回视线,想起刚才两人的计划。

“嗯。”

“那我呢?”

阅读舟因细雨迟归路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