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清玉情》
清玉情

第十四章

那日刘太医进府,由高福领着进荣华阁,进了里面老婆子领着来至花厅,隔着纱帘如玉伸出手来,用手绢盖好手腕,刘太医把脉,摸好脉随婆子出来开了方子,叫小厮出去抓药,仍随高福出来。

这刘太医跟高福道:“下官看侧福晋脉象有点不妥,想请面见王爷。”

如玉自娘家回府后,先给四福晋请了安,才回荣华阁歇息,晚间胤禛过来,问道:“娘家可都好?”如玉道:“挺好的,我爹以前忙于公事,娘还总埋怨我爹没空儿陪她,现如今致仕了清闲了,爹娘种种花,看看书,练练字,老两口可好了。”

胤禛笑道:“你这些日子也没回娘家,这回可小鸟出笼了,家里好就放心了。”如玉道,“就是我姐过得不好,总是和姐夫吵架,前些日子都气得回娘家了。”

胤禛道:“你姐夫可是胡凤翚,听说这人疏无才干,乃是湖广胡家,却是次子。你姐怎么嫁他了?”

如玉道:“我那时还小,听我娘说是在我爹任上定的亲事,我娘不愿意,但没扭过我爹。这回我娘还唠叨这事呢!”

胤禛道:“你今儿喝药了吗?”如玉点头道:“喝了,我都喝烦了,这也几个月了,一点没用。”胤禛道:“要不找刘太医给看看,他最擅妇科。”如玉道:“那好吧。”

年夫人道:“你姐姐给那小妾苦头,那混账听那小妾告黑状,转脸就跟你姐姐打,过几天没银子时又哄你姐姐。”

如玉道:“要姐姐别受气,先跟姐夫说明白了,在宠妾灭妻就告他,大不了合离,看他怎么办,要不就卖了那小妾。”

康熙委任隆科多出任步军统领后,通过朱批告诫他:“你只须行为端正,勤谨为之。此任得到好名声难,得坏名声易。你的兄弟子侄及家人之言,断不可取。这些人初次靠办一两件好事,换取你的信任,之后必定对你欺诈哄骗。先前的步军统领费扬古、凯音步、托合齐等,都曾为此所累,玷辱声名。须时刻防范。慎之!勉之!”

隆科多接任后勤勤恳恳,谨慎小心,生怕辜负康熙的期望,又怕做事出纰漏惹来杀身之祸。对于阿哥们的拉拢,都应着又不作为,互不得罪也不依附,只听命于皇上,这个隆科多还真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如今听皇上的错不了,皇上属意谁做太子,到时候就把宝押在谁身上,就是拥立有功。

胤禛自打知道皇阿玛属意隆科多为步军统领后就想方设法和其处好关系,成为同盟。

其实胤禛心里也不笃定,八贝勒胤禩最是和佟氏一族要好,当时推举新太子,隆科多的阿玛佟国维就是推举的八阿哥胤禩。不过隆科多的胞姐佟佳贵妃是胤禛的养母,胤禛得叫隆科多一声‘舅舅’。佟佳贵妃一生无子,对胤禛视如己出,因着这层关系,隆科多和胤禛的关系较别的阿哥更亲密些。

八贝勒胤禩也没闲着,前几个月因其母良妃故去,很是伤心难过了一段时日,八福晋每日苦劝,九阿哥、十阿哥、十四阿哥时时陪伴才好起来。

胤禩想其母一生默默无闻,自己自幼苦学勤练,成人后辛苦办差才得如今众官拥护,不能放弃。知晓步军统领的重要,遂施手段拉拢隆科多。

因隆科多为佟国维之子,当时推举新太子,佟国维就是保举的八阿哥胤禩,遂胤禩从佟国维这下手。

这佟国维乃是太子太保佟图赖次子,孝康章皇后幼弟,康熙帝的舅舅,孝懿仁皇后的父亲。佟家被康熙赐姓‘佟佳氏’,在朝中地位举足轻重,俗称‘佟半朝’,可见家里做官的人不少,隆科多是他的第三子,最有出息,但也有不学无术的纨绔高粱,佟国维的二儿子德克新就是一个。

这德克新终日斗鸡走狗,靠家里权势在朝里捐了一个同知,最好赌搏。一日在京城最大的赌场逍遥局输了有三千两银子,正巧这赌局乃是九阿哥胤禟所开,赌局掌柜在这京城混,这的达官贵人他都熟,认识德克新,见他输了银子没银子还想打欠条,就把这事禀告了主子九阿哥胤禟。

胤禟看这是个机会,就和胤禩商议,把德克新的所欠银子抹了又借他银子,只管好好玩儿,后胤禟拿着欠条找佟国维,把这事说了,还当面把欠条烧了。

这佟国维恨铁不成钢,烂泥扶不上墙,气得一张老脸乌黑,送走胤禟后,急叫总管来道:“去把那个孽障从逍遥局赶紧叫回来,就说我找他,赶紧的!”

总管见老爷神色大怒,答应一声飞也一般的去了。那德克新正玩得起劲儿,撸胳膊挽袖子的,嘴里还吆喝着一二三四五六,听总管说爹要找他,赶紧强撑着来了。

他爹佟国维见了他,衣衫不整、吊儿郎当的样儿气更大了,拿起棍子搂头就打,佟国维是带兵打过仗的人,手劲儿大,直打得德克新一劲儿求饶,也不敢动一下。佟国维一边打一边问道:“你这个孽障,这个不肖子,我要你赌钱,看打不死你,光知道惹事!”

这一顿打直打得德克新三月没下床。晚间隆科多被他爹叫来,父子二人在书房说今天的事。

隆科多道:“阿玛,听说今儿二哥惹您生气挨打了?”

佟国维道:“叫你来就是说这个事,你二哥在逍遥局赌钱输了银子,正巧这赌局是九阿哥开的,这九阿哥非但没要银子还给他钱让他玩,今九阿哥来府里专门来说。”

隆科多道:“九阿哥这是送人情,得把这人情还回去才好,欠人情可还不清。”

佟国维道:“我也这样想,这个事儿我会处理,这会你刚就任步军统领,皇上会一再考验你,你只需听皇上的就行了,做好份内的事,八阿哥这边也不能得罪。”

隆科多道:“那二哥的银子还了以后别让他出去了,要不还得赌。主要是惹事,现如今各阿哥都想拉拢咱家,这把柄可不能留。拥立错了人要有大祸呀!”

佟国维道:“你错了,银子不能还,咱们得领了九阿哥这个情。我因推举八阿哥而致仕,在外已经被认为是八阿哥一党,不能推出去。而你不亲近任何阿哥,皇上选定的就是你要拥立的。你二哥这几个月都出不去,他挨打也好,早该管管,都是因他小时身子弱老宠着他,给宠坏了,整天在外惹事儿,咱家这一大家子不能让他毁了。”

年夫人道:“傻孩子,你这是气话,你说合离就合离,那以后承文和承武怎么办?还是得吓吓那混账。别以为紫玉性子好,拿他没办法 。”

还是年夫人出面,跟胡凤翚说白,要不就卖了那小妾,要不就要那小妾安守本份,要不再有下次因小妾争吵怄气,就直接卖了小妾,如不同意赶紧跟紫玉合离。胡凤翚见年夫人动了真气,赶紧赌咒发誓要那小妾安份,好好对紫玉。

胡凤翚心里道:现如今多赖紫玉有嫁妆贴补,这日子才过得,更何况岳家大舅哥官居三品,二舅哥官至四川巡抚,封疆大吏,妻妹更了不得乃雍亲王侧福晋,我哪个也惹不起,这要合离了,这辈子都别想做官了,哪还有出头之日。

且说自太子二次被废后,胤禛就韬光养晦,暗中布局,其中就包括安排步军统领这个空缺为自己人。

这京城的步军统领是个实缺,掌握着京师的守卫,主要负责京城内城九座城门——正阳门、崇文门、宣武门、安定门、德胜门、东直门、西直门、朝阳门、阜成门内外的守卫和门禁,还负责巡夜、救火、编查保甲、禁令、缉捕、断狱等。

以前托合齐是步军统领,奈何他结党于废太子被革职查办了,现如今对于这个空缺,康熙属意隆科多就任。

胤禛听高福说刘太医要面见他,以为如玉有什么事,即见了胤禛急道:“可是侧福晋有什么事?你只管说。”

刘太医道:“侧福晋应是一直吃着药,且已有几个月了,那药倒是没问题,是调宫寒的;只是瞧脉息好似有热毒发不出来,是侧福晋体内长年积累下来的,需长时调理才可受孕。”

胤禛问道:“可有大碍,好调理吗?”刘太医道:“虽难,但下官有把握调理好,只是要个几年。”

且说如玉回娘家听年夫人说起姐姐紫玉的事,很为姐姐不平,这姐夫胡凤翚为人自作聪明,好高骛远偏才干不足,嘴皮子倒溜,在南边胡家时,大手大脚花惯了的公子哥儿,成家立业自立门户后就知道各房有各房的产业,偏胡凤翚是次子,在家不甚受宠,每月的月例银子不够花,挣了俸禄也不多,这次来京都是姐姐紫玉拿嫁妆贴补。这小妾没来时还哄着紫玉,夫妻倒也甜蜜,这小妾一来,三天两头吵架,还充起大丈夫来。

如玉听她娘道:“我原就不同意你姐嫁他,这两个孩子都大了,还是没个头儿,你姐性子软,吵了架禁不住他两句好话就好了,下次还这样。”

如玉道:“那小妾长着三头六臂不成,姐姐还奈何不得她?我看姐姐得拿出妻子的身份来压压她才好。”

胤禛这才放了心,道:“这热毒从哪来的?”刘太医道:“这个因人而异,有的天生就有,有的是从小养出来的,侧福晋应是后一种。”

胤禛怕如玉知道烦心,也没告诉她,只说没大碍,只要调养好身子,很快就有孕了。

隆科多是一等公佟国维的儿子,孝懿仁皇后的弟弟。康熙二十七年,就被授为一等侍卫,又被提拔为銮仪使,兼正蓝旗蒙古副都统。

康熙四十四年,因为属下违法,康熙帝责成隆科多没有实心办事,故而罢免其副都统、銮仪使的职务,仍在一等侍卫上行走。但对他印象颇佳。

阅读清玉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