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一品酒娘盛世后》
一品酒娘盛世后

第十章 柳氏酒坊疑作弊

“才三碗,就醉得不省人事,要知道当日柳玉龙喝了三坛蜀江春才醉的!”

众人难掩震惊,特别是之前嘲笑陆希夷的人更是不敢相信,其中张胖子那双只有一条缝的小眼睛此刻蹬得跟铜铃一般大,可见他是有多么的惊讶。

“这,这黑子的酒量什么时候这么差了,这才两碗,这脸已经赤红,怕是这三碗下肚,就一醉不起了!”

果然,这黑子喝下第三碗酒,“哐铛”一声直接砸到地上。

紧接着,整耳欲聋的呼噜声响起在整个酒坊。

这前前后后,看得众人惊掉了下巴。

“这黑子......输了!”

张胖子同样一声令喝:“喝!”

那黑子以为这不过是寻常的酒,端上一碗就一饮而尽,那浓醇的酒香瞬间激得他鼻子都呛着了!

本来抱着必胜的张胖子见状,脸色青到了极点:“不可能,这其中一定有诈,老子的蜀江春不可能输给柳泉酒!”

这下的反转,一众看客也是目瞪口呆。

没想到高高瘦瘦的阿冷,喝这蜀江春就像是喝白水一般,三坛下肚,不见丝毫醉意,这酒量也太好了吧!

陆希夷笑着开口:“事实就摆在眼前。”

柳大郎一旁开口:“愿赌服输,今日就将我儿放了,还有,从今以后,不能在打我柳家祖传水井的注意!”

“对,快放了我儿!”黄月娥附和。

张胖子眼底闪过一丝阴郁,猛地一挥袖使得脸上的横肉抖了三抖,“三碗就能醉倒黑子?可笑,你这酒肯定是放了迷药才会如此吧!”

陆希夷听闻,眼神一冷:“大丈夫愿赌服输,难不成不认?”

“不是我元宝酒坊输不起,是这酒本就有问题!”

这张胖子直接把话给说死了,让陆希夷心头直冒火:“你不要血口喷人,柳氏酒坊是祖上传下来的,岂有你三言两语就能污蔑!”

张胖子眼底闪过一抹精光,“既然谁也不服谁,那我们再赌一场,现在镇上的书社在举行文会,读书人都是饮酒的高手,让他们试一试正好不过!”

“书社文会?”陆希夷不由的凝起眉头,这是柳大郎猛地高呵:“不行!”

“不行那就是心虚!”张胖子喝道:“既然不敢,这场斗酒你柳氏酒坊作弊,不但陆希夷你要跟我入洞房,就连你们柳家那口井也得给我元宝酒坊,否则,老子就告去衙门!”

陆希夷脸色猛地冷了下来:“谁说我不敢再比过?”

这张胖子再怎么狡辩,这蜀江春在千金难求的猴儿酒面前一定是输!

这柳大郎脸色十分不好,将陆希夷拉到一边:“不能答应啊,这张胖子仗着有钱经常给书社银钱,那里有他的人,我们去肯定会吃大亏的!”

陆希夷眼睛微眯,思索片刻后,坚定道:“就算他有人又如何,在真正的好酒面前,都赢不了,今天我们必须去!”

很快,这一大群人全部移步书社,可谓是极为的壮观。

坐在小轿上的张胖子找来一个手下,吩咐了几句,然后小眼睛阴狠的看向陆希夷一群人,冷嘲一声:“跟老子斗,让你们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阿冷皱着眉头,关心道:“有几分把握?”

陆希夷脸色有些凝重:“如果张胖子耍诈,把握不大,如果耍赖真闹去衙门,本姑娘也奉陪到底!”

她说这话的同时,眼底有一股坚毅的光,看在阿冷眼底让他不由的挑眉,真是个要强的人。

暗道:如果你开口,我直接帮你摆平,不过现在还不是暴露身份的时候。

很快一行人到达文会现场,张胖子说明来意,那文会的主理人当场找来两个最懂酒的书生来品酒。

一开始两人纷纷喝下蜀江春,文绉绉的夸赞了一番,乐得张胖子直直点头。

该轮到陆希夷的时候,文会的主理人开口:“陆姑娘,请将酒囊借我一用。”

柳大郎见状,急得不行。

而不知什么时候离开的阿冷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陆希夷的背后,他低语了几声。

陆希夷听闻,眼底滑过一抹暗笑,然后将酒囊递出:“这关乎柳氏酒坊的存亡,还请先生公平公正。”

说着,不由深深的看了这主理人一眼。

主理人心头一紧,就像是被人看穿了一般,他掩饰住心虚:“姑娘放心。”

主理人如先前一般背着众人将酒倒出,很快,一道醇香的佳酿的气息便飘在空中,让两位评酒的书生都为之一震。

两人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震惊,连忙上前。

先是用手轻轻挥动了空气,让酒香入鼻,还没喝下就忍不住激动的开口:“这酒香醇无比,却甜而不腻,醉人醉己,莫非这就是千金也难求的白果酿?!”

另一个书生同样激动道:“不,这不是白果酿,不然不会有这么高的浓度,应该是发酵后的白果酿,也就是猴儿酒!”

“什么?!”

这书生的话一落下,现场其他的书生都大为震惊,脸上全是不可置信。

“猴儿酒?怎么可能是猴儿酒!”他们都是读书人,都在古籍中看过,知道这猴儿酒价值千金不换!

这张胖子小眼睛一眯,脸上流淌过深深的不屑:“什么猴儿酒,老子还王八酒呢!王夫子,你给我说说,这猴儿酒到底是什么劳什子!”

王夫子是书会的主理人,虽然有张胖子的赞助这文会才得以好好的开展,让其名声越来越大,但是今天的事儿,这么多书生都在场,他包庇不得!

然后王夫子就给张胖子讲解了什么是猴儿酒,顶着张胖子那越来越难看的脸说道:“这猴儿酒是白果发酵,加入少量的水,其酒香发散得更浓更醉人,所以这陆姑娘的猴儿酒是上上佳品啊!”

张胖子听闻,一张油腻的肥脸气得发紫:“老匹夫,你胡说!”

王夫子连忙拱起手:“张老板,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前,夫子我断不可行欺骗这等蠢事。”

那两名品酒的书生附和:“这酒是猴儿酒无疑,我等对酒研究很深,绝对不可能有假。”

说完,还不忘对陆希夷行了君子之礼:“陆姑娘,这酒甚是名贵,闻闻酒香已是难得,剩下的酒还请姑娘收回。”

陆希夷勾起唇角。

刚刚阿冷去打探便知道这王夫子在酒盏里加了白水降低浓度,但是她知道加水的猴儿酒更好,所以才有恃无恐。

陆希夷同样回礼:“不必,你们能替我辨出这酒的真假,算是帮了本姑娘的大忙了,这酒你们可饮下。”

“既然这样,那我等就不客气了。”书生激动地说完,便饮下了这两盏酒,引起了在场众人的羡慕嫉妒啊。

其中最开心的就是柳大郎和黄月娥了吧。

黄月娥脸色染满了得意:“张财主,这下胜负已经分出来,按着赌约,快把我儿子给放出来。”

张胖子闻言,脸色紫涨,胡搅蛮缠的道:“既然这猴儿酒千金难得,那这么珍贵的酒你们凭什么拿到的!”

这话一落下,气得黄月娥那脸色是变了又变,指着他,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难道我说得不对?按照王夫子所言,这猴儿酒本可遇不可求,这陆小娘子随随便便拿出我们从未见过的酒,但你别忘了,按规矩,是要你柳泉酒坊酿的酒才算数的!你这是作弊!”

陆希夷眼底一闪,没想到这张胖子倒是有点机灵,如果承认了这不是柳泉酒坊酿的酒,这张胖子抓着不放真闹去衙门了,倒不好为自己辩驳。

不过假的就是真的!

陆希夷勾唇一笑:“张财主,我作为柳氏酒坊老板柳大郎的外甥女,我拿出的酒自然就是柳氏酒坊的出品!这是我们酿的新酒,还没有推出而已!”

说着,陆希夷明亮的目扫视过众人,然后声音铿锵,开口:“今天,我陆希夷宣布,今后柳氏酒坊会推出更多的果酒,保证口味极佳,欢迎大家来柳氏酒坊喝酒!”

他甩了甩头忍不住赞道:“果真是好酒!”

接着他有忍不住再拿上一碗喝下,喝完,那可谓是酣畅伶俐,甚至激动得直接把碗砸在地上,“哧”的一声吓坏了看戏的人。

“这不就是醉的前兆吗?”

相比于黑子的粗鲁,阿冷透露出浑然天成的尊贵!

一坛下肚,没醉。

两坛下肚,没醉。

“这不可能,五坛蜀江春他才醉!”

这时黄月娥可不再像先前那般哭哭啼啼的,当即神气起来:“张财主,这事大家都看在眼里的!”

言外之意便是真的了!

金黄的澄清液体如同琉璃般璀璨,竟从酒的颜色都能看出这必定是珍藏秘酿!

“好酒!”有看客忍不住赞美,却引来张胖子的一记冷眼,他脸色难看道:“不就是酒香浓郁些,是不是加了香精可还不一定呢,就可以称为好酒了?我呸!今日比的可不是酒香,是这酒醉不醉人!”

陆希夷依旧客气的笑道:“说的正是,既然如此,那便开始!”

这张胖子咬了咬牙,狠狠的盯着阿冷,手指着大吼:“不就是三碗醉吗?你快给老子喝,我看你一碗酒醉!”

阿冷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浅弧,一句话没说,就端起一碗酒喝下。

三坛下肚,依然没醉!

柳氏酒坊赢了!

阅读一品酒娘盛世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