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踏浪行波》
踏浪行波

第3章 ,惹父气诚实认错

裘举娘道:“哪有那回事,小孩贪玩都有点。不爱玩的男孩子那都是些傻家伙,长大了没出息。我看求举虽野些,可聪明。将来有好人指引,必成大器。”

父亲又问道:“我们乡是不是搞什么湖里游船的玩意,听说还是庆祝元旦!”

裘举父亲道:“我跟父亲谈了裘举,他那次回老家是不是给他们老人家们增加了麻烦。”

妻子大笑,道:“我满以为你来特意安慰我的呀,原来是为了你的宝贝儿子。他没麻烦我,很听话的。”后告诉,“裘举上学去了,你等他放学回来好好跟他聊吧。我去给你弄吃的。”

父亲一听,忙道:“我遇见到过了裘举,那天他告诉我是先生放假,他正同一伙小伙计们玩得很开心呢。”

裘举妈一听就知道儿子逃学了,于是岔开话题,“父母都还好吗?”

父亲见妻子神色不对,忙问道:“是不是裘举逃学了。”

看望完父亲后,裘举父亲领了自己父亲之令,随即就到了家。妻子见丈夫风尘仆仆的,笑道:“你这忙,听裘举说你看父母去了。”

裘举父亲笑道:“儿子不想父母,父母可忘不了儿子啊!”

裘举娘又劝丈夫道:“孩子还小,还没到稳定时间,你就饶了他这次,我去找他谈谈,要他下不为例。”

父亲想了想就道:“不过这家伙还能去看老祖宗们,还得到他们的夸奖。我若马上要他回来,老家的父母知道了定不同意。我就放过他这次,若下次再犯我一定不会饶恕他的。”

裘举娘道:“你得拿定主意是不是我们也回老家去,一来爹爹婆婆都老了,二来裘举也好深造啊。”

裘举父亲道:“我们都回去住哪里,洪家的房子大可是别人家的,我们要回去也得有钱在石头村做间大房子啊。”父亲那房子一家人回去住实在太小了。

裘举妈知道丈夫怕回去无有合适的事做,就不做声了。

丈夫见妻子愁眉不展,安慰道:“鱼有鱼路,虾有虾道。总有一天我会带全家回老家的,不信你看着!”丈夫叹了口气就进房那个休息去了。

裘举回来了,跟母亲道:先生没问出什么,罚了自己的站,只好放回来了。

妈知道儿子为的是那次没上学被先生罚站了,就堵住了他再说,问道:“你碰到了你爹了?”

裘举恩了声,连说的没底气都没有。

妈又问:“在那里遇见你爹的呀?”

裘举道:“在湖边亭子里。”

妈道:“你对你爹怎么说的呀,是老师放假了?那你今天一早不是告诉我说你那天上学去呀?你也敢扯谎了呀。”

他从不与妈说假话,其实他不是个爱说谎的孩子,只是那天当着那多小朋友只好对爹爹来一次扯谎了。他知道,要是当时与爹爹说实话,爹爹会在这些小朋友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的。说实话,他不怕爹爹罚他、打他,他就怕在朋友们面前丢丑。

裘举小声对妈说:“我以后不敢了。”

妈叹了口气,道:“你爹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用辛苦钱供你读书,你就要好好学呀。以后再要这样,我立马把你叫回来。快去吃饭吧,然后找岳家大哥帮你把功课赶上来。”

裘举觉得自己错了,就走到父亲的房里,把事情经过跟父亲说了,父亲安慰道:“是人都会犯错,只要你知道那是对那是错就好;有了错不要紧,改了就好了。不过说回来,要是从小不严格要求,那长大了那还了得。到时候害人害己!”听完了父亲的教训,裘举乖乖地进了自己的房里去了。

妻子笑道:“我知道你又来了。是老爷子说的那样吧,说我们六亲不认是吗?肯定还说了水往下流容易,往上流不可能啊!”

父亲道:“那里,我说,说你为裘家子孙忙得没时间看望他们老人家了。”

妻子笑了,道:“你也是个纠精,跟你父亲一样了,我是怕你走黑路回家,水路黑夜不好走的。”

日西下快要落山了,裘举的父亲只好怀着怨气回家,他要与妻子商量,“把这个不孝之子接回来,真是白让我们吃了三年的苦。这次看老头子,他老人家还要我们送这坏蛋继续读书。现在,就是他老人家出面我也不同意,真是个扶不上墙的泥巴!我看就要他回来下湖打鱼好了,免得花我们的血汗钱。”

裘举娘道:“孩子一时贪玩也是有的,那个这大的孩子不爱玩呀。再说读了已经三年了,钱也用了不少,听爹爹的话我你再苦些把儿子读书的事情办好,要读就读出个名堂来。”

父亲道:“你怕是从前,读书可以考状元,现在兵荒马乱,要当官就得去当兵,学外面的枪杆子里出强权。”

裘举妈道:“是有这么回事情,乡长是汉口的洋学堂读过书的人,别人把外国年看得很重;听说他不信菩萨还信什么洋和尚,叫什么耶稣的一个什么教。”

父亲心想儿子肯定是要看热闹才欺骗了自己,见妻子说话闪烁不定,心想找妻子是了解不到什么的。于是问道:“老二呢?”

妻子告诉他,“被乡长叫去了。为的是他家那块田地要个看雀子的孩子,这些日子他家为那块地雀子与我家老二闹得不可开交。这不,乡长叫他去帮忙去了。”

裘举的父亲回到家把家里情况给妻子谈了谈,妻子一听两家父母健旺父很是高兴。裘举的父亲这次回到了他自己出生的老屋,一股由衷亲情默然而生,这老屋藏着自己儿时的喜悦、少年时的渴望、青年时苦恼,看着慢慢老了的父亲,那年轻时父子之间的隔阂被亲情所融化,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与裘举的父子关系,坚信天下父亲是严格地要求儿子的,那威严后隐藏着那说不完的父爱与殷切希望,望子成龙是每个父亲的梦想。

这次,裘举父亲除了主动与父亲聊天外,还要大女儿多在父母身边呆些时间,为自己与妻子及全家代劳伺候他们两老。

父子谈话中,老爹要儿子继续供黑狗上学,一定要给裘家培养出个人才。裘举父亲再不反驳自己的父亲,一一答应了。

父亲只好马上赶到学校,一看满教室的孩子都在认真读书,裘举的座位上空空余也。原来是为了前天不上学交不出子丑寅卯,还在先生那里挨罚站呢!

裘举父亲没见到儿子,他一下就火了,这小子又逃学了。这一股怒气不知从哪里出,直冲冲急地去找裘举,可找遍他能找的地方就是找不到儿子。

裘举母亲道:“别人都说过,好铁不打钉、好汉不当兵,读书懂道理将来世道会由他们来管的。哪朝哪代不是武官用命打江山、文官用学问保江山啊。”

父亲叹道:“你很明理,那就要这小子读上岸啊。”言外之意把书读下去,至于读书到什么程度才算上了岸,他自己也不清楚。

阅读踏浪行波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