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榆鸳寻》
榆鸳寻

第157章 私会

白婉翎淡淡一笑,收了琴音道:“怎不想知道,不过我猜你可能是那嬷嬷随便找的一值班的侍卫。”

“还真让您猜对了,小聪明,那您知道我要做什么吗?”侍卫邪笑道。

“是。”小宁得命转身离开。

白婉翎静坐着,开始抚琴,不知怎的她独对这琴音感兴趣,每次弹奏都觉心头颤抖,她听别人说此曲名为“榆鸳寻”是末央王为其爱妻所创,却不知那末央王是何人物呢!

“闻这琴声,不知谁哪位佳人,原是您。”一男声传来。

白婉翎不紧不慢的抚着琴,双目无神的盯着那地面,仿若未闻。

那男子见白婉翎不搭理他,擅自走近了,他坐到白婉翎的席边,在她耳边道:“您不想知道我是谁吗?”

白婉翎未停琴音,她那双黯淡的紫目,直直的盯着前方,道:“近日是有什么事吗?为何爹爹这般忙?”

小宁道:“听闻近日妖族神接连被灭族,不知是否与此事有关。”

侍卫跪地道:“老爷,我和小姐是真心相恋,求老爷成全。”

白穆清怒道:“我家丫头怎可能看得上你?莫要痴心做梦,赶紧滚!”

侍卫跪地不走,白穆清一脚将那侍卫踹倒在地,看向白婉翎道:“翎儿,此处风大,先进屋,我收拾了这坏你名节的人。”

侍卫似是没想到白穆清会这般护着白婉翎,不由一愣,但令他更没想到的是,白婉翎竟道:“穆清,莫要惩罚他,是我让他来的。”

“什么?”白穆清愣住了。

侍卫眯了眯眼,不知白婉翎在干什么,是在维护他,还是有别的不可告人的阴谋。

白婉翎缓缓站起,一手放在自己心口道:“穆清,我总觉得这里少了些什么,那个人的背影很模糊,今日听到那侍卫的声音,和那个人很像,所以我便叫他来,说……说不定我能记起什么。”白婉翎越说越激动,她无神的眸子却显得格外多彩。

白穆清不由握紧了拳头,他眸子一冷道:“没有,你失忆前什么都没发生,所以以后不要在去想,为父在这陪你不好吗?”

“但是。”白婉翎垂目道:“穆清能否允许我去外面瞧瞧?说不定能找回之前的记忆,我觉得,他对我应该很重要。”

“够了!”白穆清冷语道:“乖乖呆在这里,都别想着去,来人,把这人带走!”

侍卫被拖走,白穆清看了看这院子道:“以后除一日三餐,不许任何人再靠近着院子,锁了!”

白婉翎双目睁的大大的好似被吓坏了,她慢慢开口道:“穆清为何这般生气?为什么不让我出去?难道你当真在瞒些什么吗?”

“走!”白穆清见白婉翎这般追问,心底慌了,赶紧转身离去。院子很快安静下来,白婉翎呆呆的站着,指尖微微一颤。她心知白穆清必定瞒了她什么,可没想到,这一点刺激竟让他露了马脚,看来那个人,对她真的很重要。

白婉翎唇角一扬,既然如此,她也不再这般磨蹭下去,直接加快计划逃走便是。

……

“此话当真?”月桐喜道。

“夫人,千真万确,您派去的那侍卫被老爷直接活埋了,看来老爷发了很大的火。”一老妈子道。

月桐笑道:“我本不想那么做,白婉翎,是你逼我的。如今莫要怨我,要怨就怨你自己太蠢。”

“夫人,斩草除根,以绝后患呢!”

“也对。”月桐看着那桌上玉壶,她淡淡一笑道:“与其留着祸害,倒不如让她死了痛快。”

……

幽幽琴音响彻院中,夜焰闻这琴音不禁一蹙眉。

“翎儿,为父来送饭了。”白穆清敲了敲那紧闭的房门。

屋内琴声渐停,人儿摸索着将门打开,那眼角含泪,面色惨白,似日日忧虑而消瘦了几分,白穆清见其这般模样不禁一愣道:“为父几日未能来看你,怎得就消瘦成这般模样?莫不是下人……”

“不关下人的事。”白婉翎垂目道。她的声音略显沙哑,似几日滴水未饮“是翎儿这几日思念爹爹,茶饭不思。”

白穆清闻言叹了口气道:“翎儿,莫要怪爹爹,爹爹只是希望翎儿能一直陪在爹爹身边,毕竟,我已失去了你娘亲。”

“翎儿懂的,穆清这般也是为翎儿好。”白婉翎道。

“这便好。”白穆清笑道:“今日厨房备了些外族小菜,我想翎儿必会喜欢。”

白婉翎点点头,她忽听得白穆清身后声音,那熟悉的脚步声,果不其然,下一刻便听白穆清道:“焰儿来的正好,应是好久没见你妹子了,一同进来吧!”夜焰点点头,看向白婉翎。白婉翎紫目无神,淡淡一笑,憔悴的小脸使那笑更若近萎花,却现静美。夜焰心底不禁一痛,他紧跟进屋。

屋内昏暗,不见阳光,纸墨凌乱,白穆清将食盒放到桌上,夜焰将紧闭的窗子打开,屋中亮堂了几分。白穆清将饭菜端出,拉白婉翎坐下,他将米饭放到她面前道:“知你口味清淡,不敢让他们放辣子,若口味差些,告诉为父,让他们再做。”

白婉翎摸索着拿起筷子,嗅得桌前香味却觉无欲,她端起碗,带起几粒米,入口无味。

“来,多吃些。”白穆清殷勤的往她碗中夹菜,并将汤盛了放到她面前。一阵清香传来,白婉翎闻到那味道一愣,抬起头看向那香气传来的地方,无神紫目呆呆的盯着那清澈的汤水。

“翎儿,怎了?”白穆清见白婉翎愣神,不禁将汤往她面前推了推。

白婉翎回神道:“穆清要我喝这个?”

白穆清看向那汤,不知白婉翎是何意,他端起碗,玉勺轻搅,吹散了那热气,他将玉匙放到她唇边道:“翎儿要喝么?”

白婉翎呆呆坐着,她回神将那玉匙含住,清泪却顺颊而下。白穆清一愣,赶紧将碗放下,拿了帕子将她面上清泪拭去,担忧道:“怎了?莫不是这汤。”白穆清将汤端起,刚要亲口去试,白婉翎闻声早已判断出碗的位置,手一挥将那碗打翻。

屋中无声,夜焰看向那被打翻的汤,却见那汤中白泡翻滚,顿时变了脸色,这汤中有毒。

白婉翎淡淡一笑道:“爹爹,翎儿……唔!”血从口中涌出,滴在那地上,绽开出墨血色的血花,那瘦弱的身子眼看就要倒下。

夜焰一惊赶紧扶住白婉翎,白穆清急喊道:“来人!快传族医。”

“是。”

夜焰闪过血目几分疑惑,紧接眉间一紧,他将怀中人儿横抱起,那淡淡的药香轻撩着他的鼻尖,同上次一般的药香,还是那么醉人。

白婉翎收了琴音道:“竟有如此能人?”

小宁道:“是,听闻那人长相极恐怖,浑身是血,那头发都是白的。”

“白发。”白婉翎轻拨了一下那琴弦,只觉心头一阵怪异的感觉,却很快被耳边传来细微的声音压了下去,她道:“小宁,天凉了,去给我拿件斗篷来。”

“我听过许多人弹这曲子,不是不全就是不精,好不容易听得这般好的,您就那么忍心让我在死前遗憾。”侍卫委屈道。

白婉翎依旧不紧不慢的奏着,纤指在琴弦上流过,继而琴音一转,一段醉人的调子转来,侍卫淡淡一笑,看着白婉翎那恬静的小脸道:“值了,不过您要小心那月桐。”说罢,他的手伸向那在弦上的玉指,待他触到那玉指,只觉寒意侵心。

“翎儿?”

白婉翎淡声道:“坐在这里聊天,等爹爹来了,制造我与人私会的假象。”

“不错不错。”那侍卫笑道:“既然如此,您为何还不躲?”

白婉翎若无其事的继续抚琴道:“可能吗?”让她一个瞎了眼的女子躲一个大男人,躲得了吗?

转眼数月过去,已入秋。

习习凉风,卷枯败之叶,迎淡色雏菊,天已暗,亮月当空,将枝间照得没了阴影,叶声中传来幽幽琴声。

“小姐,更深露重该去休息了。”小宁道。

“也是。”侍卫道:“不知您能否再奏刚才那悦耳之音,我听着挺喜欢的,好似是叫‘榆鸳寻’吧!”

白婉翎不理他,随手弹着别的琴音。

琴声乍停,只听得渐渐近了的脚步声,随后“啪”的一声,白婉翎手上的手拿了下去。

“你们在干什么?”白穆清一脚将那侍卫踹到地上怒道。

阅读榆鸳寻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