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仙山成骨》
仙山成骨

第19章 中毒身亡

但张守心真正在乎的只有整天躺在炼丹坊门口骂他的那个人。

魏寻的情况还是不大好,身上的伤势未愈,自身的修为不济,正是一个比村里任何人都迫切需要聚灵丹活命的人,而他还一直挺着,一直怒骂不止,一直想要张守心的命……

周云深开始有事没事的就往张守心身边凑了,完全自己主动即为全自动的。

连周云深都彻底服了,尚云村里还有谁?

村里大大小小一千多口子人,见了张守心,没有不笑脸相迎的,然而,以周云深为代表的这些村民,却始终摸不透张守心的路数,打交道这么长时间了,谁也不知道张守心来尚云村想干什么、想要什么。

少爷,愿长住否?

张守心也感受到了这些热情,就算感受不到,那些笑脸,那些酒菜,那些意欲结交的年轻人,那些欲说还休的大姑娘,都在那儿摆着呢。

这边,花青燕领着她的人炼化灵物、全力备战,那边,老秦带着九五玉碟在外巡游、收录功法,张守心则完全成了一个闲人,几乎每天都在村里晃悠来晃悠去,走路走累了就找个地方躺着。

张守心的日子过的越自在,村民们对张天官则是越向往的,有势力、有实力、有灵物,还要什么自行车。

“你说你杀不死,我想试试!”嫣红炽热的火焰之外,传来的却是花青燕的声音。

张守心愣了一下,马上想到了花青燕来杀自己的理由,随即喊道:“魏家的事儿,你先听我解释,等我给你解释完了,你就明白了!”

顿了一刻。

火焰退去,却从地下长出了层层木桩,把张守心定住了。

张守心不能动弹了,身上自是难受,但他总算是看到花青燕了,脸上都是无语的表情,这花姑娘也太不冷静了,她跟自己也打了几回交道了,就没有个基本的了解?

还是人心难测!

“你说吧,为什么要杀了魏寻的父母,还把他伤成那个样子扔在炼丹坊门口像狗一样活着?”花青燕绝对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真想宰了张守心了。

张守心见她面露杀机,也顾不上自己身上这点难受了,徐徐解释起来:“你是个天生的强者,却不知道这世上有种人是何等的懦弱,当初我找上魏寻的时候,他受了诬陷,却连多看我一眼都不敢……不是我把他扔在炼丹坊门口的,是他自己爬过去的,他想活着,他想变强,他想杀了我,你明白了吗?”

听张守心讲了那么多,花青燕也揣测到这来龙去脉里的用意了,可张守心这个人行事太不寻常,也难说他就没有其它的目的:“你这么对他,是想收他当徒弟?”

“我只是想给他一把利刃,与善为善,与恶为恶。”张守心也不敢把自己地底牌透漏给花青燕,她太不冷静了。

“他的父母呢?”花青燕还是想亲眼见见活人。

“在别的地方,如果你想见他们,我可以带你去。”张守心不紧不慢地问道:“现在,你能把我松开了么,我又跑不了?”

花青燕这才把禁锢张守心的木桩撤去了,再看看张守心,同样是摸不清他的路数,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张守心则悄悄打量着花青燕疑惑不解的样子,挺有韵味的。

“走,带我去见见魏寻的父母!”花青燕随意做了只草虫出来,自己先上去了。

张守心看到这只同样带着团花的草虫,羡慕极了,幻想着自己将来也修炼了道术以后的样子,但眼下,却是蹒跚着爬到了草虫背上,让花青燕带着走了。

得赶紧弄个坐骑了,出门来去的老让人家女司机带着,多不好……

等张守心带着花青燕见了魏明生和许凤霞,两人再回到尚云村时,花青燕看张守心的眼神就不一样了,曾经怀疑过他是个故弄玄虚的家伙,现在看,他起码是一个有些见识的智者。

张守心带着花青燕来到自家院子里,察觉到花青燕用另一眼神怀疑自己,赶紧说了:“咱们这孤男寡女、郎才女貌的,你别这么看着我行不行?”

“……”花青燕霎时间哭笑不得,这家伙,非得这么流里流气么。

“你那个面纱,能揭下来了吗?”张守心注意到,在炼化离火灵芝前后,花青燕对她脸上的面纱,是有着不同的在意的。

花青燕对张守心是多了些信任且服气的,而自己身上的火焰印记,也多亏了他才破除了,揭去面纱,让他看看自己的面容,也无妨。

花青燕伸出右手,探到自己耳畔,把面纱揭去了。

很利落。

张守心在心里又是一声叹息,这花青燕跟老秦是一个型号的,老秦是耿直的把谁都当南墙撞,花青燕则是利落的不带女儿家的娇羞了,明明是一副梨花带雨的面容,被她这么从容的揭去面纱,就失去那几分美妙了……

花青燕揭去面纱让张守心看了看,随即又把面纱戴上了:“你两次找我,是不是对我也动了何等心思?”

“……是。”张守心迟疑了一下,没有把话说出来,感觉现在花青燕对自己还没那么多好感,直接亮出灵物,也不一定能把她留下。

张守心不开口,花青燕自然也不好往下说了。

“你修炼的道术,是木属性的吧,刚才那个草虫,能不能送给我当坐骑?”张守心转移了话题。

花青燕又疑惑了,难道这家伙对道术真是一窍不通:“送给你,你只能当摆设。”

“哦……”张守心才知道这回事,原来道术做出来的东西跟道宝店定制的法器是不一样的。

“那个老鸹头露面了没有,要不要我们去虎傲城寻他?”花青燕想把老鸹头的事儿尽快办了。

“还没有,我估计,他知道咱们这边人多,得多找两个帮手了。”张守心一点儿都不怀疑老鸹头知道尚云村里的情况,都是十里八村的乡亲,又在这一片住这么多年,不知道谁跟谁就有什么样的关系。

“好,我们再等他几天。”花青燕走了。

又过了几天,罗森那些人相继把灵物炼化了,时常聚集在张守心家里。

张守心的目标虽然是花青燕,跟罗森这些快活人在一起也是挺开心的,这天,专门找了周云深,让他准备上一桌上好的酒菜,准备跟这些人好好喝一场。

酒桌上,花青燕自然是和张守心坐在一起的,摘了面纱,带着兄弟们跟张守心喝起酒来了。

张守心一个人那扛得住他们那么多人,不多时,便喝的醉醺醺的了。

“老周,老周,上汤吧……”入乡随俗,尚云村这边喝酒喝到最后都是有汤的,张守心朝外面招呼了一声。

不一会儿,周云深就带着人把汤送过来了,给每人面前都放了一碗汤,又带着人走了。

这里,没有周云深的位子,他也认了。

张守心端起一碗汤喝了,花青燕这些人还在馋酒,大呼小叫地喝着。

“张大哥,你怎么喝起汤来了,来,兄弟再陪你喝……哎?”对面站起来一位兄弟,本来端着酒碗是想跟张守心喝酒的,话没说完,愣住了。

紧跟着,坐在张守心身旁的花青燕和罗森也蹭一下站起来,闪开了。

大家都站起来看着张守心。

张守心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低头看看自己身上,咦,自己的身体怎么变颜色了,灰褐色的?

“你中毒了!”还是花青燕提醒他说,跟着吩咐道:“罗森,出去寻人!”

“等等!”张守心知道自己中毒了,反而乐了:“我要中毒身亡了,你们先走吧。”

“……”众人都懵了。

其中,最显著的就是周云深了。

周云深跟张守心的关系一直是存在着些许微妙的,儿子被打、房子被占、天官被抢、村霸被随从,周云深才是最大的受害者,直到张守心拉来了花青燕这些人,周云深才服了,彻底服了。

别说什么强人少主,也别扯那些本地的外来的,能跟着这么一个有实力的‘大哥’,肯定有前途。

老秦有这样的骨头,花青燕也有。

花青燕到底还是注意到了魏寻,也知道了张守心对魏家做的事,她当即隐去了身形,朝张守心去了。

彼时,张守心正在镜源山一角的把玩他从道宝店里买来的洞箫,试了半天,也没吹出个音调来。

十几天过去,老鸹头还没有露面的迹象。

张守心不得不怀疑了,老鸹头是不是被老秦砍服了,还是自己叫来这些人炼化灵物的动静太大,把他吓的不敢来寻仇报复了。

管他呢,爱来不爱。

来到尚云村,花青燕肯定是要打听一下张守心所说的事的。

不管明着暗着打听来的消息,与张守心所说都是没有多少出入的,如此,花青燕才带着她的人择地炼化灵物去了。

花青燕等人在村里打听张守心的同时,村里人也问了他们点事,当村民们得知这些人是张守心是花灵物雇来的,对自家张天官更有信心了,灵物多的是。

张守心把这伙人请来的真正用意,还是想留下花青燕,想自己带着老秦一样,带着她。

地位有高有低,实力有强有弱,但一个人的骨头,是谁也勉强不了的。

张守心脚下的山石突然化了,一道火焰旋风自底下涌出,瞬间把张守心包裹在其中了。

张守心大惊,还以为是老鸹头请来了高人对他下手了。

阅读仙山成骨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