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噬神大帝》
噬神大帝

第三章 七日棺变

两人一进屋,屋里早站满村民。

“燕儿,既然你为父已去,就让他安心歇着吧!我们一定会替沐兄报仇,荡平清风寨。”

凌天霸与凌天云还未进门,在院落外面就听到沐允燕的哭声。

“哎,燕儿实在太可怜了。”

凌天云沉重哀叹道。

“这些山贼,实在太可恶,不是明明说好,为何还要伤害无辜性命?”

凌天霸气愤不过,勃然大怒。

凌天霸一惊,三两步冲出厢房。

“天霸,不知为何,沐崇尸首两处。”

“哎!”

凌天霸长叹一口气,痛心的摇头。

事到如此,也只能先安葬沐崇,再想办法寻找沐允燕。

翌日清晨,村庄被白色雾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

但几位村民早早已经来到沐家,正在院中劈着木材,为昨日死去的沐崇做着棺木。

日落西山前,竹林处再次填上一座新坟,就在凌霄的墓旁。

“宵儿,你现在不孤独,有老沐陪着你,地下二人可以作伴了。”

凌天霸沉痛苦叹,蹲在凌霄的墓前,伸手抓起一把黄土,慢慢撒落在凌霄的坟上。

...

几日过去。

村庄恢复往日的宁静,唯有凌天霸与翠云还未从悲伤之中走出来。

就在凌霄下葬的第七日。

日落时分,晚霞刚染红半边天。

忽然间,天空大作,滚滚乌云布布挂满村庄上空。

“轰!”

一道天雷炸响。

“天要下雨了。”

凌天霸站在厢门口,看着外面一片漆黑,再仰头望着翻滚乌云,这是下雨前的征兆。

“天霸...!”

翠云心中咯咚一下,就怕大雨倾盆,那宵儿的坟会不会被冲刷?

“翠云,宵儿已去,我心悲痛已,但人死不可复生,务不再伤心啊!”

凌天霸走到翠云身旁,揽手将翠云拥入怀中。

“天霸...呜呜...我就是想着宵儿,生怕他一人孤独。”

翠云呜呜的哭道。

轰!

又是一道震耳欲聋的雷声。

刚刚落下,忽然那滚滚乌云中猛地冲出一道闪电,直奔后山竹林。

“嘭!”

那刚刚伫立的新坟,被闪电炸开,坟土朝着四周溅开。

顿然,七尺长、三尺宽的棺木露了出来。

忽然,在棺木黑漆漆的空间里,传出轻微的呼吸声。

“呼!”

猛然,躺在棺木里的凌霄睁开眼睛,可是看到黑漆漆的一幕时,瞬间大骇。

“难道我还没有逃出来?”

就在这时,凌霄脑海作痛,一个个蝌蚪文字似乎浮现在他的眼前。

“这?”

“我...!”

凌霄痛苦的喃喃自语,神色迷茫起来。

“石碑?这是石碑里的文字?为何出现在我的脑海?”

“我到底是死是活?”

“啊!”

刹那,凌霄神色剧变,脑海里的蝌蚪文字居然慢慢演化,变成属于他那个世界的文字。

“噬魂神帝...这?”

“难道石碑就是噬魂神帝之墓吗?”

凌霄头痛欲裂,但甚是觉得不可思议。

“噬魂神帝是谁?为何自己...难道是碧绿鹅卵石,带自己进入噬魂神帝的墓间?”

“嗯?”

此时,在凌霄的脑海,碧绿的鹅卵石被无数字体给缠绕着。

猛然间,那无数浮动的字体朝着鹅卵石冲了过去。

“啊!”

一声惊叫。

无数字体直接没入鹅卵石之中。

就在这时,鹅卵石发生惊变,原本碧绿的光芒变成像熊火一般。

慢慢的,燃烧熊火的鹅卵石在演化成一个个字体。

“我乃混沌之噬魂神帝,修行自悟独创‘噬魂神诀’,乃混沌天地大变遭此陨落,故留此功法,寻有缘人。”

“噬魂神诀,总九篇,欲修此法,必散其功,再欲修炼!”

“其一篇:噬魂,吸魂之法:渺渺众人,奉上神魂,唯我吞噬,养蕴自魂,成就魂者!”

“修行之成,自行启下篇!”

“这?”

一幕幕浮上心头,凌霄头已不痛,却是满脸惊骇。

“此功法乃邪乃正?”

凌霄心中掂量,生怕此功法乃邪门歪道修行之法。

顿然,凌霄伸手掐了一下胳膊,感觉无比的疼痛。

“我...我没有死,还活着...!”

凌霄无比兴奋。

“不管?先行出去!”

凌霄摇了摇头,让自己沉静下来,抬起一拳朝着棺木盖挥去。

“砰!”

棺木盖不翼而飞。

“沙沙!”

倾盆大雨打在凌霄的脸上,发出“嗒嗒”的声音。

凌霄深呼一口气,闻着雨中清新的空气,感觉无比畅快。

“燕儿...我的燕儿...!”

一只手掌从棺木里伸出来,紧接着是另一只...

猛然间,棺木中站着一个蓬乱长发沾满着湿漉泥土的少年。

此少年正是凌霄。

虽然他身上粗布衣服有些呈新,但此时经受雨水的冲刷,却紧紧的粘在身上。

凌霄脸色异常苍白,也许是被经历过的一幕所惊吓。

此时,后山竹林除他再无一人。

“嗯?”

凌霄看着自己坟墓旁一座新坟,一下被惊呆,浑身瑟抖,犹如掉进冰窟一般。

“不?”

凌霄猛地摇头痛哭道。

“这一定不是燕儿?”

猛然,凌霄拔腿朝着山下冲去。

夜幕的倾盆大雨,漆黑的后山小路,一个身影边快速跑着边痛吼着:“爹...娘...燕儿...!”

村东。

倾盆大雨,豆大的雨珠打在瓦砾上。

“啪啪!”

厢房内,一盏油灯发出微黄的灯光,照亮屋子。

木榻紧靠着窗户,一位妇人目光呆滞看着窗户。

忽然间,她朦朦中似乎听到一股熟悉的声音,声音愈发近来。

“爹...娘...!”

“天霸,我听到宵儿的叫唤声,不会宵儿没死吧!”

妇人猛地惊醒,朝着坐在榻上的凌天霸急说道。

凌天霸抬眼看着妇人,长声哀叹。

“唉!”

毕竟宵儿已逝多日,翠云作为娘亲难忍相思之苦,出现幻觉很是正常。

“翠云,宵儿已去,不可再伤心欲绝...!”

凌天霸未说完,只见翠云突然猛地站起,快步跑向厢门。

“翠云...你这是何苦呢?”

凌天霸见势,立马起身拉住翠云。

“爹...娘...!”

就在此时,站在村口的凌霄全身湿透,披散着湿漉的头发,猛地朝着村庄内大喊一声。

“爹...娘...燕儿...!”

喊声落下,村庄内鸡犬不宁。

“汪汪...!”

“嘎嘎嘎!”

就在两人僵持之际,凌霄的喊声再次传到翠云的耳中。

顿然,翠云欣喜大哭。

“天霸,真是宵儿的声音,宵儿没死...我儿没死...!”

凌天霸一脸僵硬,怎么这声音...难道真是宵儿?

就在凌天霸迟疑之际,翠云推开他的双手,一把抓开厢门,朝着庭院冲去。

“嗒嗒!”

“翠云!”

凌天霸恨的跺脚,不过毫无迟疑,立马拿着蓑衣,追了出去。

“翠云,先把蓑衣披上。”

“不...一定是我儿...宵儿!”

翠云推手拒绝,脚下步伐踩在雨水中更快,溅在粗布纱裙上。

“爹...娘...我是宵儿!”

凌霄脚踏地上的雨水,快步朝着凌家庭院跑来。

“宵儿,我的儿...娘亲在这儿!”

凌霄听到母亲的唤声,立马惊喜的唤道。

“娘!”

但滚滚白雾,十步之遥却不能看清。

“宵儿,娘在这儿!”

翠云听着儿的呼唤近在咫尺,顿时喜涕泪下。

骤然,凌霄顺着母亲的声音找来,终于在迷漫白雾中看清有两道身影。

“爹...娘...!”

“扑通!”

凌霄双膝一弯,跪在父亲与母亲面前。

“儿...我的儿啊!”

翠云揽手将凌霄拥入怀里,喜泪满面。

凌天霸看着母子二人相拥哭泣,却是一脸惊炸。

明明宵儿已经断气,为何突然间活过来?

“埋葬宵儿已七日之久,怎么突然诈尸?”

此时,凌天霸脑海一阵迷糊,根本就想不通到底是为何?

“宵儿...我的儿,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娘,宵儿也不知怎么,只觉睡了一觉。”

凌霄一想,觉得不要告诉母亲,避免二老担心。

“宵儿,你可吓死娘亲了。”

翠云喜泣的说道,伸手顺着凌霄湿漉的头发。

“娘,宵儿不孝,让娘亲担心了。”

凌霄贴入母亲的怀里,虽然冷冷冰雨冻的浑身发冷,但此时却感到无比温暖。

“好了,宵儿,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翠云伸手用衣袖擦拭宵儿脸上的雨泪水,把他搀扶起来。

“宵儿,咱们回家!”

翠云满脸喜悦,看着惊愕的凌天霸道:“天霸,宵儿这多天来受苦,咱们快速速回家吧!”

“嗯,宵儿,咱们回家。”

凌天霸面露灿笑,拉着宵儿的手,三人朝着凌家庭院走去。

...

油灯下。

翠云看着宵儿狼吞虎咽的样子,禁不住的矫笑。

“宵儿,慢点吃!”

“嗯!”

凌霄笑着微微点头,但是吃相却丝毫未变。

这么多天来,他未曾腹食,饥肠早已饿戮。

此时有食,凌霄想尽快填饱腹肚,早些让母亲父亲歇息。

然而,坐在榻上的凌天霸,神色惆怅,看着宵儿张口欲止,似乎有话说。

只是生怕宵儿听到这讯息后,不知作何想法?

“娘,宵儿吃完了。”

凌霄终于放下碗筷,朝着母亲翠云笑道。

“嗯,宵儿,水已烧好,快去洗洗,早点歇息。”

翠云笑着伸手抚摸着宵儿的额头,促他快去洗掉身上的晦气。

“嗯!”

凌霄点头站起,微微鞠身,朝着母亲与父亲行礼。

“爹,娘,宵儿去歇息。”

凌霄说完之后,便转身朝着厢门走去。

“宵儿,为父有话说。”

凌天霸突然喊道。

凌霄微微一愣,侧目看向父亲,随即踏着步伐走到榻前,准备聆听父亲的教诲。

“宵儿,为父不得不告诉你,燕儿报杀父之仇,已经离开村庄,现在不知何处?”

“什么?爹说的是真的吗?”

凌霄犹如噩耗,浑然一震。

“宵儿,你爹说的千真万确,燕儿是个好姑娘,在你逝去之日,她哭的死去活来,差一点寻不开,欲要与你合葬。之后,山贼进村,不知为何杀了燕儿之父,她不得去寻找山贼,以报杀父之仇。”

翠云说道之时,痛哭落泪。

“燕儿,今生我一定要寻到你。”

凌霄猛然仰头,紧咬嘴唇,双拳用力一握,顿然指骨阵阵作响。

“宵儿!”

“爹,娘,我想去寻燕儿。”

凌霄突然说道。

凌天霸听着心中大骇,连忙劝道:“宵儿,凌家刀法你记得熟烂如心,但是现在你修行尚低,不可得鲁莽行事。那些山贼都是杀人不眨眼,你现在去无疑是丢掉性命啊!”

凌天霸自然担心,这宵儿刚刚活过来,再去鲁莽行事,这岂不是又让翠云伤心吗?

虽说沐允燕是个好姑娘,如宵儿能寻回,自然是好事。

但是目前,凌霄才筑劲后期,如碰上修行高手,性命忧已。

凌霄考虑一番,觉得父亲说的在理,也只能等修为再高些,再出村寻燕儿。

“娘,爹,宵儿记下了,你们早点休息。”

凌霄说完后,转身走出厢门。

“天霸,宵儿不会做傻事吧!”

待凌霄一走,翠云焦急的问道。

“目前不会!”

凌天霸坚毅的说道,毕竟了解宵儿的习性,没有自己恩准,他是不可胡乱行事。

“嗯!”

翠云微微点头,这才松了一口气。

蓦然,厢房泛黄的灯光熄灭,凌天霸与翠云歇息去了。

凌霄站在庭院中,看着已经停雨的夜空,却是难得一见的明亮。

半圆的月儿,周边围着点点的星缀,却是极其的娇美。

“快,去沐家看看。”

凌天霸与凌天云快速离开庭院,直奔村西。

“爹...呜呜...你死的好惨啊!”

凌天霸冲出门,急忙阻止道。

“爹...我意已决,希望来生再做你儿媳。”

沐允燕流下两滴泪,说完头也不回走出庭院。

凌天霸急冲过去,抬手扶住沐允燕。

“不?我爹的仇我自己报。”

沐允燕眼中露出一股仇恨,抬袖擦干泪水,当即道:“各位叔婶,替我安葬好我父亲。”

“天霸,不好,沐崇被山贼给杀了。”

凌天云急匆匆的冲进庭院,朝着厢房里大喊道。

“什么?”

说完之后,沐允燕走到门旁,取下挂在墙壁上的一把剑,顿时就跨门而去。

“燕儿,你独自一人,不可做傻事。”

“这孩子...怎么跟老沐一样倔呢?”

凌天霸浑然无措,知晓沐允燕的性情,就算自己万分阻拦,也挡不住沐允燕报仇之心。

阅读噬神大帝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