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大秦钜子》
大秦钜子

第四七四章 做一只有用的刺猬

舍人端来小点茶汤,摆置整齐,躬身告退。

李恪问田荣:“荣,你早我半月到此,对县里情况掌握得如何了?”

可是李恪真的没有召见任何人,只有田荣听到消息,主动奔赴客舍,求见上官。

“钜子终于从咸阳出来了!”

一见面,田荣就表现出毫不遮掩的惊喜表情。

李恪对他笑了笑,引他入座,轻声慢语:“荣,如今你我分属上下,县牙之内,公事之上,你要称上官,不可再称钜子,免得给人私相授受的感觉。”

“唯!”

五山鼎足,无定水在期间穿行,于阳周远郊并入大河,沿途冲刷出大片的肥沃平原,既合放牧,又利耕种。

阳周城便坐落在这片广阔的冲击平原上,依水立,城矮阔,四周环绕着土黄色的低矮城墙,是正经的三里之郭。

“尊上,王离位同上卿,且主持着上郡军务,麾下足有十万强卒。您如此做,会不会显得过于跋扈?”

“你以为我在咸阳便不跋扈么?”李恪反问一句,“挑衅法家,挤兑儒家,短短两个月,李斯、章邯叫我得罪个遍,就是蒙恬都被我告了黑状。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你家尊上的跋扈早在咸阳出名了,王将军会理解的。”

田荣的担忧僵在脸上,想笑,又觉得笑不妥当。

什么叫会理解的……

感情李恪跋扈出名了,若是到了地方不挑衅一下上郡最有权势的王离,王离就该觉得自己被轻视了?

李恪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吃不得亏了?墨家才归秦,难道就不该低调一点,交好各方么?

想到这儿,田荣忍不住问:“钜子何以如此?”

李恪叹了口气:“荣,你觉得墨家长在何处?是明争,暗斗,还是实干?”

“实干!”

“不错啊……墨家长于实干,其实也只善实干,当年子墨子游历天下,一张利嘴斗赢了多少场大辩,可最终也未能帮墨家谋到生路。后来相里子入秦,至腹?时墨家声势达到巅峰,也只在法家的令旗下任事,却险些连墨家的道统都丢了……腹?何以杀子?不就是为了救起赵墨的道统么?”

“钜子……”

“此次归秦,我们的状况也差不多,甚至比腹?那时还要不如。正经的,熟知墨义的墨者满打满算止七百来人,剩下的至今还在日日补课。我们在这种情况下入秦,若是不想被法家同化,便唯有摆出刺猬样来。”

李恪站起身,透过窗棂望着月亮:“学室坏我入仕,我便揭开学室的猫腻,经费不予下拨,我便曝出工程靡费。我把毛炸起来,不是我需要和其他势力保持距离,而是需要告诉出仕的墨者们,遇事当如何应对。想在秦廷立稳脚跟,我们唯有把毛炸起来,像刺猬一样,叫每个试图揉捏我们的人都晓得疼痛。如此,墨家才能在自立的状态下度过现下这段时期,待到墨卫出徒,少年营学成的那一日。”

“可若是将秦廷上下得罪光了,墨家岂不是举世皆敌?”

“我得罪谁了呢?揭开学室猫腻,是为法家清创拔脓。曝出工程靡费,是因为我有更省钱,更有效率的做法。”李恪不屑地笑了笑,“大秦喜欢实干的官吏,大秦的政治风气更是现实,因为皇帝,他只看重实绩!”

田荣深深吸了一口气:“墨家摆出不近人情,不容诋忤的姿态,却在各自官职上作出实绩,如此该与我们为友的,依旧会与我们为友,是如此么?”

“这是最适合墨家的路,因为我们有机关,还有尚同、非攻之义。”李恪在田荣面前跪坐下来,推开茶盏,双手撑几,“荣,我虽来阳周赴任,却不会留在阳周。师哥的工程指挥部已经建好了,为实绩,我得修好直道,为实绩,你要代我经营好阳周。你以县丞之身行县长之责,我希望,你就在阳周升任县令,可明白么?”

“下官明白!”

“你既然明白了,那便通晓各级官吏,明日莫食,本官要在县牙交接印信图册,我们速战速决。”

田荣长身而立:“请尊上放心,下官定会通晓全体官吏,齐聚县牙!”

车队在八月初六进抵阳周,李恪令憨夫引墨卫驻扎于城外三十里,只带了沧海、田横二人低调入城,就驻在阳周官舍。

他谁也不曾打招呼,却不代表阳周的头头脑脑不知道新县长到了县城。因为他的验传符上明明白白写着呢,【楼烦户人五大夫恪】,同时满足这三项条件,又有资格无引荐入住阳周官舍的,想来天下也不会有第二个。

整个阳周屏息凝神,静待着大秦史上第一位八百石县长的召见。

“此人……”田荣露出为难的表情,“此人是频阳王氏的家臣出身,性情颇为倨傲,不好交道。”

“又是频阳王氏……”李恪想起当年的楼烦县令,不由冷笑,“他们家里惯出良将,却不知为何这么喜欢在地方任事。想王贲与杨端和交好,王离又是胡亥的岳丈,以我们现在的背景,门下之人哪怕再不擅察言观色,想来也不会给你甚好脸色看。”

田荣叹了口气:“下官再试着与他交道一番……”

田荣拱手回报:“下官鲁钝,虚度时日,这十几日只跑了十四个里,顺便面见了县中佐史,各乡啬夫,东西两亭的亭长是主动来见下官的,下官不曾召他们。”

这是一刻也没停下啊……

李恪满意地点了点头:“官吏如何?”

阳周位在上郡心腹,距离郡治肤施二百里,大城高奴二百五十里,属地狭长,全境置四乡,二十二里,民八千一百户,籍口五万余。

这个规模,在小县中属于大县,又与大县相去甚远。

这里是河套的至南要冲,坐拥白羽山,西连昆仑山,北靠祁连山,南近子午岭,东望太行山。

“禀尊上,阳周本是军中要冲,县中官吏勤政任事,一应籍册清晰明白,亦无积夜之政事。下官已收起了县乡两级民册籍本,正命人对比查实,想看看他们是否如表现得那般,俱是精干之辈。”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错。”李恪啜了一口咸滋滋的茶汤,翻了个白眼,“对了,县尉王风如何?”

李恪摆了摆手,无所谓道:“不必了。直道事近,过几日我就会与王离碰面。他的家臣既然不愿听话,我就让他换个懂人话的过来。”

田荣满脸担忧。

阅读大秦钜子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