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魔君从良以后》
魔君从良以后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临别在即

“真人!”奕眉大喊一声。

裴卓惊讶地看向他……

“我和你师父,谁对你更好?”裴卓凑近了问道。

看着眼前逐渐放大的脸,奕眉连忙后退,避开陌生的气息,紧张地回道,“师父授我器道,全心栽培,此恩难忘。真人……真人待我亦是极好,仿……仿佛家中长辈一般。”

“长……辈?”裴卓咬牙切齿道。

“嗯。”小少年鹌鹑式点头。

“我!——”

“嗯,师父是好人。”奕眉抬起头,望着天边的玄月,眸色晶亮,有感激有喜悦还有向往。

裴卓忽然觉得不是滋味,大家相处一年多,诚然大佬大方不藏私,但他的照顾也不少吧?

“我没想对他怎么样,我……”裴卓灵光一闪,“我什么都没说啊!我慌什么慌?”

“你要是真的敢说,我就把你种到灵田里。”千玥一脸认真地说道。

“有那么可怕吗?”裴卓忽然低落下来,苦笑着道,“我自己也觉得可怕。”

千玥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道,“他是秦筝介绍来的人,背景复杂……”

“那又怎么样?”裴卓满不在乎地说道,“这一年接触下来,小孩儿性子如何,你难道不清楚?”

“他有很多的秘密。”千玥强调。

“身为修士,有秘密很正常,即使是凡人也会有自己的秘密。”

“所以你就肆无忌惮地喜欢他,他可是男子。”

“男子又如何?”裴卓红着脸道,“在我们那儿,龙阳之好很流行的!”

千玥愣了会儿,纳闷道,“金樽界何时有这样的流行,在我去明珠界的时候吗?”

“不……不是。”裴卓一下子气馁,“罢了,你不懂。”

“哦,那我说点你懂的。”千玥走近两步,一手撸着狐狸毛,低头俯视他,“不管你怎么想,小孩儿没有做坏事之前,就算我半个弟子。你可不要试图侵犯他!否则,我饶不了你!”

“你跟我说这个干嘛?”裴卓气红一张脸,喊道,“我又不是禽兽!”

“哦。”千玥冷静地退开两步,“不是就好。”

裴卓别开脸,完全不想理她。

“那我回屋了。”千玥转身,跃下屋顶之前,犹豫道,“其实……”

“什么?”裴卓没好气地问道。

“罢了,没什么。”终归只是她的一点猜想,还是莫要给人平添空欢喜。

“哼!”被迫禽兽的裴卓冷哼一声,背过身以示不满。

“哦,对了。”千玥最后道,“一年时间已到,明日去宗艺阁辞行。”

“那小孩儿呢?”裴卓猛地转过身来。

“我的徒弟要你管?”

“你不是不承认他是你徒弟吗?”裴卓争辩道,“我问一句怎么了?”

“一年时期已到。”

“可他什么都没学会啊。”裴卓心急。

“穷我器道之造诣,倾囊相授,我说过的话始终作数。”话落,她不再停留,飞回小木楼内。

“大佬的意思,应该是要带上小孩儿一起吧?”屋顶上的人自言自语,“嗯,一定是的!”

三日后。

“师父,这是什么?”奕眉接过玉简,好奇地问道。

“这是我对炼器之道所有的理解,高阶部分唯有你修为突破后才能一览。”千玥解释道,“往后,我再也没什么能教你的了。”

“师父……是要我走吗?”一年之期已到,他好像找不到留下来的理由,奕眉突然有些心慌。

“我有要事在身,不日就要离开银壤,不能继续教你炼器了。”

“师父去哪里?”奕眉道,“我跟你一起去!”

千玥挑眉,“奕眉——”

少年心里一紧,师父从未这般叫过他,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此行之事,万分重要,不可能带上任何不确定的人,你明白吗?”

奕眉脸色一慌,眸色泛红,“师父,我……”

“你有不能说的理由,我也是一样。”千玥轻叹一声,“其实我从未想过收徒,我这样的性子,怎么可能收徒呢?没想到啊,竟然还是教了你一年……”

“师父,对不起。”

“不必如此,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每个人都有秘密,没有道理你就得心怀愧疚。既然喊我一声师父,就该晓得我性子如何,昔年我万般嚣张,到今日勉强沦为百般,可你却半分没有学会。这样走出去,可真是丢我的脸啊。”

“师父……”

“不准哭,起来出去吧。”

“是。”奕眉施了一个大礼,“弟子告退。”

屋内,千玥撸着狐狸,轻声道,“看吧,我就说收徒什么的最麻烦了。哭哭唧唧的,一点都不似我洒脱。”

小狐狸舔了舔她的下巴,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可惜碎碎念的姑娘并没有发现。

屋外,裴卓拦下奕眉,皱眉问道,“她赶你走了?”

奕眉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麻木地点了几下。

“我去帮你说!”

“真人!”奕眉喊住他,“不要去!”

“为什么?”裴卓沉着脸道,“你不是想和我们一起走?”

()

“小孩儿,你这样很不公平啊。”他带着几分不平道。

“啊?

奕眉转过头,面带疑惑。

“禽兽!”千玥肃着一张脸,眼带责备。

“不是,你听我解释……”

“呵!”

“时间太晚,我该回去修炼了,明日还得继续学习炼器呢。”说完,他猛地起身,落荒而逃。

裴卓又气又恼地坐在屋顶,看着少年清隽瘦削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良久之后,他苦涩地叹了口气,“唉…我是不是吓着他了?”

“你祖上也是炼器的吗?”裴卓隐隐抓到什么,然而月下美色惑人,那点子清醒一闪而逝,如镜花水月。

奕眉眼神闪了闪,慌张地低下脑袋,闷闷道,“嗯。”

“那你就认真学,一年学不会就学两年。”裴卓笑得狡猾,“你师父什么样的人,你也该知道了。”

“你也知道啊?”身后忽然响起一道女声,其中夹杂着不满和气愤。

“大佬,你什么时候来的?”裴卓吓了一跳,见她忽然出现在屋顶上,一时心虚不已。

“我刚刚是喝多了,对,我真的是喝多了!”

“哼!”

阅读魔君从良以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