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鬼儡残魂:绝色洗魂师》
鬼儡残魂:绝色洗魂师

一、犬灵上身-_-^

“真是气死我了!我说跟他去外面走走,没想到这臭小子在废弃堆旁边发现了一只死狗的尸体,他非觉得看死相是被人虐待死的。”景爷愤愤地说着,满头白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他说他要净化这狗的恶灵来试试手,然后竟然就真的招来到自己的身体里,结果一下出不去了!还没完全附体之前又没法驱走,只能先背回来!”

旁人有的忍不住“噗”地一下乐出了声。

这便是洗魂师豁达的圈子中,地位最为显赫的“魂皇”景爷。因为家族自古洗魂术就最为出色,所以子子辈辈传承下来,到如今地位依然也是稳固且最受人尊敬的。跟在景爷身后的,则是几十年来一直跟随他的忠诚“辅助”:涛。

而更加吸引人眼球的是,涛后背上居然背着一名身材颀长的年轻男子。男子垂头耷拉脑袋,看起来已经神志不清了。门口被开门声吓一跳的几个人顿时有些惊慌,赶忙凑上去询问情况。

“这……这怎么回事啊景爷?”

景爷一脸气急败坏,摇头叹气地说道:“这臭小子,现在体内寄封着死狗的恶灵呢!”

“啊?”一旁的人瞪大了眼睛,目光不可思议地扫视着昏迷的男子。

没办法这世上总有太多需要洗涤的恶灵,它们生前含恨而终,或者含冤而死。有的是恶气太重无法超度,而有的则是宁可死后做鬼去报复他人,也不会乖乖去转世。

恶灵们报复的方式又有很多,多数则选择附体于他人,寄宿于活人体内。往往这个时候,就需要请来洗魂师了。

他似乎还没有缓过神,就呆呆地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景爷恨铁不正钢地叹了口气,大声呵斥道:“还发什么呆呢?赶紧起来啊!”

昱茫然地站起身来抖抖白衬衫上的土,高挑的个子在旁人中赫然显立。

“怎么了,师父?”昱看到景爷生气的脸,缩了缩脖子。

“你说怎么了?可别叫我师父了,我丢人!”景爷挥了挥手。

昱微怔,然后眼波流转,翘起嘴角嫣然一笑。

“爷爷,怎么了?”他用极其好听的声音里略带撒娇。

景爷梗住脖子,气哼哼地背着手向自己的房子走去。昱不顾旁人眼光,吐了吐舌头,屁颠屁颠地跟着景爷回了屋。这小子聪明的很,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刚刚发生了什么呢!

回到屋里,景爷问孙子:“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昱像触电了一样,撇了撇嘴角:“哪有啊?您觉得一般的女孩能配得上您孙子这张倾国倾城的脸吗?”

虽然昱确实没有女朋友,但是被景爷这样一问,心头竟莫名其妙地浮现了一个学校里师妹的名字。

“哼……”景爷冷笑一声,“那怎么连狗的灵魂你都洗不了了?”

昱耸了耸肩膀表示不知道。

“我是不是一直都忘了告诉你,‘爱’是恶灵的天敌。对于黑暗来说,‘爱’犹如明亮的火焰,它可以侵蚀黑暗。而我们的洗魂术也是巫术,洗魂这件事本身就是以巫驱巫的事情,所以‘爱’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可以被影响甚至削弱的。更何况你这样年轻,等你再过十年大概才能不被影响到啊!”景爷用苍老的嗓音语重心长地教导孙子,“不过,既然你说没有被什么影响到,那么你作为我魂皇的徒弟、孙子,是不是太逊色了?”

听了景爷说了这么多,昱显然有点坐不住了,他眼带笑意地应付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就是被狗上了个身嘛!”

景爷挑起眉头,有些薄怒。

“哦?你还好意思说?!”

“啊!我约同学去玩了!”

昱匆匆甩下一句话,轻然地飘出房间,留下正要发威的景爷。

景爷看着孙子帅气的身影消失在屋里,脸上愤怒的表情转成了宠溺的笑。他无奈的摇摇头,一头白发也跟着晃了起来。

这臭小子,狠劲儿一定在后面呢……

再说洗魂术,就是将恶灵从本体驱走,软禁在自己的身体内,用自己的身体为之净化,然后再释放最干净的灵魂使其转世。虽然听起来步骤明确简单,但是做起来却犹如登天之难,对洗魂师的身心也更是极大的摧残。

当然,大部分世人是没有办法相信这些鬼神之说的。因此,这个叫做“净灵苑”的院子也就比较冷门了。即便知道他们的,也难免会被指责成一种邪教,只有极少数亲身接触过恶灵的人们,才会真的相信这群人。

这天,净灵苑的院子大门被猛然推开,一位披散着银白长发的老人一脸严肃大步走在前面。老人看起来岁数不小了,不过步伐矫健,腿脚倒是利落地与年龄不符。

只见昱的虎牙被拉长成了狗牙,从嗓子里还冒出了狗鸣一样的咕咕声。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张开四肢,动作滑稽。真是说来也是好笑,此时景爷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堂堂魂皇之孙,竟被区区犬灵附了体!

昱听到景爷的大吼,将目光转向他,眼里泛着血光,张着大嘴仿佛恶犬要将景爷吞食。

景爷也是活了80多年,还没见过被狗附体的人!这次真是感谢孙子让自己开了眼界。

大家都知道,这名男子是景爷的徒弟,更是景爷万般宠溺的亲孙:昱。昱年龄很小,刚刚20出头,大学还没有毕业。不说他的洗魂术精湛与否,仅凭他这张脸,就绝对可以封他为个“绝色洗魂师”了。

昱长得是真的好看,惊艳各路鬼神也不足为过。一双洒满星辰的桃花眼,鬼看了都怕为之动心。

眼下景爷话音刚落,昱在涛的后背上突然睁开了双眼!一双原本漆黑深邃的眼睛此刻竟变成了浅褐色,这分明是一双狗的眼睛!还没待大家反应过来,昱一下子从涛的后背挣脱下来,面目狰狞,呲嘴獠牙,虎视眈眈地盯住大家。

时间荏苒,二十七年后。

凌溶市最北边的花溪区,有座偏僻的大院子。院子前前后后几排房子,按说凌溶市最繁华的城市,但是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片院子竟没有划分到拆迁的区域,所以显得与不远处的高楼大厦有些格格不入。

这院子里住了20个左右奇怪的住客,有亲戚也有同道中人,并且自称“洗魂师”。与其说这是他们的职业,倒不如说这是他们的家族使命。

众人急忙向后退去,惊恐至极。

“昱!”景爷大吼一声,目光奇异地盯住孙子。

不过犬灵也是很单纯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是被人虐待至死的,那么无非变成恶灵也就会想咬咬人而已。景爷还是相对镇定的,从怀中拿出一个盛满蓝色液体的小玻璃瓶,向昱泼了过去。没等半分钟,昱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软踏踏的跪坐在地上,最后发出了狗一样的仰天长哮。

众人上前围过去,昱抬起一张妖艳的脸,一脸无辜,星辰般的眸子闪烁着幽深的光。

阅读鬼儡残魂:绝色洗魂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