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梦见,原来是你》
梦见,原来是你

第3章 肉铺老徐

“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吗?”

薛旸摇摇头,他一直也很疑惑,但是从没有问出口,他知道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些属于自己的秘密,别人不说,不要轻易去打扰,这是与人交往最起码的尊重。他也知道老徐的脾气,他是那种不说,你是永远猜不出结果是什么的人。

老徐笑了,“是太柔美了?“

薛旸点点头。

老徐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走,前面有个吸烟凉亭,我们去那坐会儿”

薛旸没说什么,跟着老徐走了过去。凉亭并没有其他人,除了青蛙蝉鸣没有其他的声响,远处不是的传来孩子玩闹声。

老徐伸手拿出一支烟放入嘴中,他并没有点着,深深吸了一口,又放在鼻子闻了一会儿,最后把那根烟丢尽了垃圾箱里,一连串动作,像是某种仪式,纪念什么似的。坐在了薛旸旁边,看了薛旸一眼

四季景观各不相同,春天赏两岸的樱花牡丹,夏天泛舟观荷垂钓,秋天凉亭品菊赏月,冬天有傲雪梅花枝头绽放,人文景观也别出心裁,在近旁的剧院看杂耍听说书相声。

两岸步行街还有不同建筑布局,河南是整排的苏式风格建筑,河北是骑楼风格,店铺安排也很讲究,按五大洲分区,每个区里又分为不同的国家馆,国家馆内除了售卖地方特产美食还有教学交流室,一圈下来游遍世界吃遍全球学贯中西,逛下来真得花不少时间。

这里面最火的却是教学交流室,像糕点、服装设计、菜系、珠宝、武术、面点....,都是收费的,绝大多数是那种情况,这个面好吃,这件衣服好看,这个菜好吃,报的学习班,但是不提供住宿,他们都要租房,但本市很特别,房价不贵,房租也不贵,有的直接在这里买房。随着这种形势发展,也造成本地主要收入来自于第三产业,也连续几年被评为生态宜居卫生文明之城,市民也过的幸福舒适。

每回散步,小柔也陪着,小柔是老徐养的一条狗,薛旸感觉很纳闷,为什么给狗起这样一个名字,有一次他问道。

“老徐,这狗人高马大,这样这个名字,彰显不出气质,太...”

当时,我在医院妻子的房间,背对着房门,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我还没有回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我要妈妈’拖着长长的哭声。

我回头看到了我的父母,还有他们身旁的女儿

“纪念我的妻子,她在世的时候,虽然没有直接劝阻过我吸烟,但是每天都会做香蕉冰糖水给我喝,每天下午她给我送糖水的,引得周围人纷纷羡慕不已,说一些羡慕的话,那时也是我最高兴的时候,我最期待的是每天晚上她给我送的晚饭,两个人围在一起吃饭,那时,她在壶源一小教语文,她经常给我讲一些学校里的孩子趣闻,我呢,编一些笑话逗她乐,经常把她逗的合不拢嘴”

老徐停了会儿,深深吸了口气,含了会儿,慢慢的吐出。语调变了,眼神不是那种遗憾悔恨,而是更加柔和了,接着说。

“15年前那天,我妻子带着孩子去参观博物馆,在通过红绿灯的时候,一辆轿车疾驰而过,为了救孩子,她被撞到在地,再也没能起来,等救护车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人已经没救了。当我接到电话,赶到医院时,看到了睡着的妻子,是那么的安静,是那么的安详,脸上看不出一丝怨恨,我也不知道当时自己哭了多长时间,感觉是我从记事儿起,到当时所有的泪都流干了。

薛旸打开房门,把从菜市场买来的食材在厨房,并没有急着做饭,而是走到客厅,照看另一群小可爱,他养的观赏鱼,这还是听老徐的建议,就是那个菜市场肉铺老徐,菜市场中他与老徐关系最好。

巧的是他俩还同住一个小区,经常晚上一起相约在小区附近公园散步,公园不大修建在河道旁,之前这里很少有人来的,主要因为河里的水污染严重,特别是有风的时候,一阵清风吹过,带来的不是花之清香,而是阵阵恶臭扑鼻催人泪下。

公园的修建还要感谢市里的吴书记,现在已经调到省里了,他在任其间给百姓办了不少好事,这个环河景观长廊已经成为市里的一张名片,也吸引了不少观光的游客。

我一直拉着她的手,无论我说什么,怎样逗她,再也没有往日的笑声,从始至终都是一脸柔和,双眼闭着。

可能你也想到了,小柔正是我妻子的小名,每天叫着,总感觉她还在我身边一样,她在世的时候,也养过一条狗,那条狗已经不在了,现在这条狗是它的孩子。

我忍着泪水对女儿说,妈妈回不来了,但是爸爸保证,肇事者我一定找回来。让他得到应有惩罚。

说了好久,才总算安慰住孩子。我又看了下妻子安详的仪容,回头看了身旁的父母自己女儿,最后,我在心里说,我一定找到你”

阅读梦见,原来是你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