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细腻温情只为你》
细腻温情只为你

第1章 初相识

“我叫上官霖,你可以叫我阿霖,是,来自楚国,昨天我和父王一起在这附近打猎,我在追一只猎物时不小心走进了迷障,在迷障中中了毒,如今我正在用内力压制着才不至于毒发,而且刚才一直在寻路,没看到你冲过来,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上官霖认真的说道。

“。。。”小鹿显然还没反应过来该如何回复,上官霖在解释过后也觉得有点尴尬,毕竟他从来都不会想别人解释自己的想法的,管别人怎么想和他无关,但此时他却向一个小孩子解释了这么多,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当然,他显然忘了自己也只是十四岁而已。

第三章《误闯古鹿镇》

大概过了半柱香之后,小鹿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然后猛的直起身,他抬眸和身后的男孩对视着,男孩眼中闪过的温怒还是被他捕捉到,他不明白这个男孩为什么不生气了。但还是愤愤的说道“第一,我有名有姓,叫古鹿,第二,你懂不懂礼貌,刚见面就叫别人呆子,你……”

“对不起。”上官霖认真的说道。看到这个小孩子睁大了清澈的眸子,眼中带着不可置信和迷茫,他心里猛的一颤,那种想咬一口的念头越来越浓。该死的,这个呆子怎么会这么可爱,好像咬一口怎么办。

“对不起。”他抿着唇再次说道,还掩饰性的眨了眨眼。

“。。。”小鹿真的开始怀疑人生,不,鹿生了,他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然后点点头以确定他属于人族不是鹿族。当然上官霖是不知道他的这些想法的。

“恭喜宫主,又新添了少主,夫人此时还有点虚弱,但已无大碍,您可以先进去看看。”古蔺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只看到一个身着红袍的俊美女子从屋里走来,并小心的合上两扇门。眉宇间都是淡然的气息,连说话的声音都是淡淡的,仿佛什么都无法让她漏出别的情绪,天下的人都知道毒医黑金兰,她出生于极寒的北极之地,擅毒擅医,是一枝修行千年的黑金兰花,她生性淡然,从不问世事,此次愿意出手相助也只是她正好来古鹿山寻人,此番出手正好做个人情,毕竟找宫主帮忙会事半功倍,没有人去质疑她,只是为她的主动寻人有所迷惑。“神医的救命恩情古某人无以为报,你所巡的人我已经加派人手去寻找,有消息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古蔺向红衣女子抱拳并行了一个江湖礼,红衣女子只是微微的点点头,一双淡蓝色的眸子在暗夜里显得更加清冷。“古香,你快去吩咐厨娘为夫人准备些产后的饭菜,也为神医做些可口的饭菜。”“是”名叫古香的女子快步向鹿厨阁走去。“神医,此番您辛苦了,先去鹿雅阁休息一下吧,我先去看看夫人,”黑金兰微微颔首,便随古宁一起回了住处,人还没有找到,她自然是要在这多住几日的。古宁也是在几日前入住的时候古蔺给安排的,小姑娘不但武功上乘,人品也是没得说的,虽然只是个奴婢,但她的气质却注定她不平凡。目送神医离去古蔺又吩咐道:“古阵古剑,你们去通知一下,就说本宫主五天后要为我的小儿子小鹿设摆酒宴,让他们都来高兴高兴。哈哈哈”宫主激动的说着话并大步走进屋内。他们齐齐说了句是,眨眼间便不见了人影。小鹿是夫人狐仙亲自取得名字,很可爱的一个名字,所以古宫主喜滋滋的当场就决定采用这个名字,当然,宫主宠爱夫人也是人尽皆知的。

第二章《小鹿乱撞》

小鹿眨眨眼,在上官霖眼前伸出手,打开手掌,一颗黑色的药丸出现在手上。

他诚恳的对上官霖说道。“诺,这是能解你身上毒的解药,可别小看它哦,它也可以充饥的,而且一颗就够坚持一段时间呢。”

“谢谢。”上官霖直接低头在小鹿手心里吃掉了那颗药丸,吃完了还添了添小鹿的手心。“真甜”说完还对小鹿笑了笑。

小鹿的脸瞬间就红了,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仿佛什么都没想。

“太……”皇上身边的一个一等侍卫正准备弯腰行礼便被上官霖打断。

“父王。”上官霖站起身对皇上喊了一声。皇上打量了他一圈,确定没有受伤,微微颔首后便看向古鹿。

“这是你的新朋友?”他问的是上官霖,却是紧紧的盯着古鹿,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古鹿也大大方方的任他打量,同时他也在打量眼前的人,他能感受到这些人周身带着杀气,和上官霖的气息不一样。上官霖的气息虽然也高贵张扬,但却并不具有杀气。虽然阿霖说他是追猎物才进入迷障,但他知道他没杀过自己的同类,这个他还是可以确定的,因为他毕竟是古鹿族宫主的儿子。所以他才肯将解药给上官霖,他现在也算的上是深藏不漏的毒医高手了,当年他一百岁的时候,拜了黑金兰为师,学习了三百年,但一百年前有人说她要找的人已经不在古鹿镇了,于是她便去别处寻人了。所以这种解药对他来说都是信手拈来,但不喜欢的人他还是不会轻易给的,眼前的人杀气太重,这个认知让他有所防备。

“父王,他就是这附近猎人的孩子,一直生活在这里,对外界并不熟悉。”上官霖看到古鹿对自己家人的防备眼神赶紧解释道。

“如此最好。”皇上移开审视的目光。“既然如此,我们就顺道把他送回去吧,走吧。”

“不用了,我还有事,你们先走吧。”小鹿急急的说道。这可怎么得了,刚跑出来就被送回去,此时小鹿只有一种想法,不能和他们走,绝对不能。皇上又开始用审视的目光打量起他来,按说古鹿山本就凶险异常,如此一个小孩子在这里出现已经令人怀疑,如今他这急急否定的态度更令人怀疑。看他这般心虚的模样难道真是奸细不成,如今敌方的奸细都这么弱了吗,就这心理素质能干成什么事。皇上开始思考起来。当然,这些小鹿也是想不到的。

“阿霖,你倒是说说话啊。”小鹿戳了戳上官霖的手臂,压低声音对上官霖说道。。

“父王,要不我们先回去吧,也许他父母有什么安排让他做呢。”

“对对对,就是这样的,我娘亲让我为他摘些玫瑰花回去,等我摘了就回去了,你们先走吧。”小鹿快速的说道。

皇上又打量了他一会,然后又看向上官霖,见上官霖眼里都是恳求,这还是这个孩子第一次求他,他心里有些松动。“好吧。”他叹了口气,起身离开了。

“小鹿,我知道你可以保护好自己的,等以后我的事都处理完了,我还会回来的,希望你还在等我。”

五百年后。

“小少主,你慢点,磕着了,奴婢没法向夫人交代啊”一个身着青蓝色衣服的女子一边大幅度的喘息一边抱怨道,离她不远的一个可爱到让人想咬一口,两口的小孩子嘟着嘴不满的说到,“蓝儿姐姐,我都说了不会跟娘亲告状的,你这人真无聊。”他瞥了女子一眼,然后脑子忽然又有了主意。“蓝儿姐姐,我们来玩捉迷藏吧,我来藏,你来找我,你要是能够找到我,我保证今天会乖乖的吃饭,自己吃哦。”蓝儿挑了挑眉,看着眼前漂亮的小孩子,精致的五官与夫人一模一样,但眉眼间又像极了宫主,一张小脸漂亮的不像样,世间最漂亮的女子怕是都要被甩几条街,可就是这样一个漂亮的人,每天都搅得古鹿镇鸡犬不宁,太调皮的孩子可真讨人厌,她心里想这小主子能这么好心,答案当然是不能。所以虽然结果很诱人,但决定不能轻易跳进小主子的阴谋里。但想想是一回事,能不能成功的躲过可就由不得她了。“那好吧,既然你不愿意和我玩,那我只好如实告诉娘亲……”古蓝看着小主子那种不怀好意的微笑,不由得心里紧张起来,他是知道了什么了吗?小孩得意的看着眼前人心虚的表现,倒也不意外,“我会告诉娘亲,你看上了我的暗卫左道,并且恋情已经持续有一百年了,蓝儿姐姐,嘻嘻嘻,用这个做筹码够不够啊?”蓝儿无奈的翻了翻白眼,真有种想暴走的冲动。但理智让她冷静了下来,她快速的分析了一下,九少主虽然平常不会去干告状的事,但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我可不能冒这个险。于是立刻换了一副讨好的面孔,“小少主如此可爱善良,怎么会干这种事呢,再说了,如果夫人真的把我安排到别的地方,你不会想我吗,我们以后可再也见不到了啊。”说的简直是声泪俱下,她缓缓的靠近小少主,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抹眼泪。“好了好了,蓝儿姐姐,什么时候说要把你调离我身边了,你别难过,我也舍不得你,就是你要走我也不同意的啊。”小少主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心疼的哄着这位假哭的姐姐。“嗯嗯,小少主,你去玩吧,记得在酉时回来知道吗?”蓝儿哽咽着对小少主说。“好!”小孩眼中闪过一道光,但随机又被他敛去。“蓝儿姐姐,你先回去吧,休息一下,我可以自己玩的,如果我娘亲去古亭阁找我,你先应付一下,我会准时回来的。”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留下蓝儿还在原地怔愣着,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答应他了呢。但现在懊恼也没有用了,除非等他自己玩够了再回来,现在还是先回去应付夫人吧,不由得感叹自己的日子不好过啊。

小少主在蓝儿愣神的时候就已经走出了很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他呢。他一边跑还一边向后看着,以防蓝儿后悔了把娘亲叫来追他,那样的话就什么都完了。他的速度太快,以至于看到前方有个人影后也来不及刹车,就这样嘭的一声响,两个孩子在撞了之后又像两条抛物线一样弹了出去。“哎呦,是哪个不长眼的挡了小爷的路。”小少主愤怒的大声喊到,他揉着自己的酸疼的屁股慢慢的站起来,便看到前面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男孩(只容貌都是十几岁左右的)此刻正狼狈的趴在地上,在空中晃荡的两只脚证明了他没有死,只是那姿势让人莫名的想笑,当然,小少主确实这样做了。小少主捂着肚子疯狂的大笑起来,眼泪都飙出来了。小男孩愤恨的看着那个笑得疯狂的小孩,但此时小孩已经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他只看到他的背影,他压制住自己想踹一脚的冲动,毕竟和一个小屁孩计较太有失自己太子的风范了。“喂,呆子,你笑够了没有。”他实在忍不住怒气冲那个笑了不知道多久的小孩吼道。

“父王就是爹爹,父亲的意思,是指生养你的父母,懂了吗?”上官霖认真的说道,且默默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样天真的孩子一定要自己带在身边,这样出门自己被卖了都还在帮别人数钱呢。他自己却没意识到他已经潜意识里把古鹿当作自己人了。

“阿霖,你饿了吗?”古鹿试探性的问了上官霖一下。

“没有。”上官霖刚说完肚子便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尴尬地对视一会之后,他们移开目光看了看周围的树木,然后不约而同的坐了下来。坐下后他们又对视了一眼,默契的笑了。

“阿霖,父王是什么?”小鹿看着天边的云彩问上官霖。

“啊?”上官霖表示有点方。

第一章《上古封仙》

落日的余晖挥洒在院子里,院子中央的梧桐树仿佛也被轻轻浅浅的阳光笼罩,古鹿镇宫主和夫人坐在庭院里静静的欣赏着这落日美景。忽然,夫人美丽的脸都皱到了一起,头上也冒出了一层层细汗,“颖儿,怎么了,快,请神医去古音阁,就说夫人要生了。”宫主慌张的对家丁们喊道,他抱起夫人就往古音阁跑。后来经下人提醒夫人不能颠簸才想起自己还会飞的技能。在飞的时候他终于开始嫌弃并恼怒自己把家设的太大了。“阿蔺,我肚子好疼。”夫人声音颤颤的,身体也不自觉的抖起来。“颖儿别怕,没事的,我们把神医请来了,别怕。”宫主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在颤抖,他也是咬牙才能保持自己冷静下来。门里传来一阵阵痛苦的喊叫声,那一声声都疼到了宫主的心里,他暗暗发誓,生完此胎之后,以后再也不要夫人生孩子了。八个时辰已经过去了,可孩子还没有要生下来的迹象,这时所有人都开始焦急起来,来往的下人们都在紧张的忙碌着,虽然都认为夫人这情况是凶多吉少啊,但却没人敢说话。八位小主子也都在门外守护者,他们紧张的看着门里的人进进出出,看着那一盆盆颜色渐渐变浅的血水被端出来,心疼的心都碎了。大概又一个时辰之后,随着一阵电闪雷鸣,房间里终于响起了婴孩的哭声,门外一直左右游走的男人猛的停住了脚步,楞了好一会,等发现脸上传来凉意的时候他抹了一下脸颊,才发现自己留下了欣喜的泪水而不自知。此时出生的是古鹿镇宫主的小儿子,前面有七个哥哥,一个姐姐,在家排行老九,这是从怀上就呵护备至的小儿子,虽然已经有了八个孩子,但此刻的他仍是有种初为人父的激动。

曾经刚怀上孩子的时候,他们曾去卜过一卦,那天卦仙所说的话仍闪现在眼前,“夫人这胎怀的是男婴,小少主三魂六魄里有两魂三魄是上古封仙的遗留残魂,虽然这是世间罕见的体魄,但也极其容易造成滑胎,所以夫人在孕期要好生护着,不要做什么过激的动作,房事在此期间也尽量不要有,且在出生的时候恐天有异象,如若要保住夫人的性命,还需神医相助才行。”卦仙用修长的手指捏捏自己的攒竹穴狞眉,古蔺心里狠狠跳了一下,难不成还有什么是卦仙说不得的,他和夫人对视了一眼,看到夫人眼中满满的也都是担忧,他捏了捏夫人的手背以示安慰,并用眼神告诉她有我在你身边,让她放心。“卦仙可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古蔺忐忑的问了一句,白衣男子抬眸看了父亲一眼,说到“卦中还显示小少主命中有一场劫难。”“那卦仙可否提点一下小子的劫是什么,我可能提前防范一二。”父亲紧紧的皱着眉头说到。“天机不可泄露,只需好生看护即可”。卦仙说完便走出大殿,只留下一个青丝飘然的修长背影。“古宫主,我家先生刚才强行卜卦后需要闭关半月,所以您先请回吧。”前来的小生恭敬地说道。

“因为我从出生就一直在这里待着,所以并不是特别懂你说的父王是什么东西,那是什么,能吃吗?”

“。。。”上官霖表示更方了,可偏偏别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更让他无力吐槽。此刻的他真的有被古鹿的天真打败,所以说以后呆子的称号是摘不下来了。

“你这个肚子还是蛮实诚的嘛。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古鹿瞥了一眼上官霖的肚子,然后又开始前仰后合的笑起来。

“……”上官霖嘴角抽搐着,他手托起下巴打量着四周,父王的传音笛已经能感应到了,所以他应该很快就可以离开了。忽然间有点舍不得离开这安静的地方了,但他也知道这样的环境并不适合他,如今楚国边境传来消息,娜拉国几次肆意挑衅,如今国家的战争已经不可避免了,也许近几年就会开始打仗了。他是国家的太子,在继位之前想要立威此刻正是一个好时机,所以父王带他来古鹿山练习‘杀生’。是的,上官霖是一个武学、阵学奇才,十三岁时就已经没有老师有资格教他习武,但他虽然有绝世武功却从来都没有杀过一个人,一只动物,所以他现在需要适应这种环境,以防他在战场上有所顾忌。要知道,战场上绝对是不允许有失误的,毕竟这关系到一个国家,每一个战士的性命,关系到每一个子民的生活。

阅读细腻温情只为你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