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玉京天》
玉京天

第四十章 时机未到

而且,他猜测这或许是皇甫道神的一次试探。

皇甫道神闻言后颔首笑道:“萧师兄勿怪,先前道神所为乃是迫不得已,还望师兄原谅一番。”

他正是皇甫道神暗中招来。

皇甫道神转身看来,见萧逸斋如此神情后,哑然失笑,言道:“萧洞主莫非还在为先前生气?”

萧逸斋眉宇一挑,暗中思忖对方话中深意,他莫非要跟他联手?

他沉默少许后,徐徐言道:“宫主说笑了,逸斋岂会是不顾全大局之人。”

而今老祖尚未功成,此时翻脸颇为不合时宜。

即便前任两大宫主有所揽权,但仍然不能彻底改变如此映象。

太清宫内,轩榭临窗之地,皇甫道神负手而立,冷眼俯瞰下方。

萧逸斋笑了笑,随即笑意收敛,缓缓言道:“方才宫主所言的‘先除苏、陈,再逐郦瑶’之语恐有失偏颇。”

皇甫道神眼帘一沉,目光微凝,回道:“师兄就这般小家子气?”

他以为萧逸斋还在先前纷争置气,尚有余怒未消。

若真是如此,他反而会松口气。

萧逸斋闻言一笑,轻轻摆袖后,淡声道:“宫主误会了,为兄是说陈师弟既已当众认错,萧某也曾明言谅解,那先前之事自然既往不咎,一切都已翻篇揭过,我自然不会再秋后算账。”

皇甫道神微微皱眉后,轻轻颔首言道:“原来如此,这般看来倒是师弟有些小肚鸡肠了。”

事涉山门洞天纷争,皇甫道神所为情有可原,他本以为萧逸斋会趁机铲除陈、苏二人,甚至连卢希夷、郦瑶或许都在其算计之内,岂料对方却突然打了个哑炮,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皇甫道神心中冷哂,他不会真以为那陈景清真的甘愿俯首称臣了吧?

萧逸斋自然不知皇甫道神心中所想,听到皇甫道神言语之后,他摆手道:“师弟之意,为兄已然明了。联手之意可行,同门相残却不可取。”

他颜容一正,大义凛然地道:“我浮黎仙山上下传道数百万年,诸脉道统传至今日殊为不易,倘若贸然兼并乃至吞没,且不说灵神域会如何动荡,单只我仙山内部便会遭受重创。”

他沉声道:“宫主身为我浮黎掌执,理当以山门利益为重,怎可如此堂而皇之地谈及自相残杀之事?”

皇甫道神眼神中划过一丝愕然,似有始料未及之色,随即心中一沉,似有阴霾闪过。

萧逸斋对着皇甫道神沉声道:“还请宫主日后切勿再出此言,有失我浮黎风范。”

最终,这场聚会算是不欢而散。

看着萧逸斋离去的身影,皇甫道神眼中似有迟疑,但酝酿良久,终究还是未曾出手。

半响之后,他轻轻呼出口气,喃喃自语地道:“还没准备好么?”

无人回答,也无人敢回答。

旋即,他身形渐渐消散,隐匿于太清宫内。

而宫外不知何时陷入呆滞、昏沉的灵神守卫渐渐苏醒,相视一眼后,尽皆看出对方眼中的后怕与惊惧,齐齐打了寒颤。

与此同时,在一出神秘山腹之内,皇甫道神躬身一拜,近乎匍匐在地,恭恭敬敬地言道:“儿孙道神求见老祖”。

躬身匍匐良久,山腹内似有异声传出。

皇甫道神神情愈发恭谨,战战兢兢踏入其内,身影消失不见。

.......

浮黎仙山,灵神域九大至尊势力之一。

山门辖境囊括灵神域东境大半,足有数百万公里。而在这广袤无垠的地域之上,为浮黎仙山镇守四方的便是各大‘小山主’。

其等掌执四方,辖制兆民,统合天下,以顺仙山。

而在这数以万计的小山主中,势力最大的便是镇守浮黎仙山十方界域的各大万年修道大族。

譬如位于天方洞卢氏、清河涧崔氏、浮空山萧氏、琅?峰王氏、青阳湖苏式以及七星岩陈氏等,家族内各有灵神强者近百余位,元婴大修更是不计其数,实力之强绝令人瞠目结舌。

甚至传闻各大修道家族的老祖宗还有无敌道尊存世,但都讳莫如深,外人难知详细。

诸姓之中以天方洞卢氏、浮空山萧氏最强,继而七星岩陈氏、琅?巅王氏、清河涧崔氏,再而便是谢氏、庾氏、曹氏以及独孤氏等小山主了。

这其中又以神幽大洞天掌执家族司马氏、灵瑶大洞天桓氏最为特殊。

司马氏族因司马乾之故而衰落,致使杨旭专权,暗控内外;桓氏却是被‘鸠占鹊巢’,彻底改天换地。

“九万七千年前,浮黎仙山归于琅?峰王氏掌执,其手掌‘纯阳洞天’,辖制太清宫上下,权势可谓是达到了浮黎最顶巅,即便是皇甫氏族都不得不俯首退让。”一道声音在神幽大洞天内响起。

此话正是出自洞天大供奉张智简口中。

在其旁边伫立之人,正是司马元。

只见司马元一身素白长袍,头顶青碧淡红莲花冠,脚踏登空凌宇分波靴,傲然浮空而立。

“不过自两万年前的那场大变之后,纯阳洞天突然脱离我浮黎仙山掌控,自成一宗。那时仙山正内遭诸脉背叛,外逢神妖鬼神的掣肘,致使其顺利脱身。”张智简目光复杂地轻声言道。

司马元转首看了他一眼,问道:“可是如今的太虚天洞?”

张智简颔首道:“不错。昔日我浮黎曾与太虚天洞相约规定:以十万年为限,浮黎若有能力慑服天洞,其便会再次归于王化;不然,它将彻底脱离浮黎。”

他看了眼司马元,迟疑了一下后,缓缓言道:“当初家主之所以能获得神幽大洞天,其中除去其本身福缘之外,还有太虚那位的刻意放水,并暗中阻拖延仙山内部诸脉的脚步。否则洞天究竟花落谁家还不一定。”

司马元闻言目光一闪,心中似有些不置可否。

太虚天洞昔日曾为浮黎一员,虽然破门而出,分家独立,但在仙山内部依然存有话语权,或者说依然埋有暗子。

或许今次司马元入住神幽大洞天所遇阻遏,便有他们一份心血。

而且司马元对于张智简所言的太虚天洞放水之事,有些不认可。

暂且不说神幽大洞天牵扯甚广,单只惹出当年那出风波的源头‘造化仙丹’便可令灵神域大打出手,他们岂会放弃神幽大洞天这块香饽饽?

神幽大洞天牵扯甚广,但若说太虚天洞仅仅为了某些浅显利益而放弃抢夺的话,打死他都不信。

忽而,司马元目光一闪,但能让诸如太虚天洞这种超级势力以放弃神幽大洞天的代价而争夺之物,必然是件比洞天还要珍稀之物。

司马元微微蹙眉,可这世上还有何等稀罕之物能比洞天还要珍稀?

他心中一动,眼神陡然幽深起来,心中喃喃自语地道:仙丹。

能比洞天还要珍稀之物,自然是仙丹了。

仙丹无名,因其颇具造化,故称‘造化仙丹’。

传言此丹可令人立地成仙,彻底羽化飞升仙界,成为不朽不灭之身,位列上古真仙之上。

但司马元俯首看了眼自家后,这副泥胚凡胎一如往昔,吞服了仙丹后依旧未曾成仙,看来那所谓的‘羽化飞升’之说纯属子虚乌有。

他心中轻叹,拂去这些繁杂遐思,仙丹无法助他立地成仙之事他早有预料,不足为奇。

这玩意能强身健体倒是真的,顶多再加上增补修为法力,并没有夺天地造化的惊天地泣鬼神之能。

忽而他眸光一闪,闪烁出一道锐利色彩。

他想到了地藏、邪神以及清虚等人。

他脑中忽然蹦出一个念头:莫非而今尚未到摘取果实之时?

少顷,背后一道身影倏忽而现。

竟是玄真大洞主萧逸斋。

萧逸斋眉宇微皱,面无表情地问道:“不知宫主有何事商谈?”

皇甫道神见火候差不多了,便不再画蛇添足,他神色一肃,沉声言道:“皇甫意欲与萧师兄联手,先除苏、陈,再逐郦瑶,最后你我再分高下。”

他目光定定地看向萧逸斋,沉声道:“不知师兄以为如何?”

萧逸斋微微皱眉,言道:“宫主恐怕搞错了,逸斋何曾有除掉苏师弟之意?”

他语气一顿,缓缓言道:“今次皇甫本想借机逼出那位,我等好趁机斩草除根,永绝后患,如此方才借师兄之举。”

他口中所言的‘举动’自然是骤然袭击萧逸斋之事,如此方才引得后续一连串变故。

萧逸斋借坡下驴,定眼看了几下皇甫道神后,轻轻颔首。

浮黎中央,万丈高空之上,太清宫悬浮而立。

浮黎仙山六大洞天分布四方,如同弧形般拱卫中央太清宫,昭示着太清宫地位之无上,威严之无尽。

不过近年来由于六大洞主修为法力尽皆臻至道尊之境,致使太清宫主的威压无限降低,又兼六大洞主轮流掌执浮黎,数千年下来,使得山门上下竟认为太清宫乃六大洞主手中傀儡罢了。

不管皇甫道神所言真假如何,此时‘休战’确实于他有利。

萧逸斋脸色和缓,淡声道:“宫主有话但讲无妨”。

他目光一闪,徐徐言道:“倒是宫主先前屡次对苏师弟大打出手,宫主可不要冤枉好人。”

皇甫道神脸上肃容一滞,似有讪然,继而他笑着摆手道:“萧师兄言重了,道神方才不是说了么,先前所为不过是一场试探,何须常挂嘴边。”

阅读玉京天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