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大符篆师》
大符篆师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不眠夜

因为她们都看见皇帝了!

“陛下身为一国之君,真是和蔼可亲呀!”

不过很快有人送来皇帝给老宋跟方晴的新婚贺礼,皇帝亲手所书的一幅字,上书——万年好合四个字。

一群原本以为就要面圣的人,最终没能见到皇帝,都觉得特别失望和遗憾。

不由羡慕起那些跟着去迎亲的年轻人来。

早知道皇帝会出现,大家肯定都得去迎亲。

飞大那些女教授们全都非常开心。

但很快,他们便得到一个消息——皇帝已经走了。

所有人都很懵,包括老宋跟方晴这对新婚夫妇,都是一脸茫然。

“啥?”老头子一脸惊讶,完全不像是装出来的。

这种事儿,也没必要装。

他看着白牧野:“谁?在哪?”

“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不过听皇帝说,他让人传话给齐王,不许齐王再找我麻烦。”白牧野道。

老头子愣在那里半天,然后喃喃道:“我大概知道是谁了。”

“谁?”白牧野一脸好奇。

“白楚月老祖姑奶奶。”老头子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一脸严肃,眼中满是敬意。

“老祖姑奶奶?”白牧野满头黑线,弄半天,是个女帝?

“是,楚月老祖姑奶奶是白家第十六代嫡女,从小就天赋卓绝,在你出现之前,她是咱们白家有史以来,最优秀的一个天才。”

老头子一脸敬意的道:“她老人家这一生没有嫁人,心思全都用在修炼上,大约在四百多年前踏入神级,而那时候,她才四十多岁。不过从那之后,她就离开了家族,不知去向何方。如果说咱们家有人能成帝,并且还能管后辈的事情,那一定是她老人家!”

白牧野对家族的了解,简直少的可怜,自家史上出过的名人也几乎都不知道。

老头子一脸开心的笑道:“如果真是她老人家回来,那就太好了!她是最护犊子的长辈,从今后,再也没人敢欺负你了!”

对这话,白牧野也就听听。

想要不被人欺负,终究还是要靠自己的。

连个神级的保镖都不让带在身边,更别说帝级的老祖姑奶奶了。

所谓的没人敢欺负,也不过是宏观泛指,表面上没人敢对他动手罢了。

可这世上的事情如果真的都那么简单,每年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枉死的天才了。

“皇帝就跟你说了这个?还说了什么?”老头子很是随意的问道。

他大概做梦都想不到,皇帝会跟白牧野说那些话,所以也就没怎么顾忌这个场合。

“这不方便说。”白牧野道。

老头子先是微微一怔,随即眉头微微蹙起,看着白牧野:“那回头再说吧。”

随后,老头子跟白牧野分开,他去找他的那群老伙计。白牧野则带着彩衣等一群年轻人聚在一起。

大家吃吃喝喝,好不畅快,众人也完全没看出白牧野身上的异常。

倒是小顾回来的时候,表现多少有些不自然。

不过在白牧野和林子衿的调侃之下,很快恢复了正常。

没人想到小顾的真实身份竟然是皇子,更没人想到刚刚他离开的那段时间是去做什么了。

酒宴一直持续到深夜,各大一级主城的城主们最先退场。

虽然没能见到皇帝,但他们都觉得不虚此行。

能够见证两个皇帝都来参加的神级大佬婚礼,这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荣耀。

对很多人来说,这是可以吹一辈子的资本。

随后,其他各路宾客也渐渐散去。

白牧野也是在飞大外面有房子的人,告别了于秀秀等一群人,又安顿好彩衣灯一大群人的住处,这才带着林子衿和小顾,先回到了家里。

今天几乎所有人都是飘乎乎的,都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大家都需要消化一下见到皇帝这件事。

老头子那边还在跟老宋拼酒,发誓要让老宋今天入不成洞房。

大鹅今天吃爽了,真正见识到了世面。

以后也是一只见过人间帝王的尼古拉斯高贵鹅。

跟在白牧野身后,扭着屁股,打着饱嗝,边走边道:“你们人类皇帝,也就不过如此嘛,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白牧野看它一眼:“神级大佬看上去也没什么了不起,都是两个肩膀顶着一个脑袋,但他们一眼都能瞪死你。”

大鹅怒道:“好好说话不行吗?非得抬杠?我们鹅族同样也有神级大佬!”

“那又不是你,你骄傲什么?”白牧野笑道。

“拧你昂!”大鹅喝了点酒,有点飘。

白牧野瞥了它一眼,大鹅顿时将头转向小顾:“说你呢!”

小顾:“……”

回到家,花姐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大鹅被踢去睡觉。

白牧野跟林子衿也各自准备休息。

今天发生的事情有点多,他们的脑袋也都乱的很。

之前当着太多人,根本不能表露真实情绪,所以都很累。

但小顾还是叫住了他们两人。

“聊聊?”他看着白牧野。

“现在?”白牧野看着他。

小顾认真点点头:“嗯。”

“行吧……”白牧野叹了口气,现在不聊,回头也跑不掉。

小顾这会儿心情肯定比他差得多。

房间里,白牧野直接让高级智能屏蔽了所有的信号,只有林子衿他们三人。

这时候,姬彩衣突然发过来一条消息。

“小白你们睡了吗?”

白牧野愣了一下,回道:“怎么了?”

“感觉你跟子衿今天像是有心事一样,没事吧?”

白牧野心里一暖,微笑道:“没事的,放心吧,你早点休息!”

“哦,好的。”

另一栋别墅里面,姬彩衣靠在床上,看着眼前通讯器发来的一条加密的消息,眼中充满茫然。

那消息,是老刘发过来的。

“帝都出事了,皇宫那边集结了大量军队,整个皇城都已经戒严了。听说皇帝今天去了飞仙星?你们没事吧?”

她本想把这消息告诉小白,但小白那边,似乎不太方便。

而今天皇帝过来,还专门把他叫去聊了那么久,转头帝都那边就出事了,这一切……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姬彩衣想了想,给老刘那边回了一条消息——我们挺好的,没什么事,你放心吧!

片刻之后,老刘在那边又发过来一条消息——不管发生什么事,最重要就是保护好自己。

姬彩衣微微一笑,回了句“明白”,然后有些失神的盯着通讯器,半晌,给自己母亲发了一个信息过去。

“妈,是不是发生什么意外了?”

宋星雨在那边飞快的回了一条消息:“不要问,也不要管,我这里很忙,回头再说,你保护好自己!”

姬彩衣瞬间感觉有一股凉意顺着头皮散开,刺激得头皮都有些发麻。

似乎……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正在发生?

白牧野的别墅里。

小顾看了一眼自己自己刚刚收到的消息,然后抬头看着白牧野道:“帝都出事了。”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

小顾脸色有点难看:“有人政变。”

“你父皇不是说都清理干净了吗?”白牧野愣住。

看皇帝今天那架势,明摆着胸有成竹的样子,莫非是装出来的?

“没事了,发动政变的,是我一个庶出的兄长,简直脑子进水了。”小顾很快收到第二条消息,松了口气,整个人都松弛下来,喃喃道:“还真是个多事之冬啊……”

“看来你父皇出问题的消息,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严密嘛。”白牧野道。

小顾神情哀伤的看着白牧野:“老大,希望你不要怪他。”

白牧野笑一笑没说话。

“唉,他的思维方式,或许才是一个合格的帝王吧……但我做不到,”顾英俊一脸认真的看着白牧野,“他留下了一股力量,说是用来对付有朝一日谋反的你。”

“你就这么辜负了你爹的一番苦心?”白牧野看了他一眼。

“什么苦心,不过是跟之前的黑白脸一样,我唱不来奸诈的白脸,也不信有这股力量。”小顾淡淡说道,“他是我父亲,我虽然不敢说比任何人都了解他,但至少,我比绝大多数人了解。同样,他也了解我。他当时跟我说得十分确定,说不需要我去管,也不需要我多问,只要将来有一天你谋反,那股力量就一定会出现,然后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你。但其实他知道我的性格,知道我十有八九会跟你说这件事。所以,这就是他给我留下的另一个……和你交好的人情吧。”

小顾露出一丝苦笑:“显得我对老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老大自然会觉得我这人还是不错的,是可以交往的。”

小顾轻声道:“但我不喜欢这些,我喜欢实话实说,那个位置如果真的要我来坐,我也不会像他一样,我有我的想法。”

白牧野道:“那你不怕我有一天会谋反?”

“你啥都没有,谋个屁的反呀?用控制符吗?”小顾忍不住吐槽,:“如果老大你真像国师说的,有大气运,拥有改朝换代的本事,那就换啊!这祖龙帝国,本就是李白林三家老祖一起打下来的!如果你来做这皇帝,能做好的话,那就做呗!”

“你这还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啊……”白牧野道。

“老大,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我父皇说的那些事情是真的,我宁可相信,他是用这种方式,去肃清那些一直以来在暗中蹦跶的宵小之辈!父皇是一个特别英明的人,那些人怎么可能害得了他?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小顾眼中露出痛苦之色,即便他知道,父皇跟他说的那些应该都是真的,可他依然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英明神武的帝国君主,怎么可能就这样死去?

白牧野看着顾英俊:“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你有什么打算?”

顾英俊低下头,双手抓着头发,喃喃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事实上,半年前你父皇把你送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布局应该就已经开始了。”白牧野看着他道:“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我,所以他悄然离开帝星,来到这里,想要当着我的面,再去确定一下他的判断。他虽然是悄然离开帝都的,但他到这里之后,却并未掩饰自己的行踪。所以,帝都那边有人坐不住了,以为机会来了……”

白牧野看了一眼林子衿:“丫头,你去睡吧。”

林子衿站起身说了句哥哥晚安,都没搭理小顾,直接走了。

回到房间之后,才给林采薇发了个消息:“出大事了,你们还在喝?”

“你指帝都?纤芥之疾,何足挂齿。”

林采薇回的倒是快。

“皇帝死了,现在的是仿生体加上一部分精神体,半年后消散,他今天找我跟哥哥,把小顾托付给我们,让哥哥辅佐小顾。但对哥哥又不信任,我现在都不知他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林子衿仗着有寒冰雪留下的高级智能在,肆无忌惮的将这消息发给林采薇。

那边半天没回应,过了一会,才回了一条消息过来:“在家等我。”

另一个房间里,只剩下白牧野跟顾英俊。

两人都沉默着。

良久,顾英俊才道:“老大,我们认识的……是不是有点太晚?彼此间的信任……是不是还不太够?”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你在担心这个?”

“嗯,有点。”顾英俊轻轻点点头,“我现在很茫然。”

“茫然就对了,我比你还茫然呢。”白牧野苦笑道:“谁能想到,你父皇不声不响的,突然就砸了这样一副重担过来?而且即便你什么都跟我说,我依然还是得感谢你,还得感谢你父皇的不杀之恩……”

“父皇他,不会杀你的。”顾英俊低声辩解。

“好了小顾,这件事,静观其变吧。我未必有那本事辅佐你一路往上,但你是我认可的朋友,你有什么困难,我也不会坐视不理。我当着你父皇,不会发那个誓言。但对你,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小顾,我对那个位置,没有兴趣。”

顾英俊点点头,有些感动的道:“老大,我知道,父皇那些举动,着实有些画蛇添足,但我也能理解他,不亲眼见见你,不亲自交代一些事情,他不放心。”

想到自己的父皇半年前就已经不在这世间,顾英俊又是一阵悲从中来。

白牧野想了想,从空间指环里面拎出一瓶酒,打开之后,放在小顾面前。

这个夜晚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不眠夜。

新婚的老宋跟方晴被老头子和林采薇拉着喝酒。

四个人全都喝得微醺。

消息一条接着一条的发到他们各自的通讯器上。

但几个人都只是看一眼,便随手挥掉,置之不理。

林采薇看着老头子:“感觉像是回到多年前的那个夜晚一样。”

老头子呵呵冷笑道:“这些人才是这世上心最脏的!”

老宋看着这两位,喝了口酒:“感觉又像是回到了多年前……你们什么都知道,我跟方晴,就像两个傻子。”

方晴瞪他一眼:“知道得多,未必快活。”

老宋道:“可什么都不知道,也真不快活。”

老头子说道:“其实没什么,皇帝出来溜达溜达,有人就不安分了,觉得可以趁机夺权。”

老宋嘴角抽了抽:“怕不是个白痴吧?手上有什么呀?以为抢了皇宫就是皇帝了?”

老头子点点头:“谁说不是呢。”

林采薇又看了一眼通讯器,站起身:“你们喝,我出去一趟。”

老头子撇撇嘴:“看吧,酒都喝不消停。”

同样是古琴城,一片偏远山区深处,坐落着一座巨大的宫殿。

平日这地方就是禁区,闲杂人等,一律不准靠近,方圆百里之内的上空都是禁飞区。

很多人都知道这里面住着大人物,但究竟是谁,却是没人知道。

鲁王面色阴沉的坐在首位,冲着对面一个眉心生着一颗绿色竖眼的人怒气冲冲地道:“怎么会这样?不是说的好好的?这一次就能把飞仙所有城市毁掉?也能顺带着除掉那些碍眼的人?现在这算什么?就连你家指挥使大人都受伤了!”

“我们也不想这样,没想到那两个神级强者会突然出现,指挥使虽然打伤了那两人,但也的确没有机会再度对飞仙发起攻击了。如果强攻,你也看见了,你们的皇帝都跟你一起来了!他身边那些人,哪个是简单易于之辈?真打起来,我们一定会吃一个大亏!”眉心长着绿色竖眼的人看着鲁王淡淡说道,“你甚至都没能把这消息传递出来!”

鲁王冷冷看着他:“你什么意思?觉得我坑你们?对我有半点好处吗?我出发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他也在,我甚至不清楚他是怎么上来的!飞船跳跃到飞仙星系他才突然出现,差点没把我给吓死!”

“所以说,这件事,我们还是徐徐图之吧。”眉心长着绿色竖眼这人看着鲁王,“反正他又活不了多久。”

鲁王咬牙道:“谁能想到该死的狗皇帝竟然还能用这种方式续命一年?竟然还跑到飞仙这种地方来找姓白那个小屁孩,简直就是个笑话,以为把自己的儿子放在这里,以为交好那个小屁孩就能结交白家了?他怕是真不知道白家现在是什么样!一个小崽子能决定什么?果然是死人才会做出来的蠢事,真让人笑掉大牙!”

“你可别小看那个年轻人,他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眉心长着绿色竖眼的人说道。

“干掉就是了!”鲁王沉声道。

未了,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当然,活捉是最好的,还有林家那个小姑娘。”

()

皇帝来了,恭喜了一下,把小白跟子衿留在那里聊了一会,然后小白跟子衿回来了,皇帝就走了?

那他是来干啥的?

专门找俩孩子聊天的?

“哎呦你这嘴挺巧呀!”

一群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女教授们,此刻全都激动得像个小女孩一样。

看得出,皇帝在众人的心目中,还是深受尊重和爱戴的。

“是呀,太平易近人了。”

“哎你说我当时怎么就没敢上去跟陛下打个招呼?握握手也好啊!”

“哈哈,你该不会是指望陛下看上你吧?”

这场婚礼因为皇帝的突然到来,所有人都变得十分紧张。

甚至都有种在做梦的感觉。

那些身份尊贵的宾客们一个个不由得庆幸无比,想着等下就能见到皇帝,那种激动的心情很难用言语来表达。

“去去去,少胡说八道!陛下不是那样的人。”

“意思你是呗?”

老头子却趁着这个机会,把小白拉到一旁,低声问道:“他跟你说什么了?”

白牧野看了一眼左右,轻声道:“咱家有个帝级的老祖宗回归了?”

阅读大符篆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