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人间修罗》
人间修罗

第一百二十九章 就是钱多

芊荨道:“你说。”

毒童子道:“这消息是从哪里得出来的?”

芊荨淡然一笑,身为这家酒楼的主人,能占据这么好的地段,又能随时见到如同对面两人这样的大人物,已说明了她也并非等闲之辈。

毒童子一旁中年女子正色道:“小姐这话可当真?”

芊荨道:“我总犯不着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几乎毁了我的酒楼来跟你们开玩笑对不对?我已探得别人下一个目标就是毒童子,我们虽关系不是多好,可好歹也算是朋友,自然是应该给你们提个醒,从玉面郎君的死就可以看出来动手的人是有备而来,不得不小心提防。”

“我有一个问题。”

毒童子虽是童子相貌,可经历了几十年的江湖风雨,心思却是早已无比缜密。

至于最后一人,是一个相貌丑陋的侏儒,那声尖锐笑声便是这侏儒发出,除了毒童子之外,当再无别人。

毒童子并非就是真的童子,只因生下来便患有侏儒症,长不大,故此四十多岁依旧是少年时候模样,最多只有芊荨的一半高,但九重天却是无人敢小觑了此人。

毒童子却是在此时此刻生不起半点听琴的雅兴,只是双眼充满怨毒,冷笑道:“居然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能耐。”

一旁中年女人笑道:“需不需要我陪你?”

这女人绝对不是保养的很好那种类型,尤其脸上一层胭脂,让毒童子这等早就见过不少美女的男子完全生不起半点心思。

尖锐道: “那倒不用,不过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顺道将烟瑤接过来。”

“不用就不用,跟老娘稀罕你一样,就你那玩意儿能不能让老娘舒服还不一定呢。”

有意无意打量了毒童子下半身一眼,女人满脸嘲讽。

毒童子竟也不生气,与面前这女人相交多年,早就知其禀性,故此并不懊恼,只是轻笑。

楼台揽月,月笼纱,多好的名字,可偏偏配在了如此一个女人身上,实在有些让人觉得糟蹋了这个名字。

“就因为不敢招惹你所以我才让你将烟瑤通知过来,这几日我便就住在这里,哪里也不去,我倒要看看对方究竟要怎样杀我。”

月笼纱啐了一口。

“都要死了还惦记着那个贱人,莫非是真觉得那贱人坐莲的功夫比老娘还要好不成?”

毒童子轻笑道:“没试过你的,也不敢试,另外,麻烦你通知其他的人来这里一趟,我要让他们亲眼看看我毒童子是怎样为郎君兄报的仇,可不能让别人看扁了我们九重天的这一帮兄弟。”

月笼纱骤然不屑。

“行了,冠冕堂皇的话就不要说了,在那个小妮子面前要面子就罢了,在老娘面前还需要装什么英雄好汉?怕死就是怕死,怕死又不丢人,究竟是让人来看热闹还是让他们来替你压阵你自己心里才最清楚。”

闻言,毒童子讪笑,心道面前这婆娘还真是一张臭嘴不招人待见,偏偏还说的真就是那一回事,默想自己从九重天一步步杀到今天的地位,实力忽然重要,但更为重要的还是步步为营稳扎稳打,若非如此,怕自己早已死了不知多少遍了。

“怎样都好,总之现在是我们这群兄弟同仇敌忾的时候,有些人想要在九重天翻云覆雨,想要破坏我们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利益,这个时候还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问题,将对手统统杀光才是唯一的办法不是?”

“这种厚颜无耻的话也就你这小矮子说的出来了,罢了罢了,谁让老娘就喜欢你这萌哒哒的样子,虽说你作为男人的本事就跟你身上的暗器一样中看不中用,咯咯……”

月笼纱捂嘴扭着屁股大摇大摆离去,只剩毒童子满脸阴沉。

“臭婆娘,你以为什么东西都能搅动你的大水缸?可笑至极。”

……

月笼纱算不得美人,虽身材不差,也算是凹凸有致,可一张涂了厚厚一层胭脂的脸却足够让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大多数男人望而却步。

好在身上着了一件并非每个女人都敢穿出去的薄纱裙,若隐若现,最是朦胧。

故此才踏出酒楼便面临了不少男子的暗中侧目以及指指点点。

每每此时候月笼纱多半都会怒斥。

“看什么看?没看过女人哪?要看看你娘去。”

“就你们这小身板儿,禁得起老娘折腾不?”

“老娘换口味了,已经不喜欢你们这种款的了,老娘现在喜欢闺房之中玩儿游戏,尤其是跟侏儒儿童的游戏,那才叫一个刺激。”

最后一句话像是故意说给楼上的毒童子听,耳朵听着就连芊荨也有些笑的岔气紊乱的琴音,毒童子却是连房门都不好意思再出一步,只期望着那位从四重天带下来的女子能尽快赶过来,好泄了裤裆里面这股子邪火。

月笼纱一路招风影碟,竟也怡然自得,丝毫并未注意到此时此刻隐藏在过往人群中的两双眼睛正不住在她身上扫来扫去。

其中一人丹凤眼,鹰钩鼻,颧骨深陷,一人约摸三十来岁,相貌普通,嘴角一颗大痣,痣上还长着一根黑毛,乍一看都与市井之徒一般无二。

除了一直暗中守候在酒楼之外的兰亭与张凤府,又岂会有别人?

张凤府道:“这女人,如此堂而皇之,难道就不怕被有心之人盯上?虽说这天下不乏有色中高人有古怪癖好,可我相信喜欢妇人的男人更多。”

兰亭神色古怪看了张凤府一眼,摇头道:“只有傻子才会去打这个老妖婆的主意,连毒童子平日里都敬她几分。”

张凤府道:“这女人很厉害?”

兰亭道:“本事我不太清楚,只晓得她最厉害的是剑,一把快剑杀人无数,不过要说她背后的靠山却是大有来头,楼台揽月月笼纱,听闻是五重天天王青冥的女人,仗着这层关系在九重天无所顾忌,又有几人敢打她的主意?”

张凤府咋舌道:“没想到这素未谋面的五重天天王竟也是一个狠角色,这样的都下的了嘴?佩服,小弟实在是佩服。”

早就习惯张凤府时不时不正经的兰亭全然当做没听见,只是低声道:“你不要告诉我你要对她下手。”

张凤府道:“先看看情况再说,总之既然说了要做点事情,那就肯定要做,趁现在没事,不如我们去找个地方坐坐?”

“坐坐?哪里?”

“你跟我来就是。”

当兰亭跟随张凤府到达要坐的地方时候不禁再也挪不动步子。

“你可真是胆大,才差点栽在了这里,又主动上门来这里,你想死,我可不想陪你一起死。”

张凤府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他们又不认得你我,更何况楼上弹琴那小贱人可是让我恨的压根儿痒痒,我不找机会收拾收拾她如何叫我咽得下心中这口气?”

未几便见一嘴角挂着一颗大痣着了一身标准中原达官贵人服饰的男子双手负后踏进倒塌了一角却还财源广进的酒楼,大声道:“小二,上酒,顺便让楼上那弹琴的女子下来陪我喝一杯,本大爷不差钱,本大爷有的是钱,我们中原人啥都不多,就是钱多。”

哗啦啦一袋真金白银散落一地,惊呆众人。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倘若张凤府在此,也一定能听出来毒童子与其旁边的女人正是之前与玉面郎君饮酒的两个朋友。

“这是我最近几年来听的最好笑的事情,想杀我,先问问他能不能走近我身前三尺之地。”

“本姑娘早就知道你这家伙会是这个反应,不过大意却不见得是好事,玉面郎君便是死在猝不及防之下,死前都没弄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反正话我已经带到了。”

芊荨莞尔一笑。

“谁不知你毒童子浑身是刺,别人拼了命纵使想要同归于尽也最多换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芊荨道:“先前那人不慎掉进我提前布置好的陷阱,被东南西北四个人困住,眼看就要得手时候缺给他逃了,我便一路尾随他,一直到了他们所在的洞府才停下来,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不小心偷听到了这个消息,特此前来通知你,信不信都随你们,我只是想说,你们不是傻子,别人也不会是傻子,既然敢说出来这句话,想必定是做好了万全准备,倘若不想死,就应该及早做准备,免得落到一个跟玉面郎君一样的下场。”

中年女子听罢也觉有理,问道:“只是既然小姐去到了门外,也一定见到了说这话的人是什么样子,既然他要出手,为何我们不提前出手,神不知鬼不觉解决了他,如此一来,倒是避免了跟黑寡妇正面交锋,虽说我们不怕她,可她身后的一些人却不得不掂量掂量。”

芊荨道:“那就不凑巧了,我还真没见过他的样子,若非是我机灵,恐怕我现在都不能够在这里给你们通风报信了,哪里还顾得上去看看那家伙究竟易容成了什么样子。”

有人要杀我?”

灯火通明的酒楼之中某个僻静房间传来一阵尖锐嘶笑,此时房中正坐了三个人。

一个着了一身青裙,眉清目秀的女子,一个着了一身朦胧红色纱裙的中年妇人,虽脸上裹了厚厚一层粉,依旧难以掩盖岁月在其脸上留下的痕迹。

毒童子尖锐道:“我就在这里,我还真不信有人敢对我怎么样,想要杀我的人恐怕还没出生。”

“那倒是。”

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可若是对上你,便是自损一万都未必能伤的了你,既然你要在我这里那你就尽管待着就是,想必那家伙也会很快找上门来,只是丑话我可得说在前头,打烂了本姑娘的东西还是要照价赔偿才行,毕竟本姑娘开个酒楼不是专门为你们打架的,好了,二位请自便。”

出门上楼,未过多久便重闻琴音缭绕之音。

阅读人间修罗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