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影帝的工作日常》
影帝的工作日常

第五十二章 严冰沁

唯一一次录歌,还是上回给《武林外史》录片头曲《一笑中》。

可酒吧要求的是三首歌,《一笑中》肯定得唱,毕竟是大火的电视剧,另外两首选什么,他有点为难。

“吃完干吗去?”

他在《紫蝴蝶》中的戏份暂时告一段落,最近有充裕的时间陪着女朋友。

穿戴一新的高园园问道:“你不是要去酒吧唱歌?”

“酒吧下个星期才营业呢。”

想起这事他还有点头疼,唱歌不是他强项,什么美声,民族乐,摇滚啥的,他全然不懂。

先一步下床的甘韬,洗漱完后,问依旧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高园园。

她露出脑袋回道:“想喝粥!”

《倚天屠龙记》的收视率多少,他不清楚。

但这部剧很火,高园园更是凭着周芷若瞬间大火,一改以往广告中的女高中形象,从此成为众多男人心中的女神。

高园园望着催促她接下周芷若一角的甘韬:“你怎么肯定这剧能火?”

“你不拍电视剧不清楚,国内现在最火的剧就是根据金庸、古龙等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你看我去年拍的《萧十一郎》是古龙的,《少年王》是倪震的。”

“我跟你讲,金庸老先生家的门槛,估计都被国内各个电视台的制片主任踏破嘞。”他信誓旦旦道。

一番口舌,打消高园园的顾虑。

至于面试的问题,他丝毫不担心,只要导演不瞎,看到高园园的扮相就不应该拒绝,除非导演心有龌龊。

“导演是谁来着?”他嘀咕着拧起眉毛。

躺在床上的高园园听到他的嘀咕,用裹着棉袜的脚在他背上蹭了蹭,笑嘻嘻道:“杨韬,跟你差个姓,要不然就是本家。”

他一口塞掉手里的肉包,“不认识。”讲完,掉头抓住后背的脚,一跃上床将嘴向她脸上蹭去。

她呵呵笑的推攘:“别碰我,嘴上全是油。”

甘韬只是咋呼一下,哪还有精力真做,甩掉脚上的鞋后,两人仰面躺倒在床上发呆。

想起不久前在老家灌溉渠旁等车时,老妈江梅讲的话,他试着问道:“你啥时候有时间,和我回一趟老家?”

他倒是没想着在两人拼事业的时候结婚,就是想带个人回去让甘国华乐乐。

她不可置信:“啊!”

她才23,正是一生中最有活力的时候,也享受着这个年龄带来的各种幸福。

男朋友往外带,不但没人嫌磕碜,还有着羡慕;虽然名气不大,但收入可观。

个人、事业、家庭都是满满的幸福,她可没想着改变现状,现在的一切刚刚好。

他解释道:“就是简单的玩两天,没指望别的。”

她躲开好看且黑白分明的眸子,敷衍道:“等等吧,今年挺忙的。”

他琢磨自己有点是强人所难,缓缓颔首道:“那你忙完,记得打电话给我。”

比起上回两人耳鬓厮磨,恋恋不舍的分别,这次的分离多了些未知的匆忙,

苏州,平江。

“今天的课就到这,回家后,要练熟曲谱,下周来的时候,老师要听你们自己拉唱。”

面含微笑的拉卡屋门,严冰沁将几个小孩一路送到楼下,正当她返身上楼时,一句“严老师!”在身后响起。

骑着摩托一路风尘仆仆赶来的甘韬,望着驻足,微蹙细眉的严冰沁,想着应该是忘了他叫啥,摘下头盔抱在怀里,他横跨着下车道:“甘韬,2000年在你这学的乐谱知识。”

严冰沁微微颔首:“嗯,想起来了,你有事吗?”

喊她老师的都是些小孩,这么大个的学生只有过一个,经他一提醒,严冰沁瞬时想了起来。

“过几天要去酒吧唱几首歌,想让你帮忙瞧瞧唱的咋样,当然,钱照给。”

认真讲起来,严冰沁和恒通明星学校的李兰一样,都是他的老师,虽然教学时长只有短短的七天,年龄比他也大不了几岁,但老师的身份却是实打实的。

老师的身份不可质疑,但人家也得生活,何况严冰沁的穿着和居住环境看起来也不咋的,估计手头不会宽裕。

因此,他也没指望让人免费指导。

亦步亦趋的跟着严冰沁上楼,斑驳的墙壁和脚下露出细沙的楼梯一如两年前,屋里的摆设依旧简单,一张沙发正对着一台黑白电视,沙发上端坐着两个十来岁的女孩。

严冰沁指着沙发上,瞪着乌溜溜大眼珠望着他的两女孩道:“我女儿。”

他挺好奇。

严冰沁看起来也就二十六七的样子,要是只有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还情有可原,农村十七八岁生小孩的多着呢,可现在是两个,看长相不仅不像双胞胎,甚至和严冰沁都不太像。

不过这是别人的家事,他也不好多打听,而且他上回就疑惑蒋冰柔是怎么在这犄角旮旯找到严冰沁的。

冲着两女孩笑了笑,他随着严冰沁走到客厅旁边的卧室。

床上的衣服归拢好,严冰沁问他道:“酒吧我虽然没去过,但那里面应该是年轻人多,你选的是能调动气氛的歌吧?”

他颔首道:“去年刚出的两首歌《单身情歌》、《因为爱所以爱》,在家练过两遍,觉着换气有点难。”

酒吧他也没去过,也没这方面的记忆,就如严冰沁所讲,那里面肯定是年轻人俱多,给年轻人唱歌肯定得找流行的。

所以他选的两首歌,都是去年的火歌,一首是台北的,一首香江的,至于国内的歌曲,目前还处在流行音乐的最底层。

严冰沁道:“这是气息调节问题,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练出来的。”

他脸色如常道:“我也没指望靠唱歌吃饭,就是想着把这次的活动对付过去,简单将两首歌唱个大差不离,别人听不出大的破绽就行。”

不过,他说的确实是实话。

1998年踏入娱乐圈,对于表演专业的提升,他有时还能认真的付出,在赚钱的时候,偶尔还想着哪天能站在领奖台上,接受镁光灯的照耀和观众的掌声。

至于歌唱事业,他可没往上面发展的打算,也知道不是那块料,糊弄糊弄混点钱得嘞。

严冰沁没有露出鄙视的神情,也没大谈搞音乐是神圣的事情,轻声道:“要不你唱一遍,我先听听,然后帮你改正唱错的地方。”

他慌不择跌的点头,咧嘴笑道:“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两曲作罢,严冰沁适时的将他唱错的地方在练习簿上写了出来。

严冰沁将勾勒出的曲谱递给他,问道:“比起上回,你声音浑厚很多,是不是练过?”

他诧异道:“没啊,是不是跟我练习台词有关,还有现在抽的烟有点多。”

她问:“台词怎么练?”

屁股离开凳子,他站直身体,字正腔圆的朗诵出一篇伟人诗词。

“应该就是练习台词的原因,都是控制气息,如果你想有大的进步,就不能抽烟,很伤嗓子。”

甘韬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有时他也不想抽,可让他直接断掉也不可能,首先戏中的角色就得抽烟。

连同《紫蝴蝶》他一共拍摄了三部电影,三个角色都会抽烟,就连《十七岁的单车》中的青少年小贵,都偷偷摸摸的抽过烟。

几处错误的地方改正完,严冰沁确定唱的没问题后,他起身告辞时,顺带着掏出皮夹数了一千块钱递给严冰沁。

“来的匆忙,也没带啥礼物,老师帮忙给两孩子买点吃的。”

一千块钱对他现在的收入来讲不算啥,但对布褂套着臃肿的手织毛衣的母女三人来讲,可能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严冰沁面不改色的从一沓钱里面抽出两张一百,又将剩下的重新递还给他:“太多,收你200吧。”

他没接,笑道:“留着吧,说不定我下次还得来麻烦你。”

她没在矫情,露出个有着深深酒窝的笑容:“那算你下次的费用。”

告别母女三人,直到跨上摩托,他还在想着落落大方,懂音乐又有教养的严冰沁到底是啥人。

“或许是个悲伤的故事!”

他望着满头乌发,站在窗口向他摆手的严冰沁一蹬摩托,飞驰而去。

想吃粥,他得跑到液压厂附近,那边是个厂区,早摊点比较多,种类也丰富些。

一路慢跑到以前上班的液压厂,已是浑身热汗。

每天清晨的照例五公里跑了近一年,要是往常,这点路程轻松异常,可昨晚费了太多精力,让他今天喘的有点厉害。

高园园放下碗筷,缩回床上:“还真有这么个角色,可我还没拿定主意,害怕突然改变,以后接不到现在的广告。”

他好奇:“啥样的?”

“《倚天屠龙记》看过没?演周芷若!”

“你就找两首现在火的不就行了,酒吧唱吧又不需要多么专业。”

他咽下嘴里的稀粥:“嗯,你呢?”

她道:“明天拍广告,拍完就得去山城。”

翌日。

疲惫的两人同时睁开惺忪的双眼,好在今天都不用开工,要不一夜荒唐下来,早已成软脚虾的两人,非得耽误各自的工作不可。

“早上想吃啥?”

见她时间这么赶,他适时的提醒道:“你不能总接清纯学生形象的广告,要扮演些另类的角色,和现在的荧幕形象有巨大差异的那种”

高园园比他大三岁,今年已经23,如果依旧一直扮演清纯女高中,别说观众,他都感觉违和。

他稍微一愣,脱口道:“肯定得接啊,金庸剧肯定火,刚好又能改变你以往的形象。”

他脑中各种版本的金庸剧记忆很多,TVB版的、台北版的、内地版的,甚至还有众多翻拍,但翻拍口碑能和原版一较高下的,恐怕只有2003年内地版的《倚天屠龙记》。

阅读影帝的工作日常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