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一颦一笑一伤悲,一寸相思一寸灰》
一颦一笑一伤悲,一寸相思一寸灰

第48章

“起吧!”命司挥了挥手道,“与我们不必如此客气。”

“不可,”兽魁站身说:“既已出山,便不必有规矩,成得方圆才可祥乐一方。”

“黎愿见过大人,”巫女单膝跪地。

“原魔,”青年人跪地。

“疏早,”憨直的汉子也跪下了。

“鹤莲,”一个美人跪下。

“杉百,”老者也跪在地面上,此六人齐声说:“见过众位大人,望大人福泰康健。”

求得黎敌不入关,

若是天定换尔健,

“啃,”鹤莲扫了边上二人一眼,“你俩够了,”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呵......”黎愿在一边笑开了,“哈哈......”

最后跪地的几人都嘻嘻得笑了起来,兽魁才惊觉自己失了礼,带着面具得脸庞都快冒出烟了,说:“实在不好意思,神女得样貌真是惊为天人啊。”

“呵......”莫何也掩面笑着。

“不能怪你,”天司宽慰道,没几个不惊愕与她的容貌的。”微笑着拍了下兽魁的肩,给他减少着心里压力。

“你也惊讶过吗?”命司不冷不热地问。

“那倒是没有啊,”天司笑道。

“你对美女没兴趣呀~”命司在天司身边笑声说,引来天司的怒瞪。

“兽魁,”黎愿起身走了过来说:“神女真真是纤手如玉指,淡妆胜罗敷。”

就在大家七嘴八舌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位白衣长袍的男子,道:“莫何把面纱带好。”

黎愿一愣,“这位是?”

“我是神女祭司,不是大人物,”洛溟转头看向黎愿等人,边说边帮莫何带上面纱。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鹤莲说着。

“嗯,”命司清清嗓子,“这位是神女哥哥。”

“怪不得,都长得如此俊呢!”黎愿说道,面色有些绯红。

洛溟不太习惯被众人看来看去,就又要走到应鵺与命司身后,却被命司拉住了手臂,”大祭司,还是与众人相熟些吧!”

“已经记下了,”洛溟淡淡地说,常买你十分尴尬。

“呃,”莫何看了看洛溟,又开口:“嗯,我哥他不愿与人多说话,还望大家见谅。”

“没事,没事,”黎愿笑了,苹果脸都有了光泽,“大祭司喜清净,我们理解,”我们给你们准备了房间,随我们来吧,“回身对和鹤莲说:“别跪着了,你们去忙吧!我带着他们进寨子,”说完回头引着他们走进了外苗村寨。

“你看着那过去的一众人了吗?”

“看见了!看见了!”

“那是天上的神仙吗?”一名村妇说。

“噗!”莫何乐了,“看样子各村寨的族人都应是一个样子的。”

“民风很是纯朴,”应鵺也说。

“本来就是这样,可是生来却就有所不同,命运本不公平。”命司说道。

“命司说的对,”天司附和着。

“你头回觉得我对,”命司说。

“本来如此,古羌人民富足有神女与祭司护佑,可是外苗却先遇天灾,后又被自家君主追的无处可去,需要求助外人才可生存,”天司满面可怜之色。

哎!天司不必挂念了,我们有今天也是满足的,”黎愿说,“我们有了开始,就不怕一直苦难,”坚决的背影让莫何心生佩服。

“也对,会有好的开始,”天司对黎愿笑着说。

“天司大人笑起来也是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呢,”黎愿赞美道。

“谢巫女夸奖”,命司走过来与黎愿说。

“与你何干?”天司不满命司的介入。

“你说与我何干?”命司说着把手搭在天司的肩膀上,在黎愿的眼神中分明是把天司搂在了怀里。

“呃......”黎愿尴尬一笑说“你们,嗯,理解。”

“黎愿你别误解什么!”天司大声道,“我与他并不相熟。”

“呵呵......”命司笑着。

“没误会,没误会,我先去忙你们聊,”黎愿说完就带着应鵺他们继续向前走了。

“哎?”天司也想着跟过去,却被命司拉了回去,“你干嘛?还嫌自己带的麻烦不够多吗?”天司回头无耐地看着命司。

“你就这么讨厌我?”命司脸色微深。

“不是讨厌与否的关系,而是我们有命在身,天神命我们送战神,神女,祭司来外苗的,而不是在这里制造麻烦的!”天司焦躁地吼着。

“他们不用我们费心,”命司扶了扶天司的头,“而且我也是来照看你的,此次命令与我无关。

“为何与你无关啊?”

“本来这类事情就是你的工作,我来只是怕你又一次晕倒......”

“我没有那么容易倒。”

“嗯,倒在我面前了几次?”

“巧合。”

“嗯,”说完命司走向巫女他们。

“你什么意思?”天司追上去。

“与你无关。”

“你......”天司气的咬牙切齿,见命司不理自己了。念叨道:“不讲啦,不理我拉到。”

舍弃吾命有何难。

九黎山脚下,兽魁携一众人在新建起来的外苗寨子门口,等着命司他们的到来,只见黄光一现,命司众人着地,身上的修为金光不隐,只见命司手一抬,金光退去。

只见兽魁单膝跪地,单手护胸口,说:“山灵兽魁与众人见过战神,神女、天司、命司大人,望大人日后多多指教。

这时莫何向前走了一步走到了兽魁面前,把面纱摘了下来,微微施了一道礼道:“神女见过兽魁大哥,日后我与应鵺还要多亏你照顾。”

兽魁硬是没什么反应就这么呆呆地看着莫何,边上一众人也是惊愕不浅,尤其是原魔他们,“哇,”他推了推身边憨直的疏早,“仙女。”

“本来就是,”疏早憨憨地说:“人家是神女。”

“也对,”命司拍了下兽魁的肩膀,“此番你助黎愿重建外苗一族有功,我定会告知天神尊上的。”

“小的,只是为了聚的福报,多增修为,命司大人不可如此上心,”兽魁笑着说,脸上是一派平和的样子。

“来,我来引荐,”命司拍着站身说:“这位是战神应鵺,边上是神女莫何。”又指了指应鵺身边。

我与君心盼永安,

谁料贼人终来犯,

妾身生死随军前,

应鵺点了点头说:“不必如此见外,”扶起了正要行礼的兽魁,“你我日后多以兄弟相称,好过如此行礼啊~”说完笑了笑。

“也好~”兽魁尴尬地笑着。

“呵~”原魔嘀咕道,“你这傻汉子,还说了句真理。”

“那是,”疏早扬了扬下巴,傻劲一冒出来就收不回了。

阅读一颦一笑一伤悲,一寸相思一寸灰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