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仗剑问仙》
仗剑问仙

第二卷 仗剑少年游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跟你们讲感情了

云落笑容淡定,既然来了这间屋子,自己就不会有事。

果然一个声音便出来为他解围。

议事厅里,有些话却带着十足火气。

王泰冷哼一声,“你谁啊?这儿有你的座吗?”

率先发难的果然是王泰。

云落翘起二郎腿,笑着开口,“我当着你的面把你侄孙打死,你还不知道我是谁?”

王泰一拍桌子,就要当场发作,“你!”

此次面对开国不久的大端王朝皇帝和国师隐隐举起的屠刀,他们也只是不咸不淡地派了几个长老碰个头。

若是再有个几十年,等到王朝换了皇帝,国力日上,他们甚至都不用再理会皇帝的野心,自然会有那些被他们渗透了的群臣勋贵,将皇帝的命令悄悄堵在天京城中。

自己好不容易有了今日地位,这一趟,可得小心翼翼一点。

该低头低头,该认怂认怂,反正完好无损地回去族里才是最紧要的。

不得不说,这位帮助袁家崛起的大长老看问题看得很通透,很谨慎。

不愧是走过大风大浪的,知道阴沟最容易翻船,尤其是本身就翻过几次船的阴沟。

王泰被袁钦一说,顿时面容涨红,欲言又止,旁边的刘家大长老刘璋赶紧出来打个圆场,给个台阶,王泰才顺势走下。

陆绩这才清了清嗓子,“此次劳烦诸位前来,是为了商议如何应对荀忧提出的赌局。诸位有何想法?

袁钦首先开口,“咱们这位智计无双的国师,出手向来讲究阳谋,此番也是一样,由不得我们不答应。既然他提出这样的赌局,想必就有必胜之信念。双方开战,情报就很是重要了。”

谢卞点点头,“袁长老此言可谓一针见血,我们若不能搞清楚朝廷的状况,那就没什么头绪可言了。”

陆绩作为此次的召集者,自然对这方面有所准备。

他取出几份情报,分发给众人,就连云落都有一份,让众人对这位陆二爷的评价又高了些许。

在众人看文件的同时,陆绩也为众人解释道:“咱们首先看荀忧这个赌局的限制条件,二十岁以下,修行不满十年,不限宗门,不限男女,甚至不限国别。这就意味着荀忧的手中,至少有三个以上符合这样条件之人。”

几位长老都沉默不语,心中在默默盘算着就自己的了解,自己族中可有这样的人。

如今修行界公认开始修行的最佳时间是在十二岁到十五岁,太小的话对各种修行之道理解不了,太大了就会错过最佳体质发育期。

所以,绝大多数的修行者也都是在这个时间开始修行的。

二十岁以下,那就是修行五到八年这样的时间。

普通天才两年差不多能站上三境凝元境,再有三到四年迈入四境神意境,再有五年左右,运气好就能进入通玄境,若是再想要成功凝聚出那一颗金丹,跻身知命境,少说也要再有十年时间。

就这样,若是二十年能够成就一个知命境强者,许多宗门和豪族都已经要笑得合不拢嘴了。

事实上,各种意外层出不穷,夭折的,道心失守的,心关难破的,机缘未到的,被某个小境界卡上个七八年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如王家的王霆,就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极其难得的天才了,八年时间,以通玄境巅峰的境界,比起那小天榜十人中的最后一名,现年二十二岁,修行七年,知命境下品的儒教朱晦,只差了些许。

想到这儿,有些目光就不自觉地瞟向了云落,谁曾想,这么一个王家麒麟子,活生生地被这位打死了。

陆绩的声音继续响起,“如果一个月以前,或许我们会比较难办,可如今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们有一个很好的参照,那就是小天榜。”

“大家想必如今对天榜和小天榜的权威不会再有怀疑了吧,小天榜上,不满二十的只有三位,一位是北渊将军府的八骏之一,一位是清音阁主秦璃的儿子秦明月,另一位则是北渊小萨满。”

“令人庆幸的是,荀忧的那位嫡传弟子,去年刚满了二十岁,否则,如今已经是知命境中品的他能出战的话,我们就很被动了。”

王泰接过话头,“这么说的话,朝廷肯定是不可能去请北渊的人出战的,最有可能出战其中一人的便是秦明月了?”

西川刘家大长老刘璋突然想到,“朝廷不能请北渊的人,我们可以请啊,反正这要求上不也写了,不限国别。”

一直没有吭声的崔家二长老崔贤冷哼一声,“刘长老可别昏了头。”

谢卞的语气就要缓和许多,“刘长老,这可是朝廷跟我们挖的坑啊,这场比试是不限国别,但平日里可没有这说法。若是我们真找了北渊的人,事后找机会给我们扣上个里通敌国的罪名,我们可就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了。”

刘璋顿时臊红了脸,又后悔莫及,一时心急想要表现一番,竟没想明白这一点。

“家国大义还是要的,否则激起民怨,就难办了。”陆绩的声音总是在恰到好处的时候,温和地响起,“所以我们也只能在大端王朝之内来找。”

崔贤叹息一声,“若是再等上几年,等我族大小姐和陆家大小姐成长起来,应付此事,应当不在话下。”

陆绩看着这帮老狐狸,十分无语,明知道我推荐的人就是云落,在这儿顾左右而言他,还把崔雉和琦儿拉出来,真是心累!

众人也不由得点头称是,崔家大小姐和陆家大小姐果真是不负盛名,如今方才修行一年出头,各自修为都已经来到了神意境,一年四境,何其骇人听闻!

想到这儿,终于忽然反应过来,望向那个闭眼似乎在酣睡的年轻人。

他好像是和崔家小姐、陆家小姐一起开始修行的来着?

如今的境界?

杨清教给云落隐藏气机的法门在这些知命境之上的长老们面前没有作用。

他们都能清楚地感知到通玄境下品的气息!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有了对比,才有了震撼。

什么叫震撼,一年四境叫不叫震撼!

那一年五境呢?

一年五境,够震撼了吧!

不够吗?

五境巅峰的王霆被这个只修行了一年的少年,用王霆最自傲的方式活活打死!

够了不?

如果不够的话,还有!

半日聚气够不够?

打死合道境尉迟重华够不够?

废掉问天境袁钰够不够?

许多事,因为脚下立场的关系,人会下意识地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但不想并不代表它不存在。

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

陆绩很适时地开口,“不用想别的了,我推荐云落,替我们出战。”

他不想再跟这帮老狐狸磨叽,直接挑明。

事情被陆绩毫无征兆地强行推动到了摊牌的一刻。

议事厅里的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

这些长老们似乎已经有些日子没有经历过这样必须站队,表明态度的时刻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惧怕这样的时刻。

谢卞第一个旗帜鲜明地支持,“我同意。”

袁钦将手中情报轻轻放下,手指屈起,在桌面上轻轻一叩,“我也同意。”

王泰瞳孔猛缩,从袁钦现身之初,他便觉得他的态度很是奇怪。

几乎可以说是旗帜鲜明地站在陆绩一侧,莫非陆家和袁家有什么隐秘勾当不成?

他的视线狐疑地在陆绩和袁钦面上逡巡,但对面那两个老谋深算之人又岂会给他看出什么来。

陆绩心中也有疑惑,但终归是好事,至于旁的,日后再说。

他们都不知道,袁钦的态度只是因为云落而已。

最终剩余五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崔贤,若是崔贤同意,王泰的反对自然没什么用处,他和刘璋也只好顺势同意。

可若是崔贤反对,那三对三的比例,可就变故颇多了。

议事厅中清幽宁静,崔贤神情淡定,脑中回想起出发前,跟家主的那段对话。

当时,刚从山腰上下来的家主崔赐,和自己在山脚的一个凉亭中碰面。

自己询问家主此番对陆家推举云落的看法,以及自己应该拿出个什么态度。

家主让亲随拿一根布巾去旁边的山泉中镇一镇,然后取回来好好擦了一把脸,神清气爽之后,看着自己,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

“你觉得雉儿怎么样?”

自己连忙道:“大小姐天纵奇才,短短一年多一点就已经到了神意境,令人佩服之极。”

家主瞅了自己一眼,神情古怪,“那你觉得江东明珠又如何?”

这关陆家什么事儿啊?莫非家主对二女之间的隐隐较劲也很在意不成?

他斟酌着开口,“那陆家小姐自然也是不错,如今修为境界也能勉强跟得上小姐,不过比起小姐来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哈哈哈哈!”家主指着自己笑了笑,“是个会说话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自己也只好跟着干笑。

谁知家主忽然收敛了笑意,“这么会说话,为啥脑子就不好使?”

“啊?”

“啊什么啊,不论是雉儿还是陆琦,跟云落在一起的时候都听他的,你把雉儿吹得那么高,还不明白自己该怎么选吗!”

家主拂袖离去。

剩下呆坐在原地的自己。

但这位崔家二长老崔贤不知道的是,出了凉亭,走在一条无人山道上的自家家主,摇头晃脑地感慨着,“这么训人的感觉真不错!”

他甚至想着,每次在老爷子那边挨了训,都找个人像这样重新演一遍。

崔赐那边的小心思自然不提,这边议事厅中,崔贤的答案很明了。

他点点头,“我同意。”

王泰浑身一瘫,这不仅仅是一个出战人选这么简单的事。

一旦云落成功被推选为出战人选之一,至少在出战之前,六族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他,包括六族自己人,王泰所设想的为王霆复仇就只能延后;

同时,他能带着王霆过来,王霆之所以要去主动挑衅云落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原因,就是此战所蕴含的巨大利益。

在最开始六族理事会的紧急会议上,就确定了一个事情,三位代表六族出战之人,可以得到一次进入化龙池的机会。

若是最终得胜,六族更有奖励。

化龙池,又名升龙池,传言为上古真龙栖息飞升之地,机缘巧合又费尽心思才被六族先祖得到。

龙族体魄尤其坚韧,就有这化龙池之功,人类修士进入池中,可以池水淬炼体魄。

池中更有大小龙魂无数,若能捕获,可裨益壮大自身神魂,乃是六族至宝之一。

所以,王霆才会被老祖吩咐出关,跟着王泰前来始兴郡。

陆绩曾在发往六族的信函上提出了一个想法,就是回复朝廷,一战定胜负,三战反而变数太多,更不好掌控,得到了部分家主的同意,于是就让这六位长老在此次议事时一并表决了。

这也才有了一场对云落来说毫无道理,对王霆来说势在必得的一场打斗。

只是王家老小,都低估了云落,或者说是高估了自己。

王泰和刘璋看着大势已去,也只好点头同意。

于是,六位长老最终全票通过云落代表六族出战的提议。

接下来,便是表决陆绩的第二项提议,是否同意一战定胜负。

一战定胜负对于六族而言相对更加可控,即使王泰再不愿意,背后有着各自家主意志的几人也最终全票通过了这一提议。

所以,最后的最后,结论就是由云落全权代表六族出战与朝廷那场价值连城的赌局,一战定胜负!

当这边讨论结束,云落似乎才刚从瞌睡中醒来。

他使劲眨了眨眼,似乎在驱散睡意,然后笑看着六位位高权重,名震一方的长老,“聊完了?”

略有疑惑的陆绩点点头。

云落重新翘起二郎腿,“你们聊完了你们的,就该我跟你们聊聊我的了。”

陆绩眉头一皱,袁钦和崔贤眼观鼻鼻观心,刘璋和谢卞也沉默不语。

王泰冷哼一声,“你有什么好聊的。”

云落将手在桌上一拍,“说得好,那我就先从你王长老聊起?”

不等王泰作何反应,“开个玩笑。”云落缓缓收回手来,“我这么个虾兵蟹将,无名小卒,怎么敢在几位长老的面前如此放肆。”

王泰刚才还被吓了一跳,这会儿倒回过神来,“知道就好。”

云落也不跟他计较,而是望向陆绩,“我看不止陆长老的算盘打得好,在座的几位大人物的算盘也没差到哪儿去啊!敢情这个事儿,还成了你们六族施舍给我的机会了?”

被挑破暗藏的心思,场中诸位依然无动于衷,人是你陆绩找来的,恶人自然是由你来当。

云落看着这几张依旧沉稳的老脸,暗自啧啧称奇,自己这点道行还真是差得远啊。

陆绩轻咳一声,“云落,此事。”

“陆长老,我愿意来趟这趟浑水的原因是什么,你应当清楚。有些糊弄傻子的话就别拿出来说了,说了之后伤感情。”云落笑眯眯地打断了陆绩的话,心中一片落寞。

伤感情,哪里还有什么感情。

开始还对陆绩存着一丝希望,可自从王霆出现的那一刹那,他便在内心中痛恨自己的天真。

当温情脉脉的面纱揭开,露出底下如出一辙的冰凉算计,让人如何不心寒。

他甚至想着,如果是自己不慎被王霆打死,陆绩可会为自己收尸?

或许会的吧,毕竟自己身后还有外公,还有杨叔,还有许多真正关心自己人。

既然有这么多人在背后关心着自己,自己还扭捏个球!

六族既然要把这个事,当个生意做,我就跟你们好好做一回生意!

陆绩愕然抬头,“云落,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真的有必要吗?云落叹了口气,“说说看吧,六族给我的好处是什么?”

简短的言语刺破伪装,外面蝉鸣得越发欢快,议事厅中沉默异常,这话,依旧只能由陆绩来接。

“化龙池。”陆绩平静道。

云落挠了挠头,“那是什么玩意儿?”

(本章完)

所以此刻这间算不得大的议事厅中,气氛算不得多么凝重,反而让一些人有了心思琢磨一些旁的事情。

毕竟没有外忧,就起内患,似乎是这座天下的传统。

外面的蝉鸣鼓噪,穿堂凉风习习,好一派夏日消暑的惬意光景。

这搞得云落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自己连着丢翻袁家两位长老,三长老袁镝,二长老袁钰,如今来的这个大长老袁钦,居然还会对自己笑脸相迎?

他不知道此刻袁钦的心中也有些微微郁闷,按说老二老三之前也都位高权重,谁知接连在跟这小子有关的事情上栽了跟头,甚是诡异。

“王二爷,咱们谈正事。”陆绩眉头微皱。

王泰指着云落,“他杀了霆儿,我岂能罢休!”

这里面最为德高望重,地位最尊崇的袁钦轻抬眼皮,“只许你家王霆打死别人,不许别人打死王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王霆挑衅出手在先。王泰,你们王家的家法可别拿到我们这个台上来说!”

江河湖海,无问西东。

圣水盟的六族暗中影响着这座天下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树大根深,枝叶繁茂。

云落饶有兴趣地看着袁钦,这位袁家大长老的立场可有些出乎意料。

更出乎意料的是,袁钦感应到云落的目光,居然扭头朝他微微一笑。

虽说老三是因为雁惊寒的关系,但追根溯源,也是能扯到这小子身上来的。

至于老二就不用说了,活生生被这小子弄废了,如今还是靠着自己力保,才能落下个不被仇人搞死的下场。

阅读仗剑问仙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