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幻澜惊梦》
幻澜惊梦

第一百七十九回 神出鬼没

冰泪将右手收回后,沉声问道:“你就是那日在临水城前方将胡达他们击败的那名黑裙女子?”

李梦鸾这时也将那只用来格挡的手收了回去,回应道:“在下正是你口中的那位女子,单看衣着应该也认得出来。”

这一记手刀被冰泪灌注了近乎五成的灵力,可却无法在这只细嫩的纤手之上留下哪怕一点的伤痕。

这只手的主人自然便是隐藏在机关塔附近的森林之中观察局势的李梦鸾。

李梦鸾冠绝天下的身法,令她如幽灵一般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众人眼前,并在连冰泪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瞬间,轻松地挡下了她挥出的致命一击。

冰泪在见到李梦鸾丝毫不亚于清凌的绝美面庞时,比起惊讶,更多的是不快。

冰泪之前已经猜到这名隐藏在暗处的女将一定会前来对付她,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而已。而以她对李梦鸾实力的估计,徒手接下这一记手刀,自然是意料之中。如果连这点本事都没有的话,也不配做她的对手。

“你的胆子可真不小,说实话我倒是很欣赏你这种类型的男子。可如果我现在不杀鸡儆猴的话,只会更加浪费时间,抱歉了。”

话音方落,冰泪的身形便犹如一阵狂风般,迅速地来到了那名男弟子面前。举起注满灵力,闪烁着冰蓝色寒芒的右手,以手刀的形式飞快地切向这名男子的颈部,务求一击致命。

见自己的真诚之言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冰泪相信,李梦鸾只好听之任之,附和冰泪所言,沉声道:“在下听闻阁下修为深不可测,一直想与你切磋一番,长一长见识,拓一拓眼界,领略一下崇灵教法术的威力。决斗的地点你随便选,在下无论如何都会奉陪到底,绝不食言。”

“你终于揭下那虚伪的面具了,这样才好。既然你让我挑选战场,那便随我来罢。”

冰泪说罢,便御空而起,向南方飞去。

李梦鸾见状,也施展出御空术,紧随其后,二人渐渐离开了众尚武堂弟子的视野范围。

方才那名发言的女弟子面露敬仰之色,道:“想必这位身着黑裙的女子便是夜师兄口中的梦鸾,她竟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轻松挡下冰泪这种强者的倾力一击,实在太了不起了。我猜她的修为一定在那冰泪之上,这下我们蓬莱有救了。”

而刚才那位死里逃生的男弟子,眼中更是闪烁着无限的仰慕之光,感叹道:“她不仅修为惊世骇俗,容貌更是超凡脱俗,绝不在那位白衣女子清凌之下。比起清凌,她的身上散发着一股英气,别有一番风采。从今日起,她便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女神了。”

这一番宛如花痴的言论,令众弟子不禁哄堂大笑,总算是解除了方才那无比紧张的氛围。

***

蓬莱岛南部的一片平原之上,冰泪与李梦鸾二人静静地对峙着,双方久久不发一言。

半晌之后,冰泪终于忍不下去,率先开口。

“还不知道你师从哪个门派?修习的又是何等绝学?在下乃是崇灵教门下弟子,如今已经叛出师门,你想必也有所耳闻。”

见对方自报家门,而且还颇为详细,李梦鸾自然也不能失了风度,便道:“在下师从尚武堂,主修剑道,道释两家的咒法也略懂一些皮毛。”

“没想到尚武堂还有你这等人才,我还以为这门派已经彻底衰落了呢,既然已经各报家门,那便不必客气了,请出手罢!”

***

机关塔第一层。

玄天、清凌与夜忆辰三人进入塔内之后,随即到来的便是第一项挑战。

看着面前由木块与金属部件制成的机关木人,玄天微微颔首,道:“没错,这与我们之前研究过的机关人偶没有什么差异,都是以灵力作为能源来维持运作。如果失去这唯一的动力来源,它们便会立即停止运转了。”

夜忆辰微笑道:“你们的学习能力真是令人惊叹,竟能记得如此详细,三清门高徒,果然名不虚传。”

玄天摇首道:“夜兄这说得便不对了,你的学识要远超我们两个,世上诸般奇闻异事似乎没有你不知晓的。这等将万事万物熟记于心的能力,又岂是我等可以比拟的?”

“我不过是游历的地方较多而已,见多识广乃是常情。现在我会在这第一层的中央处布下封灵阵,令这些机关木人停止运动,你们负责掩护我抵达那里,怎么样?”

夜忆辰认真地与玄天、清凌二人商量接下来的计划。

玄天与清凌二人自然不会反对夜忆辰这名“军师”的意见,遂提起真气,准备与这些机关木人斗上一番。

“这种机关木人的弱点一般都在头部,你们二人瞄准它们的头部攻击便是了。只要坚持到我成功布下法阵,这第一层的挑战便被我们顺利通过了。”

玄天与清凌二人向夜忆辰颔首示意,三人眼神交流了一番后,立即开始行动。

只见夜忆辰从怀中掏出了一张书有密密麻麻红色咒文的符,开始向其内注入灵力。而玄天与清凌二人则运起真气,同时施展出三清门的绝技---剑指向距离最近的两个机关木人头部发动袭击。

二人出手非常迅速,还不待那两具木人作出反应,剑指真气便异常精准地击中了它们的头部。

两个机关木人当即被击倒在地,并且也没有再爬起来的迹象。

“没错,看来头部的确是它们的弱点。既然如此,我们应该可以用很短的时间到达中央。”玄天见到这些机关木人弱点明显,信心不由大增,胸有成竹地说道。

夜忆辰正色道:“我已经准备好了,拜托二位为我开辟前路。”

“交给我们罢。”玄天应道。

说罢玄天与清凌二人便闪电出手,剑指真气无影无形,无声无息地在这片空间之内纵横,二人指尖青芒疾闪之间,前方的机关木人头部纷纷被“剑气”精准地击中,应声倒地。

很快二人便为夜忆辰开辟出了一条通往这片空旷空间正中央的道路。

冰泪的一串动作过于迅速,没有留给这名男子任何作出反应的时间。其他的尚武堂弟子也只能以无比惊恐的目光,目视着这即将发生的惨烈一幕。

然而片刻过去,鲜血飞溅的悲惨景象,却并没有显现于眼前。

在千钧一发之刻,一只洁白如玉的纤手,挡在了那名男弟子的颈前,为他防住了那夺命的一击。

冰泪闻言仰天长笑,像是在看一出喜剧。

“好,演得真好!情绪饱满,义正言辞,真不愧是一位杰出的戏子。我从来就没见过如此精彩的表演,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找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换做是我自己也不可能表现得如此完美。可你当我是个蠢人吗?你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你自己知道,的确用不着别人去替你揣测,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冰泪的话语之中带着无尽的嘲讽,李梦鸾却是听得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她在讲些什么。

冰泪冷笑着点了点头,道:“蓬莱国王给你下达了什么命令?不用想也知道是将我除掉罢。不过我们最好找一个稍微僻静一点的地方决斗,不然一定会影响到现在处于塔内的那三个人,你想必也不愿意看到他们三个发生什么意外罢。”

“蓬莱国王?我不是他的下属,为什么要听从他的命令?你从哪里听来这个消息的?你我二人无冤无仇,我又为何要除掉你?”李梦鸾满面疑惑,根本就听不明白冰泪话中的含义。

“你没必要在这里跟我装糊涂,如果不是奉

一位听力较好的女弟子听到了三人之前对话的内容,在这时说了出来。她此刻声音颤抖,脸色发青,显然已经被突变的状况吓得不轻。虽然这些人都是尚武堂中实力较强的弟子,但与冰泪比较起来,无疑是萤火比于皓月。对强者产生恐惧,乃是人类的本能之一,无可厚非。

“大不了和她拼了,怕什么?我们有数十人,她却只是孤身一人,而且她应该内伤未愈,我们还是有机会将她制服的。”

一开始便开口质问冰泪的男弟子放出豪言,鼓励自己的同门与对手殊死一搏。

国王之命,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别忘记了,岛南可都是我冰泪的地盘。”冰泪语气嚣张,咄咄逼人。

而李梦鸾却完全不为所动,语气平静地说道:“你可有说过不让别人踏入你的地盘吗?没有罢。我只是因为关心进入塔内的那三人才来到这里的,正巧看到你要出手伤人,所以才过来阻止,希望你不要无端地揣测我的行为。”

“你是不是已经疯了?竟然说我是在演戏。我方才所说的句句皆是实情,你若是不信,那我也没什么办法说服你。”李梦鸾有些无奈地说道。

“看看,原形毕露了罢。你这种说法是最常用的圆谎方式,以为我听不出来?不用浪费口舌了,说罢,你想用什么样的方式与我决一胜负?”

阅读幻澜惊梦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