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郡主养成记》
郡主养成记

第622章 昏君佞臣

文灵点头。

顾浔没有再戴面具,而是直接顶着自己的真容去了地牢。

众人纷纷起身。

侍卫重复道,“康毅招了,说是杜宰相与张天师串连一起,暗害先帝!”

刑房中,要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法子有很多。

“朕这便去看看。”顾浔当即起身,下意识的想找面具,却想起来面具已经被损坏了。

抬头看着文灵,“可要随我一同去。”

说完顾浔看向文灵,“若是这般,民间必会起风言之语。”

文灵撇撇嘴,“是皇上,既为行杀戮残暴之事,又未对不起晋国,堂堂正正,管百姓如何说。”

说起来,也不过是张吉假意举例了几件还未发生的事情,杜仲暗中派人配合,便让怀抱希冀的先帝对转世之说深信不疑。

文灵在一旁静静的听着,顾浔阖眼,“皇兄也是杜仲害死的。”

“……是!杜仲他暗中以利招揽了几名血侍武将,按照原本的计划,便是刺杀大殿下,将罪名栽赃于二殿下,由此让二殿下失去民心……咳咳……”康毅沙哑着声音道。

文灵听着,却觉得奇怪,“康毅,那呢,在其中又扮演什么角色,为何又与杜仲勾结?”

康毅的目光转而落到文灵身上,笑了笑,“因是太监,罪奴遭受过不少嘲讽,先帝虽然答应罪奴允许太监习武,可太监就是太监,被人嘲讽,被人看不起,是个不男不女的阴阳人……”说着,康毅眼底便发了些狠意,“我就是要让他们看看,太监,也能掌控他们的生死,太监也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杜仲答应我,待他揽得大权便同意开设东厂,将太监纳入官职而非奴职。”

康毅重重开口,这理由听起来似乎也是说得过去。

康毅说的时候,眼底却微微闪烁。

文灵皱紧了眉头,难道仅仅是因为权。

若是因为权利,康毅要找上杜仲那是可能,但是杜仲为什么又看得上康毅呢?按照霍将军所说,当年也是杜仲为康毅说了话,先帝才许了康毅入宫,杜仲和康毅之间就仅仅是这点关系?

思虑间文灵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还未问出口,就见目光一凛,“还未告诉朕,到底是何身份,与杜仲又是何关系!还有杜仲,他手上又为何会有如山令?”

康毅动了动唇,显然是不大想说。

一边的刑官却是开口道,“微臣突然想起来,魏国还有一刑法。便是将此人脖子以下的伤口,都涂满蜂蜜这等甜物,然后将此人的身子放在满是虫蚁的匣子中,这样虫蚁便会啃食此人的肉,却又不至死,亦或者是在其身上产卵,夏日卵化的快,如此这般那人也能亲眼看着自己身上一寸一寸肉被逐渐啃噬……”

刑官用着最忠耿的声音平淡无波的形容着恐怖的画面。

便是文灵也听得连连蹙眉,康毅却是连呼吸都窒住了。

“我……我说……”

康毅确实也不是什么硬骨头。

比起干净的一了百了,这般刑法实在是太残忍,不如给他一个干脆。

“杜仲原名乃是魏仲云,而我是被魏宫中赶出来的太监!”康毅如此一说,文灵才觉得这消息多了几分真实。

与她所猜的不差。

康毅自称是在宫外自切的太监,必然不是晋国的宫,那时候晋国才建国不久,在那之前,先帝虽是藩王,可住的也不是皇宫,启用的更不是太监,而此地作为行宫,四十多年前又是魏桓帝这个半废的太子行宫,更不会考虑什么要招收健康的太监。若康毅不是在魏宫外自切的太监,而是在魏宫内被赶出来的太监,那么便说的过去了。

根据康毅所说,众人才知晓原是昔日的魏后为了让自己的儿子,也就是魏宪帝稳坐皇位,所以想方设法绊倒了别的皇子。而杜仲本就是贱民怀孕入宫后诞下的皇子,娘家背后没有势力,所以后来反被陷害,赶出了皇宫。

所以杜仲一开始并非是为了皇位,他只是想报仇,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所以他化名杜仲,隐姓埋名,偶遇先帝,便与之一同闯荡,一开始他本想借先帝之名,打出自己的名声,端的是天高皇帝远,借机累势,先后已死,他也大变模样,以魏宪帝的昏庸如何再认得出他来。

杜仲的如山令麾下确实有一批追随者,而且这些年来,这些追随者不仅以扶持正帝为己任,现在更是以光复魏国为信念,私下招揽人手。原本他是想分裂魏土,借局势动乱,自己趁机敛势,趁魏宪帝能力不足,四国因长期内战又虚弱之时,他正好趁机而起,找机会回魏国,正大光明的坐上帝位。可谁知道这么年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五国僵持,杜仲曾有过一次机会,可是先帝明面上信任杜仲,这些年来暗地里却也有怀疑,暗中派人监视着杜仲,只是先帝从未对旁人说过。

这些年来,杜仲暗中打通宰相府连接城外的通道,其实通道早已经准备好了。

但是谁曾想大皇子会借兵一统五国,而且还暗中研制蛊人,因为蛊人的存在杜仲不得不改变计划,事情一再耽误又是三年,而如今只是正好的机会。

康毅说完,众人已经明白了。

文灵盯着康毅,抿了抿唇,“还是没有说,与杜仲又是何关系?不过一个太监,杜仲有此大谋,为何与合作?”

康毅笑了笑,“我……有一兄长,也是个太监……在那魏宫中当差,名为寿康……”

魏宫中的事情文灵当然不知道,顾浔却是面色沉了一沉,“寿康,竟是的兄长。”

“知晓?”文灵看着顾浔,眼底很诧异。

顾浔点头,“寿康便是魏宪帝最为信任的那个宦官,魏国之态便是奸佞当道,昏君信任宦官。寿康虽无大权,可是他极会哄人,魏宪帝是个昏庸的,便是喜欢寿康这般的,极容易被蛊惑。当日兄长破魏之时,便是以利诱那太监,那太监极为明势,知晓魏国大势已去,便给了皇宫的地图,加上昏君无人心,魏国将领也都不愿再为其尽忠,皇兄答应收服魏国后,不会伤害魏国的百姓一分一厘,对降者一视同仁才换来轻而易举的攻破魏国,可是攻破魏国之后,寿康便消失不见……”

其实这也正常,太监,哪里有忠心之骨。

家国已破,大势已去,寿康难不成还要为个昏君殉骨?

但那时也没有人觉得不对,这个时候逃难的太监多了去了。

不过此刻康毅说出来,顾浔也是想起来了什么,寿康倒过来不就是康寿,康寿和康毅?

“那寿康与杜仲又有何联系?”

顾浔问。

康毅笑了笑,脸上神色乃是傲然,“若无我兄长,他哪能活着命出宫?怕是早就死在了皇后手中,更妄论今日。”

文灵看着康毅脸上的自豪,大略是明白了。

只怕兄弟二人要的权势,要的尊重,而不是被人当做太监。

说出去是好听,可还是个趋势的奴才。

他们不想做奴才。

他们想做权臣。

受人尊重,受人惧怕的权臣。

“兄长在魏宫中,又是为那杜仲做何事?”文灵问道,这一句,才是问到重中之重。

众人这般听,除了顾浔,其他人也是深有同感。

以如今的情况,确实不应该太过于在乎百姓的看法,只要行的端做的正,下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利国利民的,那百姓又有何不满。

“皇上!”门口突然有侍卫传来消息,“康毅招了!”

“事到如今,即便奴才说了又还有命在?”康毅低喘着,说与不说都是一个死字。

“若不说,这死便不是这般简单了。”跟过来的容秉看着那供词,严厉道,“明知张吉就是杜仲安排来暗害先帝的,却隐瞒,便是那帮凶,若是不说,便是要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想起刑部的刑法,康毅瞳孔瑟缩一阵。

被酷刑折腾的奄奄一息的康毅,浑身是血的在地牢中,才被人灌下一碗参汤,狼狈不堪。

听到脚步声,康毅才抬起头来,看着来人,阴阴沉沉的眼里闪过一丝暗光嘶哑着声音道,“二殿下果真是好计谋,竟用这等瞒天过海的技能。”

狱卒直接将被康毅画押的证词呈递了上来。

面对众人的提议,顾浔思索了半刻,点头道,“明日,我便昭告天下。”

终于到了这一日,他终究,还是要公布皇兄的死讯。

至于之后要承受如何的压力,他也准备好了。

其实证词是一早就写好的,只是杜仲已跑,现在也不担心打草惊蛇了,康毅被抓住时还反抗了,康毅有的一身武功,虽算不上多好,可是比起普通男子也强了些许,就因着这,严刑拷问也是够了,何况今日还有太监刺杀。

“康毅,究竟是何身份!”顾浔冷冷的看着康毅。

看见康毅这般反应,顾浔也是十分满意。

咬咬牙,“事情我也招了,就是这般,张吉是听从杜仲的吩咐,利用先帝对先后的感情,以鬼神转世之论骗得先帝,为了不让先帝怀疑,又在朝堂上以虚言与张吉相对,二人做戏,先帝才不会怀疑,加上杜仲配合,张吉预言,先帝才会信以为真。”

阅读郡主养成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