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战国万人敌》
战国万人敌

第三章 炫富

甚至残酷一点,就是解决生存问题,或者说是吃饭问题。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增加渔获就是重中之重。而江南大量生长的竹子,就成为了良好的捕鱼工具。

什么是根?土地就是根。

在“白沙村”开荒之后有所得之前,吴国的统治者,也就是过来提醒一下村长,和谐社会,不要搞事。

李解表示收到之后,吴国的官吏们连一口水都没有喝,就赶紧撤。

连撂下一句“好好表现”的话都没有。

不过李解反正也是无所谓,现在的首要问题,终究还是改善生活。

离“白沙村”最近的市、乡,一个是老大想吃泥鳅的云亭,另外一个,则是延陵县所属芙蓉乡。

不管是云亭的“五更”,还是芙蓉的“良人”,都没有出现在“白沙”。

即便不进城,只是在城外贩卖,这些黄鳝也轻松地销售一空。

鳝鱼羹,对君王贵族来说,是美味。

但对“城里人”来说,鳝鱼同样是可以放置好几天养活着慢慢吃的水产。

“白沙多鳝”之名,很快就流传开来。

而且和别处捕获鳝鱼相比,“白沙村”的鳝鱼品相极好。比如吴王王宫“百司”所属小官前来采购斤级大黄鳝,“白沙村”就能轻轻松松地拿出十条。

“百司”总揽吴王王宫杂务,买黄鳝自然是给现金。

斤级大黄鳝的价钱,就是一斤四十镝,相当的昂贵。

而“百司”愿意掏这个钱,那是因为李解给大黄鳝编了个故事。为了抓到大黄鳝,得等喜食巨鳝的蛟龙离开啊。

这故事,一听就很有战斗力,那必须是万人之上的大王才能享用啊。

同时李解也给“百司”的人打了预防针,这大黄鳝啊……想要抓到,很不容易,说不定会死人。

没故事的货物,那就是货物。

有故事的货物,那能简简单单就叫货物吗?情怀呢?情怀怎么地也得值个一斤二十镝吧。

编个故事就把黄鳝价格卖了一倍,敢怒不敢言的村民们纷纷表示村长果然威武雄壮!

不过渔获搞来的金属货币依然是少数,大头还是布。十个左右的镝,就能买到一匹布。

整个黄鳝火热交易期内,李解搞到手的布匹总数,其实超过三千匹布,这是一笔巨款。

不过算上各种开支,加上安置新村民,库存布匹总数,大概还有一千多匹。

姑苏城最厉害的织女,一个月也搞不出多少麻布来。巧手一个月顶多三匹麻布,一场“黄鳝热”,李解带给“白沙村”的收入,相当于三千个巧手织女干一个月。

敢怒不敢言的村民们,对数字是没有概念的,但这不妨碍他们下定决心抱住村长的大腿。

只要村长不惦记他们的老婆,还给弄个房子,什么都好说!

“‘布库’既已建成,谁来看管?”

面对李解这个问题,村民们很为难,因为大家都是文盲,有心帮忙,帮不上啊。

但这难不倒村长,毕竟村长是纺织学院毕业的,于是村长就让沙雕弟弟带着他的小伙伴来记账。

弄了个大木板,每支出收入五匹布,就画一个“正”字。

然后又请了旦的两个叔叔做“布库”保安,村长为了增加他们的威慑力,每人还发了五个镝做的箭矢。有了弓箭,战斗力直接从二变成了五。

不过只有远程兵器也是不行的,李解又给两个叔叔磨了两把石矛出来,配合两根大竹竿,三米开外捅死沙雕大侄子不成问题。

“白沙村”发了家致了富,让不少“沙野”之人都听说了。而且听说“白沙村”赚的实在是太多,不得不专门搞个库房来放钱,这就让不少人“沙野”之人过来看看。

其中有看热闹的,也有眼热羡慕激励自己的,更有嫉妒贪婪想要占为己有的。

村长李解大张旗鼓搞“布库”的目的,不是为了激励别人,也不是为了给人看热闹,而是为了吸引贪婪之辈前来搞事。

最好聚众来攻打他们“白沙村”。

“我这么有钱,怎么这帮穷鬼还不来抢劫?这不符合人性常理啊!难道他们也是纺织学院毕业的?”

李解很纳闷,这没人来打“白沙村”,他“炫富”个毛啊。

吴国的大王大夫们,肯定看不上这点小钱,但对同样是“沙野”之人的人来说,“白沙村”现在就是个巨富,而且看上去很好欺负的样子。

毕竟,之前的“白沙村”,拢共也就一百来号人。

“沙野”中的头领们,可不觉得“白沙村”村长李解,有办法让并村之后的新村民迅速地融入进去。

等到“白沙村”都开始在新开垦的田地上种豆子了,终于有人对“白沙村”出手,不过方法让李解很不爽。

“老子‘炫富’是让你们来搞老子,结果你们盯上的是我老婆?”

李解大怒,有个叫“黑蛟沙”的地方,那地界的首领,居然说要跟白旦结婚……

“取我兵器来!”

村民们纷纷劝说村长,表示“黑蛟沙”是个大势力,那里两千多号人,都是桀骜不驯之徒,连过江抢劫淮夷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丧心病狂贪得无厌的啊。

李村长当时就笑了:我们现在也有五百多号人啊,每个人砍四个,不就能杀光“黑蛟沙”的人了?

文盲村民们一听:对哦,村长真睿智。

于是李村长就用要跟“黑蛟沙”干一仗的名义,抽了一百来号老少爷们儿,准备好好地操练一番,然后跟“黑蛟沙”决一死战!

“沙野”之人生活的地区,除非有什么宝物出现,否则一辈子都不会去一回。

同样都是“野人”,乡野之人好歹是“民”,种地啊,就指着他们吃呢。“沙野”之人就不算“民”,顶多就是比蛮夷稍微好一点。打仗的时候,人手不够,也会来“沙野”雇佣,战争胜利了,“沙野”之人,也是有机会授田,然后转型成“乡野”之“民”。

但大部分时候,“沙野”之人都是无根之萍。

只是对大多数“沙野”之人来说,捕获不易。

不过李解是纺织学院毕业的,所以抓黄鳝对他来说不难。

为了房子和老婆,敢怒不敢言的村民们,在李解的带领下,日落之前下黄鳝笼,日出之后取黄鳝笼。

作为一个纺织学院毕业的文化人,会编黄鳝笼也是很科学很符合常识的事情。

打磨了大量石铲、石锛之后,挖蚯蚓做诱饵,就成为广大妇女同胞的日常工作。当然了,挖蚯蚓之余,也顺便把一些不错的水稻土,覆盖在了白沙村附近的土地上。

浅层沟渠和田垄,每天消耗的人工并不算多,但也基本能够保证,可以种一季豆子。

虽说“白沙村”的规模在增大,但对吴国的统治者来说,也就是派了几个基层官僚过来看了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长江口新增的各种“沙”,对吴国的君侯们而言,实在是毫无价值。

不能种粮食的土地,都是垃圾。

豆种怎么来呢?用渔获来交易。

常见的鱼虾想要保证存活很是不易,但鳝鱼、泥鳅,却是为数不多耐受性极高的水产。

各“沙”之间的天然河沟、池塘,都成了他们的战场。

战果自然是斐然的,大货巨货多不胜数。斤级的大黄鳝,居然有五六十条之多。而这些黄鳝,放置在竹编的笼子中,塞上水草,用竹排就能运往姑苏城。

阅读战国万人敌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