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百鬼升天录》
百鬼升天录

第七十五章 侠客行(十四)

谢瑢低笑,抚了抚他一头柔顺长发,开始细细问询陆升这几日的经历。

陆升就将随大军开拔,到被遣往慕兰堡招抚郭骞期间的琐事,大大小小、巨细靡遗,都同谢瑢分说了清楚。

又是几声响动,原来是仆从进了内间,送来热水毛巾,谢瑢道:“给我。”

只听若蝶笑嘻嘻应了喏,便将水盆放在一旁退下了。

谢瑢抓着陆升露出薄被的脚,要将他拽到床边,陆升愈发往薄被里缩紧,谢瑢轻轻挠他脚心,低声道:“若再作怪,饶不了你。”

陆升酥|痒入骨,急忙缩了脚,忍不住笑出声来,又再告饶,窘迫心总算去了一半,这才自谢瑢手中夺过毛巾,躲在帘帐一角自己擦拭干净。

二人收拾停当,重新躺进被褥中,谢瑢伸手一搂,陆升自然而然枕在谢瑢手臂上,心境便格外沉静恬然。他一时忍耐不住,侧头贴着谢瑢胸膛蹭了蹭。

谢瑢却反过来握住陆升手指,同他十指交缠,长腿彼此交缠,一面低声道:“不够。”

陆升先稍稍一愣,随即回过神来,只觉全身犹若火烧,他脚踝同手掌的伤势被谢瑢尽数治疗妥当,然而谢瑢贪得无厌压榨,却令他不是受伤、胜似受伤,全身好似被彻底碾压了一遍,连动一动也费尽全力。

谢瑢同他十指交扣,下颚抵在陆升头顶摩挲,柔声道:“奉恩师之命,四处奔走。”

陆升等他细说,谢瑢却拉过他手指,贴在唇边细细亲吻,酥||痒丝丝缕缕缠绕指腹,顺着手臂一路蔓延,陆升忍耐不住低声喘息,却不忍心抽开手,只得任他肆意啄吻,不觉间气息急促起来。

谢瑢知道他情动,细密亲吻犹如入侵般自指尖绵延过手臂,在肩头颈侧流连片刻,随后低头在他胸膛上舔了舔。

湿滑细软的触感仿佛毛刷般扫过胸膛要害,热软发痒得近乎疼痛,陆升闷哼一声,一把抓住谢瑢的手腕,“阿瑢……”

谢瑢不容抗拒,将他手腕轻柔压在头顶,膝盖顶开陆升双腿,贴着腿内侧徐徐摩挲,一面低声道:“先在和墨城外盘桓几日……”

陆升低吟道:“和墨城在……”

谢瑢含住他胸膛凸起,卷缠勾舔,无所不用其极,换来那青年嘶哑呜咽,由腰至脚尖,都开始轻轻颤抖,肌肤火热欲融,嗓音沙哑,甘美诱人。

待他情|热高涨,谢瑢方才贴着腰侧抚摸答道:“由此往西千里,有小国名伽倍,国都即为和墨城。国人讲大食语,举国虔信佛教,大街小巷……遍布莲花梵香……”

他一面低声叙述,一面自然不亏待自己,口含手揉,将那青年揽在怀中吃了个干净。

陆升意乱情迷,虽然畏惧欢好,只因谢瑢天赋异禀,耗时又久、器物又巨,总叫他承受不住、苦不堪言,然而缠绵时情浓缱绻、心意甘甜,又委实叫他割舍不下,迟疑间早被谢瑢抓紧时机,开疆拓土、直捣黄龙。

谢瑢仍是柔声道:“寻到线索,便顺叶河逆流而上,径直进……了速利城……”

他一个“进”字说得格外缠绵低缓,言出法随,竟当真“进”了。

陆升眉头紧皱,任由他“进”了,却仍是受不住火热巨大,低低呻||吟了起来。

自然也早就恼羞成怒,侧头咬住谢瑢手臂,含糊道:“少、少说废话!”

谢瑢宠溺低笑,从善如流道:“遵夫人命。”

而后当真说得少、做得多,以至彻夜未眠。

再到翌日,陆升便强撑倦怠,继续处理慕兰堡中事务,而后几日,将一切安置妥当。

侵略的蛮夷全军覆没,左前锋营幸存不足两百人。好在主力大军攻打漱玉城大获全胜,赵将军便派遣了一支部队前来负责驻守。

交接之前,陆升暂代督军之职,将斥候尽数召集起来,详细询问过消息,随后派遣外出时,特特叮嘱要打探杨雄的下落。

慕兰堡如今防守空虚,在交接之前,却幸而得了那支游侠队伍的协助,修复城墙、戍边巡逻,其制度井然严明,竟不比正规大晋军逊色。陆升多次同那姓孙的虬髯副将提起,待要面见首领致谢,那副将却只道首领诸事缠身,抽不出空来。

他只得作罢,却突然想起一事,又说道:“孙副将,素闻游侠交游广阔、最擅打探消息,我若请两位游侠助我寻个人,要如何行事?”

那孙副将愣了愣,豪迈笑道:“首领看重陆司马,陆司马有事,我等义不容辞,我自会安排人手,却不知陆司马要寻何人?”

无缘无故,那首领为何就看重陆升?也不过看在谢瑢份上有一两分情面罢了。陆升只当他恭维,也不当真往心里去,只笑着道谢,随即取出一张画像来。

画上一名青年容貌端正,眉飞入鬓,抿嘴时神色严肃,隐约有几分凛然清高之相,正是杨雄。

他将画像交予孙副将,又将他失踪前后事宜细细诉说一遍,再取出一袋金珠。孙副将自然推辞不受,只道:“陆司马之事,就是吾辈己任,陆司马莫要如此生分。”

陆升却态度坚决,迫着孙副将收下金珠,这才作罢。

只是此事之后,他心中愈发迷惑,也曾问过谢瑢,那首领究竟是何方神圣?谢瑢却道:“那游侠首领本领高强,身份瞒得甚紧,他若想让你知晓,你自然能知晓。”

游侠众固然自诩“慷慨悲歌赴国难,纵死犹闻侠骨香”,然而自古圣贤有云,侠者以武犯禁,千百年来皆是朝廷大忌。如今国难当头,尽管放松了管制,倘若那首领对大晋军行军司马心怀忌惮,不欲暴露身份,却也是人之常情。

陆升便不再追问,毕竟是谢瑢带来的人马,总不至于临时反目,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来。

如此时日匆匆,半月之后,陆升已返回西域都护府,面见赵将军,将慕兰堡一应事宜禀报上去。

赵将军早从飞鸽传书中得知了来龙去脉,如今再问陆升,不过是做个印证、追问细节。陆升气定神闲,说得十分详尽,却唯独隐瞒了修罗虫之事不提——众人只当郭骞服用了什么诡奇药物,因而实力暴涨。

实则赵将军也对那奇药心动——若是能人人服用,何愁夷狄不灭?至于服药之后丢了性命,却不在军中将领的考量之中了。

只可惜郭骞尸首混在城外数千具烧焦的尸首当中,难以辨认,赵将军也只得作罢了。

至于谢瑢仆从当中,新增了个傻子,放置后花园中,那傻子力大无穷,专做笨重粗活的事,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陆升禀报完毕,就听赵将军笑道:“此次三军大捷,陆司马居功至伟,本将必定启奏圣上,为陆司马讨个封赏。”

陆升连说愧不敢当,赵将军只当他自谦,又勉励几句,放他回家休沐几日。

军中事务一毕,陆升便回了府中候命,不料七日之后,却收到军令,只道既然将功补过,便即刻返回建邺,重归清明署下辖,仍旧任职司民功曹。

这军令下得突兀,陆升虽然心中疑惑,却只得从命,到辽西营交接一应事务。

如今听见谢瑢言下之意,不禁苦着一张脸,讨饶般望着他。

谢瑢见他可怜兮兮,心中一软,不忍再逼迫,最终只得低叹一声,打横将陆升抱起来,走进用帘帐隔出的帐篷内室。

内室有皮毛和锦缎细葛铺开的宽大床铺,床边垂着帘帐隔绝视线,外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应当是仆从们入内收拾狼藉。陆升听着声响,窘迫得满面通红,蒙头缩在薄被中不吱声。

谢瑢眼界广阔,思虑深远,反倒是他一叶障目,拘泥于一人一事的细枝末节当中,二人格局大小,截然不同。

只可惜谢瑢背负凶星孽子之名,况且大晋重孝,有那位继母压在头上,其父却袖手旁观,他便难有出头之日。若非如此,大晋又可多出一位贤臣良相来。如今却只得远离朝堂,白白辜负了他一身文成武就、惊才绝艳的才学。

陆升却不能说出口,只怕引得谢瑢不快,只得将满腔怜惜压在心中,抬手横过谢瑢胸膛,乖巧靠在他身侧,“还是阿瑢想得周到,往后我再不会擅作决定,凡事都多同你商议。”

随后想起郭骞的遭遇,顿时生出唏嘘之心,叹道:“是我错了。”

若不是他一句无心之言,又岂会让郭骞生出非分之想,不肯甘为人下,以至于酿成祸事,连累郭骞自身。

他更因此误以为谢瑢也同寻常高门士族一般气量狭小,容不得贱民放肆,故而因此生出嫌隙,当真是得不偿失。

云散雨收后,满地狼藉。

陆升羞愧不已,撑起身要去收拢凌乱衣衫,只是才自地毯上半坐起来,顿时腰身刺痛,不禁又跌回谢瑢怀中。

头顶传来谢瑢几声闷笑,单手环在陆升未着寸缕的劲瘦腰身上,指尖在腰眼上暧昧画圈,倦到极致的腰身微微颤抖起来,陆升伏在谢瑢怀中,反手拍开那作乱的手,怒道:“停……停手。”

谢瑢将他一缕发梢卷缠在手指间把玩,柔声道:“天道人伦,国纲法纪,是国之基石。那郭骞有大将之能,若用之于正道,自然是中流砥柱、一国栋梁;若失之于邪道,以大晋当今这摇摇欲坠的国力,再有人揭竿而起,就是雪上加霜。”

陆升一时间更是无言以对。

谢瑢笑道:“夫人谬赞,为夫受宠若惊。”

陆升终究不适应他调侃,脸色一红,却还是侧头枕在谢瑢肩侧,低声道:“阿瑢,这些时日,你又在哪里,忙些什么?”

阅读百鬼升天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