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寒雪歌》
寒雪歌

第一百一十八章:离开?

“棠嬅!”

“娘亲,娘亲,”她挣脱屏障,小小的身体伏在娘亲身边,浑身悲痛的颤抖:“娘亲,你别走,你睁眼,看看晚歌啊。”

“晚歌,我的好女儿——”娘亲抬起的手缓缓掉落,师父顾不得再多,赶紧冲过来抱起娘亲的身子:“棠嬅,棠嬅,你醒醒,我有办法救你的,你醒醒啊!”

“唐庄裕,我谢谢你,一直收留我们母子,帮助我们,可棠嬅此生是无以为报了。我想最后求你一件事,希望你能彻底治好晚歌的血灵,好好保护她长大,千万别让它步我的后尘。”娘亲用力微微睁开眼睛,做出生命最后的祈求。

“我答应你棠嬅,我答应你。是我没用,守不住你娘,也守不住你——”师父的眼泪犹如泉涌。

“那——就好。”娘亲再也没了力气,最后看了眼还在不住怕打着血茧挣扎的楼晚歌,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娘亲!”

“娘——亲?”她伸手,想要透过这层鲜血屏障触碰娘亲的脸。

娘亲抬手,却再是没力气握着她的手,只能滞在半空:“好好孝敬你师父,开心的活着,还有,还有——你还记得娘亲给你你看过的那副画像吗?以后你的病好了,能替娘亲去看看他吗?你能替娘亲陪在他身边帮助他守护他吗?”娘亲苦涩苍凉的笑着,苦涩于自己的自私,生命的最后了,她还是忘不掉,放不下——要自己的亲生女儿替自己去完成心愿。

若说一切苦痛的根源,一切生死,一切离别,一切误会埋怨,都要怪这束缚命运的皇室血灵——

她自认为她没有做错事情,自从娘亲去世留给她最后的叮嘱,自从十二年前偶遇娘亲画中的那个男人,她之后所做的种种都是为了娘亲的交代。都说伴君如伴虎,以前她还不觉得,现在还真真是亲受到了。

娘亲为她而死,她的生命也就在那一刻不属于自己了,她本是一个爱自由,不受拘束的人,可是,为了带着娘亲的遗愿,她愿意深入江湖,深入朝廷,愿意一举一动羁绊着自己,这么多年,也一直将皇帝看做娘亲的寄托,看做最亲的人。可如今,皇帝说不再需要她了,那她该何去何从?

娘亲去世后,师父曾告诉过她,皇帝是娘亲一生最爱的也最亏欠的人,所以到死都念着,都要交代她以后要去照顾辅佐皇帝。为着娘亲的话,她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这么些年的相处,也早已经把皇帝看做自己的亲生父亲一般,做许多事都变被动成了主动,心甘情愿的帮着皇帝。现在她倒是忽然疑惑了:这一切,究竟值否?

娘亲的死,皇帝的愤怒,这两个画面在她脑海中交错穿插,让她的大脑晕沉沉的,心也慢慢变得冰冷。止了眼泪,看着远处泛着金光与威严之处,她对着空气轻声问:“娘亲,我到底,还应该坚持吗?”

午时,绿染带着楼清秋和云落敲响了她房间的门——

楼晚歌不再去回想那让她悲痛的过往,坐下缓缓的为他们三人倒着茶,这才瞧见他们三人的表情也都是无比阴郁难看:“怎么都这般表情?可是谁惹你们不快了?”

云落低着头,全不见平时打笑活泼的模样,在听到楼晚歌的问话后,扑通跪在地上:“姐姐,我对不起你,今早皇上不知为何找我,跟我说要撤掉皇宫所有诡音的暗枭卫,也让我再不用待在宫中看守保护。姐姐,我想,皇上一定是看我最近疏于防守生气了,才要这么惩罚我,姐姐,是我不对,你惩罚我吧!”

楼晚歌轻笑起来,眼神中却是深冬严寒,一时间整个房间都变得冰冷刺骨起来:“他果真,是要与我划清一切了!”

云落不解此话之意,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只继续认着错:“姐姐,我错了,要打要罚全凭姐姐做主!”

“云落,这不怪你,只怪我,都怪我。如果不是皇帝说,我这时找你来,也是要让你离开皇宫。”她将云落扶起说。

“姐姐?”

“你们三个听好了,其中缘由你们不需详知,但从现在开始,皇都一切事情都与我们无关,你们放下手中调查的一切事情,即刻收拾东西,明早我们出发回西域。”她平静的说着,就像吩咐平时事情一般。

绿染他们自然是大吃一惊满脸不可理解,绿染皱着眉头,想起昨晚至现时楼晚歌的异常试探的问道:“姐姐?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我们怎么就要回西域了?是不是昨晚去见了皇上,皇上对您说什么了?”

她没有回答绿染他们的疑惑,只是淡漠的看了他们每个人一眼继续安排着:“清秋,收拾好寒雪阁一切,将它代交给末霞庄主唐绾,并把这封信交给她。绿染,你带着我的令牌去司刑大狱把岳达带出来,就说岳达与此事全然无关,只是我的诱饵,幕后之人就交给司刑府查探,之后我不再探查此事。云落,你就负责集结好诡音在皇都所有的人,全部退出皇都,分批撤回沉雾山。”

三人大眼瞪小眼,都不知她此举到底要干嘛,满心满眼都是疑惑猜测。一时间没人敢回应。

“既然不说话,那就去准备吧。”她的语气坚决严肃,让人不得不从,也不再敢多问。

“是。”虽然疑惑的紧,但他们都从楼晚歌的话中读出了不可抗拒,甚至有些不能触碰的悲凉的感觉。只得照从。

小晚歌点点头,虽然那时她还完全不懂这些话的意思。

“娘亲离开后,你一个人要勇敢,要坚强,不要学娘亲这样窝囊躲藏。以后啊,除了你师父,不能跟任何人说娘亲的名字身份和事情,血灵的事也不要说。”

“娘亲,娘亲,我答应你,你不要离开晚歌好不好?”她哭喊着。

“红笙,我没事的,你守了一夜也累了,回去休息会吧。我一个人待会,午时的时候你把清秋云落他们都叫来,我有事情要说。”楼晚歌还没从刚才的梦境中缓过神来,双目通红,一边劝着绿染一边背过身去擦拭着眼泪。

“姐姐?”

“出去吧。”

她绝望的嘶吼着,地上的人却再是不能回应她,不能再抱着她,再牵着她的手讲故事,再给她做好吃的——小小的她从此失去了最爱她的娘亲,悲痛欲绝,一口鲜血喷出,终是晕了过去。

一时间沉雾山所有的乌鸟齐聚阵法上空,盘旋悲鸣,像是在为血祭阵中之人做最后的哀悼与送别。半掉不落的血色夕阳还是落下了,死死的沉在山的另一端,霎时整片红色都被黑色取代,再没了什么光明色彩。

断血残阳,乌鸟悲鸣,是她一生最悲痛最无法回想的的场景。

娘亲摇摇头,推开师父的手:“不必了,我清楚无比,我没得救了,你继续出去守着阵法,最后了,我能感觉到,血灵正在被消磨。”

师父满眼心疼苦痛,但在此刻,也只能顺着娘亲的话,轻轻将娘亲放在地上,又到了阵法外启动着血祭,顿时红光满天,所有的鲜血聚集于痛哭流涕的楼晚歌身体周围,将她如茧一般包裹其中,她感觉到身体中血灵的更加剧烈的躁动,躁动的马上就要破体而出。

“晚歌,”娘亲大概是觉得血祭之法十分有用,看着她轻轻的笑了起来:“娘亲能用自己的生命救你,娘亲很高兴。你好好活下去,你能答应娘亲吗?”

楼晚歌被自己的梦惊醒了,猛的睁眼,却见绿染正在拿着毛巾擦拭着她在梦中流下的眼泪和汗水,环视着四周,正是寒雪阁的房间,不由疑惑怎么会在此处:“绿染?我怎么在这?”

“姐姐,昨日你进宫去了,可是大晚上都没回来,我和清秋姐姐进宫寻你,在晨昏长街上发现晕过去了的你。姐姐,昨天在皇宫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昨夜我们将你带回来后你就一直做噩梦说着梦话,还一直叫着娘亲,整夜大汗淋漓的。这红笙走了,我们也不敢叫大夫来给你瞧,姐姐,你是想娘亲了吗?”绿染担忧道。

绿染心疼的抹着泪出去了,瞬时间整个房间就只剩下楼晚歌一人,起身打开窗户,看着寒雪阁下平静美丽的雪湖,看着不远处热闹的市集街道,再远处,依稀可见的金碧辉煌的飞檐屋顶——又记起昨晚皇帝与她说的话和不敢去触碰回想的梦境,眼泪犹如决堤般不住的流着。

她已经有许久没有梦到娘亲和师父了,为着在人前坚强自若的模样,将这些苦痛的过去通通埋在心底,从来没与任何人说过,埋着埋着连她自己都觉得麻木了,甚至觉得这些事都只是存在于偶尔的梦境中,不是真实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梦醒来后,她就努力控制自己不去回想,为了假装遗忘一切,她还封锁了沉雾山之前与娘亲和师父一起居住过的那几座院子。今日再次梦到那些痛苦,她竟再是控制不住不去想,她怎么可能不去想呢?无论是在此刻的脑海中,还是在深埋的心底?

阅读寒雪歌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