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谁的天荒配地老》
谁的天荒配地老

Chapter16 和毒舌男认真就输了

清冷的声音斩断了陶拉格的小九九,他居然大大方方承认了!

“要是晚上死在家里,连电灯都没有,谁会看得见给你收尸啊?”

陶拉格震惊地瞪大了眼睛,这人怎么这样啊,明明帮助了人,却打死也不承认。接受别人的谢意有那么难吗?

对了,她家的电路也是人家修好的。这下不能否认了吧?

陶拉格再谢,“我家的电路是你修好的吧……”

欸,陶拉格突然想起这个人之前说他不会修理电路。这不是前后矛盾吗?拎出来说不好吧?

“是我修的。”

陶拉格指指自己的脑袋,提醒昨天发生的事,“谢谢你帮我包扎。只是你怎么知道我在家受伤了?”

“某人在家造成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我不得不去看看,是不是有人想不开。”

陶拉格笑得一脸无辜。

敢情请我吃饭是在我家吃?

魏落川一不留神,陶拉格就从他胳膊底下钻过去了。

“你家……”

陶拉格傻眼了。满屋子堆着她看不懂的物理模型,图纸,书籍。垃圾桶塞满了小山似的泡面桶。

“你给我出去!”

魏落川粗鲁地拎着陶拉格的卫衣帽子,语气低到零摄氏度以下,“立刻!马上!”

“我我……我不走。我也没吃早饭,”陶拉格死死抱着冰箱不肯撒手,“一起吃好了,两全其美。”

听到这话,魏落川松手了,嘴角上扬起一个犀利的弧度,“好啊。”

陶拉格如蒙大赦,迫不及待打开冰箱。

空空如也!

“现在你给我滚!”

魏落川满面冰霜。

陶拉格只好溜了。

二十分钟后。

“砰砰砰。”

魏落川家的大门发出沉闷的声响。魏落川满脸黑线地拉开门。

陶拉格的胳膊肘子还保持着撞击大门的动作。而她的两只手都不空。一左一右端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

“我找张婆婆借了点面,顺便在她家煮好了,顺便端了过来,你不会……”

“进来吧。”

两碗面颤悠悠的在那晃啊晃,极度危险。魏落川只是皱了下眉,就放这个疯子进来了。

“你家有筷子吗……我可以在这吃吗?”

魏落川面无表情地找来两双一次性筷子。

“谢谢。”

陶拉格笑呵呵地接过一双筷子,准备大快朵颐,发现没有地方吃。

餐桌上铺满了图纸。

魏落川极不情愿地把心爱的图纸挪了挪,空出大半张桌子,自顾自坐在了陶拉格对面。

“谢谢啊。”

陶拉格有些受宠若惊。然后埋头滋溜起面条来。

“你是大学生?研究生?学物理的?”陶拉格含糊地问。

“你家人没教育过你食不言,寝不语的吗?”

魏落川白了一眼吃东西的空隙也要吧啦的陶拉格。

“哦不好意思,我二婶他们还真没好好管教我吃饭……你物理研究电学的吧,啧啧,真厉害。”

陶拉格转移话题,一笔带过尴尬。

“怎么,你看出来了?”

“嗯啊,你看你都帮我把电路修好哩。”

“不好意思,我研究的是凝聚态理论,低维纳米材料。和电学,真没关系。”

“什么什么?”

陶拉格一时半会儿没消化这些专业术语,她高中学的,可是文科!

“我说你脑袋本来就摔坏了,不要想了。想不明白的。”

冰脸淡定,优雅喝汤。

学渣陶拉格,完败!

“吃完了把碗给我,我还给人家。”

魏落川把筷子搭在碗上,发出戏谑的冷笑,“陶拉格,你是有多穷?从上次睡在便利店到现在,你不断刷新我对穷的认识。”

“我说你这个人,”陶拉格火气蹭蹭往上冒,“你吃的面不是人家的?你家有什么?有一颗新鲜的大白菜吗?你上次还不是在便利店打工?到底谁穷啊?”

“第一,我在学校食堂吃。”

魏落川讽刺地说,“第二,我是研究生,在和团队开发低维纳米材料项目,将来是学校的老师,前景比你好一点点。”

“……”

岂止好一点点!

陶拉格愤愤夺过桌上的碗,摔门而去。

魏落川饶有兴趣地望着陶拉格脑袋,一截多余的纱布迎风飘扬。

嘴角讽刺的弧度定格成凌厉的冰锋,魏落川冷然地环顾,堆着他挚爱的图纸和模型的屋子,“谁还没有一段……狗都不如的日子。”

话虽简短,却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

“喂,陶拉格,你到了吗?”

“什么?”

“我家。”

看样子,陆翕长已经去公司了。

“奥,是的,我在。”正在张婆婆家洗碗的陶拉格,面不红心不跳地撒谎。

“是这样,你帮我打包一下衣服。我要出差。”

“你去哪儿?”陶拉格脱口而出。

“公司拿下了一个特色小镇建设的新项目,我要亲自去考察这个芜柳镇。”

“什么?”

“芜柳镇。”

陶拉格岂止能用震惊二字来形容。

芜柳镇,二叔二婶家所在地,她从六岁起一直生活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现在眼前有一件对于她来说很关键的事,需要芜柳镇所谓的亲人来确认。

记忆又被拉回昨天下午,那个书房,那份报纸,那个版面头条。

尽管事实摆在眼前,陶拉格还是想亲耳听到他们说出真相,和问清楚他们为什么骗自己。

“喂喂?在听吗,陶拉格?”

陶拉格几乎忘记了通话还在继续。

“我……陆翕长,我能和你一起去芜柳镇吗?”

“什么?”

陆翕长听出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一丝异样。

“……芜柳镇是我老家,我想回去看看。”

“好。”

摁掉电话,千万种情绪同时涌上心头。陶拉格抬头仰望清晨特有的,瓦蓝瓦蓝的,澄清得没有一丝杂质的天空﹉﹉她再也回不到早上那顿面那样的时光了。

魏落川长捷微敛,语气刻薄。

“原来是这样啊……”陶拉格还是傻乎乎地致谢,“还是谢谢你帮我包扎脑袋,不然我就流血身亡了。”

“不会。”魏落川语气冰冷,“我又不是医生,胡乱找纱布缠了几圈而已,你还是自己去医院看看吧。”

魏落川挑眉,“没有。和你有关吗?”

“那我请你吃早饭表达我对你的感谢之情。”

话音刚落,陶拉格就往人屋里挤。

下一秒,刀片儿“刷刷刷”呼了陶拉格一脸,她那颗鲜活的心,被剐出了洞。

陶拉格面部肌肉都僵硬了,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位毒舌男!

“说完了吗?说完了可以走了。”

大清早,邻居敲开了自家的门。

魏落川的目光落在陶拉格头上。几轮胡乱缠着的纱布格外抢眼。他不自然地把目光移到别处,冷声问,“什么事?”

“就是谢谢你,昨天。”

又要关门谢客!

陶拉格咬牙切齿地问,“你吃饭了吗?”

魏落川死死握着门把,挡住唯一的入口,居高临下地问,“你往我家窜干什么,你有病吗?”

“我家什么也没有。我来你家给你做早饭啊。”

阅读谁的天荒配地老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