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光明死了都要爱》
光明死了都要爱

第47章 热狗

安峦沉默了一会儿,梗塞的张着嘴,想说些什么?......“没关系我不在意她跟别人说的,真的,但只求她不要跟我爷说,不要让我爷知道,我爷知道了会心疼我的......不要让他知道不要让他知道……!”安峦抱着头将头埋在双膝里,闷闷的重复着这句话:不要让他知道......

“他不会知道的,他不经常出门的。”

安峦看着他们的笑颜,觉得自己狼狈极了,羞恼极了。

安峦转头愤愤的看着柳知业,“我讨厌你.......你妈太啰嗦了。”说完安峦转身愤愤的跑走了。

“哥!哥!哥你去哪儿啊?别去追她,她说我们妈啰嗦你听见了没?!”燕子不知怎么似乎被气到了,眼角露出晶莹。

安峦坐在超市门口的台阶上,愣愣的看着那盛着白菜叶的三轮车......然后咬着唇低着头。

“对不起。我替我妈向你道歉。”柳知业站在安峦面前愧疚的说。他的眼睛闪着明明灭灭的星光。

他们兴奋的向安峦拖拖踏踏的跑来。

“峦峦听说你每天早上都在张集捡白菜叶?你在哪儿捡啊,我们怎么没看见你捡?我们帮你捡吧?”安责刚笑着说。

柳知业起身,朝那个小摊走去。

安峦想叫住他,可是转念一想,万一他不是去给她买而是给自己买着吃,那她岂不是自作多情,会尴尬的。

“咚”的一声沉闷的响,安峦转头看着自己的三轮车,没想到看见了爷爷,他站在三轮车前。

“爷!”安峦跑过去。

“峦峦啊,你手好些没?伸出来我看看。我看看要是还严重了我带你去打疤。”

爷爷颤抖的抬起安峦的手。

“爷......”

“你小叔带你去打疤了呀。”爷爷眼里有着欣慰。

安峦想说,不是的是柳知业带我去打的疤,可是却堵在喉中说不出口,因为安峦想让爷爷开心。

“从这就能看得出你小叔还是疼你的。”

“爷你买的什么?这么鼓鼓的呀?”安峦看着三轮车里的一麻袋鼓鼓的东西,疑惑地说。

“我买了几棵大白菜给你小叔,告诉他不要让你捡白菜叶了,以后想喂鸭喂鸡我给他买白菜叶喂。让他不要再让你到大街上捡白菜叶了。”

安峦的眼里闪着晶莹,心里暖暖的......有些忧心,小叔该不高兴了。

爷爷推着三轮车往前走。

“爷,我们不等我小叔我小婶了吗?”

“不等了。”

“哦。”

“峦峦你有什么想吃的没?想吃什么告诉我,我给你买。”

安峦摇头,“不想吃什么。”

“哦!对了!”

“怎么了?”

“小明,小明他去买东西了让我等他呢。”安峦皱着眉一脸懊恼。

“不用管他。他自己知道路吗?”

“谁知道啊,应该知道吧?他都在这里待这么多年了。”

“知道回去的路就好,那你不用管他了。他看你不在就知道你回家了,不会在哪儿傻等。”

“万一呢......!”安峦噘着嘴一脸的愁容。

“峦峦啊,那你去看看他,要是他真的在哪儿傻等呢,我们不是让他受寒吗?”

“是的我得去看看,万一呢。”安峦连忙转过身奔跑着说。

柳知业这个傻子果然还在哪儿。

他坐在超市门口的台阶上,四处张望着。

“柳知业我走了。”安峦隔着人来人往喊着他。安峦看见柳知业看见了她,他的眼里闪着心喜的光。

他从怀抱里掏出那个他所说的热狗,朝安峦跑来。

“我走了。”安峦又朝他大喊。然后呼呼的跑走了。

安峦讨厌爷爷两点:一就是他太客气了;二就是他太固执了。安峦不喜欢他这两点,甚至于讨厌,因为他太不知道爱自己了,让安峦这个疼他的人心疼了。

爷爷总是这样基本上不会在别人家吃饭,即使在别人家吃饭,也会吃的很少,即使是再好吃的饭,他要么就是只吃一碗,要么就只吃半碗。

在小叔家吃饭也是一样,他只吃半碗饭,就不吃了。他好像不舍得夹菜一样,没夹几次菜,他一次只夹一丢丢的菜。

“这是我给峦峦买的过年衣裳。让峦峦试试穿的合适不合适。”爷爷慈爱的拿着一件粉红色的棉袄,笑着说。他笑的样子那样的和蔼。

“爷。”安峦笑嘻嘻的快步走到他面前,满含开心的叫着他。安峦再也不是以前那样了,以前他给安峦东西安峦除了开心就只是开心,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不啊,好像是从安峦第一次离开他们起,他们对她的付出都会使她感到......沉重,愧疚,还有那满满的感激。

安峦的眼里现在总少不了,因为感激而涌出的泪花。安峦没让它流出来,它只是在她眼眶里蒙上了一层雾。安峦才不喜欢跟爱她的人对视呢。

“峦峦在我们家过年,衣裳就应该我们给她买,怎么还用着你买啊。”小婶说。

“哎,你们别给她买了,过年的衣裳我给她买好了,你们就不用买了。”

“你给她买是你的意思,我给她买是我的意思,这过年的衣裳我还是会给她买的。”

“我说不用了就不用了,别多此一举。以后她的衣裳,学习用品我就全包了,不用你们花一分钱。”爷爷说。

“爸你这什么意思?今天怎么这么见外呢?”

“没见外,就是觉得你们养她已经够好了,要是还让你为她花这些钱我过意不去。”

“有什么过意不去的都是一家人。”

“峦峦你盖这些被子还冷不冷?要是冷的话我再给你送一床。”

安峦很想爷爷再来,可是又不想让爷爷麻烦。

“不冷。”

“那我走了。”爷爷说。

“别慌的走哎,聊会儿再走哎。”小婶说。

“不了,家里有个让我操心的病人。”

“唉!”婶婶叹了一声。

安峦看着爷爷渐渐离开的背影,她的眼睛有闪亮亮的泛着泪了。真不争气。

安峦好想叫住爷爷,让爷爷把她也带走。

“是啊,峦峦我们帮你一起捡吧。”长瀚语气比较诚恳。

在安峦看来这一切都刺眼极了,都像是在讽刺她。

安峦的心和她的表情都僵硬了。

“哦,你说的是那个啊。她卖热狗吗?在哪儿我怎么没见?''

“她手上做的就是热狗。”

“怎么可能!......呵呵!还有这样叫的,真不对称,不合适叫这名字哪有一点狗的样子,分明就是面包加火腿肠。”

他坐在她身边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峦峦你喜欢吃热狗吗?”

“热狗?那是什么东西?”

“就是那个你看!”

“峦峦峦峦!”

有人用高昂的声音叫她,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急切的奔跑声。

安峦回头见安责刚、安小庆、长瀚、贞鹅、燕子,他们都来了。

安峦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你说的是什么东西?哪个是热狗啊?''

“你看见没?她拿着面包把一根香肠夹进去?''

“比火腿肠好吃,你信不信?”

安峦浑不在意的摇头。

阅读光明死了都要爱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