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我在殡仪馆做化妆师》
我在殡仪馆做化妆师

第393章 活死人

孔师傅苦笑:“既然你问到这事了,就跟你说实话吧,他是搞房地产的,手里有点钱,平时喜欢弄点瓶瓶罐罐的古董,可是钱再多也救不了命,你说愁人不?”

萱萱撇嘴道:“不是奸商吧?”

萱萱问道:“你应该带他去医院啊,跟我们说这些做什么?”

我点点头,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孔师傅怎么无缘无故跟我说这些,难道是想让我帮忙救人。

孔师傅眉头紧皱,哀叹道:“嗐,别提了,为了二舅的病情,已经花了几百万啦,可就是不见好转,各大医院都去了,一点招儿没有。”

“好家伙,你二舅是做什么的?家境可以啊。”我点燃一支烟默默抽着。

“那不就是植物人吗?”

孔师傅摇头说:“不是,植物人没有意识,他现在有点梦游的感觉,一会哭哭闹闹,一会神神叨叨。”

“道人?他说什么?”我随即问道。

“他说野庙邪门,一般人镇不住,有个小伙子却做到了,这不是摆明说你吗?”孔师傅翻动眼皮看着我,仿佛看透一切的样子。

我轻声道:“没必要吹捧我,成不成难说,先看看你二舅吧,人现在哪里?”

孔师傅见我应声,不免有些激动,抬手给我倒了杯茶水,态度也变得恭敬起来。

“昨天刚出国治疗,估计过几天才能回来,到时候我让人来接你,怎么样?”

我点点头:“也好,不过你别抱多大希望。”

孔师傅轻声叹息:“死马当成活马医吧,你不看,他只有死路一条,你给看了,兴许有些转机,等事成以后,让二舅送你一套湖景别墅。”

“哪里的湖景别墅啊?”萱萱笑着问。

孔师傅自信满满地说:“就东湖那里的,湖心岛上有一片别墅,相当气派……”

不等他把话说完,我和萱萱开怀大笑。

“嘿,你们不信怎么着?我说的是真事啊,那别墅可好了……”

我抬手打断道:“没有不信,你可能最近忙着拍戏,没怎么看新闻。”

萱萱补充一句:“那片湖心岛别墅,已经被淹没了,就是前两天的事。”

“啊,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孔师傅泄了气,猛地往椅子上一躺,嘴巴张得很大。

我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劳力士,将螃蟹叔的故事删繁就简讲述一番,听得孔师傅啧啧称奇。

饭后,我和萱萱开车前往野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经过孔师傅的修缮,野庙可谓是脱胎换骨,从地面到殿宇,完全换了模样。

正殿的栋梁重新做了彩绘,墙壁也做了粉刷,看上去洁净了很多,但保留了古朴气质。

不得不说孔师傅很懂古建筑修缮,遵循了以旧修旧的原则。

该保留的全部留存,不该留的果断去除,没有做画蛇添足的事情。

总之,经过修缮后,野庙整体气质提升了许多。

“看上去比之前新了一点,但似乎又没多大的变化。”萱萱低声道。

我笑了笑:“这样最好,说明孔师傅用心了,如果是半吊子,估计敢在墙上贴瓷砖。”

简单聊了几句后,我们将目光转移到了那口锁龙井。

我蹲下身仔细检查一番,确定没有异样,转头来到影壁处,相柳图腾也做了修复。

“不会再出问题了吧?”萱萱喏喏地问。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点了三炷香,站在院中拜了拜,转身出了野庙。

回到殡仪馆,看到冯金牙正往火化室方向走,我喊了几嗓子,但没有回应。

铁柱笑嘻嘻靠过来,嘀咕道:“馆长,金牙最近有美女陪着,谁都顾不上。”

“哪个美女?”我随口问道。

“昨天还看见来着,挺漂亮的女人,在火化室门口跟金牙聊得很开心。”铁柱舔着嘴唇羡慕道。

我问:“你见过那女人吗?”

铁柱摇摇头:“这个真没有,不过有监控,你想看的话,我给你调出来!”

“让我瞅一眼。”我扭头往门卫室走。

胖虎迎面走来,对铁柱呵斥道:“看什么监控,那女人不就是昨晚拍戏的女主角吗?你小子忘性有点大,昨晚还流着口水说她漂亮来着。”

“是同一人吗?”铁柱歪着脑袋琢磨。

“百分之百是啊。”胖虎肯定道。

我深吸一口冷气,感叹道:“阎婆婆该不会跟冯金牙搞到一起吧!”

“那女人是阎婆婆吗?”铁柱愣愣地看着我。

“哦,没事了,你们忙吧。”我撂下一句话,急匆匆往火化室走,我要当面问清楚。

昨天和冯金牙聊天时,就觉得不对劲,好像有事隐瞒。

原来他跟阎婆婆走近了,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他是先走近的阎婆婆?还是等阎婆婆返老还童后又走近的?

如果按照冯金牙的性格,应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来到火化室门口,我正要推门而入。

萱萱从身后拉住了我,抬手指了指太平间方向。

我扭头看去,只见阎婆婆正在站在门口发笑,那笑容很诡异,好像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她在笑什么?”萱萱轻声道。

“不知道,先别管她。”我推开火化室的门走了进去。

冯金牙正在往骨灰盒里装骨头,见我走来,动作更加利索,三五下就装好了。

“呦,杨馆长来视察工作了?”

我快速扫视一眼周围的环境,并未发现异常,故作轻松道:“没啥事,就是来看看你,听说你刚认识了一位美女!”

“哼,这事都传到馆长耳朵里了吗?”

我微微笑着:“哈哈,美女谁不爱啊,人在哪呢?”

冯金牙抬起另一具尸体,直接丢到火化炉台子上,拍拍手说:“你就甭给我装糊涂了,她是谁,你心里比我清楚。”

我一怔,既然话都挑明了,那反而好办啦,直接问呗。

“你跟阎婆婆之间没什么吧?”

“你具体指哪一方面?”

“呃……”我有些语塞,太敏感的话实在说不出口。

萱萱开口道:“亲过吗?睡过吗?”

冯金牙笑了:“姑娘聊得挺猛啊,我要是说没有,你们信吗?”

我追问道:“信啊,只是想不明白,阎婆婆怎么就返老返童了?你知道原因吗?”

瞬间,冯金牙脸色阴沉下来。

听到这里,我再也笑不出来了,直觉告诉我,这事不简单。

我郑重地问:“说了半天,我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呢?”

孔师傅顿了顿,叹息道:“我二舅,今年七十岁了,刚才说的症状有几个月了。”

当然了,以上都是猜测,具体怎么样,还要当面观察。

不过我在帮助孔师傅之前,有个疑惑,他为什么找我呢?

仅仅是因为关系熟吗?

孔师傅摇摇头:“算不上奸商,只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人。”

我看着萱萱,不由地笑了,刚才那句话纯属多余,天底下有哪个人说自己是奸商的,问了也白问。

不过从孔师傅讲述中,我大致有了几种猜测。

我和萱萱面面相觑。

“什么叫活死人?”萱萱迫不及待的问。

“呃……这个还真不好说,就是那种半死不活的人,说他死了吧,他还有一口气,说他活着吧,他又什么都干不了。”孔师傅为难道。

难道是他二舅挖了不好的坟墓,导致冤魂来索命了?

再或者是平时作孽太多,业障积累过盛,导致阴阳失衡。

于是我开口问:“你为什么找我帮忙?”

孔师傅笑了:“明知故问,虽然我不懂阴阳八卦,但还是知道殡仪馆这地方的阴气过重,难免有些不干净的东西,刚才你能把红砖楼的事情摆平,说明你有过人的本事。对啦,我在修缮野庙的时候,遇到了一位道人。”

阅读我在殡仪馆做化妆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