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狩奉》
狩奉

第四九二章 少主,你怂什么?!

穆王府十五年来,一直在山城搜寻的这枚运符,一开始以青色印记的形式被印在他的胸口正中心的位置。

墨衫少年不禁开始通盘思索着,复盘着从山城开始,看似平常的一系列事情。

那是于青也所获得的朱雀神意的映照。

与这条红色云纹相比,另外三条互不相交的虚印,则显得有些黯淡,它们所勾连的青色符兽腹部下交织出的三朵云案,依旧是云符的青玉色。

只不过原本整体青玉的云符,此刻沿着朱雀神意映照的那条云纹,裂出了许多密密麻麻的细微裂痕,侵染的另外三条云纹都出现了一些红色荧光。

“唉~!”

于青也摩挲着云狩青符,长叹一声。

他有好久没有细看过这枚成熟的“果子”了。

本是通体青玉色的异兽,在夜空之下的甲板上,闪烁着近乎吸入灵魂的青色光芒。

哪怕没有乱世,大奉王朝对于一个合运一地的入圣强者,分裂疆土的武夫,只有生死相向的结局!

于青也隐隐有些担心现在的山城所面临的情况,因为不知道泓央帝会在何时发难。

先前对于山城的裂国宣告,太平郡就没有什么反应一般。

虽然是大世相争的起点,吕泓央要以山南一地布局,不过裂国之举依旧犹如一记耳光打在吕家皇室的脸上。

泓央帝对山城动手,是迟早的事情!

不过好在山城之南,赵应栾在密谋的事情,在一定程度上会给予山城一定的支持。

于青也相信应栾哥在过山南境境内之时,林爹肯定知道一些什么,而且如果海州城的消息传回山城那边,或者说应栾哥回归南蛮途中路过青阳镇。

林爹就会第一时间推测到他这边的想法,以及一些简略信息就可以知道应栾哥在南蛮那边的谋划。

这是于青也与自己这位十多年来相依为命的养父的信任,也是他们之间独有的一种默契。

想到这里,于青也嘴角微微翘起,林爹不愧是林爹,实力和头脑一样的强大。

这让他又不禁对留下一个个谜团,跟猜谜一样的亲爹有些怨言,这么多年连长什么样都忘了,更是连三岁之前的记忆都是一片空白。

(本章未完,请翻页)

简直是......相当不负责任!

于青也摩挲了一下云狩青符,也就当年留了个与吐纳功法契合的运符,还是被人以大能力“打入”自己体内的,这才没被那些人轻易所发现。

不过这里有一个疑点。

如果真是如此,穆王府是什么时候,又以什么样的方法知晓在山南郡会出现一枚足够特殊的运符?

而以于青也十岁为分界点,他虽然对儿时记忆有些模糊,不过前七年的山城生活,虽然谨慎却是过得也算是普通。

真正出现变化的,就是在云狩青符第一次出现觉醒的征兆,他昏迷的那十日间!

山北梁王叛乱,之后山南之中暗流涌动,林重也是在那之后接了兵坊副坊主的职务。

次年大奉太平郡颁下旨意,更改年号为正德初年!

而梁王叛乱的事情,他在扬州和苏州之时曾经探寻过。

穆王府一手扶植起来的江南巨贾张家,确实参与了当年的一些事情。

张家也因为白晓文身死的事情,再加上张家少夫人蝎玖,以及张勇六夫人的丑事,与小王爷吕未缪之间信任彻底破裂。

最后在家主张勇设计之下,以自身身死为代价,并且赔上了整座张府,换来儿子张劲松对江南张家的重新执掌。

以此也算使张家逃过了穆王府原本大概率会进行的清洗。

于青也也在此想明白了扬州之时的另一件事,同时得到了“聋子”张崇的印证。

那就是白晓文作为穆王府的安插在江南张家的话事人,与青州州牧的公子西门闻庆之间的交易,就是在庐江郡境内,护持化身商队之人的蛮修魁琛一行入境!

这在以往看来,虽然不合规矩,却是极为隐蔽的一条奉蛮两国通商的私下行径。

武道虽然压制蛮道,不过两域之内,经常会有一些低境之人交互,不过更多的是普通南蛮人与一些商贾之家通商交易。

青州州牧在平王府受袭之后,一夜之间被平王府剥夺了一地治理之权。

作为穆王府的狗腿,西门公子前往与穆王府扶持的江南巨贾张家谈一桩“买卖”,以求获得穆王府的某些帮助和支持,也实属正常。

不过在这场“买卖”之下,却是穆王府与南蛮的魁主魁琛之间的一笔通天的交易!

而穆王府所得的,就是小王爷吕未缪手中那枚鸾凤云符缺失的半数气运!

至于魁琛所想所求是什么,本就急迫在乱世中攫取机缘的穆王府,并没有太多关心。

这一点,在张崇的描述中,也让于青也暗暗有些唏嘘。

穆王吕高煌和泓央帝吕高炽之间,有着兄弟之间的情谊,也有着皇家之间的冷漠,以及乱世之中各谋前程的私心!

不过吕高炽对于自己的这位亲弟弟,看起来颇为纵容。

于青也第一次以这样的视角,窥探到了泓央帝对自己身位大奉当今帝王,以及幕后执棋者的强大自信!

吕泓央约束着穆王吕高煌,却似乎又不介意自己这位胞弟私下做些什么。

这也有了之后海州城内,魁琛献祭穆王府客卿蝎仪,召唤来蛮神使得武蛮两道交融,打破了大道压制的屏障,让两域乱世彻底到来!

不过哪怕远在太平郡的吕高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穆王府也绝不会承认并且留下与二品境蛮修勾结的证据!

在那之前,在此之后,

作为大奉王朝的穆王,当今陛下泓央帝的亲弟弟,吕高煌也不敢留下任何与南蛮勾结的把柄!

以穆王府向来的做事风格,西门一家会有什么样的结局,于青也在与张崇聊的时候也猜到了。

这一点,二五仔张崇也明确告诉了自己。

现在的庐江郡青州,西门州牧府已经因为一场意外,从公子小厮到州牧家丁,都和张家的大火一样,化作了一地焦土!

于青也用手捏了捏眉心,对这一路来的复盘,以及在张崇那里得到的印证,确实想通了之前没有想明白的一些事情。

不过,依旧有很多关键点对不上。

比如说杀死白晓文的蛮修是谁?

穆王府和魁琛一行,都没有对白晓文出手的理由!

魁琛一行的目标是津东郡的大世之证,在那之前不会冒然出手暴露自己的身份和踪迹。

而穆

(本章未完,请翻页)

王府对西门州牧的杀人灭口,更多的是因为庐江郡青州属于平王老爷子的地盘,不可控的因素太多,找机会清除掉有可能牵扯出穆王府的西门一家,是一件穆王府“不得不做”的事情。

至于白晓文这个狗腿,一直都是吕未缪身边的红人。

穆王府完全可以在丹阳郡可控范围内,掌控白晓文的一举一动。

这样的狗腿,更是可以在穆王府借口清洗掉张家父子之后,作为穆王府掌管江南一带商行的明面执事者。

于青也很怀疑,出现在张家的黑色披风的怪人,杀死白晓文的蛮修,以及十五年前梁王府覆灭之时就出现过的黑色披风怪人,是同一个人,或者说是属于同一个势力!

他心中隐隐有着一个猜测,不过在没有得到印证之前,还不是很确定。

至于十五年前梁王覆灭的事情,后来黄伯表明身份时,也曾经对他说过,要他不必纠结。

这一点,或许会在东极之地,父亲留给他的信息中得到一些线索。

他望着手中的云狩青符,又是一声长叹。

运符带给他的力量,最直接的就是四神意的牵引,这关系到他自身功法的完成,以及实力境界的提升!

“不知道那个人留下的信息中,会不会有云狩青符的修复方法?”

于青也喃喃道,把青红萦光缭绕的运符收入怀中,环视了一圈这艘颇为巨大的海船。

这也就是有着张崇这个四品丹青境的苦力出手,不然三个人还真不好开动这艘海船航行在大海之上。

他倒是也没有想到,黄伯竟然会搞来这么大一艘海船,比着沧江之上他做过的舟船,要大上了数倍不止。

“竟然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到达东极之地啊!”

墨衫少年抬头望着天空之上的繁星,喃喃着说道,“可惜了......”

可惜那袭紫白衣衫的好友......下次见面,不知道将会是何时,将会以何种方式再见。

“少主!可惜啥?”

张崇站在高高的船篷之上,咧嘴向着自家少主问道,“少主该不会是嫌弃我在船上有些碍眼吧?”

“滚滚滚!睡你的觉去!”

于青也斜了他一眼,已经有些熟悉他这个狗腿的话多的毛病。

“一个月啊......”于青也感叹。

先前他与花境心登船之时,曾经问过百变妩媚的花主什么时候能到东极之地的花岛。

花境心笑靥如花的告诉他,大概需要一个多月时间,这是在有她指引,不迷路的情况之下。

毕竟东极之地隐世数十年,一直没有被人寻到,就是因为花岛之上的居民,借助东极之地的地运,在三座岛屿之外设置了一些迷障。

使得一些哪怕误入东极之地外围的船只,也在海上迷障之下,最终迷失在大海之中。

哪怕是一些入圣强者来此,没有一定的机缘,也不一定能寻找得到三座东极之地的岛屿。

于青也索性躺在了甲板之上,漫天繁星是他从没有见过的灿烂,这也预示着明天的海上天气,将是极度晴朗的一天。

这让他不禁想起刚入海州城时候,风如如意坊的郭大伙计讲过,海上会有一场极大的暴风雨,等大世之证过后再出海,才会一帆风顺。

此时想来,果然是一场极大的暴风雨啊!

吹的整座海州城都在乱世相争的开端之始,凌乱不堪。

不过也好在二品神意境强者们的出手,打散了海上不知多远的云层,使得未来相当一段时间,海上的天气都是晴空万里!

这也注定了于青也的这趟东极之地的旅程,会是相当的一帆风顺!

墨衫少年闭起双眼,感受着海风的吹拂。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极其妩媚的声音在船头响起。

“漫漫长夜,无心睡眠,于公子要不要与小女子一同赏月啊!”

下一刻。

绫罗薄纱拂面,女子气息如兰。

一股幽香钻入于青也的鼻息之中,竟是吓得少年猛然跳起,一个翻滚向着船舱方向滚落而去。

海面之上,不知何时升起了一轮圆月,竟是遮掩了不少星辉光芒。

“我去!”

“少主,你怂什么?!”

(本章完)

7017k

于青也记得云狩青符“成熟”之时,他的意识被拉入了一片青冥意识海中,也是在那片青冥空间,勾动了朱雀神意和那半片残破星空融入。

云狩青符的兽首威严,头部蔓延出的四道似角似发的痕印,与缠绕在兽身的虚印泛着若隐若现的光亮。

一条红色印痕布满其中一条云痕,并在一只兽脚之下,填满了一朵云案,好似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焰。

只不过后来云狩青符在于青也十岁时候初次异动,林重为了方便探听一些消息,接下了流州兵坊副坊主的位置,成为了山南边军下辖八坊司中的一名打铁匠。

想到这里,于青也不禁又是一阵唏嘘,也不知道林爹现在在山城那边怎么样了?

他从山城出来时,因为相当糟糕的心情,对于林重的处境其实并没有过多的思考。

这些年来,虽然以山南和山北的隔绝,一些信息很难第一时间得到快递。

不过与皇家牵扯极深的林爹,身为武道天资高绝的重家老二,哪怕被贬黜山南郡更名为“林重”后,依旧不会脱离大奉吕家的监视!

他现在也有些明白,为什么和李白衣同一时期在大奉武道江湖展露头角的林爹,有望一品成为继重无锋之后的下一代重家江湖行走的重家老二,十数年来会一直“碌碌无为”。

夕阳西落沉入海面之下,繁星便一颗一颗的镶嵌在了深蓝色的夜幕上。

一艘海船飘荡在东海之上。

于青也手中握着那枚通体布满裂纹的云狩青符,青红光芒从四条云纹溢散出的细微缝隙中透出。

在那中秋佳节之前,云狩青符觉醒之前,也只不过是一个五品魄融境的武修!

而这一切,只不过是为了尽可能的削弱泓央帝吕高炽和穆王吕高煌对他的关注,从而使穆王府对那枚云符的怀疑,从他们的身上转移。

接下山南郡一地气运,合运成就三品御空境的林爹,在借助云狩青符的能力,使得山南一地包括气运在内裂出大奉疆域之后,就已经决定了林重的立场。

那就是与大奉泓央帝之间的不死不休!

阅读狩奉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