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我有一道可斩天》
我有一道可斩天

第三百二十六章 周亨澄清

齐师兄一掌直接干的那肖雨吐出半斤血,牛*是牛*,可是在周亨大师面前下这么重的手,那拜师一事……

当肖雨吐出那口鲜血的时候,齐心远就愣住了,他那一掌出的是狠,可根本就没有拍实,十分的力量也就留了三分!

“噗”

那口鲜血直接被他喷出三米开外,要不是此时的齐心远离他着实有些远,肖雨必然会喷他一身。

尽管凭肖雨如今的实力,勉强可以做到,但那就有点假了。

这一声,直接令周亨转过了头,他看着肖雨身前的狼狈,以及嘴边的血迹,他皱起了眉头,下一刻就走向了肖雨。

边上,男子偷偷看着周亨的身影向肖雨那边走去,他扭头惊讶地看向齐心远,眼中有些崇拜,又同时有些疑问。

现在,周亨的一缕询问眼神,齐心远从中看出了淡淡的失望,他不希望未来的前途,皆断送在这一掌!

齐心远玩的什么心眼,肖雨是看得一清二楚,他趁周亨还未开口,连忙又是闷“哼”了一声。

那是周亨第二次听到“肖雨”二字。

而今日,是第三次。

周亨简单看了一下肖雨的容貌,然后就移开了视线。

就好像就到一个陌生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下意识就会想看看这人长什么模样。

他看向了肖雨胸前的那个掌印,五根紫红色的手指清晰可见,他抬起右手,伸出了食指,一声“不要动”,也是制止了觉得不适,想要后退的肖雨。

当那根泛着皱纹、略显黝黑的食指点在了肖雨胸前的那个掌印上,肖雨只觉得那块冰冷、永远捂不热的地方,融进了一个温暖的太阳。

将冰川融化,将万物拂醒。

胸前暖洋洋的,很是舒适,齐心远那一掌造成的伤势,竟是直接就好了。

肖雨有些吃惊地见周亨收回了手,他低头看了看胸前,那个紫红色的手掌印已经消失不见,他伸手摸了摸,感觉一切正常。

他恭敬一礼,恭敬谢道:“多谢周亨大师的救命之恩。”

周亨淡淡回道:“无碍。”

肖雨起身,转身看向正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齐心远,语气夹杂了些气愤道:“齐心远,周亨大师是何等的慈善,作为他的徒弟,至少也该学到一两成,这次就算了,下次你要是再私下对我出手,我必定会向院内通报。”

齐心远大怒:“肖雨,你,你休想挑拨我与周亨大师的关系,我是打了你一掌,你不服你就还手,对,现在挑战赛还没有结束,你可以向我挑战!”

肖雨白了他一眼,“齐心远,你当我傻吗?你一个搬山境,还要我向你挑战,你可真是...太欺负人了!”

随后,他直接无视脸色涨红的齐心远,对着脸色已经有些不悦的周亨,欠身道:“再次谢过周亨大师出手相救,弟子人轻言微,还望您不计较,方才我与齐心远闹出的矛盾。”

齐心远听到肖雨的这一句话,脸色稍微好了些,他巴不得周亨忘记此事,现在,肖雨能主动请求他淡化此事,对他而言,乃是好事。

不过,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安,肖雨真的会这么好心?

单纯的一句话,齐心远这样理解自然没有错,可要是结合之前肖雨说的几句,那就是句句诛心了!

但周亨活了三百多年,哪里听不出肖雨的话语中另有所指。

肖雨看似以退为进,想将此事揭过,实则是将齐心远当做他徒弟看待的,不然齐心远率先出手,错则在他,肖雨何需就此简单揭过?

在之前肖雨说出“作为他的徒弟”时,周亨已经有些不悦了,而那时候的齐心远在这段时间一直都以“周亨之徒”自居,所以他也愣是没发觉哪里不对。

但周亨这人,虽淡泊名利,但并不代表他能容忍被人泼脏水,要是放在之前,没这等事,他会选择一笑了之,懒得去搭理,毕竟,他也确实考虑过齐心远。

但是现在,齐心远这种以强欺弱的行为,无疑于直接给他判了死刑。

周亨一生钻研锻造之道,修为比于同辈人甚远,自然也曾受到他人的欺负,而当然他成为锻造大师后,身后站着无数修为高强之人有求于他,真可以说是一呼百应。

可是,曾经的那些经历,无法磨去!

他转身看向齐心远,眼神冷漠,带着责备,犹如在看曾经仗着修为略高于他,就一脸高高在上模样的那些人,周亨冷哼一声,对着场上的三人严肃道:“老夫并未收徒,

(本章未完,请翻页)

自然也没有徒弟。”

声音冗长有力,不容置疑。

此话一出,齐心远身边的男子双目瞪大,脸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他缓缓转过了头,随后在地上发现了齐心远的身影。

此时的齐心远两眼无神地瘫坐在地上,口中呢喃着:“完了,完了……”

之前若是秋后问斩,现在,脑袋已然落地了!

除非有意外发生,可他又有什么资本,能在一个锻造大师身上制造意外。

周亨之徒的泡影,破碎了!

当周亨澄清之后,他的视线就停留在了肖雨的身上。

良久。

肖雨甚至被看得有些不适,他不禁开始怀疑,他这点小心思是不是被面前这位周亨大师看穿了?

可接下来周亨的一句,彻底打消了他的疑虑。

“把嘴上的血迹擦一擦。”

肖雨错愕,随即“哦”了一声,衣袖派上了用场。

周亨随后又道:“已到巳时,老夫需去授业,你三人若是来此学习的,那就赶快进去。”

说罢,他转身向静心殿走去。

肖雨见状,跟在了后头。

目的达成了一个,但还有一个!

清静土!

“齐师兄,我扶你。”

“滚!我自己可以走!”

齐心远推开那只要搀扶他的手,他看着从他面前走过,那两道正走向静心殿内的身影,眼中闪过了狠毒之色。

静心殿内,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周亨大师来了”,一个个探在外面的脑袋都迅速缩了回去,待周亨入内的时候,他们已经正襟危坐,目光却是留意在后头进来的肖雨身上。

方才,从他站在了路中间,到齐心远打了他一掌,再到最后的周亨大师,被他们尽数看在了眼里,至于周亨澄清的那句话,也已落入了他们的耳中。

周亨大师要收齐心远为徒的传闻,不攻自破!

直到最后齐心远二人入内的时候,众人也是以一种复杂的眼神望着他。

有同情,有解气,有玩味,有嘲讽……

从九霄之上,跌进碧落黄泉,这种巨大的落差,也致使齐心远对肖雨的恨意越来越强烈。

甚至,连周亨也一并带上了。

……

一个时辰的课结束,周亨向外走去,肖雨赶忙追去。

“周亨大师,大师等等!”

周亨见是肖雨,并没有停下脚步,肖雨以为是他心中有怨气,毕竟方才可是闹出了些不愉快。

他为了清静土,也是厚着脸皮再次追了上去,“周亨大师,您这脚力可真好,哈哈,真是健步如飞,弟子险些就追不上了。”

周亨跨过静心殿的门槛,走向下方的台阶,“能说会道,那个齐心远,远不如你。”

肖雨只当这是夸奖,他笑道:“人活一世,总不能一直吃亏,弟子把嘴巴练硬点,将来遇到不想吃的亏,它也塞不进去不是?”

二人下了台阶,走在宽阔的石板地上,周亨见肖雨还在跟着,他放缓了脚步,“老夫见你方才抓耳挠腮,显然是不曾涉及此道,可你依旧是待足了一个时辰,是有求于老夫?”

(本章完)

7017k

声音不大,却很清晰,确保老者能听到。

但是,周亨作为锻造大师,自然有着远超其他人的极高注意力,他此时的注意力全在一脸慌乱的齐心远身上。

肖雨眼珠一转,决定再添一把火,他引导元力,经脉逆流,胸口一闷,吐出了一口猩红鲜血。

无论是修炼还是锻造,皆需要一颗强大的心,亦是一种心境。

当四个月前,肖雨在心境考核中走出五十六步的时候,肖雨就进入了周亨的耳中,可却不足以让他亲自去见。

而此次的凤榜大赛,他毫无兴趣,对他说来,再惊艳的打斗比不上一块精铁。

而且,他修炼的冰系功法,但凡中他一掌的人,连血液都会逐渐凝固,他吐的是哪门子的血?

假的!

他一定故意的!

“周亨大师,是,是这个小子故意激我出手的!”齐心远脸色有些着急,他急迫想将责任推托出去。

周亨是赫赫有名的锻造大师,他只不过在其身边打杂,就有无数人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他知道周亨有收徒的想法,所以他也尽了十二分全力做好应做的事情,就希望能进入老者的眼中。

对这周亨,可是比对他亲生父母还孝敬。

“周亨大师,你别信那个肖雨,他就是个骗子,他在前几日的大赛中,更一个叫郝富贵的小子联合起来,骗了院内不少人辛苦攒下来的积分。”齐心远大声说道。

周亨没有理会,却在听到“肖雨”二字的时候,眼中有了些许反应,他不禁多看了嘴边猩红的肖雨两眼。

不过,虽然他是一心痴迷于锻造之道,但道兵阁内总有好热闹之人,他们本身的工作也较为自由,当没有锻造任务的时候,可以完全支配多余的时间。

本次大赛中的精彩部分也是传到了留守在道兵阁内的其他人耳中,也在无意之间,传到了周亨的耳中。

阅读我有一道可斩天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