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我有一道可斩天》
我有一道可斩天

第三百二十七章 最忌讳

积分,那就更无意义了!

肖雨也是直接想到了这一茬,他更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在拥有金山的人面前谈钱,真与傻子无异!

“大师,我急着救命啊,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浮屠是何物?”

肖雨一愣,赶忙打趣道:“就是一个塔,宝塔,不过好像对您这样的人物来说,好像是没什么用,呵呵,您再考虑一下,我可以用买。”

周亨转过头,好像在看傻瓜一样看着肖雨。

他是锻造大师,若是想要钱财,金银能将整座浩然学院遍地铺满。

抓耳挠腮已经是作为一名“学渣”很认真的态度了,只是在周亨眼里,嫌弃得很!

肖雨坦然笑道:“都被您看出来了,嘿嘿,虽然弟子确实是对这方面一窍不通,但听了您一节课,真是由内而外对锻造之道有了很大的兴趣,您可能不知道,连我一个没入行的人都能颇有感悟,更别说其他人了,那可真是如沐春风,如沐甘霖……”

肖雨抬起头,看向右前方,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周亨泛老的左侧脸颊,皮肤稍显黝黑,被皱纹爬满,俨然就像一个七老八十还能健步如飞的老人。

他恭敬回道:“是的,现在就

(本章未完,请翻页)

插在我的脑袋上呢。”

他微微欠下头,手指发髻中的黑色簪子,可随后发现右前方前行的老人丝毫没有转头看的意思,他悄悄放下了手,挺起了胸膛,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

“二十万积分,足以买下一件像样的法宝,为何选择它?”周亨缓缓问道。

突然间,气氛有些感伤。

肖雨直言道:“大赛期间,缺一件趁手的兵器,那时候,陶老拿出了‘铁杆兵’,我看了喜欢,所以就买下了。”

周亨转过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了前方,说道:“你还真是直接。”

“那不然呢?我不喜欢绕来绕去的,麻烦。”

周亨淡淡笑了几声,之后的二人又陷入了无声。

穿过一条林中小路,肖雨看着周边的幻境,有了印象。

这是前往道兵阁的那条路!

道兵阁,门口有甄金、甄银两兄弟把守,他可进不去!

也就是说,剩下的时间,就只有走完这条路所需的半刻钟!

可是对于周亨这种,无欲无求,如同大圣人的存在,他又能需要什么呢?

肖雨抓耳挠腮,心里烦的很。

脑内一片浆糊。

这么严峻的时候,他脑海里跳出了一个人,2b齐心远。

靠!

阴魂不散!

肖雨嘴角一抽,内心腹诽。

可下一刻,他眼前一亮,问道:“周亨大师,您在锻造之道可谓是登峰造极,可之前听您说不曾收过徒弟,弟子这人呢,没什么眼福,这么多年来也只见到您一个锻造大师,不知道,是否其他的大师也未收徒弟?”

周亨身子一顿,随后恢复正常,幅度轻微,但还是被肖雨看到了。

“怎么,你想试试能否拜入他人门下?”周亨的语气有了变化,夹带了些质问的意思。

肖雨一愣,怎么理解错了?他连忙坚定立场道:“没有,没有,弟子可从未想过,就算是拜,那也得拜在您……”

停得恰到好处,话间留有回转余地。

周亨摇了摇头,“老夫看了,你在修行方面颇有天赋,可是这锻造之道...还不如那齐心远。”

肖雨嘴角抽搐,我就说几句你爱听的话,你还真当真了!

没天赋也就算了,还比不过齐心远!

靠!

“弟子想说的是,您比别的那些锻造大师不知道要强多少倍,就算只是听您讲讲课,也比当那些人的徒弟要强!”

“你刚刚才说,除了老夫,没有见过其他锻造大师,那你是如何知晓老夫锻造之道要比他人强的?”周亨一语,直接揭穿了肖雨的彩虹马屁。

肖雨听后,脸色复杂,也跟便秘差不多了。

虽说拍个马屁是拍到马腿了,但怎么也该伸手不打笑脸人。

揭人不揭短,这搞得自己下不来台是闹哪样?

但是,面前的这位是锻造大师,也有他所需要的清静土,只得心底埋怨一句:“揭得好!”

右前方,周亨虽并未看到肖雨此刻的表情,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已能猜到个大概,他淡笑道:“所以,有时候能说会道,也不是好事。”

肖雨翻了个白眼,在心底愤愤然道:“要不是为了清静土,老子才不忍你这鸟气!”

脑海内,仙藤嘲笑道:“说出去,你在心里说,他又听不见,哈哈。”

肖雨扶着脑门,身体有些不适。

此时的他,需要齐心远的那掌寒气降降火。

肖雨在后头生着闷气,前方的周亨倒是忍俊不禁,皮肤有些干皱的嘴角扬了一个弧度。

他突然发现,仗势欺人原来是这种感觉。

难怪世上总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争破头颅,想要做人上人。

“之前,静心殿门口的那一幕,是你设计的。”

周亨随口一语,肖雨双眸陡然睁大,竟是直接愣在了原地。

老者说的是肯定句,说明...他很确定!

留在原地的肖雨,望着不断向前行走的那道身影,面露警惕,随后,一咬牙,跟了上去。

没证据,死不赖账!

“周亨大师,齐心远伤了我,您可是亲眼看到的,我的伤也是您亲自治的,您可不能……”

正在前行的周亨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向了脸色凝重的肖雨,视线下移,向之前肖雨中掌的部位看了一眼,然后说道:“老夫浸淫锻造之道多年,炼制出的法宝不下于万件,期间,也是失败了无数次,你可知道,炼制法宝之时,最忌讳什么吗?”

肖雨一时有些懵,不明白怎么就到了锻造之道的话题,但他还是认真思索了一会,认真道:“不瞒您说,弟子没有见过他人炼制法宝,要是说打铁的话,还是见过一两次的。”

“说说看。”

“最忌讳,我想应该是温度,毕竟,一块铁若是达不到特定的温度,也无法打造成指定的样子。”

“嗯,这是一种忌讳,但算不得最忌讳。”

“那就是材料,好的铁才能打出好的工具。”

“嗯,这也算一个,但依旧不是最忌讳的。”

肖雨摸了摸下巴,视线垂下,仔细思考,到底什么才是最忌讳的呢?

这时,他留意到周亨大师裙摆下的布鞋,他恍然大悟,有些兴奋道:“我知道了,是人!人不行,就拿您来说,您随手炼制的法宝,肯定比水平一般的人费尽心机炼制的要好。

嗯,这就是人不同,一个经验的问题,当然,心也很重要,首先要热爱这方面,才会将身心投入进去,

其次,更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就算天赋差些,但只要努力,总能达到巅峰,

周亨大师,我说的对吧。”

肖雨罗里吧嗦说了一堆,他可是考过21世纪语文试卷的人,阅读理解中的答案,往往不只一个,管他是不是最忌讳的,先都讲了再说,其中能有一个对的,那就得分!

他想着,这下子总该误打误撞,碰到答案了吧。

可周亨听完肖雨的回答,望着肖雨的眼神有些复杂,脸上更多的是一种无奈。

他到底懂不懂什么叫“最”忌讳?

(本章完)

7017k

周亨停下脚步,看向了肖雨,脸上不苟言笑,“找老夫所谓何事?”

肖雨收起笑容,认真说道:“弟子需要一些清静土,我听说您这边有,哎……周亨大师,别急着走啊,再聊聊,一切都好商量……”

他再次追上了周亨,周亨面朝前方,并未看向肖雨,口中说道:“老夫这边是有清静土,可为何要给你?”

二人又走了一会,途中,肖雨由于一门心思都在想着该如何要到清静土,以至于顾不上脚下路。

一个元体境,竟是险些被绊倒,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不是生怕摔伤,而是差些撞到右前方的周亨身上。

“要不,您看看,您是否有什么需要的材料,或者需要用到苦力的,我都能尽力,呃……您不用再瞪我了,我知道您好像也不需要。”

他能为周亨做的,外面有无数人抢着要做,他真毫无竞争力!

比找个有编制的工作还难!

周亨方才在课上讲的并非是新手课程,更多的都是他这么多年来的一些心得。

有时候,锻造大师的一则心得,可以让人少走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弯路,真可谓是无价之宝。

不过,对于一窍不通的肖雨来说,就如同大字不识一个的幼儿,突然给了他一本诗经,简直是无从下手。

一段时间,肖雨静静地跟在周亨身边,期间,不断有学院弟子向周亨问好,见到他身边的肖雨,若有所思,不过肖雨可顾不上他们在想什么。

别看他平平静静地走着,其实心急如焚,绝命叶都要到了,总不能死在最后的清静土上吧。

这倒是撞到了,岂不是跟那齐心远一样,直接死刑!

随后,不知是否周亨体谅了肖雨的难处,主动开口道:“听说,你以20w积分买下了‘铁杆兵’?”

阅读我有一道可斩天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