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我有一道可斩天》
我有一道可斩天

第三百二十八章 送送您

怎么,这是又将话题绕回去了?

哎呀妈,这是真滴晕!

可是,这关上一个话题,静心殿门口那场矛盾是他策划的,有什么干系?

还是说,上一个话题已经过去了?

一副受教模样的肖雨,脑袋有些昏沉。

“巧合,对锻造之道是致命的,对修炼一道,亦是如此,虽然老夫不知道你目的何为,但想必已经达成了吧。”周亨慧眼如炬,看着肖雨。

肖雨“啊”了一声,脸上有些疑惑。

“不错,正是巧合,你设想一下,就拿打铁来说,现在需要打造一把长刀,经验老成的师傅要在刀身上敲打九九八十一下,力求刀身更加坚硬,而学工只打出了七七四十九下,只从形状来看与师傅打造的长刀一模一样,他会误以为,打造长刀的长刀只需要敲打四十九下就够了,这就是巧合。

殊不知,就是这种巧合,若是那位学工之后无人给他提点,他以后打造出来的长刀皆是徒有其表,一敲就断,这样的刀,如果你是顾客,你会要吗?”

随后,他转身,向前走去,方向,道兵阁。

肖雨看着老者的背影,一时陷入了两难境地。

他知道,这里离道兵阁只剩下半盏茶的功夫,可现在,被周亨看了个干净,他真可谓是一丝不挂,说句不好听的,已经是没有什么脸面了。

可肖雨想到他的境界,元体境中阶,他不能像灵体境那样通过炼化空气中的灵气转换为自身灵力,他需要元力,他也只需要元力。

没有元力,他就只能一辈子待在元体境中阶!

或者说,他将一辈子都会待在这里!

而且,恐怕当他老了时候,身边的那些朋友都成了搬山,填海,还是成年的模样。

就他一个人,满头白发,老脸纵横,佝偻着背,牙齿也都掉光。

他们在笑,而他想跟着笑的时候,一口气没上得来,没了……

肖雨晃了晃脑袋,险些想入魔了,他可不想胡思乱想成为现实,他迈开沉重的脚步,跟了上去。

周亨察觉到身后动静,正常行走,疑问道:“既然都已经被老夫揭穿了,为何还敢跟上来?要知道,齐心远率先对你出手,他固然有错,但你估计激将于他,你也是同等过错。”

肖雨缓缓地跟在身后,每一步都迈得异常认真,方向这条道路上埋了无数陷阱一样,他安静了好一会,然后才说道:“送送您。”

只有这简单的三个字。

对周亨这种锻造大师来说,只要他想,万人相送都不成问题,也自然不会有什么情绪变化。

不过,这时的肖雨明明已经被他揭穿了真相,没有再强词夺理,也没有自暴自弃,而就是真如他所说,真在默默地送着他。

周亨能感觉到,身后的这个肖雨,与他见过的所有弟子都不太一样。

一种说不上来的异样。

不过,这种异样感觉,他没有感到不适,索性也就留肖雨送着了。

此时,跟在周亨身后的肖雨,已经知道这趟注定是无功而返了。

两个目的,一是拿到清静土,二是搅黄齐心远可能会成为周亨徒弟的事情。

现在,第二个目的完成了,可是因为露出的马脚,肖雨已经不太确信第二个目的真的完成了。

而且,因为第二个目的,导致第一个目的难度大大加大,甚至到了无计可施的地步。

他不禁开始思考,方才老者说的那些话,巧合,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个月有余了。

在这段时间内,他遇到了比在地球上生活一辈子还多的磨难,可好像也真如老者所说,每一次的磨难,都会有一个巧合,

他刚来到这里时,身处百米高空,差些摔死,是黄玉山救了他。

到了嵋陀城,被踢了一脚,脊骨都断了,可第二天却生龙活虎,是仙藤渡元力救了他。

在千炼门中,他那时还是一身血肉之躯,被

(本章未完,请翻页)

搬山境的储长青追杀,结果,储长青轻敌,他活了下来。

……

当他成功进入元体境的时候,一道人形天雷直接将他炸死,要不是副院长的“天元丹”,他真是早已死的透透的。

……

一切的一切,都是被巧合化解,肖雨有想过他是运气好,但不是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吗,那这也是他的实力才对。

可是现在,现实狠狠抽了他一耳光。

当没有巧合,甚至是巧合被别人看穿的时候,他只能像此时一样,静静的,犹如丧家犬一样。

哎!

tnn的齐心远!

……

“阿嚏——”

“齐师兄,你莫不是着凉了?”

“滚,我堂堂一个搬山境岂会着凉?”

“嘿嘿,说的也是,那...说不定是哪家俏娘子在想齐师兄。”

“滚!”

……

当肖雨见到了前方冒出来的“茶壶阁”的茶盖子,脸上浮现粗说不上来的失落。

这是一种挫败感,一直以来的顺风顺水,当遇到挫折,也是难以避免的情绪低落。

道兵阁门口

甄金、甄银二人站得有些懒散,两张英气面容也少了些昨日肖雨见到的精神气,可当他们见到不远处的灰色身影之后,他们立即像打了鸡血似的,抬头挺胸,站得笔直,如同两尊傲气逼人的石像。

身形站得毕恭毕敬,但周围没人,动动嘴巴也就没什么事了。

“甄金,今天齐师弟怎么跟周亨大师一起回来了?”

“周亨大师去静心殿授业,你说那齐心远能不跟着去吗?甄银,不是我说你,你这个脑袋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啊,笨死了!”

“呸呸呸,就你聪明,娘都说了,我们是双胞胎,要聪明一起聪明,要笨一起笨,哼,反正我跟你一样。”

“娘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没听过?”

“甄金……”

“别扯开话题,你说我们娘是什么时候……”

“甄金,甄金,那不是齐师弟!”

“那不是齐心远,还能是......肖雨?肖雨!我是不是看错了,甄银?”

“那就是昨日见到的肖雨,长得一模一样,是他,没错了。”

周亨与肖雨二人走到道兵阁台阶下,待周亨走上台阶,甄金和甄银赶忙低下头,行了一礼,“甄金、甄银,见过周亨大师。”

周亨按了按手,脸上有些无奈道:“都跟你二人说了多少次了,你们的职责是守好道兵阁的大门,不需向老夫行礼。”

甄金、甄银二人应了一身,随后挺起身,周亨也并未再多说些什么,就要从二人中间走过,这时,甄银不知是不是一下子脑袋发热,突然伸着脑袋,来了一句:“周亨大师,不知我们二人去年的积分奖励,能不能补上?”

甄金一副看待弱智的模样看着胆大的甄银,随后有些敬畏地看向周亨,眼神些许躲闪。

好像在说,甄银发疯,别牵连到我身上。

(本章完)

7017k

肖雨摇了摇头,周亨讲的道理浅显,很容易懂,只是,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八十一”要说“九九八十一”,“四十九”要说“七七四十九”,是怕他忘了乘法口诀吗?

“打铁如此,锻造法宝亦是如此,锻造师往往在经验缺乏之时,偶尔成功了一次,大多时候他都会觉得结果一样,那期间可能不太正确的操作也是对的,这对一个锻造师来说是致命的。”周亨又谆谆教诲道。

肖雨频频点头,口中说着“言之有理”、“没错,就是这样”,实则,他确实是听懂了,也学到了。

周亨淡淡一笑,肖雨的话语,显然是他已经承认了,静心殿门口的那一幕是他计划的,“这就是一个个巧合,每一样都足以致命,你听了老夫一节课,尽管也有目的,但怎么也总得让你学到些什么,呵呵,对了,你刚刚说的那个叫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么富尔思,是什么?”

周亨的双目锃亮,一副将肖雨看透了的模样,他又说道:“齐心远固然是打了你一掌,可你在老夫来之后,却是故意将胸前衣服扒开,生怕老夫看不见,这是一处疑点,

之后,你吐的那口鲜血,太过突然,可以说是毫无征兆……”

肖雨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平静问道:“这也是疑点?”

肖雨耍的小聪明,在周亨看来,他是脑袋不太好。

“罢了,罢了,老夫直接告诉你,最忌讳的是巧合!”周亨无奈地摆了摆手。

肖雨微微错愕,“巧合?”

周亨反问道:“吐血之人,脸色会有些紫红,因为淤血聚于胸口,也就是俗话说憋的,看你那时的脸色惨白,恐怕只是冻的吧。”

肖雨可算是全被老者说对了,他也不知道该以何表情应对,只得露出微笑,接着老者的话继续道:“最后,您治疗我的时候,就是那团温暖的热流驱散了我胸前的寒气,那时您应该就已经确认齐心远的那一掌,我并不会吐出那口鲜血……哎,您一个锻造大师,怎么跟福尔摩斯一样,早知道,我就不逼迫自己吐出那口血了,哎,亏了。”

肖雨面色发苦,说道:“福尔摩斯,也就是那种专门破案的官员。”

周亨点点头,饶有兴趣道:“原来是官职,呵呵。”

阅读我有一道可斩天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