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替嫁新娘,我亲醒了病恹恹的植物人老公》
替嫁新娘,我亲醒了病恹恹的植物人老公

第88章 柳湘南师父是被人杀害的

路向北闻言,不禁对柳湘南的用词,唇角勾了勾。

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

吃了早饭,司机过来说都准备好了。

路向北这才让柳湘南推着她去了姜明月的坟前。

柳湘南跪在坟前,磕了三个头。

她拿起路向北准备的酒,洒在了坟前,说了一些师徒之间的过往,随后,她看了路向北一眼,又低头说着。

“路向北对我很好,徒儿很幸福,也请你原谅他不能亲自给你行跪拜之礼,等他的腿‘好’了,徒儿亲自押着他过来,给您老人家行礼。”

“嗯。”

她走上前,“怎么不叫我起来?”

“张叔叔,你,你说什么?”

她身体轻颤,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听养父说,师父他是因为年纪大了,行动不便,才会被那些动物给吃了。

可是张叔叔这话却说,她师父的死不简单?

张叔叔大概是因为最难开口的事情都说出来了,索性将自己看到的,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姜道长确实是被人给害死的,对方来了四五个人,有男有女,口音不像是A城的人,他们说什么‘京都金家’,剩下的我就不敢听了,因为他们看着不好惹,我怕惹上事,所以,所以……”

张叔叔的话,柳湘南懂。

这是人之常情。

面对未知的危险,人总是会想要逃脱。

她不能说对方自私,怯懦,毕竟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

只是心里,多少是有点不舒服罢了。

“我刚开始以为,他们是来找姜道长算一些什么事情,而且看样子也不好惹,就走了。后来我和我妈打电话才知道,姜道长死了,根据日期就是那伙人来的那天……”

柳湘南身子抖了抖,师父去世已经四年,估计证据也都该消失不见了,如果真是被害死的,估计不好查。

到底是什么人,要杀死她师父?

路向北感受到了柳湘南身体的轻颤,知道她现在害怕和难受。

于是,他握住了她的手,抬头看向了张叔叔。

“张叔还记得那些人的长相吗?”

“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其中一个特别肥胖的男人,还有一个背着两把剑的女人。”

路向北沉吟一声:“稍后我会请专业的画师过来,到时候还辛苦张叔叔配合回忆一下。”

“好!”

路向北可是他们这个村子里的大财神,张叔叔自然也不想得罪他。

自然是对于路向北的要求,有求必应。

因为知道姜明月不是因为自己生老病死,而是被人害死的,柳湘南和路向北就又留在了村子里,等待着画像师的到来。

在画像师画好了四张比较贴合张叔叔口中的画像后,便交给了路向北。

路向北收好,准备回去以后让人到公安系统里去对比。

“我想去我师父的房子里看一看。”

路向北倒也没有阻止,而是和她一起去。

四年没有住过的房子里,到处都是灰尘,灰尘大到柳湘南一进去,就忍不住地咳嗽了几声。

灰太多,她就不让路向北再进来。

自己则是去看看房中的东西。

这一仔细打量,自然就打量出来了一些问题。

她走到了堂屋放置香炉的地方,按照记忆里姜明月房屋之中的摆设,这里面应该有一张元始天尊的画像。

可是这个画像不见了,而且根据桌上其他厚厚的灰尘唯独放画像的灰尘较少可以看出来,这是后来被人拿走的。

其他的生活用品还有那些法器,都还在。

柳湘南抿唇,走了出去。

“有什么发现?”

柳湘南凝眉:“我师父挂着的元始天尊像不见了,或许我师父身上,有什么秘密。”

但是师父没有和她说过。

路向北握住她的手,“等查到这两个人,到时候再问一问。现在想空脑袋,估计也是想不出来。”

柳湘南觉得路向北说的有道理,便暂时先不思考秘密,而是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回忆起“京都金家”这四个字。

路家在A城的地位,自然是宛若泰山一般。

但是她想,到了京都,可能就不一样了。

所以,如果真的是京都金家搞的鬼,她要报仇,就必须先找个借口,和路向北分开,不能连累路向北。

画像交给了官方,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

在等待嫌疑人身份确定的时候,柳湘南接到了一通意外的电话。

是来自郑氏集团旗下的猎头工作室。

“柳湘南!你请假都过去多久了怎么还没有来上班?”

电话一接通,柳湘南就听到了电话那端她的小组长愤怒的质问声。

“哦,我还以为我被贵司开除了。”

她凉凉地回应了一句。

毕竟她在工作室的时候,除了让她端茶倒水,其他的事情同事们一概不让她做。

并不是知道她和潘金莲是母女关系,也不是想要巴结她,而是想要将她给排挤走。

“开什么开?就算开了,你也要来公司签了离职申请书,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赶紧到工作室来!”

小组长说完愤怒地挂断了电话。

柳湘南想了想,觉得总归是要去上那边盖一个实习章的,于是便答应去了。

当然了,她也没有忘记留个心眼。

ART猎头工作室里,郑文洁阴沉着一张脸。

“打电话,问问她到哪里了!”

路向北暧昧地看了她一眼,“自然是想让你多睡会。”

柳湘南想到昨夜的荒唐,那羞臊的感觉就上了头。

她清了清嗓子,找了个借口,将这件事情暂时揭过。

柳湘南以为张叔叔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张叔叔有话可以直说的。”

“湘南啊……”

张叔叔犹豫了一番,最终把自己当年看到的情况,告诉了柳湘南。

不过他也和姜明月说了些致歉的话,当纸烧完,两人才算离去。

“该回去了。”

祭奠完了姜明月,两人在村子里,也没有了其他的事情。

柳湘南连忙从床上坐起来,穿好了衣服,就看到路向北正坐在轮椅上,晒着太阳,橘红色的阳光沙在他的脸上,倒是有一种岁月静好地感觉。

“醒了?”

像是听到了她走路的声音,路向北转过了头,看向了她。

走的时候,张奶奶等人也过来了送。

这时,张奶奶的儿子看着柳湘南欲言又止。

“其实姜道长……是被人害死的。”

柳湘南耳朵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般,嗡嗡作响。

阅读替嫁新娘,我亲醒了病恹恹的植物人老公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