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终极特种兵》
终极特种兵

第二百五十四章天下医道第一

现在就只有赌一把了。

武叔生气的走出门去换了一身戴着头套的衣服,他要出去材买各种锻体所用的药物。

“没想到你这小丫头竟然连我也算计了!”

武叔是相当的生气。

不过却对巫娜没有办法。因为一方面巫娜是蛊王宗的宗主。

另一方面巫娜也是他一手带大的。

虽然气愤无奈,自作主张,就做出了这样大一件事,但是要让他真的是看着巫娜去死,他也做不到。

巫娜有些惭愧的说。

“我作为巫家外功派的传人,难道我就不能拒绝你吗?”武叔没好气的说。

巫娜看着那毒虫大缸,绕是她从小与毒虫为伍,也不禁头皮一阵发麻,不过她还是咬着牙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武叔听了巫娜的话,也只能长叹了一口气。

将手中的一锅汤要直接浇了下去。

那大缸中的毒虫如同获得了一种信号一般。

开始剧烈的蠕动了起来。

一时间场面竟然如同波浪一样起起伏伏。

这简直是让人看得头皮发麻的场面。

而武叔却一瞬不瞬的看着那个大缸。

似乎在寻找一个最佳的时机。

忽然他眼睛猛然睁大。“就是现在!娜娜跳进去!”

巫娜已经早就在一旁等候。

她虽然下半身几乎是没有知觉的残疾人,但是好歹还能多少动一动。

听到武叔一声令下,她也没有丝毫犹豫,借助从轮椅上翻下去的动力,一下子就摔进了那大缸里面。

这些千百条毒虫本就是在互相攻击,现在突然有一个活生生的血肉掉了进来,它们就如同久旱逢甘霖一般把巫娜当成了天降的美食。

那如同潮水一般的毒虫,瞬间就把巫娜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如果细细看去,就好像是食人蚁在啃食人肉一样。

发出了让人牙酸的摩擦声。

而巫娜即便从小就和蛊虫一起生活,被虫子咬过,不知道多少次。

现在也忍不住那样万蚁噬心的感觉,顿时惨叫了起来。

武叔在一旁也露出了难以忍受的心痛表现。

他甚至想要自己去代替巫娜受这样的痛苦。

但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而且他还要时刻拿捏着是巫娜被咬食的程度,如果被咬得太厉害的话,那么巫娜这种淬体的功效就不会出现,而是会变成一种伤害了。

武叔眼看着时候差不多,又把手中另一盆药哗的一声倒了下去。

说也奇怪,遇到这个药的毒虫瞬间就贴伏在了巫娜的身上。

随着药液流淌遍巫娜全身,巫娜身上就好像被那些毒虫将身体全部包裹了起来。

形成了一种毒虫的茧一样的感觉。

看着巫娜形成的虫茧

武叔又长叹了一口气,他发现自己最近这几天叹气的几率比往常可高了很多。

现在只需要再等七七四十九天就能见分晓,巫娜是否能够成功,就在此一举了。

然后武叔就将大缸的盖子又原样盖了回去。

拿来了铺盖饮食,现在他就要在一旁等着看最后的结果了。

虽然从来不信神灵,但是这时候他也忍不住祈祷上苍让巫娜这个没有父母的苦命女孩能够得偿所愿。

即便是用他的生命来作为回报。

而在巫娜进行百毒淬体的同时,刘宝也来到了帝都。

回到了他的师父身边。

朱雀和卫天则陪着刘宝来到了帝都的一个隐秘军营。

这个地方甚至不能在卫星地图上找到。

而车辆的驾驶员也没有丝毫的和他们搭话的意思。

一路上就是这样沉默的过来。

而来到军营里面,他们发现已经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那里等待了。

车停在了老人身边,他没有二话直接拉开了门。

看到刘宝神色痛苦的躺在后座上面。

老人没有说什么,眼神复杂。

“老人家,您就是宝哥的师父吧?”

朱雀首先开口问了一句。

老人只是点了点头。

“先去营区”老人点头之后,然后给司机下了命令。

司机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汽车又继续启动。

开进营区到了一个类似于宿舍的地方,老人叫朱雀和卫天则将刘宝放了下来,背进宿舍里面。

进去了才发现却不是什么单人宿舍,而是一间相当豪华的房间里面虽然不大,但是五脏俱全。

而且里面使用的东西都是大牌的高档货。

卫天则和朱雀将刘宝放在了床上。

“你们在把当时的情况跟我说一遍。”

老人对着朱雀和卫天则说,在电话里面始终有很多事情说不太清楚。

朱雀和卫天则彼此补充,将事情一伍一十都说给了老人听。

“竟然是蛊王宗!”老人听到这话之后,顿时拍了下椅子。

听完卫天则和朱雀的叙述,老人似乎很愤怒。

“老人家,你也知道蛊王宗吗?”卫天则听老人的口气似乎是认识的,也就在问了一句。

“知道,我何止是知道,当年剿灭蛊王宗一战,就是我指挥的。”

老人似乎在追忆,语气有些沉重的说。

这倒是出乎了朱雀和卫天则的预料。

没想到蛊王宗竟然和刘宝之间的渊源这么深。

“想不到当年一把火竟然没有把这些余孽给烧干净,现在尘沙泛起,恐怕是要再扫荡一番了!”

刘宝的师父,白发老人想了想长叹了一声说。

“但是现在是不是先给宝哥治病才是最关键的?”朱雀有些弱弱的说。

“这是自然,不然那蛊王宗难道像我这样的老头子去搞定吗?”

白胡子老头白了朱雀一眼。

“也不知道我这徒弟是怎么回事,居然看上你这样的青涩小妞。”

虽然之前还在说正事,但是这白胡子老头忽然一个转弯,搞得卫天则和朱雀都是措手不及。

特别是朱雀,她可从来没有想过和刘宝发生什么,却被老头乱点鸳鸯谱。

“既然是蛊王宗出手,那么也没有办法,只有去请普渡斋的那个老婆子了。”

虽然搞得大家都很尴尬,但是好在老头也没有继续说什么,而是摸着自己的白胡子说了一句。

卫天则听得顿时就神色激动了起来。

“前辈,您说的是不是天下医道第一的普渡斋?”

那白胡子老头摸了摸胡子,白了卫天则一眼“自然是那个医道第一了,蛊王宗是蛊术的祖师爷,除了他们普渡斋又有谁能够解决得了呢?”

“既然是这样,能不能允许晚辈一起去拜访?我师父据说也和他们普渡斋颇有联系。”

卫天则迫不及待的说。

那白胡子老头只是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普渡斋可大多都是女性,一般不接待年轻的男客,我本是想我和这小妮子一起带着阿宝过去,你如果要去,总要给个理由吧。”

卫天则想了想,就把自己家师父的往事说了一遍。

虽然彭老医生没有给卫天则讲述什么关于自己的事情,但是毕竟两人一起生活将近快二十年,总有蛛丝马迹可以查。

而彭老一生喝醉酒最爱提的一个名词就是普渡斋。

卫天则也通过自己的关系去查探过,但是普渡斋虽然是天下医道的第一,但是着实神秘的很,一般人都不知道普渡斋的名字,更别说普渡斋在哪。

“既然有这样的渊源,那就一起走一趟吧,但是到时候你能不能进去,却不是老夫可以保证的。”

听到刘宝师父这样的话,卫天则千恩万谢。

然后刘宝的师傅就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卫天则和朱雀就听到屋外传来嗡嗡的嘈杂声音。

“我说既然你刚才都说了,我是巫家唯一的传人,现在我死了巫家就断了,而你也知道这蛊毒淬体的方法就如同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要服用了第一阶段的药物,那么接下来就再也不可能回头了,如果我现在回头放弃,那么就必然是死路一条,武叔你难道能够见死不救吗?”

巫娜略带着小得意的说。

她算定了,武叔不会不管她,虽然这种方法略有些卑鄙了,但是为了报父母大仇,她也顾不得这么许多了。

谜底没有保守多久,武叔很快就将大缸上的盖子揭了开。

原来里面竟然是密密麻麻的毒虫。

蜈蚣蝎子之类的五毒是最基本的配备,还有一些毒虫甚至稀少的让人看,不出来是什么物种。

一天之后武叔将所有药物备齐,放入一个巨大的缸中。

而这大缸上面盖着一个巨大的盖子。

巫娜则驾驶着轮椅从一旁走了过来。

“你既然已经把第一期的药吃了下去,那么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武叔愤怒的说。

“武叔说的哪里话你也知道,这个秘书必须两人施展,你一方面得在我一旁护法。二一方面,你们这一支才是知道用蛊虫淬体的外用药方的支派。”

她看到那大缸,也忍不住发出了一阵颤抖。

作为蛊王宗的宗主,她什么场面都见过了,而且又经历过灭门惨祸,心智不可谓不坚定,但是大纲中的东西也让她发出颤抖着,想必其中的事物是非常厉害的。

“那那我再问你一次,你是否真的想好了?百毒淬体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一旦失败,你会被毒虫分食,可谓是死无葬身之地呀。”

“武叔你应该知道,我是早就应该死的人了,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你,但是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为了报仇,我什么都可以不顾!”

阅读终极特种兵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