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江山业》
江山业

215.朝局变姜叡密访兰卿睿

“自古言星相对人相,星命如此不可违……那星为命表,反言之可不是人来定天?可惜啊!这般浅显易懂的道理,我至今日方才明悟!”谢舒玄拊掌大笑出声。他一面说着一面收起手上星盘,转身却是忽对萧锦棠俯身一礼:“陛下此言解得舒玄多年之惑,然还请恕舒玄斗胆一言昏主视国为家、明主视家为国,还请陛下三思。”

谢舒玄说罢长笑旋身离去,落拓洒然意气风发:“言毕于此,陛下、少帅、郡主……若是有缘,我们自当再会相见。”

“星命如此,便是如此么?”萧锦棠忽的开口,他抬眸直视谢舒玄,声定若铁:“若人不信命,那星命之说不过空作笑谈。如果乱世将起是为天意,那力挽狂澜平定天下,是否是为人定胜天?”萧锦棠目光灼灼,碧瞳若燃:“谢道长,你说你是见星相所示天下将乱为渡苍生而下山,那你此举是否亦为逆天而行?”

谢舒玄被萧锦棠问的一愣,可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回答,却见眼前的少年唇角微翘。被压抑在内心深处的飞扬桀骜随着凛然笑意跳荡上他的眉宇,带着无匹的骄傲他委实应该骄傲,因为在此几人中,只有他有资格说出从不信命的话。他这条命,就是他向上天抢来的,人人都道先太子根基稳固,钦天监也算了一大堆天命护佑的预言,可他还是选择大逆不道抗命而行。

他成功了,哪怕帝途更为艰绝难险,但这也是他为自己从死地搏出的一条生路。萧锦棠抬眼看了眼那‘天机神算十卦九灵’的牌子,启唇缓言,像是说给楚谢三人,又像是说给自己:“天命如何?不过人定。人即天命……天命自定!”

萧锦棠声音不大,然落在楚谢三人耳里却振如发聩。楚清和只觉心头一震,只觉心头窒涩之情好似突然破开,如心头迷惘时顿生指向荧火。

谢舒玄怔然张口,半晌却是笑着摇了摇头,似是自嘲又似顿解心结般的畅快舒臆:“好、好一个天命自定!”

他想过有朝一日可以光明正大的携卿之手,想过拥住她如拥住初夏的阳光一般。可他也明白,自己的私欲会成为楚清和一生的枷锁……就这样吧,就停在只要一伸手就能触碰却永不能触碰的距离。他鼓起勇气看向楚清和,用尽全力令自己目沉如水看似冷静。但却没注意到身后楚麟城面上一掠而过的惊诧。

楚清和听得萧锦棠所言,却不知为何觉得萧锦棠这话听着不太对劲。她总觉着萧锦棠有些口是心非。但是不是口是心非,她也不敢问。她忽的想到那夜自己去找萧锦棠,萧锦棠说着要专宠皇后时的认真表情……他眼中的感情是那般认真且炽烈,炽烈到自己不敢直视。

“这位小公子可不是把话说的过绝了?贫道只说郡主将来的夫婿是人中之龙,将来必为天下之后……可天下三分,皇帝也不是只有大周圣上一个。”谢舒玄老神在在丝毫不慌,似乎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说出的话是多么大逆不道:“再说星相有异,三星争紫微,乱局将起,天下将分,这皇帝以后有几个还不好说呢。”

“谢道长,请慎言。”楚麟城面沉如冰,终是冷声开口打断了谢舒玄的解释。他不动声色的将手放在萧锦棠肩头,像是安抚,又像是制止。

谢舒玄被这么一打断才注意到三人不佳的面色,他意识到自己的失言,抱歉的笑了笑后道:“是贫道失言了,还请少帅、郡主……这位小公子恕罪。”他微微颔首致歉,再抬首时语气却颇有些感伤:“只是星命所示如此,贫道不过如实说出罢了。贫道绝无唯恐天下不乱之意,毕竟这天下兴亡与否,苦的皆不过是百姓罢了。”

“怎么了?看什么看呆了?”萧锦棠见楚清和眉峰轻锁,不禁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他顺着楚清和的目光看去,也只看见了如织的人流和繁杂热闹的街边小摊。楚清和回过神,迟疑一瞬后疑惑道:“方才我瞧见姜氏的车驾往崇仁坊去了,这么晚了,姜氏的人能去崇仁坊找谁?”

听得谢舒玄言明萧锦棠身份还说什么有缘再见,楚清和下意识的便想追将过去问个明白。然她不过却被萧锦棠抬手制止:“倒是个颇有意思的奇人,竟能识出孤的身份。孤倒是有些好奇,他说他为救济苍生而下山,到底是怎么个救济法。”萧锦棠说着看向楚麟城,笑道:“这点倒是跟麟城一般。”

“有志报国出仕的志士能人并不在少数,只是苦于无门道出堂入朝罢了。出身楚氏,当算得我的幸运。”楚麟城一边领着萧锦棠楚清和往外街人群稀疏的地方走一边叹道:“他们的处境比之朝上所谓的寒门士族更为尴尬,权贵门阀不愿分权便打压寒门士族,而他们却是空有才干然无出身无法为官,终只能空负雄心壮志碌碌一生……”

“昔年思帝初初登基时,亦想开寒门取士之途让平民为官,但此令尚未发出便遭到贵族门阀的一致抵制,甚至还差些引发了思帝年间的勤王上京之乱……四位王爷欲起兵上京胁迫成帝取消此令。后楚氏先祖虽及时带兵上京驻守平定此乱,但此后便再无帝王愿冒险启用此法。若是取用平民能者,那门阀世代经营的权力集团将会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二者必然势同水火,于朝不合,此间后果,便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谢舒玄话如出晴天惊雷,直劈的萧锦棠三人集体沉默了一瞬。

最为咋呼的楚清和微张着嘴不可置信的看着谢舒玄,却是半晌没憋出半个字儿。谢舒玄被楚清和怪异的眼神看的头皮发麻,心下暗道难不成方才自己算的星命有什么问题不成?可就算有什么问题,楚清和也不至于一副如鲠在喉的表情罢?寻常人家姑娘听到这星命,就算不信也挺高兴的,毕竟谁不喜欢听好话呢?

“道长怕是算错了罢?您说表姐将来入主中宫,但道长可知祖制有定,楚氏族女不得进宫为妃。”倒是萧锦棠先回过神,他心头一颤,只觉自己心底那点不敢见人的秘密被骤然说开。他是心喜且惊恐的,哪怕谢舒玄的话听着像是对自己认同与祝福……可这个祝福,对于他是蜜糖,而对楚清和来说无疑是砒霜,这世上大概没有人能比他们更为深知宫廷的可怖。

楚麟城说着一顿,思索半晌后又道:“思帝此举太过激进,委实孤勇一腔过刚易折。若想扶植平民势力,还得从长计议。”

“麟城言之有理,然若要变革,无论动作大小,皆会引发动乱。”萧锦棠微微颔首表示赞同,他当然明白骤然破坏权力利益链的后果。然楚麟城说的话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门,或许他们可以找到折中的法子,循序渐进的进行改革,只是动乱必然在所难免……思至此处,萧锦棠目光略沉,他正欲侧首询问楚麟城的意见,却见楚清和望着平康坊与崇仁坊交叉的路口怔怔出神。

阅读江山业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